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错的回忆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错的回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错的回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轰隆隆……”

    随着江北然的诵念声,大坑突然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感知者周围灵气的波动,刘毅龙刚想问问这是什么阵法,就感觉到自己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沉去。

    低头看去,他发现脚下的土地变的如同沼泽一般,一点点将他吞噬。

    不过作为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玄尊,这种小场面刘毅龙根本不在意,再加上江北然之前强调过两次绝对不要又任何反抗,所以他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沉了下去,直到完全沉入沼泽之中。

    同时另外十一位玄尊也和刘毅龙一样,十分配合的沉入了脚下沼泽中。

    前置准备完成后,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支比他人还高的毛笔,以及一个装着紫色汁液的宝芝坛。

    用粗大的毛笔蘸上紫色汁液,江北然开始在坑中挥毫泼墨。

    ……

    半空中,断了一臂的施鸿云刚用玄气封住了伤口,再看看对面那只怎么砍也砍不烂的无头蛊修,他不禁有些绝望。

    虽然作为玄圣,他体内玄气的储存量远不是其他*者能比,但对手的实力并不比他弱,所以在无法进行灵气补充的情况下,他的玄气已经用掉了大半。

    而且剩下的这部分玄气中蛊毒也是越来越猛烈,每次调动都会加剧其毒性,让施鸿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

    “噗!”

    这时施鸿云腹部又中了一拳,疼的他几乎要吼出声来。

    他本就不擅长近身肉搏,如今玄气的使用还受到极大限制,一身本事可以说连三成都使不出来。

    但他还不能倒下!

    在救援来到之前,他必须要拦住这两个蛊修,不然整个施家都会遭到灭顶之灾。

    可就在施鸿云打算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时,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

    ‘不好!’

    施鸿云知道这是因为他疏于防备,没有用荡魔伞防护,着了那行尸蛊修的道。

    施鸿云强撑着想要不进入幻象之中,可眼前虚幻的一幕幕越来越真实。

    “淅沥沥沥……”

    越发清晰的雨声让他一下就回到了那个终生难忘的夜晚,那一晚上,因为他的不小心,他最好的大哥死在了敌人手中。

    然而到临死那一刻,他的大哥也没有丝毫责怪他的意思,还舍身挡住了敌人,让他快点逃。

    “阿云,阿云,想什么呢你!”

    回过神来,施鸿云发现眼前站着的正是他这一生最好的兄弟,裴剑。

    “大哥……大哥,大哥!”施鸿云冲上去死死抱住了裴剑。

    脑海中裴剑惨死的画面也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消失。

    ‘对!大哥他没死,他根本没死!’

    被突然熊抱住的裴剑一愣,然后一把推开他道:“跟你商量计划呢,整的跟我要死了似的。”

    “呸呸呸,大哥才不会死。”施鸿云说完重新走回桌前道:“大哥,要不这委托我们就放弃了吧。”

    “为什么?”裴剑又是一愣,“你小子今天不太正常啊。”

    “我觉得这事有诈,你来看,这地方设的地方就不对,万一他们在……大哥,大哥?”

    施鸿云抬头看去,只见裴剑微笑着看向自己,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大哥,你怎么了?”

    裴剑听完伸出手在施鸿云的头上揉了揉,微笑道:“阿云,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做不是吗?”

    “什么更重要的事?我现在就觉得这委托不对劲,真的……”

    “再好好想想,你是不是还有更多要守护的人,是不是……”

    “大哥,你在说……”

    施鸿云话到嘴边,裴剑惨死的那一幕幕又逐渐清晰起来,那千疮百孔的身体,那看向自己时依旧微笑的表情,还有那不断让自己快逃的呼喊声。

    这一切的一切,都变的越发清晰起来。

    “不!不!!”施鸿云疯狂的摇起了头,“我大哥没死!他根本没死!”

    这时裴剑的手再次伸了过来,但这回没有揉施鸿云的头,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阿云,原来你老了是这个样子,哈哈哈,还挺有威严的,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愣头小子。”

    “老……?”

    施鸿云猛地转身看向铜镜,发现自己已经,黄发垂髻,老态龙钟。

    “想起来了吗?”这时裴剑再次问道。

    “大哥……我……我……”

    “快去吧,别让自己再后悔了。”

    这一句话,让施鸿云浑身为之一怔,高声喊道:“大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早就说过,我从未怪过你。”

    下一秒,施鸿云的视线再次回到了已经充满瘴气的施府,只是脸上多了两行清泪。

    “醒了吗。”施鸿云身后,成严清苍老的声音传来。

    施鸿云惊喜的回过头,“你没事了!?”

    “咳,咳……”咳嗽两声,成严清稍有些虚弱的点头道:“还算是可以再拼一把,说起来,你们家这卿可真是厉害。”

    施鸿云低头看去,只见江北然正在为另外十二位玄尊治疗。

    注意到施鸿云的目光,江北然回头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做得好。”施鸿云夸赞一句后,擦掉了脸上的眼泪,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蛊修说道:“谢谢你带我重温了一段不错的回忆,现在该我回礼了。”

    在看到成严清将那味仙君也唤醒后,江北然勉强算是松了口气,继续为躺在他面前的十二位寻尊治疗。

    刚才在将毒素从成严清体内导出时可以说说非常顺利,十二位玄尊虽然感觉到了这蛊毒的可怕,但都是一声没吭,将毒素全盘接受。

    一来他们也很清楚,现在如果不能救醒成严清,接下来死的就是他们。

    二来经过之前的比试,不论人品,江北然的医术的确是超一流,所以他们才能放松心态,坚信不管发生什么,这位妖孽般的少年都能医治他们。

    不过当毒素完全侵入他们体内后,他们还是发现自己低估了江北然的说法。

    这爆发后的蛊毒之猛烈,让他们竟都产生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一想到这还是十二份中的一份,这些玄尊就明白了成严清究竟承受着怎样的折磨。

    成功将所有蛊毒导出后,成严清缓缓苏醒了过来。

    江北然扶起他说道:“事态紧急,我们长话短说,您体内的毒素虽然暂时清除了,但也只是暂时而已,随着您继续运气,那些潜伏在您体内的毒素依旧会重新苏醒,就像刚才一样成为猛毒,所以请您还是要保持谨慎。”

    成严清看了江北然一眼,又环视了一圈坑中写满了的古文字,最后望向天空中已经失去意识的施鸿云。

    “知道了,我欠你一份人情。”说完成严清便飞上了天空。

    等成严清离开后,江北然将那十二位玄尊从化成泥沼的土地里挖了出来。

    看着他们面色铁青的样子,江北然就知道这毒性即使化成了十二份,这些玄尊也是有点挡不住。

    ‘这蛊毒简直逆天了啊……’

    江北然之所以没有直接将成严清体内的毒素导入自己体内,是因为之前他产生这个想法时,系统选项就跳了出来。

    如果他将成严清的体内的蛊毒导到自己体内,那就是地级上品的危险。

    可见就算是以他的顶级毒抗,都无法化解这蛊毒,所以无奈之下才选择了让十二名玄尊来分摊这毒素,不然要是他倒下了,那大家才是真的一起玩完。

    不过这十二位玄尊体内的蛊毒虽然依旧猛烈,但到底是十二分之一,所以江北然也不像是刚才面对成严清那样束手无策。

    只要做好妥善的治疗,这十二位玄尊虽然会暂时失去战力,但性命肯定无忧。

    “呼……”

    吐出一口气,江北然拿出玉针开始为十二个玄尊祛毒。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轰隆隆……”

    随着江北然的诵念声,大坑突然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感知者周围灵气的波动,刘毅龙刚想问问这是什么阵法,就感觉到自己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沉去。

    低头看去,他发现脚下的土地变的如同沼泽一般,一点点将他吞噬。

    不过作为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玄尊,这种小场面刘毅龙根本不在意,再加上江北然之前强调过两次绝对不要又任何反抗,所以他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沉了下去,直到完全沉入沼泽之中。

    同时另外十一位玄尊也和刘毅龙一样,十分配合的沉入了脚下沼泽中。

    前置准备完成后,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支比他人还高的毛笔,以及一个装着紫色汁液的宝芝坛。

    用粗大的毛笔蘸上紫色汁液,江北然开始在坑中挥毫泼墨。

    ……

    半空中,断了一臂的施鸿云刚用玄气封住了伤口,再看看对面那只怎么砍也砍不烂的无头蛊修,他不禁有些绝望。

    虽然作为玄圣,他体内玄气的储存量远不是其他*者能比,但对手的实力并不比他弱,所以在无法进行灵气补充的情况下,他的玄气已经用掉了大半。

    而且剩下的这部分玄气中蛊毒也是越来越猛烈,每次调动都会加剧其毒性,让施鸿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

    “噗!”

    这时施鸿云腹部又中了一拳,疼的他几乎要吼出声来。

    他本就不擅长近身肉搏,如今玄气的使用还受到极大限制,一身本事可以说连三成都使不出来。

    但他还不能倒下!

    在救援来到之前,他必须要拦住这两个蛊修,不然整个施家都会遭到灭顶之灾。

    可就在施鸿云打算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时,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

    ‘不好!’

    施鸿云知道这是因为他疏于防备,没有用荡魔伞防护,着了那行尸蛊修的道。

    施鸿云强撑着想要不进入幻象之中,可眼前虚幻的一幕幕越来越真实。

    “淅沥沥沥……”

    越发清晰的雨声让他一下就回到了那个终生难忘的夜晚,那一晚上,因为他的不小心,他最好的大哥死在了敌人手中。

    然而到临死那一刻,他的大哥也没有丝毫责怪他的意思,还舍身挡住了敌人,让他快点逃。

    “阿云,阿云,想什么呢你!”

    回过神来,施鸿云发现眼前站着的正是他这一生最好的兄弟,裴剑。

    “大哥……大哥,大哥!”施鸿云冲上去死死抱住了裴剑。

    脑海中裴剑惨死的画面也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消失。

    ‘对!大哥他没死,他根本没死!’

    被突然熊抱住的裴剑一愣,然后一把推开他道:“跟你商量计划呢,整的跟我要死了似的。”

    “呸呸呸,大哥才不会死。”施鸿云说完重新走回桌前道:“大哥,要不这委托我们就放弃了吧。”

    “为什么?”裴剑又是一愣,“你小子今天不太正常啊。”

    “我觉得这事有诈,你来看,这地方设的地方就不对,万一他们在……大哥,大哥?”

    施鸿云抬头看去,只见裴剑微笑着看向自己,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大哥,你怎么了?”

    裴剑听完伸出手在施鸿云的头上揉了揉,微笑道:“阿云,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做不是吗?”

    “什么更重要的事?我现在就觉得这委托不对劲,真的……”

    “再好好想想,你是不是还有更多要守护的人,是不是……”

    “大哥,你在说……”

    然而到临死那一刻,他的大哥也没有丝毫责怪他的意思,还舍身挡住了敌人,让他快点逃。

    “阿云,阿云,想什么呢你!”

    回过神来,施鸿云发现眼前站着的正是他这一生最好的兄弟,裴剑。

    “大哥……大哥,大哥!”施鸿云冲上去死死抱住了裴剑。

    脑海中裴剑惨死的画面也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消失。

    ‘对!大哥他没死,他根本没死!’

    被突然熊抱住的裴剑一愣,然后一把推开他道:“跟你商量计划呢,整的跟我要死了似的。”

    “呸呸呸,大哥才不会死。”施鸿云说完重新走回桌前道:“大哥,要不这委托我们就放弃了吧。”

    “为什么?”裴剑又是一愣,“你小子今天不太正常啊。”

    “我觉得这事有诈,你来看,这地方设的地方就不对,万一他们在……大哥,大哥?”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