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首席

第五百三十八章 首席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三十八章 首席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下打量了诸中杰一番,江北然笑道:“老前辈,您堂堂八品药师,品鉴一颗灵丹还需吞服才行?未免有失身份啊。”

    褚中杰老脸一红,解释道:“若是一般灵丹,老夫确实只需观其行,闻其香便可知其效,可江大师炼的这颗……确实举世无伦,无法光从形和味来判定。”

    听到“举世无伦”四个字,底下的人就知道这场比试又是江北然赢了,而且都充分感受到了这四个字的份量。

    正如江北然所料,褚中杰正是整个天香房中唯一一位八品药师,在整个潼国也有着极高的名望,毕竟九品可遇不可求,且大多九品的架子堪比玄圣,想要请出山都是极难。

    所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八品玄艺师都是能镇住一方的宗师级人物。

    而现在这位八品药师竟然都盛赞江北然炼制的灵丹举世无伦,那江北然得是什么品级的药师?

    ‘九品!?’

    所有人心中冒出这个念头时都吓了一跳,潼国虽是最强的六国之一,强大的宗门和家族也相当多,但还从未听说过哪家能请出九品宗师来当自家卿的。

    毕竟九品宗师就如同玄圣一般,光靠天赋和努力还不够,还得碰上大机缘才行。

    人数可谓是少到令人发指。

    可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才弱冠之年的年轻人,竟已是九品!?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江北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好,好一个举世无伦,这马屁拍的不错,那您就服下一颗,好好品尝下吧。”

    被八品药师拍马屁固然是很高兴的事情,但江北然更高兴的是自己炼丹之术的确是又进了一步。

    自从在古墟炼出了那炉地级灵丹后,江北然就感觉到自己在炼丹上有了全新的感悟,现在仅仅是牛刀小试,就随手炼出了让八品药师叹服的灵丹。

    简单来说就是,练出地级灵丹后,他的炼丹术产生了质变,而这质变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大家炼的都是同一种灵丹,但效果差距却不仅仅只是用好坏就能区别开来。

    江北然炼出来的丹,会在原本的效果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让灵丹产生质变。

    这也是褚中杰惊愕的理由,因为在他的理解中,药效再好的九霄辟神丹,那也是九霄辟神丹,效果就是让*者进入止水境。

    可江北然这颗九霄辟神丹,虽然还是九霄辟神丹没错,但又已经不是九霄辟神丹。

    其中究竟蕴含了什么技巧,又为何会产生这种变化,让褚中杰完全一头雾水。

    所以最终才会感慨出那句举世无伦。

    “多谢。”褚中杰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就手中的九霄辟神丹放入口中。

    灵丹入口的一瞬间,便化作藴气钻入了褚中杰体内。

    下一秒,褚中杰只感精神一震,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境界,无数他以前没有想明白的问题纷纷浮现脑中,且清晰无比。

    愣神片刻后,褚中杰不再浪费时间,用心思考起来。

    看着如老僧入定般的褚中杰,江北然看向周围人说道:“他这一入定,怕是的明日才能醒来,直接判我赢没问题吧?”

    这时施巍奕适时来到众人面前看向坐在中间的一位中年男子说道:“宇文剑尊,就凭刚才那句举世无伦,可以算江贤牌赢下这一场了吧?”

    宇文崇缓缓睁开双眼,点头道:“既然褚大师如此夸奖此丹,自然是你家卿更胜一筹,愿赌服输,蓟庄现在是你的了。”

    施巍奕听完拱手道:“好,剑尊果然爽快。”

    等施巍奕说完,江北然敲了两下丹炉看向另外几位药师问道:“下一位谁要上来比?”

    五人相视一眼,齐齐拱手道:“在下认输。”

    开玩笑,褚大师都直接认输了,他们还有啥好挣扎的,而且他们还不能像褚大师一样上去赚一颗丹药吃,因为从这位公子的性格能看出来,要是他们真上去讨要了,被羞辱一番肯定是免不了,而且最后还不一定能吃到,那岂不是血亏!

    “虽然有些没意思,但既然各位都服输,那这些灵丹便赠与你们吧。”江北然说完从鼎中将灵丹取出后抛向了几位药师。

    药师见到后心下大喜,连忙伸出手将灵丹接住。

    “这灵丹你们拿回去后别急着吃,好好琢磨琢磨,对你们会有帮助。”

    “是,多谢江大师!”五位七品药师齐齐行礼道。

    正如褚大师刚才夸奖的那样,光是看形状和闻香气,这几位药师就知道另外几炉丹也同样举世无伦,蕴含着他们从未见过的高超技法。

    看着几位同行欣喜若狂的样子,另外几个没和江北然比炼丹的心态崩了。

    ‘早知道我也比炼丹了啊!’

    他们虽然不是主攻炼丹,但毕竟是七品药师,闻香识丹还是能轻松做到的。

    所以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江北然这几炉灵丹的价值。

    而越明白这几炉灵丹的价值,他们就越觉得自己血亏。

    ‘还好我得了本医书……不然晚上正要睡不着了。’贾宸拿出怀中江北然所赠的医书看了眼,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

    “贾大师。”这时另外几位药师突然来到贾宸面前殷勤的笑了起来。

    “你们要干嘛?”贾宸慌忙将医书塞入怀中问道。

    “不干嘛,就想借书一看。”

    “对啊,一同研究嘛。”

    “去去去,谁要和你们一同研究,我自己还没看呢。”

    “哎!这你就过分了啊,俗话说见面分一半,你能得到这书,怎么也有我们的一点功劳吧,看一下怎么了。”

    “受辱……不对,挨训的是我,讨教的也是我,关你们什么事!?啥也不干就想看我的书,做梦呢?哎!你们干嘛?明抢啊?要不要脸!*!*快帮我!”

    ……

    看着几位平时高高在上的七品药师此时抢成一团,众人在觉得好笑的同时,也越发感受到了那位江贤牌的厉害。

    究竟是何等的实力,才能让这些大师为了他的一本医术放下身段,做出当场去抢的荒唐之事。

    “这位江贤牌,还真是世外高人。”

    “世外谈不上吧,这不是在施家做卿嘛。”

    “也是,就是不知道这施家到底是靠什么吸引了这位天才,不对,天才也形容不了这个年轻人了,他根本突破了我的认知。”

    “是啊,虽然每年我都能见到那么几个惊才绝艳的年轻弟子,但像他这样让我无法理解的,还真是头一回。”

    “所以绕来绕去,问题还是只有一个,施家到底是怎么拉拢到他的。”

    “怎么,你想学啊?”

    “难道你不想?”

    ……

    听着周围各种各样的夸赞和疑惑声,施凤兰情不禁在心里得意起来。

    ‘小北然为什么会来我家?当然是因为我啊~嘿嘿,想不到吧。’

    ‘哼~想抢走小北然?那是不可能的,小北然只跟我玩!’

    ‘法宝?切~小北然才不稀罕那些东西呢。’

    ……

    在心里和在场所有人对话时,施凤兰的眼睛确实牢牢盯着江北然,每听到一句别人夸小北然的话,她就觉得心里美滋滋的。

    ‘还用你们说,我的小北然当然是最厉害的啦~’

    台上,江北然走到施巍奕面前拱手道:“幸不辱命。”

    施巍奕这会儿的心情其实有些复杂,江北然给施家挣来这么大的脸自然值得高兴。

    但他实在有些不明白今日的江北然为何如此高调,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而江北然这次简直是妖的厉害。

    另外就是他担心其他宗的人会开出高价挖走这宝贝疙瘩,该如何挽留又是个大问题。

    不过这些心事施巍奕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辛苦了,还是那句话,施家绝不会亏待你。”

    “晚辈自然相信施家绝不会亏待我。”

    “那就好。”

    点点头,施巍奕走上前看向了众人问道:“各位还有不服,想要重新再赌的吗?”

    若换做平时,刘毅龙肯定第一个跳出来怼他,但现在他正在低头思考,就好像没听到施巍奕讲话一般。

    见所有人都没说话,施巍奕便微笑着朝那位仙君行礼道:“仙君您也看到了,大家都是愿赌服输,若是事后有反悔的,还请您为我主持公道。”

    仙君微笑着点头,“放心,既然本君答应过你,就自然会为你主持公道。”

    “那就多谢仙君,事后我们施家也定有厚礼奉上。”

    见到“战利品”没问题,施巍奕轻咳一声继续道:“既然各位已经见过了我施家贤牌的厉害,那相信刚才争议不断的问题也就无需再讨论了,这次对付这瘴毒,就奉江大师为首席,一切安排听从他的指挥如何?”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江北然就说在这危急时刻,这群老家伙怎么还有闲心看热闹,原来也是一种另类的选拔。

    同时江北然也明白施巍奕为什么要把自己唤回来了。

    玲珑坊中的万馆主只是七品药师而已,想要当这主席定然是不可能,所以才想到让自己来。

    ‘喂,这可是要额外收费的啊!’

    ——————————————————————————————————

    “不干嘛,就想借书一看。”

    “对啊,一同研究嘛。”

    “去去去,谁要和你们一同研究,我自己还没看呢。”

    “哎!这你就过分了啊,俗话说见面分一半,你能得到这书,怎么也有我们的一点功劳吧,看一下怎么了。”

    “受辱……不对,挨训的是我,讨教的也是我,关你们什么事!?啥也不干就想看我的书,做梦呢?哎!你们干嘛?明抢啊?要不要脸!*!*快帮我!”

    ……

    看着几位平时高高在上的七品药师此时抢成一团,众人在觉得好笑的同时,也越发感受到了那位江贤牌的厉害。

    究竟是何等的实力,才能让这些大师为了他的一本医术放下身段,做出当场去抢的荒唐之事。

    “这位江贤牌,还真是世外高人。”

    “世外谈不上吧,这不是在施家做卿嘛。”

    “也是,就是不知道这施家到底是靠什么吸引了这位天才,不对,天才也形容不了这个年轻人了,他根本突破了我的认知。”

    “是啊,虽然每年我都能见到那么几个惊才绝艳的年轻弟子,但像他这样让我无法理解的,还真是头一回。”

    “所以绕来绕去,问题还是只有一个,施家到底是怎么拉拢到他的。”

    “怎么,你想学啊?”

    “难道你不想?”

    ……

    听着周围各种各样的夸赞和疑惑声,施凤兰情不禁在心里得意起来。

    ‘小北然为什么会来我家?当然是因为我啊~嘿嘿,想不到吧。’

    ‘哼~想抢走小北然?那是不可能的,小北然只跟我玩!’

    ‘法宝?切~小北然才不稀罕那些东西呢。’

    ……

    在心里和在场所有人对话时,施凤兰的眼睛确实牢牢盯着江北然,每听到一句别人夸小北然的话,她就觉得心里美滋滋的。

    ‘还用你们说,我的小北然当然是最厉害的啦~’

    台上,江北然走到施巍奕面前拱手道:“幸不辱命。”

    施巍奕这会儿的心情其实有些复杂,江北然给施家挣来这么大的脸自然值得高兴。

    但他实在有些不明白今日的江北然为何如此高调,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而江北然这次简直是妖的厉害。

    另外就是他担心其他宗的人会开出高价挖走这宝贝疙瘩,该如何挽留又是个大问题。

    不过这些心事施巍奕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辛苦了,还是那句话,施家绝不会亏待你。”

    “晚辈自然相信施家绝不会亏待我。”

    “那就好。”

    点点头,施巍奕走上前看向了众人问道:“各位还有不服,想要重新再赌的吗?”

    若换做平时,刘毅龙肯定第一个跳出来怼他,但现在他正在低头思考,就好像没听到施巍奕讲话一般。

    见所有人都没说话,施巍奕便微笑着朝那位仙君行礼道:“仙君您也看到了,大家都是愿赌服输,若是事后有反悔的,还请您为我主持公道。”

    仙君微笑着点头,“放心,既然本君答应过你,就自然会为你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