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妖孽

第五百三十七章 妖孽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三十七章 妖孽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大叔今天可真威风啊。”

    看着台上卑微行礼的两位大师,施嘉慕双手托着下巴感慨道。

    “才不是今天,小北然一直很威风的~”施凤兰昂起头得意道。

    这时坐在施凤兰身边的施盈问道:“小表妹,一直听你喊他小北然,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施凤兰这下头昂的更高了:“他见到我是要喊堂主的,算是我栽培过的弟子吧。”

    “哇~”

    周围的女生纷纷惊呼起来。

    “兰姐姐你好厉害啊,这种一等一的人才都是你门下弟子。”

    听到这,施凤兰顿时有些心虚,支吾道:“也不算弟子啦,就是……”

    “别谦虚了,快说说,他还会什么别的本事呀?”

    “他修为是不是很高?”

    “你们俩之间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关系?”

    ……

    听着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施凤兰脑子有点乱,刚才光顾着嘚瑟了,可是很多问题都是小北然不让她说的,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时施嘉慕看向施凤兰说道:“小姨妈,府主不是关照过你关于大叔的事不能透露太多吗?”

    施凤兰一听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大伯是这么说过。”接着看向其他姐妹道:“我只能告诉你们小北然身份特殊,连族圣都让大伯好生关照他。”

    听到连族圣都被牵扯进来了,几个姐妹也就不再八卦,但心中对江北然的好奇心却是越发旺盛。

    于是她们换了个话题问道。

    “那不知江贤牌春秋几何?”

    “江贤牌平日里爱好什么?”

    “江贤牌可曾有过婚配?”

    ……

    虽然第一次成为话题的中心,但施凤兰也没有太过飘飘然,一顿摇头,表示这些都不能透露。

    练练碰壁的情况下,其他姐妹也没了继续问下去的兴致,继续专心的看起比试来。

    而她们这些自认为小声的议论,全都一字不差的传入了在座各位大佬耳中,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正在向如何赔礼的刘毅龙。

    ‘这么神秘……看来施家也很清楚这个年轻人有着莫大的背景,难怪刚才施老鬼反应如此激烈,整半天是在讨好呢,呸!狗东西。’

    而其他人虽然不像刘毅龙想的这么多,但原本普通的江北然在他们眼里顿时笼上了数层神秘的面纱。

    在众人的疑惑以及惊叹间,江北然正在教导两位七品药师,告诉了他们玉门针乃是结合了炼玉和阵法的针灸之术,效果是层层叠加的。

    贾宸和庞子伦听完同时惊为天人。

    江两门玄艺结合起来的术法他们还算是略有耳闻,但将三门结合在一起就闻所未闻了。

    而且前者大多还是两位高品大师合作才行,毕竟玄艺一道实在太过深奥,一辈子能走通一条道都算是天之骄子,能同时在两门玄艺上登峰造极的人实在是寥若星辰。

    像江北然这样在一门术法中同时运用了三种玄艺的……

    贾宸和庞子伦也只能认为那玉针也许是某位炼玉大师为他连胜打造的,若是连这玉针都是他自己炼的,那就真的超出他们俩理解范围了。

    “二位可听懂了?”教授完玉门针的使用之法后,江北然问道。

    贾宸听完先拱手道:“贤牌之言甚为深奥,鄙人不敢言懂,但却明白其厉害之处,佩服之至。”

    “嗯,能听出厉害之处也算你有些慧根,来,接着。”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掏出一本书册抛向贾宸。

    贾宸见到立马伸手接住。

    “这是我随手写的一本医术,里面的内容应该够你学几年的了,拿回去好好看吧。”

    贾宸先是一愣,接着立马行礼道:“多谢贤牌赠书之恩!只是……我还有一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那就别问。”江北然说完重新看向酆清荣道:“要比试塑骨的这位请上来吧,你先开始,还是我先开始?”

    啊!?

    众人又是齐齐一愣。

    贾宸更是万分莫名,一般来说这么问的话,对方不都应该是回答:“你问吧。”

    咋这位就这么不按章法来呢。

    听到江北然的问题,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准备的酆清荣刚要开口,就见贾宸跑到江北然面前道:“大师,请原谅鄙人鲁莽,鄙人还是想向您请教若想学这玉门针,该具备何等条件?”

    “条件?”江北然思考片刻,“等你将阵法和炼玉也练至七品后,也许自己就能悟了。”

    ‘轰隆!’

    江北然就如同一声惊雷般在一众人心中炸响。

    ‘他……他难道真将三门玄艺都练至七品了!?’

    懵了好一会儿,贾宸才继续问道:“莫非大师在炼丹,阵法和炼玉三项玄艺上都已入七品?”

    “瞧不起谁呢,七品?虽然我是没考过,不过要是七品救你这水准的话……啧啧。”

    但这会儿的贾宸已经没时间去思考自己究竟是不是被侮辱了,他现在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这世上当真有人能在三门玄艺上都做到登峰造极!?’

    吃瓜群众们这会儿也不淡定了,江北然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可是打破了他们所有人的常识啊。

    在座各位哪个不认识许多高品玄艺师,可从没听过哪个可以将三门玄艺都练至七品的,甚至不止七品。

    ‘这年轻人……究竟是谁?’

    ‘他今日……怎生如此不同。’

    人群中,高兰雯有些奇怪的在心中想到。

    在柳薇宁大喊着“玉”冲出门时,高兰雯就知道江北然回来了,只是她最近在阵法上并没有太大的进步,有些不好意思出来见这位先生,所以才一直躲在人群中偷偷看。

    江北然精通炼玉和阵法她自然是知晓的,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在医术上展现出高超的本事。

    ‘这天底下……还真就没有他不会的事情了?’

    “鄙人……受教了。”朝着江北然拱拱手,贾宸退到了后方,要消化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得好好捋一捋才行。

    看到贾宸退走,江北然再次看向酆清荣,但这回还不等江北然开口,酆清荣就直接拱手道:“刚才一番比试,鄙人已看出江贤牌医术出众,就不献丑了,认输。”

    酆清荣刚说完,其余三位也一起拱手说了一番话,反正意思都一样。

    认输了。

    江北然不把七品当回事的气势实在太强了,他们又都不是什么头铁的人,所以实在没必要上去和贾宸一样被羞辱一番。

    虽然被这种级别的宗师折辱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但又有谁会喜欢被羞辱呢。

    “各位当真都都不比了?”

    “不比了。”四人齐齐摇头。

    “没意思。”

    摇摇头,江北然又重新坐回了六个丹炉之间。

    看着坐回来的江北然,施巍奕也是忍不住打量起了他。

    ‘这小子今天变化也忒大了些……’

    施巍奕和江北然接触的次数也算是很多了,一直觉得江北然还是一个很谦逊的后辈,而且是一个特别喜欢藏拙的高手。

    但今天算是把这两点都颠覆了。

    那真是又狂又高调。

    他今天原本就是想让江北然来展现一下医术,震慑住那些潼国高层,让他们明白施家才能成为这次事件中的救世主。

    结果这小子却突然不藏拙了,甚至还很积极主动的表现自己。

    ‘果然……我就从来没看透过这小子啊。’

    看着坐于六鼎之间的江北然,六位要和他比炼丹的药师也是各有心思。

    其中有几人也是想直接投降的,但想着反正这位江贤牌炼都炼了,不如就看看它炼出来的灵丹究竟有何不同。

    有几人则是认真的打量着江北然,思考着究竟是从哪冒出来这么个小怪物,在玄艺一道上竟有着如此高的造诣。

    关键是以前还从来没说过。

    要知道他们每一个都是坐镇一州的顶级大佬,州内如果出了此等天才,应该有无数人跟他们汇报才是,结果今天却冒出来这么一个无名宗师,实在让他们很是费解。

    唯有一人,还在全心全意的炼丹,似乎打算和江北然好好较量一番高下。

    和针灸比起来,炼丹的过程就比较枯燥了,吃瓜群众们看了一会儿后就忍不住议论起刚才的事来。

    “张*,你觉得这位公子是从哪出来的。”

    张洋铭听完笑着回答道:“董当家觉得呢?”

    看着张洋铭的笑容,董欢笑道:“看来张*的想法与我一致,也认为他是从五怪三天绝中出来的。”

    “除了那鬼地方,也没人能教出此等妖孽了吧。”

    “但那里都多久没人出过世了,怎么突然就让一个小辈出来了。”

    “会不会是为了这瘴气而来?”

    “有可能,但我觉得这应该是什么更大事件的预兆。”

    “不知董当家有何高见?”

    “高见没有,只是预感而已。”董欢微微一笑,又道:“就是不知道这位妖孽为何会加入施家成了卿。”

    “对啊,我也在好奇这事?”

    “不如我们时候一起去询问一番?”

    “善。”

    ……

    看着底下所有人看向江北然的眼神有些冒绿光,施巍奕就知道这些人都在打歪主意了。

    一时间,他竟有些后悔不该把江北然召回来。

    毕竟在潼国诸多势力中,他们并不算特别强的一股,若是其他家给了更多好处……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纱。

    在众人的疑惑以及惊叹间,江北然正在教导两位七品药师,告诉了他们玉门针乃是结合了炼玉和阵法的针灸之术,效果是层层叠加的。

    贾宸和庞子伦听完同时惊为天人。

    江两门玄艺结合起来的术法他们还算是略有耳闻,但将三门结合在一起就闻所未闻了。

    而且前者大多还是两位高品大师合作才行,毕竟玄艺一道实在太过深奥,一辈子能走通一条道都算是天之骄子,能同时在两门玄艺上登峰造极的人实在是寥若星辰。

    像江北然这样在一门术法中同时运用了三种玄艺的……

    贾宸和庞子伦也只能认为那玉针也许是某位炼玉大师为他连胜打造的,若是连这玉针都是他自己炼的,那就真的超出他们俩理解范围了。

    “二位可听懂了?”教授完玉门针的使用之法后,江北然问道。

    贾宸听完先拱手道:“贤牌之言甚为深奥,鄙人不敢言懂,但却明白其厉害之处,佩服之至。”

    “嗯,能听出厉害之处也算你有些慧根,来,接着。”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掏出一本书册抛向贾宸。

    贾宸见到立马伸手接住。

    “这是我随手写的一本医术,里面的内容应该够你学几年的了,拿回去好好看吧。”

    贾宸先是一愣,接着立马行礼道:“多谢贤牌赠书之恩!只是……我还有一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那就别问。”江北然说完重新看向酆清荣道:“要比试塑骨的这位请上来吧,你先开始,还是我先开始?”

    啊!?

    众人又是齐齐一愣。

    贾宸更是万分莫名,一般来说这么问的话,对方不都应该是回答:“你问吧。”

    咋这位就这么不按章法来呢。

    听到江北然的问题,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准备的酆清荣刚要开口,就见贾宸跑到江北然面前道:“大师,请原谅鄙人鲁莽,鄙人还是想向您请教若想学这玉门针,该具备何等条件?”

    “条件?”江北然思考片刻,“等你将阵法和炼玉也练至七品后,也许自己就能悟了。”

    ‘轰隆!’

    江北然就如同一声惊雷般在一众人心中炸响。

    ‘他……他难道真将三门玄艺都练至七品了!?’

    懵了好一会儿,贾宸才继续问道:“莫非大师在炼丹,阵法和炼玉三项玄艺上都已入七品?”

    “瞧不起谁呢,七品?虽然我是没考过,不过要是七品救你这水准的话……啧啧。”

    但这会儿的贾宸已经没时间去思考自己究竟是不是被侮辱了,他现在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这世上当真有人能在三门玄艺上都做到登峰造极!?’

    吃瓜群众们这会儿也不淡定了,江北然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可是打破了他们所有人的常识啊。

    在座各位哪个不认识许多高品玄艺师,可从没听过哪个可以将三门玄艺都练至七品的,甚至不止七品。

    ‘这年轻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