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年少轻狂

第五百三十五章 年少轻狂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三十五章 年少轻狂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施凤兰成为一众小姐妹中的焦点时,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个布包,将布包打开后,里面是长短粗细不一的银针。

    剩余的六位药师中,有两位的幡上写着针灸,江北然抽出一根鍉针看着他们说道:“不知两位想怎么比?”

    两位药师先是对视一眼,接着比较年长的那位看着江北然道:“老夫贾宸,髓阴金针第九代传人,今日我就与你比比祛毒。”

    “好。”江北然一口答应下来,“那不知要祛谁的毒?”

    贾宸听完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瓷瓶道:“我这里有两颗坎水毒丹,我们各自服下一颗,然后比谁先能解掉对方体内的毒如何?”

    江北然听完不禁拱手道:“贾大师真是医者仁心,竟要自己以身试毒,而不是找来一名小厮吞下,就冲这一点,晚辈向您道一声佩服。”

    再次拱手后,江北然继续道:“不过要比祛毒,实在不必如此麻烦,就在这天象厅内,有的是中毒之人。”

    说完江北然看向那个大脑袋喊道:“前辈,我看您火气旺盛,体内肝火必定太过旺盛,不如让晚辈为你治一治如何?”

    突然被怼的刘毅龙大怒,直接爆发出玄气道:“臭小子,你说谁有病!”

    这一生怒吼中,夹带着刘毅龙的玄力,明显是打算教训一下江北然。

    但这种小动作哪里能逃过施巍奕的眼睛,只见他瞬间来到江北然面前将刘毅龙的玄力打散,然后抽出一把鹰八剑道:“大脑袋,刚在我施家地盘上伤我的人,看来你是不想活着出去了。”

    刘毅龙大概是也没想到施巍奕会为了江北然放出如此狠话,要知道他们俩平日里最多也就是无伤大雅的互怼两句,但施巍奕这句话说的如此杀气腾腾,还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但刘毅龙可是个暴脾气,虽然他不知道施巍奕为什么会为了这小子做到这地步,但既然对方骑他脸上了,他也不可能在这时候退缩。

    只听“仓啷”一声,刘毅龙拔出了身后背着的碧空刀。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这老鬼打算怎么杀我,来!”

    “好,那我就满足你。”

    一时间,两大玄尊的玄力全力爆开,眼看着一场大战就要爆发。

    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施巍奕,江北然倒也是没想到这老……老奸巨猾之人会为了自己做到这地步,能来到这里的,哪个不是潼国有头有脸的人物。

    施巍奕若是真将刘毅龙斩杀于此,那得罪的必然是一个庞然大物。

    ‘这算……向我示好?这本也下的忒大了些。’

    眼看着那位仙君打算起身当和事佬,江北然却是先一步站到两位玄尊之间说道:“二位消消气,消消气,都是误会而已,又何必如此大动肝火,”

    接着江北然看向了刘毅龙:“前辈,不如让我为你刺上一针,若是您还觉得晚辈胡说八道,晚辈当场认输,如何?”

    刘毅龙原本想喝退江北然这小崽子,但听到他如此自信,竟敢将决定权交到他手里,再加上这里毕竟是施家的地盘,他的底气也不是那么的足,于是便道。

    “好!那老子也不占你便宜,你若是真能针出些什么来,老子当场给你赔罪。”

    刘毅龙说这话时心里已经认定了,就算是江北然真能针出些什么来,他也绝对不认。

    “好,前辈果然痛快。”江北然说完转身朝着施巍奕拱了拱手。

    施巍奕见状也是点点头,散去了玄气。

    “那就麻烦前辈脱去上衣,让晚辈施针。”江北然抽出三个毫、三棱、锋勾三针说道。

    刘毅龙也爽快,直接将自己的墨色缎袍扔到一旁,然后脱掉了上衣,露出了那如同花岗岩一般的肌肉。

    看着江北然手无缚鸡之力的的样子,刘毅龙抖了两下胸肌道:“你等会儿刺不进去可别怪我头……”

    然而刘毅龙话还没说完,江北然手中的三根天魄针就已经刺入了他的体内,紧接着第四针、第五针、第六针……

    每一针都精准的刺入了刘毅龙身上的每一处穴位中。

    这让刘毅龙有些不敢置信,他这身躯一向是刀枪不入,原本他是想要将肌肉绷住,戏耍一下眼前的小子,但没想到……

    根本绷不住!

    ‘这小子……难道修为极深!?’

    就在刘毅龙思考着江北然到底什么修为时,突然感觉到一种极为爽快的感觉直冲天灵感。

    “嘶……”

    刘毅龙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喊出来。

    ‘怎么回事……’

    惊讶之余,刘毅龙内视了一番,发现玄气竟自如的流通在身体内的每一处,仿佛有自己意识般“清理”着他的身体。

    虽然作为玄尊,刘毅龙完全有能力,也有有条件好好养护自己的身体,但刘毅龙却又一向自大,自认金刚不坏,根本就没想过什么保养身体的事情,所以体内积累的伤并不少。

    这种伤平日里不会对刘毅龙造成什么影响,可一旦刘毅龙哪次受到重创时,这些小伤就会齐齐冒出头来,添一把火。

    而这一波清洗,就是把那些陈年小伤通通洗刷了一遍。

    也正是这种整个身体焕然一新的感觉,才让刘毅龙舒服的几乎要叫出声来。

    但这也仅仅只是江北然针灸治疗的第一步而已。

    在刘毅龙还在享受身体的舒爽时,江北然迅速将他身上的天魄针全部拔了出来,然后又拿出一个新的针包。

    “此针是何材料所制?”

    看着江北然这套新针,一直在旁边观察的贾宸忍不住问道。

    若是换做平时,贾宸也许不会这么好奇,只会认为这都是些奇淫巧技,登不上大雅之堂。

    可江北然刚才表现出来的手法实在是让他有些匪夷所思。

    要知道他平日里施针时,都必须让对方放松配合,不然针容易扎歪,可刚才刘正剑不仅没有放松,还用力紧绷住了肌肉,这无疑极大的增加了施针难度。

    可即便如此,这后生手中的阵也无比精准的刺进了每个穴位,而且他凭的绝不是蛮力,而是巧劲,至于这巧劲就是让贾宸感到匪夷所思的地方。

    他浸淫针灸数十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手法。

    所以亲眼见识过江北然的针灸之法后,贾宸已经确定这位后生并不是妄自尊大,自以为是,而是恃才傲物。

    虽然后者也让人喜欢不起来,但贾宸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佩服江北然。

    年纪轻轻,一手针灸手法却如此出神入化,即使是现在的他也及不上,就更别说和他一般大的时候了。

    ‘后起之秀,年轻俊才啊,就是……太过傲气了,这可不是好事。’

    贾宸原本是想着比试结束后,自己要作为长辈说教江北然一番,不然实在可惜了这块良玉,万一以后走上歧途就不好了。

    而就在他想着说辞时,江北然突然拿出了一套他从未见过的针,一下就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并直接脱口而出。

    听到贾宸的问题,江北然抽出当中的锋勾针道:“此为玉针,是晚辈用护身宝玉所特制的。”

    “护身宝玉?”这下不仅是贾宸懵了,另外那个也打算和江北然比针灸的老者也懵了。

    他行了一辈子针,也没听说过可以用玉来做针的啊,更何况是大多数人佩戴来预防走火入魔的护身宝玉。

    这其中莫非有什么门道?

    江北然也不打算现在就详细解释,在两位针灸大师惊讶的目光中,江北然将十三根玉针全部刺入了刘毅龙的腹部。

    而两位大师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江北然这一次并没有将所有针都刺入穴位中,而是插在了好几处根本不是穴位的地方。

    可即便如此,从刘正剑的反应来看,他似乎也是完全没感到痛。

    这就有点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了。

    针若不入穴,则必伤之

    这是所有医书上都会写的内容,也是所有药师达成共识的观点。

    可就在今天,这个众所周知的常识,被打破了。

    施完针,江北然手中掐诀诵念道。

    “擘开窍内窍中窍,踏破天中天外天。”

    “斗柄逆旋方有象,臺光返照始成慳。”

    随着江北然的诵念,十三根玉针绽放出阵阵绿芒,并化作藴气划入了刘毅龙体内。

    片刻后,十三根玉针间浮现出了条条细线,形成了一副阵法图。

    刘毅龙被江北然这通手法搞的一愣一愣的,刚要说些什么,就感觉身体一阵轻松,同时大量的汗液从他身体各处被排了出来。

    但他不仅没觉得不舒服,甚至还绝的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般舒畅,而且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正在不停上涌。

    可这股莫名的力量却让刘毅龙有些紧张。

    毕竟在他作为熟悉的身体中,出现了一股完全陌生的力量,既是觉得它并没有恶意,但还是会觉得有些慌张。

    看着刘毅龙强壮不在意的表情,江北然开口解释道:“前辈,我刚才已经彻底检查了你的身体,发现您不仅是肝火旺,而且练的*也过于刚猛,提前透支了太多潜力。”

    “什么意思?”刘毅龙忍不住问道。

    江北然没有答,而是又从乾坤戒中重新拿出了刚才那个天魄针包。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江北然一脸将七七四十九根天魄针全部插在了刘毅龙上半身,将刚才那些玉针围在了其中。

    抬起眼看向刘毅龙,江北然传音入密问道:“前辈是不是以极快的速度进入了玄宗境,但在晋升玄尊境的过程中却无比艰难,甚至差点失败?”

    刘毅龙听完不禁瞪大了眼睛,良久才回传道:“这也能看出来?”

    “自然可以。”

    “那你快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江北然这话算是说在刘毅龙的痛处上了,少年时期,他是名震一方的少年天才,以远超同龄人的速度进入了玄灵境。

    一路可以说是势如破竹,根本停不下来。

    周遭人听到他刘毅龙的大名时,也无不翘起大拇指,夸一句天才。

    这让刘毅龙非常满足,但在晋升玄王的路上,他却遭遇到了对手,这人是缠心宗的弟子,名叫冉旭,不仅天赋极高,而且实战能力极强,一时间风头无两。

    原本这应该和刘毅龙没关系,可别人说起这冉旭岩时,总要拿他做背景板。

    感叹一句原本以为那刘毅龙也是绝顶天才,却想不到这冉旭更为妖孽。

    这刘毅龙哪里能忍,他一生要强,又早在一声声天才中迷失了自我。

    如今听到别人说这冉旭比他更强,他当然是不服。

    于是他不顾长辈劝阻,直接打上缠心宗找那冉旭比试。

    但结果就是他败了,败的很惨,他在冉旭的手下连十招都没走过就被打趴在了地上。

    而且更让他愤怒的是冉旭并没有嘲讽他,而是伸手将他扶起,告诉他道。

    “你很厉害,这么多和我交过手的人力,你是最厉害的,很期待下次再和比试。”

    这话虽然严重伤到了刘毅龙的自尊心。

    老子在你手底下连十个回合都没走过,你还说我厉害!?我呸!伪君子!

    自此之后,怒火攻心的刘毅龙发疯般的*,根本不顾长辈那些劝阻,无限制的透支身体,最终他成功了。

    在他吃下各种灵丹,用各种法宝提升自己修为的情况下,他终于胜过了那冉旭,先一步进入了玄王境,并在第一时间就找到冉旭比试,正面击败了他!

    看着冉旭不可置信的眼神,刘毅龙简直是说不出的爽快。

    之后桓州第一天才的名头再次回到了刘毅龙的头上。

    而为了守护这份名誉,刘毅龙变本加厉的透支自己。

    最终……他虽然以极快的速度进入了玄宗境,可之后的每一步都走的无比艰难。

    如今那冉旭已经开始冲击玄圣境了,可他呢……

    还在玄尊二阶苦苦挣扎,连人家的背影都望不到。

    他后悔过,可后悔有什么用,如今他虽然还是高高在上的玄尊,可心中却一点都不为此而骄傲。

    甚至无数次感到自卑,在许多同境界的熟人面前抬不起头。

    而今天,这个伤疤再次被揭开,但这揭开的方式……却让刘毅龙心中莫名的有些期待,而这份期待就是体内还在升腾的那股陌生力量。

    ‘也许……这小子真能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