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表三十三章 老前辈

第五表三十三章 老前辈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表三十三章 老前辈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般,柳薇宁紧紧拉住了江北然的衣摆,小脸上写满了惊恐。

    这施巍奕到底对这小傻妞做啥了,能把她吓成这样。

    不过想想以施巍奕的身份地位,怎么也不可能向柳薇宁这么个小丫头动手,丢份啊。估摸着是柳家的哪个大人被施巍奕坑过,所以才在柳薇宁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阴影吧。

    拖着柳薇宁来到蕴灵阁后方,江北然发现那个天香房正如万馆主所说,空间相当大,别说十数人,就算是同时容纳上百人也毫无问题。

    施巍奕看完明显很满意,点头道:“那就麻烦万馆主再稍微布置布置,清扫一下。”

    “好的。”万鹤荣拱手行礼,退了出去。

    回头看向江北然,施巍奕开口道:“放心,北然,只要你帮我赢下了这场比试,施家绝亏待不了你。”

    呵呵,老东西,口头奖励都不肯说的具体点。

    暗骂一句后,江北然朝着施巍奕竖了一记中指。

    看着江北然突然伸出来的中指,施巍奕明显有些懵,“不知北然这是何意?”

    江北然微笑着回答道:“中指五行属火,在五指中代表自己,所谓一生之力,在此一指,以中指起誓,代表着将倾力而为,尽我所能。”

    施巍奕听完点点头,“原来如此,不愧是阵法大家,表达的方式就是与普通人不同。”

    “只是向行业门道罢了,不值一哂。”

    江北然说完放下了中指,看向了门外。

    施府应该是有大阵保护,所以瘴气并没有吞噬这里,外面的空气还是十分清新。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北然差点忘记了瘴气的事情。

    看着江北然望向远方的眼神,施巍奕开口问道:“在担心瘴气之事?”

    “圣贤不担心吗?”

    “担心若是有用,那我也不用把你召来了,待在房间中皱眉便是。”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圣贤果然有大智慧。”

    “嚯嚯嚯,这算什么大智慧,倒是你小小年纪,却总是一副看透世俗的样子,才叫早早悟了道啊。”

    “圣贤谬赞了,晚辈自认也免不了俗,不然也不用入世历练。”

    听到“入世”二字,施巍奕不禁瞥了江北然一眼,脑中又开始脑补江北然的背景。

    而这也是江北然的故意为之,毕竟人设这种东西,还是需要时时维护的,偶尔无意间来那么一下,要比平时一直装效果好很多。

    感慨完,江北然做出一副不想谈及的样子,转移话题道:“不知这次瘴气给施家造成了多少麻烦?”

    “连你都在这了,你觉得这麻烦有多大?”

    “那圣贤可知这瘴气究竟从何而来?”

    摇摇头,施巍奕回答道:“现在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也都在想办法查。”

    看出施巍奕似乎并不打算告诉自己太多东西,江北然也就没有在深问下去,等哪天他自己想说了,自然就会说出来,而且到时候那是想不听都不行。

    不过江北然心中一直有个疑惑。

    按理说既然事态已经严重到如此地步,那这么多潼国高层还能在这淡定的开会。

    倒也不是说开会不对,毕竟不先开会商议好对策的话,到时候大家各自为政,劲也没法往一处使。

    只是这么多人在这开会,那在外面的御敌是谁?

    “莫非是……玄圣?”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江北然就觉得应该没错。

    毕竟巨头会议中,他并没有看到族圣施鸿云,另外整个议事厅内,唯一地位比较高的就是那位被称为仙君的老者。

    也就是说整个议事厅中,应该就只有那位被称为仙君的老者是玄圣境的,负责主持会议,不然桌上的人谁也不服谁,这会也难看下去。

    江北然越想越觉得没问题。

    能打的都出去御敌了,而聪明的脑瓜子们则负责聚在一起想办法从源头解决这场危机。

    “小北然!我回来啦!”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施凤兰带着一群小伙伴冲入了天香房。

    其中也有不少江北然的熟面孔,比如施嘉慕,比如施语彤。

    她们在听到江北然要与别人比试时,都是第一时间就加入了施凤兰的“啦啦队”,那是相当的积极。

    除了她们外,“啦啦队”其他成员也几乎都是女孩子,而且估计都是宗室小辈,不然也没资格进这地方。

    “原来这就是玲珑坊那位架海擎天的玄艺宗师啊,竟然这么年轻。”

    “而且还生的还挺好看。”

    “你就知道好看,能不能多看看内涵。”

    “切,那你别看,我就喜欢看好看的人,关你什么事。”

    “庸俗。”

    “虚伪!”

    ……

    在一众小妮子吵起来时,施嘉慕悄悄走到江北然旁边小声问道:“大叔,怎么这次这么高调,这不像你啊。”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有这么多身不由己。”

    施嘉慕听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感慨大叔说的话总是这么有哲理。

    施语彤这次有些一反常态,她并没有上来主动上来和江北然说话,而是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

    虽然她听到过许多关于江北然的传说,但还从来没亲眼见过他的本事究竟有多大,所以今天她也是十分期待的。

    随着“啦啦队”到位,参赛选手们也开始陆续进场。

    而且引着那些大佬进来的并不是侍从或者守卫,而是家族小辈,毕竟这里怎么说也算是施家的禁地,还是得稍微看着点这些人的,不然万一迷路可就不太好了。

    见到人来了,施巍奕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起身上去迎接,而江北然则是观察着这些人带来的卿。

    这些卿中有老有小,不过大多都是花甲之年的老者,施巍奕在他们面前估计都算是个小辈。

    但光是从他们身上的味道,江北然就能断定这些人都是侵淫炼丹一道许久。

    都是老前辈了呀。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般,柳薇宁紧紧拉住了江北然的衣摆,小脸上写满了惊恐。

    这施巍奕到底对这小傻妞做啥了,能把她吓成这样。

    不过想想以施巍奕的身份地位,怎么也不可能向柳薇宁这么个小丫头动手,丢份啊。估摸着是柳家的哪个大人被施巍奕坑过,所以才在柳薇宁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阴影吧。

    拖着柳薇宁来到蕴灵阁后方,江北然发现那个天香房正如万馆主所说,空间相当大,别说十数人,就算是同时容纳上百人也毫无问题。

    施巍奕看完明显很满意,点头道:“那就麻烦万馆主再稍微布置布置,清扫一下。”

    “好的。”万鹤荣拱手行礼,退了出去。

    回头看向江北然,施巍奕开口道:“放心,北然,只要你帮我赢下了这场比试,施家绝亏待不了你。”

    呵呵,老东西,口头奖励都不肯说的具体点。

    暗骂一句后,江北然朝着施巍奕竖了一记中指。

    看着江北然突然伸出来的中指,施巍奕明显有些懵,“不知北然这是何意?”

    江北然微笑着回答道:“中指五行属火,在五指中代表自己,所谓一生之力,在此一指,以中指起誓,代表着将倾力而为,尽我所能。”

    施巍奕听完点点头,“原来如此,不愧是阵法大家,表达的方式就是与普通人不同。”

    “只是向行业门道罢了,不值一哂。”

    江北然说完放下了中指,看向了门外。

    施府应该是有大阵保护,所以瘴气并没有吞噬这里,外面的空气还是十分清新。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北然差点忘记了瘴气的事情。

    看着江北然望向远方的眼神,施巍奕开口问道:“在担心瘴气之事?”

    “圣贤不担心吗?”

    “担心若是有用,那我也不用把你召来了,待在房间中皱眉便是。”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圣贤果然有大智慧。”

    “嚯嚯嚯,这算什么大智慧,倒是你小小年纪,却总是一副看透世俗的样子,才叫早早悟了道啊。”

    “圣贤谬赞了,晚辈自认也免不了俗,不然也不用入世历练。”

    听到“入世”二字,施巍奕不禁瞥了江北然一眼,脑中又开始脑补江北然的背景。

    而这也是江北然的故意为之,毕竟人设这种东西,还是需要时时维护的,偶尔无意间来那么一下,要比平时一直装效果好很多。

    感慨完,江北然做出一副不想谈及的样子,转移话题道:“不知这次瘴气给施家造成了多少麻烦?”

    “连你都在这了,你觉得这麻烦有多大?”

    “那圣贤可知这瘴气究竟从何而来?”

    摇摇头,施巍奕回答道:“现在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也都在想办法查。”

    看出施巍奕似乎并不打算告诉自己太多东西,江北然也就没有在深问下去,等哪天他自己想说了,自然就会说出来,而且到时候那是想不听都不行。

    不过江北然心中一直有个疑惑。

    按理说既然事态已经严重到如此地步,那这么多潼国高层还能在这淡定的开会。

    倒也不是说开会不对,毕竟不先开会商议好对策的话,到时候大家各自为政,劲也没法往一处使。

    只是这么多人在这开会,那在外面的御敌是谁?

    “莫非是……玄圣?”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江北然就觉得应该没错。

    毕竟巨头会议中,他并没有看到族圣施鸿云,另外整个议事厅内,唯一地位比较高的就是那位被称为仙君的老者。

    也就是说整个议事厅中,应该就只有那位被称为仙君的老者是玄圣境的,负责主持会议,不然桌上的人谁也不服谁,这会也难看下去。

    江北然越想越觉得没问题。

    能打的都出去御敌了,而聪明的脑瓜子们则负责聚在一起想办法从源头解决这场危机。

    “小北然!我回来啦!”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施凤兰带着一群小伙伴冲入了天香房。

    其中也有不少江北然的熟面孔,比如施嘉慕,比如施语彤。

    她们在听到江北然要与别人比试时,都是第一时间就加入了施凤兰的“啦啦队”,那是相当的积极。

    除了她们外,“啦啦队”其他成员也几乎都是女孩子,而且估计都是宗室小辈,不然也没资格进这地方。

    “原来这就是玲珑坊那位架海擎天的玄艺宗师啊,竟然这么年轻。”

    “而且还生的还挺好看。”

    “你就知道好看,能不能多看看内涵。”

    “切,那你别看,我就喜欢看好看的人,关你什么事。”

    “庸俗。”

    “虚伪!”

    ……

    在一众小妮子吵起来时,施嘉慕悄悄走到江北然旁边小声问道:“大叔,怎么这次这么高调,这不像你啊。”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有这么多身不由己。”

    施嘉慕听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感慨大叔说的话总是这么有哲理。

    施语彤这次有些一反常态,她并没有上来主动上来和江北然说话,而是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

    虽然她听到过许多关于江北然的传说,但还从来没亲眼见过他的本事究竟有多大,所以今天她也是十分期待的。

    随着“啦啦队”到位,参赛选手们也开始陆续进场。

    而且引着那些大佬进来的并不是侍从或者守卫,而是家族小辈,毕竟这里怎么说也算是施家的禁地,还是得稍微看着点这些人的,不然万一迷路可就不太好了。

    见到人来了,施巍奕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起身上去迎接,而江北然则是观察着这些人带来的卿。

    这些卿中有老有小,不过大多都是花甲之年的老者,施巍奕在他们面前估计都算是个小辈。

    但光是从他们身上的味道,江北然就能断定这些人都是侵淫炼丹一道许久。

    都是老前辈了呀。

    地,还是得稍微看着点这些人的,不然万一迷路可就不太好了。

    见到人来了,施巍奕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起身上去迎接,而江北然则是观察着这些人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