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不对劲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不对劲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不对劲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边聊边走间,江北然跟随殷江红来到了炼丹房中。

    就是这里的炼丹工具实在不咋地,不过只是练个解毒丹,也不需要什么太高端的工具,所以江北然直接将就用了。

    在给殷江红他们四人轮流检查后,江北然差不多已经摸清了这瘴气中的毒素,制作解药并不算难。

    点火,开炉,从乾坤戒中拿出药材放入炉鼎后江北然看向殷江红问道:“殷教主,您刚才说人类和外部势力联手才击退了蛊修,那这外部势力现在去了哪里?”

    “这个古籍中并没有记载,不过……”殷江红拖了个长音,“我觉得应该是人类放没讲信用,卸磨杀驴了。”

    正在控制炉火的江北然听完看了眼殷江红,“殷教主为何有此猜测?”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酒打开,殷江红拿出一个杯子问道江北然道:“来一口?”

    “喝我的吧。”江北然掏出一坛十洲春色递向殷江红。

    “哈哈,就等你这句话呢。”接过酒坛,殷江红揭封后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后又给江北然倒了一杯,倒酒的过程中,他悠悠的回答道:“我也是猜的,毕竟这外部势力既然帮了人类,那应该在古书中留下了不少笔墨才对,但我可没听说过我们有这么个盟友,你说呢?”

    接过殷江红递来的酒杯,“殷教主所言有理,既然那段历史记载的如此模糊,那定然是见不得光啊。”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殷江红喝了口酒,舒服的哈了口酒气道:“还是尊者的酒好喝啊。”

    咂咂嘴,殷江红继续道:“不过那本古籍上所记载的事是真是假也有待商榷,你就当听个乐就是。”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继续炼药,不过心里却是还在思考殷江红这个故事。

    这故事若是真的,那么上一次瘴气中的那些异族就有的解释了,这些异族被人类背叛后大为愤怒,索性跟逃出去的蛊修联手。

    毕竟他们现在的目标相同了,对于人类的怒火足以让他们忘记相互之间的过节,先把最恨的这个解决掉。

    至于过河拆桥这种事……人类可太干的出了。

    估计是之前给了那些异族优厚到离谱的条件,但事成之后就反悔了。

    这操作简直太人类。

    ‘到时候去施家再详细问问吧,有可能他们会有更详细或者其他的版本。’

    半日后,解毒丹新鲜出炉,江北然随手拿出一颗后抛向殷江红道:“服下去应该就没问题了。”

    殷江红伸手接住,直接往嘴里一扔,突然笑道:“你现在真就是一点不藏了?”

    “什么不藏了?”江北然问道。

    “若换做以前,发生这种情况时你是绝对不会主动现身的。”

    ‘唉,我特么倒是想藏,奈何六国那些玄圣不争气啊。’

    “这次事关整个玄龙大陆存亡,我*也传令让我好好表现,迫不得已啊。”

    殷江红听完调侃的表情逐渐消失,“这次……真有这么严重?”

    “肯定比你想象的更严重。”

    殷江红听完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阵舒坦。

    “呼~”长须一口气,殷江红高兴道:“你不藏了也好,我们晟国也算是有主心骨了。”

    见殷江红的面色重新红润起来,江北然便将剩余的解毒药装入了瓷瓶中。

    回到刚才关十安休息的房间,江北然发现孟思佩正在外面一个劲的打量暗冥穷奇,似乎在研究着些什么。

    “进来吃药了。”江北然路过孟思佩身边时说道。

    “哦,来了。”孟思佩点点头,跟着江北然进了屋。

    进屋后,江北然从瓷瓶中倒出三粒解毒丹分给了他们。

    三人吃下后不一会儿都和殷江红一样长舒一口气,面色逐渐红润。

    “多谢尊者。”季青临率先朝着江北然拱手,“欠您一条命,一定还您。”

    “季教主气了,大家都是为了晟国。”

    “对,您这话中听。”说完季青临看向殷江红:“还是*您老人家眼光毒辣啊,难怪您说我不如尊者,确实不如,确实不如啊。”

    “哈哈哈。”这时床上的关十安突然大笑起来,看着江北然笑道:“我第一次见你时就知道你非池中物,果然一点都没错啊。”

    “你第一次见他时说的是可惜了,就是天赋资质太差,哎,这话我可一个字没改。”

    见关十安恢复了,殷江红也就不在嘴下留情,直接拆台。

    “那是因为当着你的面我不想夸!私底下我可是跟小……尊者畅谈了许多,尊者,你是说吧。”

    看着关十安一个劲的对自己眨眼,江北然笑了笑,点头道:“是,没有关宗主的栽培,北然也到不了今天这步。”

    “哈哈哈。”关十安听完再次畅快的大笑起来,对殷江红道:“听到没,听到没!”

    “你自己信吗?”殷江红摇了摇头,正想再多怼关十安几句,却突然脸色一变。

    “不对……”

    殷江红眉头紧蹙,内视了一番后道:“这毒……好像没清干净。”

    另外三人听完后俱是表情一紧,连忙也内视起来。

    “不会啊,这毒不是清的干干净净了吗?”关十安率先开口道。

    “我也是,身体里一紧没残毒了。”孟思佩也跟着说道。

    最后是季青临跟着说道:“我也没事了啊。”

    不过虽然听到这三人都说没事,江北然还是觉得不对劲,毕竟殷江红并不是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人,于是他伸出手道:“殷教主,把手臂给我。”

    殷江红点点头,撸起袖管将手臂伸到了江北然面前。

    ‘怎么会这样……’

    在搭上殷江红脉络的瞬间,江北然就发现殷江红体内的毒素果然没清干净。

    但根据这毒素的成分来说,他的解毒丹绝对不会错才是。

    就在江北然奇怪时。

    季青临也是眉头一簇,开口道:“不对劲……好像我也有感觉了。”

    江北然听完立马伸手去搭季青临的脉搏,发现毒素果然还在。

    “不可能啊……刚才明明没了的。”季青临疑惑的说道。

    放开季青临的手,江北然又看向了另外两人,发现他们也做出了同样的表情。

    “二位也一样吗?”

    孟思佩点点头,回答道:“嗯,毒素……又出现了。”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边聊边走间,江北然跟随殷江红来到了炼丹房中。

    就是这里的炼丹工具实在不咋地,不过只是练个解毒丹,也不需要什么太高端的工具,所以江北然直接将就用了。

    在给殷江红他们四人轮流检查后,江北然差不多已经摸清了这瘴气中的毒素,制作解药并不算难。

    点火,开炉,从乾坤戒中拿出药材放入炉鼎后江北然看向殷江红问道:“殷教主,您刚才说人类和外部势力联手才击退了蛊修,那这外部势力现在去了哪里?”

    “这个古籍中并没有记载,不过……”殷江红拖了个长音,“我觉得应该是人类放没讲信用,卸磨杀驴了。”

    正在控制炉火的江北然听完看了眼殷江红,“殷教主为何有此猜测?”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酒打开,殷江红拿出一个杯子问道江北然道:“来一口?”

    “喝我的吧。”江北然掏出一坛十洲春色递向殷江红。

    “哈哈,就等你这句话呢。”接过酒坛,殷江红揭封后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后又给江北然倒了一杯,倒酒的过程中,他悠悠的回答道:“我也是猜的,毕竟这外部势力既然帮了人类,那应该在古书中留下了不少笔墨才对,但我可没听说过我们有这么个盟友,你说呢?”

    接过殷江红递来的酒杯,“殷教主所言有理,既然那段历史记载的如此模糊,那定然是见不得光啊。”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殷江红喝了口酒,舒服的哈了口酒气道:“还是尊者的酒好喝啊。”

    咂咂嘴,殷江红继续道:“不过那本古籍上所记载的事是真是假也有待商榷,你就当听个乐就是。”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继续炼药,不过心里却是还在思考殷江红这个故事。

    这故事若是真的,那么上一次瘴气中的那些异族就有的解释了,这些异族被人类背叛后大为愤怒,索性跟逃出去的蛊修联手。

    毕竟他们现在的目标相同了,对于人类的怒火足以让他们忘记相互之间的过节,先把最恨的这个解决掉。

    至于过河拆桥这种事……人类可太干的出了。

    估计是之前给了那些异族优厚到离谱的条件,但事成之后就反悔了。

    这操作简直太人类。

    ‘到时候去施家再详细问问吧,有可能他们会有更详细或者其他的版本。’

    半日后,解毒丹新鲜出炉,江北然随手拿出一颗后抛向殷江红道:“服下去应该就没问题了。”

    殷江红伸手接住,直接往嘴里一扔,突然笑道:“你现在真就是一点不藏了?”

    “什么不藏了?”江北然问道。

    “若换做以前,发生这种情况时你是绝对不会主动现身的。”

    ‘唉,我特么倒是想藏,奈何六国那些玄圣不争气啊。’

    “这次事关整个玄龙大陆存亡,我*也传令让我好好表现,迫不得已啊。”

    殷江红听完调侃的表情逐渐消失,“这次……真有这么严重?”

    “肯定比你想象的更严重。”

    殷江红听完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阵舒坦。

    “呼~”长须一口气,殷江红高兴道:“你不藏了也好,我们晟国也算是有主心骨了。”

    见殷江红的面色重新红润起来,江北然便将剩余的解毒药装入了瓷瓶中。

    回到刚才关十安休息的房间,江北然发现孟思佩正在外面一个劲的打量暗冥穷奇,似乎在研究着些什么。

    “进来吃药了。”江北然路过孟思佩身边时说道。

    “哦,来了。”孟思佩点点头,跟着江北然进了屋。

    进屋后,江北然从瓷瓶中倒出三粒解毒丹分给了他们。

    三人吃下后不一会儿都和殷江红一样长舒一口气,面色逐渐红润。

    “多谢尊者。”季青临率先朝着江北然拱手,“欠您一条命,一定还您。”

    “季教主气了,大家都是为了晟国。”

    “对,您这话中听。”说完季青临看向殷江红:“还是*您老人家眼光毒辣啊,难怪您说我不如尊者,确实不如,确实不如啊。”

    “哈哈哈。”这时床上的关十安突然大笑起来,看着江北然笑道:“我第一次见你时就知道你非池中物,果然一点都没错啊。”

    “你第一次见他时说的是可惜了,就是天赋资质太差,哎,这话我可一个字没改。”

    见关十安恢复了,殷江红也就不在嘴下留情,直接拆台。

    “那是因为当着你的面我不想夸!私底下我可是跟小……尊者畅谈了许多,尊者,你是说吧。”

    看着关十安一个劲的对自己眨眼,江北然笑了笑,点头道:“是,没有关宗主的栽培,北然也到不了今天这步。”

    “哈哈哈。”关十安听完再次畅快的大笑起来,对殷江红道:“听到没,听到没!”

    “你自己信吗?”殷江红摇了摇头,正想再多怼关十安几句,却突然脸色一变。

    “不对……”

    殷江红眉头紧蹙,内视了一番后道:“这毒……好像没清干净。”

    另外三人听完后俱是表情一紧,连忙也内视起来。

    “不会啊,这毒不是清的干干净净了吗?”关十安率先开口道。

    “我也是,身体里一紧没残毒了。”孟思佩也跟着说道。

    最后是季青临跟着说道:“我也没事了啊。”

    不过虽然听到这三人都说没事,江北然还是觉得不对劲,毕竟殷江红并不是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另外三人听完后俱是表情一紧,连忙也内视起来。

    “不会啊,这毒不是清的干干净净了吗?”关十安率先开口道。

    “我也是,身体里一紧没残毒了。”孟思佩也跟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