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十九章 各自的战场

第五百十九章 各自的战场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十九章 各自的战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嗖!”

    持斧蛊修在听到伙伴的提醒后瞬间往后退去,堪堪躲过了龙蛇戟,然而还不等他做出下一步动作,就见那龙蛇戟一阵颤动,变成了季青临。

    “白月指!”

    突然出现的季青临一指头朝着那持斧蛊修戳去,速度快到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白影。

    ‘好!’

    殷江红在心里暗暗叫道,季青临这一击不仅突然,而且速度极快,那蛊修绝没有任何躲闪的空间。

    季青临此刻也是面露笑容,这是他志在必得的一击!

    可就在季青临的食指要戳中持斧蛊修的额头时,他的头……却先一步裂开了。

    没错,在季青临惊愕的眼神中,持斧蛊修的头裂成了两半,紧接着连身子也跟着一起裂了开来。

    一指戳空的季青临还没来得及调整姿态,那只剩半边身体的蛊修就举起乌金斧朝着他砍了过来。

    “该死的怪物!”

    口中骂了一句后,季青临身形一晃,又重新变成了龙蛇戟的样子。

    “噹!”

    持斧蛊修这一斧砍在了龙蛇戟的戟把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干!”

    可就在殷江红以为两者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时,季青临的痛呼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

    扭头看去,只见季青临的胸口被一根锁链贯穿,正在不停的向下淌血。

    而射出这条锁链的人,正是刚才那个被黑水融掉一条手臂的蛊修。

    ‘竟然已经恢复了!?’

    看着那股蛊修已经恢复如初的手臂,殷江红不禁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些蛊修一个个的都恢复力极强,如果不能一击彻底杀死他们,不管造成多严重的伤都没用。

    纯粹的怪物。

    胸膛被刺穿的季青临狂吼一声,直接将锁链从胸口拔了出来,接着右手一挥,一道由玄气形成的月刃就朝着蛊修轰了过去。

    那刀刃蛊修一击得手也不留恋,立刻往后撤去,躲过了月刃,却不想那巨大的月刃竟在飞行途中突然爆开,化作无数小型月刃朝着刀刃蛊修追去。

    “哈……哈……”

    喘着粗气的季青临吞下了一粒玄莲丹,稍微调理了一下伤口后又朝着那刀刃蛊修甩出了一道月刃。

    其实用玄招战斗才是*最擅长的事情,只是在这瘴气之中灵气难以获得,无奈之下他才只能近身搏斗,可在近身搏斗中,这些砍不烂,打不坏的蛊修明显要占更大优势。

    “娘的,这么打下去怕是正要栽在这啊,*,想到什么办法没?”

    从瘴气吞没晟国时,季青临就一马当先,顶在了最前面,战到此时,体内余留的玄气已经不多,在无法快速获得灵气补充的情况下,他距离强弩之末只剩一步之遥。

    但殷江红这会儿情况也没比季青临好到哪去,这回的蛊修实力要比上次更强,而且数量更多,站至现在,他的玄气也所剩不多,甚至为了强行吸取灵气,体内还积累了不少毒素。

    更麻烦的是由于殷江红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毒,所以连吃什么解药都不知道,只能硬抗。

    在师徒两人一筹莫展时,那持斧蛊修的身体已经重新合二为一,另一边的刀刃蛊修虽然被月刃斩的遍体鳞伤,但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复原了。

    看着两个蛊修再次虎视眈眈的走来,季青临抖了个枪花道:“老头,等会儿要是真不行了,你就先跑,我有办法拖住他们。”

    “呵。”殷江红不屑的笑了一声,手中凝聚出一团枯火道:“还轮不到你来救老夫,你不是还要去闯黑雾岛吗,死在这算怎么回事。”

    “行,那等会儿我先跑了你可别说我是不孝徒。”

    “哈哈哈,想跑的话,你现在就能跑。”

    “我只是先做好最坏的打算而已,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季青临说话便挥动龙蛇戟朝着那刀刃蛊修攻了过去。

    殷江红欣慰的一笑,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盏莲灯用枯火点燃。

    “万火咒!”

    只听“轰”的一声,莲灯上的黑火瞬间剧烈燃烧起来,就如同一把黑色的剑。

    ……

    另一边的战场上,凰形态的孟思佩翅膀“断”了一半,明显也是玄气不够用了。

    “哈……哈……”

    感觉到身体越来越不舒服的她知道自己决不能再吸取周围灵气了,不然她将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毒素。

    她其实很想从乾坤戒中随便掏出一瓶解毒药吃下去,但蒙面前辈的话语还声声在耳,乱吃解药的下场不会比乱吃毒药好到哪去,所以她只能强忍住这股冲动。

    “喲!!”

    这时一声刺耳的声音从孟思佩身后响起。

    ‘还没死!?’

    孟思佩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刚才她已经用凰鸣四海连续攻击了他四次,消耗了绝大部分的玄气。

    本以为这次一定能将它轰至成渣,却不想他竟然还没有死!

    下一秒,一个长着翅膀的蛊修朝着孟思佩俯冲而来,手中两把镰刀带着森然的杀意。

    “天凰术!”

    知道不能再拖下去的孟思佩直接发动了最强的招式,浑身燃烧起了晶红色的火焰。

    “凰鸣四海!”

    随着一声娇喝,无数火花朝着那双翼蛊修激射而去。

    但双翼蛊修的速度却是极快,在无数火花中闪转腾挪,一路冲到了孟思佩的面前。

    “火鸣!”

    孟思佩右手一挥,周身的火焰立即集中到了手掌上,如同刀刃般与双翼蛊修的镰刀撞在了一起。

    “噹!噹!噹!”

    下一秒,两人展开了极快的攻防,碰撞声不绝于耳。

    但双翼蛊修没注意到的是,那些被他一一闪过的“火花”已经调转方向,重新朝着它飞了过来。

    “轰!轰!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后,双翼蛊修在孟思佩的面前被炸成了无数碎块。

    看到这一幕,孟思佩才终于松了口气,身上晶红色的火焰也慢慢退去。

    “呼……”

    吐出一口气,孟思佩朝着地面落去,却突然感觉浑身一颤!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季青临此刻也是面露笑容,这是他志在必得的一击!

    可就在季青临的食指要戳中持斧蛊修的额头时,他的头……却先一步裂开了。

    没错,在季青临惊愕的眼神中,持斧蛊修的头裂成了两半,紧接着连身子也跟着一起裂了开来。

    一指戳空的季青临还没来得及调整姿态,那只剩半边身体的蛊修就举起乌金斧朝着他砍了过来。

    “该死的怪物!”

    口中骂了一句后,季青临身形一晃,又重新变成了龙蛇戟的样子。

    “噹!”

    持斧蛊修这一斧砍在了龙蛇戟的戟把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干!”

    可就在殷江红以为两者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时,季青临的痛呼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

    扭头看去,只见季青临的胸口被一根锁链贯穿,正在不停的向下淌血。

    而射出这条锁链的人,正是刚才那个被黑水融掉一条手臂的蛊修。

    ‘竟然已经恢复了!?’

    看着那股蛊修已经恢复如初的手臂,殷江红不禁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些蛊修一个个的都恢复力极强,如果不能一击彻底杀死他们,不管造成多严重的伤都没用。

    纯粹的怪物。

    胸膛被刺穿的季青临狂吼一声,直接将锁链从胸口拔了出来,接着右手一挥,一道由玄气形成的月刃就朝着蛊修轰了过去。

    那刀刃蛊修一击得手也不留恋,立刻往后撤去,躲过了月刃,却不想那巨大的月刃竟在飞行途中突然爆开,化作无数小型月刃朝着刀刃蛊修追去。

    “哈……哈……”

    喘着粗气的季青临吞下了一粒玄莲丹,稍微调理了一下伤口后又朝着那刀刃蛊修甩出了一道月刃。

    其实用玄招战斗才是*最擅长的事情,只是在这瘴气之中灵气难以获得,无奈之下他才只能近身搏斗,可在近身搏斗中,这些砍不烂,打不坏的蛊修明显要占更大优势。

    “娘的,这么打下去怕是正要栽在这啊,*,想到什么办法没?”

    从瘴气吞没晟国时,季青临就一马当先,顶在了最前面,战到此时,体内余留的玄气已经不多,在无法快速获得灵气补充的情况下,他距离强弩之末只剩一步之遥。

    但殷江红这会儿情况也没比季青临好到哪去,这回的蛊修实力要比上次更强,而且数量更多,站至现在,他的玄气也所剩不多,甚至为了强行吸取灵气,体内还积累了不少毒素。

    更麻烦的是由于殷江红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毒,所以连吃什么解药都不知道,只能硬抗。

    在师徒两人一筹莫展时,那持斧蛊修的身体已经重新合二为一,另一边的刀刃蛊修虽然被月刃斩的遍体鳞伤,但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复原了。

    看着两个蛊修再次虎视眈眈的走来,季青临抖了个枪花道:“老头,等会儿要是真不行了,你就先跑,我有办法拖住他们。”

    “呵。”殷江红不屑的笑了一声,手中凝聚出一团枯火道:“还轮不到你来救老夫,你不是还要去闯黑雾岛吗,死在这算怎么回事。”

    “行,那等会儿我先跑了你可别说我是不孝徒。”

    “哈哈哈,想跑的话,你现在就能跑。”

    “我只是先做好最坏的打算而已,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季青临说话便挥动龙蛇戟朝着那刀刃蛊修攻了过去。

    殷江红欣慰的一笑,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盏莲灯用枯火点燃。

    “万火咒!”

    只听“轰”的一声,莲灯上的黑火瞬间剧烈燃烧起来,就如同一把黑色的剑。

    ……

    另一边的战场上,凰形态的孟思佩翅膀“断”了一半,明显也是玄气不够用了。

    “哈……哈……”

    感觉到身体越来越不舒服的她知道自己决不能再吸取周围灵气了,不然她将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毒素。

    她其实很想从乾坤戒中随便掏出一瓶解毒药吃下去,但蒙面前辈的话语还声声在耳,乱吃解药的下场不会比乱吃毒药好到哪去,所以她只能强忍住这股冲动。

    “喲!!”

    这时一声刺耳的声音从孟思佩身后响起。

    ‘还没死!?’

    孟思佩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刚才她已经用凰鸣四海连续攻击了他四次,消耗了绝大部分的玄气。

    本以为这次一定能将它轰至成渣,却不想他竟然还没有死!

    下一秒,一个长着翅膀的蛊修朝着孟思佩俯冲而来,手中两把镰刀带着森然的杀意。

    “天凰术!”

    知道不能再拖下去的孟思佩直接发动了最强的招式,浑身燃烧起了晶红色的火焰。

    “凰鸣四海!”

    随着一声娇喝,无数火花朝着那双翼蛊修激射而去。

    但双翼蛊修的速度却是极快,在无数火花中闪转腾挪,一路冲到了孟思佩的面前。

    “火鸣!”

    孟思佩右手一挥,周身的火焰立即集中到了手掌上,如同刀刃般与双翼蛊修的镰刀撞在了一起。

    “噹!噹!噹!”

    下一秒,两人展开了极快的攻防,碰撞声不绝于耳。

    但双翼蛊修没注意到的是,那些被他一一闪过的“火花”已经调转方向,重新朝着它飞了过来。

    “轰!轰!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后,双翼蛊修在孟思佩的面前被炸成了无数碎块。

    看到这一幕,孟思佩才终于松了口气,身上晶红色的火焰也慢慢退去。

    “呼……”

    吐出一口气,孟思佩朝着地面落去,却突然感觉浑身一颤!

    但双翼蛊修没注意到的是,那些被他一一闪过的“火花”已经调转方向,重新朝着它飞了过来。

    “轰!轰!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后,双翼蛊修在孟思佩的面前被炸成了无数碎块。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