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二十章 有时候好好哭一场也是件好事

第五百二十章 有时候好好哭一场也是件好事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二十章 有时候好好哭一场也是件好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谢礼?’

    这个江北然倒是没有想到,这陆凝香说好听点叫暂住别人家中,其实说白了就是寄人篱下。

    她还有什么本钱能送自己谢礼?

    听到闫光庆的话,陆凝香连忙补充解释道:“不不不,那算不上我的谢礼,我只是……”

    闫光庆听完摆摆手,笑道:“要不是你在宝库里开口说想要给这小子一份谢礼,我才不会留东西给他呢,所以当然算是你的谢礼。”

    闫光庆说完看了江北然一眼道:“你也别不服气,把他们一家接出来你知道多不容易嘛,我这回可是亏本做生意。”

    江北然微微一笑,“闫宗主心慈好善,是饧国人民的福分。”

    陆凝香也是跟着行礼道:“闫宗主救我全家于水火,此恩此德……”

    “好了,好了,我是在和这小子逗趣呢,凝香你别把我的话放心里去。”

    “多谢闫宗主。”

    ……

    等到一桌菜都被扫空,闫光庆起身对江北然道:“走吧,去看看你的谢礼。”

    答应一声,江北然跟上了闫光庆,同时陆凝香和闫关月也一起跟了上来。

    穿过两条长廊,一个巨大的堡型建筑物出现在江北然眼前。

    和其他建筑物一样,这堡垒也是左右完美对称,挑不出一点毛病。

    在闫光庆一连开启三道防御阵法后,江北然一边咋舌一边跟着走了进去。

    就这防守强度,恐怕乾天宗被灭了,这宝库别人也碰不了。

    宝库的内部要比江北然想象中那么富丽堂皇,但富这种事情,通常都体现在细节处。

    比如墙上挂着的一把长枪就是法宝,而且极有可能是玄级的法宝,至于品级到底有多高,江北然还得拿下来仔细看看才行。

    但它的价值非常高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北然啊,要是看中了什么,尽管开口,我可以给你个优惠价。”

    “……”

    ‘抠搜那样。’

    江北然还以为他要说送给自己呢,结果就这?

    “那晚辈就先谢过闫宗主了。”

    “哈哈哈。”大笑完的闫光庆带着三人穿过大厅,打开门来到了一间巨大的储藏室。

    “都在这了,喜欢什么尽管挑。”闫光庆让开一个身位说道。

    如果说别人送自己东西,江北然估计连看都不会来看一眼,但他现在和闫光庆的确算是很处的来,完全不用去思考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这种事情。

    怎么说呢,江北然有时会觉得闫光庆是自己的队友,组队通过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度副本。

    这种友谊很纯粹,也很牢固。

    “那晚辈就不气了。”朝着闫光庆拱拱手,江北然走进了储藏室之中。

    ‘这位先皇……还真是很富有啊。’

    仅仅是扫了一眼,江北然就觉得闫光庆是在得了便宜又卖乖了。

    光是玄级以上的法宝就有三四件,有攻击型的,也有防御型的,其中一把黑刀江北然甚至有点怀疑它是玄级上品级别,绝对属于相当罕见的好武器了。

    再回头看去,江北然发现闫光庆已经站在自己身上,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闫宗主好心有好报,恭喜。”

    江北然相信闫光庆将当今皇上一家人接到自己宗门来动用了不少人情和实际利益,但从这储藏室中的宝物数量和闫光庆的表情来看,他铁定是赚了。

    不然哪里还会分自己一口汤喝,不来跟自己抱怨就不错了。

    “哈哈哈,所以说人还是要多做好事啊。”闫光庆说着拍了两下江北然的肩膀,“挑吧,想要什么都行。”

    虽然闫光庆话是说的很漂亮,但江北然也不可能把最贵重的那件宝物挑走,那就有点不礼貌了。

    大致的看了一圈后,一块青光妖石突然吸引到了江北然的目光。

    他之前答应亲手给梼杌打造一件防御型的法宝,不过一直没想好用哪种材料最好。

    这会儿看到这块青光妖石后,突然有了灵感。

    “就这块青光妖石吧。”江北然指向前方说道。

    闫光庆听完一愣,说道:“你可别跟我气啊,我刚才说的可不是气话,你想要什么随便挑,我这是卖凝心的面子,绝对真心实意。”

    “我最近打算打造一件法宝,正好就缺这块主材料。”江北然说完看向陆凝心道:“帮我解决大麻烦了,多谢。”

    陆凝心听完地头道;“恩公不必谢我,我什么也没做。”

    江北然也没多说什么,走过去拍了怕她的肩膀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到这句安慰的话语,陆凝心突然感到鼻子一酸,回过神时,两行清泪已经滑落。

    意识到这点的她连忙伸手去擦,可眼泪却是越擦越多,越擦越多。

    最后终于再也绷不住情绪,捂住嘴无声的大哭起来。

    虽说家人度过了最大的危机,但父皇却是不在了,原本在这宝库中她就已经开始睹物思人,如今被江北然这一安慰,心中一直压抑着的悲痛一下就涌了出来。

    “啧。”这时闫光庆砸了咂嘴,瞥了一眼江北然道:“人家送你谢礼,你把人家弄哭了算什么?”

    “有时候好好哭一场并不算什么坏事。”

    闫光庆听完一怔,感慨道:“也是,是该让他宣泄一下了。”

    刚从江北然那把陆凝心接手过来时,闫光庆其实对她也没那么上心。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凝心突然和闫关月成了好朋友。

    这让闫光庆很是高兴,因为身份问题,闫关月在宗内并没有什么朋友,大多数时候都是独来独往,这让闫光庆有些担心。

    不过自从和陆凝心交上朋友后,闫关月也展现出了她开朗的一面,让闫光庆颇感欣慰。

    因为女儿的关系,他也逐渐开始了解陆凝心,发现这孩子虽然背负了许多,却依旧心地善良,用自己最好的一面去对待所有人。

    这一点让他都有些感动。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闫光庆说完看了江北然一眼道:“你也别不服气,把他们一家接出来你知道多不容易嘛,我这回可是亏本做生意。”

    江北然微微一笑,“闫宗主心慈好善,是饧国人民的福分。”

    陆凝香也是跟着行礼道:“闫宗主救我全家于水火,此恩此德……”

    “好了,好了,我是在和这小子逗趣呢,凝香你别把我的话放心里去。”闫光庆说完看了江北然一眼道:“你也别不服气,把他们一家接出来你知道多不容易嘛,我这回可是亏本做生意。”

    江北然微微一笑,“闫宗主心慈好善,是饧国人民的福分。”

    陆凝香也是跟着行礼道:“闫宗主救我全家于水火,此恩此德……”

    “好了,好了,我是在和这小子逗趣呢,凝香你别把我的话放心里去。

    “多谢闫宗主。”

    ……

    等到一桌菜都被扫空,闫光庆起身对江北然道:“走吧,去看看你的谢礼。”

    答应一声,江北然跟上了闫光庆,同时陆凝香和闫关月也一起跟了上来。

    穿过两条长廊,一个巨大的堡型建筑物出现在江北然眼前。

    和其他建筑物一样,这堡垒也是左右完美对称,挑不出一点毛病。

    在闫光庆一连开启三道防御阵法后,江北然一边咋舌一边跟着走了进去。

    就这防守强度,恐怕乾天宗被灭了,这宝库别人也碰不了。

    宝库的内部要比江北然想象中那么富丽堂皇,但富这种事情,通常都体现在细节处。

    比如墙上挂着的一把长枪就是法宝,而且极有可能是玄级的法宝,至于品级到底有多高,江北然还得拿下来仔细看看才行。

    但它的价值非常高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北然啊,要是看中了什么,尽管开口,我可以给你个优惠价。”

    “……”

    ‘抠搜那样。’

    江北然还以为他要说送给自己呢,结果就这?

    “那晚辈就先谢过闫宗主了。”

    “哈哈哈。”大笑完的闫光庆带着三人穿过大厅,打开门来到了一间巨大的储藏室。

    “都在这了,喜欢什么尽管挑。”闫光庆让开一个身位说道。

    如果说别人送自己东西,江北然估计连看都不会来看一眼,但他现在和闫光庆的确算是很处的来,完全不用去思考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这种事情。

    怎么说呢,江北然有时会觉得闫光庆是自己的队友,组队通过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度副本。

    这种友谊很纯粹,也很牢固。

    “那晚辈就不气了。”朝着闫光庆拱拱手,江北然走进了储藏室之中。

    ‘这位先皇……还真是很富有啊。’

    仅仅是扫了一眼,江北然就觉得闫光庆是在得了便宜又卖乖了。

    光是玄级以上的法宝就有三四件,有攻击型的,也有防御型的,其中一把黑刀江北然甚至有点怀疑它是玄级上品级别,绝对属于相当罕见的好武器了。

    再回头看去,江北然发现闫光庆已经站在自己身上,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闫宗主好心有好报,恭喜。”

    江北然相信闫光庆将当今皇上一家人接到自己宗门来动用了不少人情和实际利益,但从这储藏室中的宝物数量和闫光庆的表情来看,他铁定是赚了。

    不然哪里还会分自己一口汤喝,不来跟自己抱怨就不错了。

    “哈哈哈,所以说人还是要多做好事啊。”闫光庆说着拍了两下江北然的肩膀,“挑吧,想要什么都行。”

    虽然闫光庆话是说的很漂亮,但江北然也不可能把最贵重的那件宝物挑走,那就有点不礼貌了。

    大致的看了一圈后,一块青光妖石突然吸引到了江北然的目光。

    他之前答应亲手给梼杌打造一件防御型的法宝,不过一直没想好用哪种材料最好。

    这会儿看到这块青光妖石后,突然有了灵感。

    “就这块青光妖石吧。”江北然指向前方说道。

    闫光庆听完一愣,说道:“你可别跟我气啊,我刚才说的可不是气话,你想要什么随便挑,我这是卖凝心的面子,绝对真心实意。”

    “我最近打算打造一件法宝,正好就缺这块主材料。”江北然说完看向陆凝心道:“帮我解决大麻烦了,多谢。”

    陆凝心听完地头道;“恩公不必谢我,我什么也没做。”

    江北然也没多说什么,走过去拍了怕她的肩膀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到这句安慰的话语,陆凝心突然感到鼻子一酸,回过神时,两行清泪已经滑落。

    意识到这点的她连忙伸手去擦,可眼泪却是越擦越多,越擦越多。

    最后终于再也绷不住情绪,捂住嘴无声的大哭起来。

    虽说家人度过了最大的危机,但父皇却是不在了,原本在这宝库中她就已经开始睹物思人,如今被江北然这一安慰,心中一直压抑着的悲痛一下就涌了出来。

    “啧。”这时闫光庆砸了咂嘴,瞥了一眼江北然道:“人家送你谢礼,你把人家弄哭了算什么?”

    “有时候好好哭一场并不算什么坏事。”

    闫光庆听完一怔,感慨道:“也是,是该让他宣泄一下了。”

    刚从江北然那把陆凝心接手过来时,闫光庆其实对她也没那么上心。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凝心突然和闫关月成了好朋友。

    这让闫光庆很是高兴,因为身份问题,闫关月在宗内并没有什么朋友,大多数时候都是独来独往,这让闫光庆有些担心。

    不过自从和陆凝心交上朋友后,闫关月也展现出了她开朗的一面,让闫光庆颇感欣慰。

    因为女儿的关系,他也逐渐开始了解陆凝心,发现这孩子虽然背负了许多,却依旧心地善良,用自己最好的一面去对待所有人。

    这一点让他都有些感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