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十九章 毫无头绪

第五百十九章 毫无头绪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十九章 毫无头绪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看着曲阳泽一脸苦恼的样子,江北然笑道:“觉得大家都有事做,只有你待在这原地踏步?”

    被一眼看透的曲阳泽先是惊讶的瞪了一下眼睛,然后点头道:“嗯……要不您还是让我回古墟去吧?”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单独把你带在身边呢?”

    “这……”曲阳泽思考片刻,但还是摇头道:“我不知道。”

    “因为我认为你潜力最大,所以才带在身边培养。”

    曲阳泽听完不禁浑身一颤,原本他以为师兄是因为最不放心他,所以才把他带在身边,却没想到事实恰恰相反。

    ‘师兄最看重的竟然是我?’

    无比激动的曲阳泽立即起身行礼道:‘弟子定不负*所望。’

    “嗯,坐下吃饭吧。”

    其实江北然之所以带着曲阳泽,就是因为皇蛊还在他体内,不过这种情况下告诉他*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灌一碗鸡汤,暖心又提神。

    一顿饭吃完,飞府正好也来到了乾天宗的潘凌峰之上。

    走出飞府,江北然还没走到中堂门口,就听到了闫光庆那熟悉的声音。

    “快进来,快进来,等你老半天了都。”

    “让闫宗主就等,确实是小子失礼了,还请……”

    “别请了,快快快。”

    闫光庆说完一把抓住江北然就往内堂里走。

    从他这急切的样子来看,江北然基本能确定他的确是有什么重大发现了。

    一路来到影月塔,闫光庆将江北然拉到推演盘前说道:“来,你看看。”

    朝着推演盘看去,江北然发现闫光庆这几天是真一点都没闲着,又将他们之前发现的布局之法往前推了一大步。

    将推演盘上的阵法旋转了两次后,江北然朝着闫光庆拱手道:“闫宗主不愧是此道宗师,竟在短短数日内就破解了这正授的真谛,晚辈佩服。”

    虽然听过无数次这样的夸赞话语,但说这话的人大多都入不了闫光庆的眼。

    可江北然说这话闫光庆就很舒服了,透心凉的舒服,因为江北然不仅很能入他的眼,甚至是能让他高看一眼的存在。

    被这样的人真心佩服,确实是人生一大快事。

    “哈哈哈哈。”畅快的笑了几声,闫光庆点头道:“还是北然说话中听,不过我也只能推演到这了,再往后还是需要你我共同探讨啊。”

    商业互吹完一波,江北然重新看向推演盘道:“闫宗主是否也觉得这符头在节气后的七八星之间,有可前可后的游离感?”

    对于江北然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所在,闫光庆也见惯不惯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有着如此高超的读阵水平,自己才这么愿意和他探讨。

    不然若是换以前那些阵法会的蠢货来,他不被气死就不错了,还能讨论出个什么东西。

    “确实就是这点麻烦啊,就这距离来说,用置闰法也不自然,丁甲*更是完全不通,实在是难以解决。”

    江北然顿足片刻,开口道:“虽然这超大型阵法大多地方都与普通阵法不同,但以九宫为框架,将六十干支演布于其中这点是一样的,只是它的整体局数似乎远不止三百六十……”

    “哦?”闫光庆双眼一亮,“何出此言?”

    “这点我暂时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而已。”

    如果其他人用感觉来说事,闫光庆肯定直接就一脚踹过去了,讨论阵法这么严谨的事情,你跟我说感觉?

    但江北然说,闫光庆就只能认,因为他每次有感觉时,全是对的。

    无一例外。

    “行,那我们就再多推演几遍它的局数。”

    ……

    推演局数是一件极其复杂且耗时的事情,一老一少这一沉迷,就是半个月过去了,期间江北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林榆雁的传书。

    信上内容是说他爹爹出去办事了,她会先找其他人问问,如果没有其他人知道的话,就只能等她爹爹回来了。

    “呼~”伸了个懒腰,江北然仰起头揉了揉鼻梁骨。

    这半个月时间里他和闫光庆一起推演了五百多局,但怎么推也推不出个所以然来,实在是有些熬不住了。

    闫光庆也没好到哪去,不仅精神萎靡,连神态都憔悴了许多。

    像极了连续加班七天的程序员。

    回过神来的江北然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不禁在心里感慨。

    ‘阵法真玩意儿真是碰不得啊,太上瘾了。’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江北然起身对闫光庆说道:“闫宗主,今日就暂且休息一日吧,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容易钻牛角尖。”

    闫光庆其实早就顶不住了,只是架不住江北然一直没主动提出要停,他当然也不可能主动说出自己不行了。

    所以当江北然提议要休息一下时,闫光庆也是在心里大舒了一口气。

    ‘你小子总算累了。’

    起身整理了一下袍服,闫光庆拍了下江北然的肩膀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定力,算得上是不错了,那就依了你的意思,今日暂且休息。”

    对于闫光庆这种死要面子的语句,江北然连吐槽都懒的吐槽。

    长辈嘛,让让就让让了。

    “多谢前辈体谅。”朝着闫光庆拱拱手,两人便一起朝着塔外走去。

    感受到久违的阳光,江北然舒坦的深呼吸了一次,然后就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二位可是终于愿意出来了,妾身在此等候多日了。”

    江北然听完立即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拱手道:“晚辈拜见闫夫人。”

    聂依心听完点头回礼道:“北然就不必如此气了。”

    这时闫光庆上前一步道:“夫人等久了?”

    “可不是。”聂依心娇嗔一句,“我都在此等你三日了”

    “三日?”闫光庆惊呼一声,“那夫人怎么不叫我?”

    “你不是说你在塔内时,谁都不允许打扰你吗。”

    “是为夫不是,是为夫的不是,不知夫人有何要事找我?”

    “没什么要事,只是见夫君许久不出来,妾身心中实在不安,就来此等待了。”

    闫光庆听完一把将聂依心搂入怀内,“下次让下人在门口等着便是,又何必辛苦夫人亲自来等。”

    被抱住的聂依心立马有些害羞的说道:“老爷,北然还在旁边呢。”

    “在就在呗,也不是外人,再说我抱我的夫人,与他人何干。”

    江北然听完适时的说道:“二位真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啊。”

    “哈哈哈哈。”闫光庆听完畅快的大笑起来。

    聂依心则是笑着对江北然说道:“我备了些小菜,北然你也一起来吃点吧。”

    “既然是夫人亲手做的菜,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师兄最看重的竟然是我?’

    无比激动的曲阳泽立即起身行礼道:‘弟子定不负*所望。’

    “嗯,坐下吃饭吧。”

    其实江北然之所以带着曲阳泽,就是因为皇蛊还在他体内,不过这种情况下告诉他*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灌一碗鸡汤,暖心又提神。

    一顿饭吃完,飞府正好也来到了乾天宗的潘凌峰之上。

    走出飞府,江北然还没走到中堂门口,就听到了闫光庆那熟悉的声音。

    “快进来,快进来,等你老半天了都。”

    “让闫宗主就等,确实是小子失礼了,还请……”

    “别请了,快快快。”

    闫光庆说完一把抓住江北然就往内堂里走。

    从他这急切的样子来看,江北然基本能确定他的确是有什么重大发现了。

    一路来到影月塔,闫光庆将江北然拉到推演盘前说道:“来,你看看。”

    朝着推演盘看去,江北然发现闫光庆这几天是真一点都没闲着,又将他们之前发现的布局之法往前推了一大步。

    将推演盘上的阵法旋转了两次后,江北然朝着闫光庆拱手道:“闫宗主不愧是此道宗师,竟在短短数日内就破解了这正授的真谛,晚辈佩服。”

    虽然听过无数次这样的夸赞话语,但说这话的人大多都入不了闫光庆的眼。

    可江北然说这话闫光庆就很舒服了,透心凉的舒服,因为江北然不仅很能入他的眼,甚至是能让他高看一眼的存在。

    被这样的人真心佩服,确实是人生一大快事。

    “哈哈哈哈。”畅快的笑了几声,闫光庆点头道:“还是北然说话中听,不过我也只能推演到这了,再往后还是需要你我共同探讨啊。”

    商业互吹完一波,江北然重新看向推演盘道:“闫宗主是否也觉得这符头在节气后的七八星之间,有可前可后的游离感?”

    对于江北然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所在,闫光庆也见惯不惯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有着如此高超的读阵水平,自己才这么愿意和他探讨。

    不然若是换以前那些阵法会的蠢货来,他不被气死就不错了,还能讨论出个什么东西。

    “确实就是这点麻烦啊,就这距离来说,用置闰法也不自然,丁甲*更是完全不通,实在是难以解决。”

    江北然顿足片刻,开口道:“虽然这超大型阵法大多地方都与普通阵法不同,但以九宫为框架,将六十干支演布于其中这点是一样的,只是它的整体局数似乎远不止三百六十……”

    “哦?”闫光庆双眼一亮,“何出此言?”

    “这点我暂时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而已。”

    如果其他人用感觉来说事,闫光庆肯定直接就一脚踹过去了,讨论阵法这么严谨的事情,你跟我说感觉?

    但江北然说,闫光庆就只能认,因为他每次有感觉时,全是对的。

    无一例外。

    “行,那我们就再多推演几遍它的局数。”

    ……

    推演局数是一件极其复杂且耗时的事情,一老一少这一沉迷,就是半个月过去了,期间江北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林榆雁的传书。

    信上内容是说他爹爹出去办事了,她会先找其他人问问,如果没有其他人知道的话,就只能等她爹爹回来了。

    “呼~”伸了个懒腰,江北然仰起头揉了揉鼻梁骨。

    这半个月时间里他和闫光庆一起推演了五百多局,但怎么推也推不出个所以然来,实在是有些熬不住了。

    闫光庆也没好到哪去,不仅精神萎靡,连神态都憔悴了许多。

    像极了连续加班七天的程序员。

    回过神来的江北然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不禁在心里感慨。

    ‘阵法真玩意儿真是碰不得啊,太上瘾了。’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江北然起身对闫光庆说道:“闫宗主,今日就暂且休息一日吧,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容易钻牛角尖。”

    闫光庆其实早就顶不住了,只是架不住江北然一直没主动提出要停,他当然也不可能主动说出自己不行了。

    所以当江北然提议要休息一下时,闫光庆也是在心里大舒了一口气。

    ‘你小子总算累了。’

    起身整理了一下袍服,闫光庆拍了下江北然的肩膀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定力,算得上是不错了,那就依了你的意思,今日暂且休息。”

    对于闫光庆这种死要面子的语句,江北然连吐槽都懒的吐槽。

    长辈嘛,让让就让让了。

    “多谢前辈体谅。”朝着闫光庆拱拱手,两人便一起朝着塔外走去。

    感受到久违的阳光,江北然舒坦的深呼吸了一次,然后就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二位可是终于愿意出来了,妾身在此等候多日了。”

    江北然听完立即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拱手道:“晚辈拜见闫夫人。”

    聂依心听完点头回礼道:“北然就不必如此气了。”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