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十三章 现教现学

第五百十三章 现教现学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十三章 现教现学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护住厉伏城精神力的情况下,江北然开始观察四周。

    正如慎天华所说,这座大厅的四周全是墙壁,没有任何通往内部的通道。

    ‘好家伙……搁这玩密室逃生呢。’

    江北然第一次见到古籍时,就问过慎天华这座墓穴是不是建在冰川之中。

    原因就是这本古籍上写下了它是如何用阵法将自己冰封的。

    如果没猜错的话,古籍后面记录的几个大型阵法很有可能就是设在这座古墓中的另外几个迷阵。

    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等于墓主在门口扔了本攻略秘籍,只要来者能看懂就能取走他暮中的宝物。

    用小说里的专用词汇来说就是……

    等一个有缘人。

    ‘还挺调皮。’

    “王大哥……我没事了。”这时已经缓过劲来的厉伏城抬头说道。

    听到“王大哥”这声称呼,小气不禁讲眼神转向了厉伏城,感觉这个人应该和自己有很多共同话题。

    看着已经站起身的厉伏城,江北然慢慢撤去精神力问道:“能感应到四个阵法的范围、节点、以及阵眼吗?”

    厉伏城有些惭愧的摇摇头,“这四个大阵的品级都太高,我虽能感应,却无法解读。”

    江北然听完走到了北边的立柱旁,从乾坤戒中掏出了玄空飞星盘开始定位。

    但结果就如同江北然想象的那样,就如同在圣墟中的圣所一样,玄空飞星盘中央的指针摇晃不止,根本无法完成定位。

    ‘看来升级一下罗盘也是迫在眉睫了啊。’收起玄空飞星盘,江北然又试了另外几种办法来“读阵”,但效果都不怎么好。

    ‘这些上古阵法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难搞。’

    思考片刻,江北然重新走到厉伏城身边摊开了一张符纸。

    “阵法水平可有进步?”

    厉伏城先是一愣,然后立马明白了王大哥的意思。

    “我会努力的!”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拿出一直毛笔蘸上朱砂开始在符纸上作画,同时口中不停诵念着各种阵法相关的术语。

    围在周围的人中,慎天华的阵法水平是最高的。

    虽然一开始他也和所有人一样懵,不太明白将大师在干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明白了江大师在做什么。

    “现教现学!?”

    慎天华是研读过古籍的,只是始终无法参透古籍中阵法的奥秘。

    如果说他以前看到的那些高品阵法是定局、构星、遁法他都能看懂,但组合在一起他就看不明白了的话。

    那这上古阵法就是他连最基本的定居都看不懂。

    完完全全的一头雾水。

    等到江北然将古籍上所记载的一个微星散弥阵完全画出来后,他看着厉伏城问道:“你感应到的四个阵法中,可有此阵?”

    厉伏城深吸一口气,开始仔细感知起周围的大阵。

    江北然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凭他现在的能力,想要在阵法没触发的情况下就破阵基本不可能。

    所以他想的办法就是只要让厉伏城指出这个微星散弥阵的阵眼和节点在哪,那自己就能根据他的描述来读阵,进而破阵。

    想要让让厉伏城短时间内就看懂这微星散弥阵自然不可能,毕竟就算是江北然,那也是跟闫天庆研究了数日才算是真正读懂。

    所以江北然并没有指望厉伏城直接就将阵眼和节点都找出来告诉自己,而是等他感知出阵法的布局后,自己再慢慢教他该怎么认。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时间缓缓流逝,厉伏城头上的细汗也是越来越秘。

    能感应到阵法是一回事,但要将感应到的阵法完全在脑中复刻出来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其中细节实在太多,很有可能抄都会抄错,更何况复刻阵法还是一个非常烧脑细胞的活。

    周围其他人都帮不上忙,只好站在原地静静等待,但心中已经给厉伏城打上了一个印记。

    阵法天才。

    还有不少人觉得天才两个字不足以形容,又在前面加上了绝世二字。

    倒不是他们都明白厉伏城现在正在做的事难度有多高,而是他们清楚江北然收徒要求极高。

    最起码到现在为止,他们见到的每一个师兄弟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本领,而且还不是一点点异于常人,是异到一塌糊涂的那种。

    所以这个厉伏城既然擅长的是阵法,那就一定在阵法上有着极为特殊的天赋,不然也不会被带到这里来。

    一时间,大多数人心里都憋了一股劲,想着等会儿一定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好好发挥,可不能让*丢了脸。

    又一个时辰过去后,面色苍白的厉伏城用力睁开眼,看向了王大哥所画的那幅阵法图。

    前后仔细对比了整整一个时辰,厉伏城开口道;“南面的阵法,就是这个。”

    “做的很好。”

    拍了拍厉伏城的肩膀,江北然继续道;“从现在起,认真听好我说的每个字,我需要你帮我将这个阵法的节点都找出来。”

    “是。”厉伏城认真的点点头。

    ……

    接下来两人的对话在众人耳中就都不是“人话”了,真正的分开他们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

    慎天华虽然是围观者中最为精通阵法的,也一直觉得自己在阵法上挺有天赋。

    但在听着两人对话时,他逐渐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他懂了?他怎么又懂了?他到底懂了什么!?’

    同样在听课,慎天华连个大概都没明白,厉伏城却已经能举一反三了,差距之大,让他已经不知道改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了。

    江北然其实也很意外,虽然他早就知道厉伏城是个阵法天才,但这学习能力实在也太惊人了些。

    他完全属于那种老师教多少他就能吸收多少的学生,甚至时不时还能来个抢答。

    说明他完全将知识点吃透了。

    这让江北然不禁回忆起自己教高兰雯学阵法的时候,那真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他以前还觉得高兰雯算得上是比较聪慧的学生,但和厉伏城一比,她真的就是个只能“阿巴阿巴”的级别。

    最终经过十二个时辰的教导与磨合,江北然终于推演出了墙内微星散弥阵的布局方式。

    “成了,做的很好。”江北然看着历伏城说道。

    “不愧是……王……”历伏城话刚说到一半,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幸好被江北然及时抓住。

    不需要检查,江北然也知道历伏城这是精神力透支了,甚至江北然觉得他早就应该精神透支才对,原本感应陌生上古大阵就已经是一件极为消耗精神力的事情,他还要在保持复刻阵法的情况下学习全新知识点。

    如此情况下他还坚持了整整一天,这份意志力,也堪称上上之选。

    “王大哥,我来照顾他吧。”这时小七主动走到江北然面前说道。

    点点头,江北然将昏迷的历伏城交给了小七,然后走向了南面的石壁。

    ‘今天这南墙……我撞定了!’

    在已经确定阵法布局的情况下,想要破这上古大阵的难度虽然降低了一些,但仍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将手按在南墙之上,江北然开始在脑中开始构图。

    用暴力来破坏阵法永远是最愚蠢的办法,更何况这里的石壁恐怕也没这么容易就能破坏,所以江北然要做的就是在所有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情况下还原出墙后的大阵。

    因为有历伏城的帮助,所以江北然这一步走的异常轻松,整个由无数符文组成的微星散弥阵很快就展现在他面前。

    看清了阵法,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抽出一百四十八张银符纸。

    “玄要妙兮如浮云,承光明兮威武陈。”

    “气仿佛兮如浮云,七变动兮上应天。”

    下一秒,所有银符自动飞离江北然的右手,闪着璀璨的眼光在空中飞舞。

    等到银符逐渐飞向自己该去的地方时,江北然大指掐住四指根部。

    “子。”

    大指掐四指顶部。

    “未。”

    大指掐四指根部。

    “乾。”

    ……

    一脸掐完九九八十一诀后,空中的银符已经全部贴在了墙面的各个位置上,并且散发着各种各样颜色的微光,煞是壮观。

    在场不少人都是第一次看到江北然布阵,但心中除了崇敬以外,没有任何惊讶的意思。

    毕竟在他们心中,江北然早已是神仙般的人物,做出任何事情都很正常。

    不过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和其他人比起来,慎天华就不一样了,也许在其他人眼里江北然的这样的手段已经很厉害了,但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看不懂啊!’

    自从认识这位江大师之后,慎天华在阵法这一块的自信就算是彻底消失了。

    他钻研阵法这么多年,自认对阵法的了解已经十分深入。

    但在看到江北然的种种手段后,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只是在阵法这片土壤上挖了个小洞就自鸣得意,以为自己已经挖的很深。

    简直可笑!

    比如现在他就完全不知道江北然在干嘛,破阵为什么需要用到符纸?这种手法他简直闻所未闻。

    在慎天华惊为天人时,江北然继续掐诀诵念道。

    “知变化兮有吉凶,入斗宿兮过天关。”

    “合律吕兮治甲荣,履天英兮度天任。”

    江北然话音刚落,墙上那些符纸散发出的光芒都逐渐消散,只剩下部分符纸还散发着微光,而且无一例外,全都是*的光。

    这是江北然将符术和阵法相结合研究出来的破阵之法,旨在快速辨认出阵法中的各处关键节点。

    观察了一遍亮着黄光的符纸,江北然调动精神力渗入墙面之中开始破阵。

    ‘嗯?’

    就在江北然打通第一个节点时,心中不禁一愣,因为就在他打通这个节点的瞬间,散发着*光芒的那些符纸竟然都“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其它符纸亮起了黄光。

    ‘怎么可能!?’

    因为能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阵法自己变阵了!

    ‘还有这种操作!?’

    江北然一声破阵无数,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这不就等于阵法都有灵智了?

    低头沉默了片刻,江北然再次尝试破阵,这一回,他有了新的发现。

    那就是微星散弥阵整体不会变,但关键节点却会一直变换位置,也就是不彻底弄清它规律的话,是不可能将所有节点全部打通的。

    ‘有意思。’

    明白了这一点的江北然来了兴致,这等于是布阵者在阵法上设下的一个考题,只有成功将题目解开才能将破阵。

    这让江北然越发觉得这位墓主身前应该是个很有趣的人,就算死了也不消停。

    有了方向,江北然便开始不停的试错,随着关键节点一次又一次的变化,江北然突然就抓住了一个规律。

    ‘这是……棋局?’

    有了这个猜想后,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两个棋盒,并分别从其中抓出了一把黑子和一把白子。

    “咻!”

    江北然食指一弹,一颗黑子就上了墙,紧接着更多的棋子纷纷被江北然弹了上去,而且江北然越弹眼神越亮。

    ‘果然如此……妙,妙啊!’

    ‘以棋子布局,用九宫结合地支,中五宫以及地十宫在内,然依宫次布十干。’

    ‘布建除,立青龙,开八门,以日干宫为主,日支宫为而断事!’

    ‘真可谓是将阴符奇门用到了极致。’

    “妙!妙!”

    江北然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有趣的阵法,这简直就是给阵法上了一道无比牢固的锁,破解的办法就是与布阵者下一局棋。

    ‘这特么的……不会下围棋的符师不是好阵法师?’

    ‘搁这跟小爷秀才艺呢?’

    不过江北然当然是没在怕的,不就是围棋吗,陪你下一局就是。

    观察了一遍墙上的棋子,江北然右手一吸,将它们重新吸回手中,然后重新根据阵法来将它们重新布局。

    一个时辰后,只听一阵“轰隆隆”的巨响。

    南墙竟开始缓缓下沉,露出了一条通往内部的通道。

    ‘啧,想不到竟是个臭棋篓子。’拿着一枚黑子的江北然在心中不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