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十一章 不当人组合

第五百十一章 不当人组合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十一章 不当人组合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虽然墨夏现在的天赋还没有被完全解开,但江北然已经大受震撼。

    ‘这简直就是鬼修第一天赋啊。’

    江北然当初收下墨夏时纯粹是因为他精神力强大,却没想到直接挖掘出来一个天才。

    而且还是这么稀有的鬼修。

    这要放宝可梦里,最低也是个传说级闪光小精灵啊。

    再加上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像人的曲阳泽,江北然觉得可以把他们俩拉一个组合,就叫……

    不当人。

    “所以……现在你靠吸他身上的阴气来*?”

    江北然看着唐婧冉问道。

    “是。”

    “那麻烦了,我这回是来带他出远门的,对你影响大吗?”

    唐婧冉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也去。”

    ‘那感情好啊。’

    江北然本来就想着如果能把她带上更好,毕竟在鬼这方面,她懂的肯定比墨夏更多。

    见系统没跳出选项,江北然直接爽快答应道:“好,那你收拾一下,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

    见唐婧冉转身要朝小屋后面走,江北然开口道:“等下。”

    唐婧冉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向江北然。

    从乾坤戒中掏出一个薰木盒抛向唐婧冉,江北然说道:“这是答应过你的报酬,芝草丹,效果应该比你以前吃过的都要好。”

    “好。”接住盒子,唐婧冉打开盒子闻了闻,又回头看向江北然说道:“确实好。”

    然后就朝着小屋后面走去了。

    等唐婧冉离开,江北然看向墨夏道:“你也去收拾收拾,另外……跟在你身后那位鬼前辈呢?”

    “鬼前辈这会儿在坡上研究棋谱呢,我去跟他说一声您来了。”墨夏说完就朝着对面的山坡飞了过去。

    不一会儿,墨夏就重新飞了回来,同时身后还跟着那位气场依旧强大的鹤袍老人。

    在见到江北然时,鹤袍老人那看透一切的表情明显有了些许变化,并做出了一个落子的动作,明显在邀请江北然谈手。

    江北然原本想婉拒,但想着正好唐婧冉和墨夏都要去收拾,陪这位不知名的强者下几盘棋也不错。

    于是他直接原地坐下,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张棋盘。

    见到师兄又要和鬼前辈对局,原本准备去收拾的墨夏顿时就迈不开腿了,连忙表示道:“还是让我来替鬼前辈执子吧。”

    “你赶紧去收拾东西。”

    “我没有东西要收拾!”墨夏果断摇头。

    “当真没有?”

    “当真。”墨夏用十分真挚的眼望向江北然回答道。

    “行,那就由你来执子。”

    “多谢师兄!”

    再度交手,江北然发现鹤袍老者的棋路发生了巨大变化,也许是因为上次输给了自己,所以重新调整了思路。

    比起上次一直防守,等着江北然犯错的下法,鹤袍老者这一次的棋路明显激进了许多。

    连墨夏在落子时都感觉自己心口一抽一抽的。

    实在太凶猛了,鹤袍老者的好几步棋都让墨夏觉得太过深入,却总是能起到绝妙的效果,让他不*的双眼放光。

    ‘精彩,实在太精彩了。

    “哒、哒、哒、”

    落子声不断响起,随着局势逐渐胶着,墨夏也情不自禁的开始思考如果换做他来下,该如何打破僵局。

    可每当他觉得自己想到了绝妙的落子时,*的白子就会落在一个他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

    然后还在他思考*走这步棋的意图时,鬼前辈就会点在一个他更加看不懂的位置。

    最后只能在心里感叹一句。

    “神仙斗法,凡人不可观也。”

    一局棋从中午下到了晚上,最终江北然险胜了一目。

    “呼……”

    这一回江北然可以说是使出浑身解数了,这鹤袍老者也不知道是回想起了曾经的记忆还是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又将棋艺抬高了一截。

    总之如果再来一盘的话,江北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招架住。

    这一次,输掉的鹤袍老者没有像上次那样急着找江北然再来一盘,而是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不动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棋盘。

    墨夏也一样坐那不动了,同时手中拿出一本棋谱准备将这一局记录下来。

    “好了。”这时江北然突然出现在棋盘边说道。

    抬头望去,这还是江北然第一次在小屋外看到唐婧冉的样子,该怎么形容呢……

    江北然憋了半天,终于想出一句话。

    “看来确实是死人。”

    死鱼眼江北然见过不少,而唐婧冉这双眼睛就像是加强型死鱼眼,那眼珠是又大又黑,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你,一下眨眼都不带的那种。

    除了一双骇人的眼睛外,唐婧冉脸上其他部分都倒是都还好,是一张标准的邻家少女脸。

    既然人都到齐了,江北然也就不再浪费时间,收起棋盘对飞府内的施凤兰传念道:“带我们进去。”

    听到又有新朋友要来的施凤兰异常高兴,便打开专门用来看外面情况的天眼阵看了看要将几个人一起召进来。

    施凤兰先是看到了满脸不舍的墨夏,确定是一张陌生面孔,便已经等会儿一定要好好欢迎一下他了。

    接着施凤兰又看向低着头的那个女孩,就在她准备调一下角度看看女孩长什么样时,那女孩却突然将头抬起,用那双毫无感*彩的眼睛死死盯向了自己。

    “呜哇!”

    被吓了一大跳的施凤兰一*坐在了地上。

    ‘太可怕了……那根本不该是人该有的眼神。’

    惊魂未定的施凤兰吞了口口水,耳边又想起了小北然的声音。

    “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施凤兰拍拍*站了起来,将站在外面的两个人都召了进来。

    “小北然,小北然。”施凤兰小声的喊了一句,并悄悄的躲到了江北然身后。

    “那个女孩子是谁啊,看上去有点吓人……”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这要放宝可梦里,最低也是个传说级闪光小精灵啊。

    再加上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像人的曲阳泽,江北然觉得可以把他们俩拉一个组合,就叫……

    不当人。

    “所以……现在你靠吸他身上的阴气来*?”

    江北然看着唐婧冉问道。

    “是。”

    “那麻烦了,我这回是来带他出远门的,对你影响大吗?”

    唐婧冉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也去。”

    ‘那感情好啊。’

    江北然本来就想着如果能把她带上更好,毕竟在鬼这方面,她懂的肯定比墨夏更多。

    见系统没跳出选项,江北然直接爽快答应道:“好,那你收拾一下,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

    见唐婧冉转身要朝小屋后面走,江北然开口道:“等下。”

    唐婧冉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向江北然。

    从乾坤戒中掏出一个薰木盒抛向唐婧冉,江北然说道:“这是答应过你的报酬,芝草丹,效果应该比你以前吃过的都要好。”

    “好。”接住盒子,唐婧冉打开盒子闻了闻,又回头看向江北然说道:“确实好。”

    然后就朝着小屋后面走去了。

    等唐婧冉离开,江北然看向墨夏道:“你也去收拾收拾,另外……跟在你身后那位鬼前辈呢?”

    “鬼前辈这会儿在坡上研究棋谱呢,我去跟他说一声您来了。”墨夏说完就朝着对面的山坡飞了过去。

    不一会儿,墨夏就重新飞了回来,同时身后还跟着那位气场依旧强大的鹤袍老人。

    在见到江北然时,鹤袍老人那看透一切的表情明显有了些许变化,并做出了一个落子的动作,明显在邀请江北然谈手。

    江北然原本想婉拒,但想着正好唐婧冉和墨夏都要去收拾,陪这位不知名的强者下几盘棋也不错。

    于是他直接原地坐下,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张棋盘。

    见到师兄又要和鬼前辈对局,原本准备去收拾的墨夏顿时就迈不开腿了,连忙表示道:“还是让我来替鬼前辈执子吧。”

    “你赶紧去收拾东西。”

    “我没有东西要收拾!”墨夏果断摇头。

    “当真没有?”

    “当真。”墨夏用十分真挚的眼望向江北然回答道。

    “行,那就由你来执子。”

    “多谢师兄!”

    再度交手,江北然发现鹤袍老者的棋路发生了巨大变化,也许是因为上次输给了自己,所以重新调整了思路。

    比起上次一直防守,等着江北然犯错的下法,鹤袍老者这一次的棋路明显激进了许多。

    连墨夏在落子时都感觉自己心口一抽一抽的。

    实在太凶猛了,鹤袍老者的好几步棋都让墨夏觉得太过深入,却总是能起到绝妙的效果,让他不*的双眼放光。

    ‘精彩,实在太精彩了。

    “哒、哒、哒、”

    落子声不断响起,随着局势逐渐胶着,墨夏也情不自禁的开始思考如果换做他来下,该如何打破僵局。

    可每当他觉得自己想到了绝妙的落子时,*的白子就会落在一个他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

    然后还在他思考*走这步棋的意图时,鬼前辈就会点在一个他更加看不懂的位置。

    最后只能在心里感叹一句。

    “神仙斗法,凡人不可观也。”

    一局棋从中午下到了晚上,最终江北然险胜了一目。

    “呼……”

    这一回江北然可以说是使出浑身解数了,这鹤袍老者也不知道是回想起了曾经的记忆还是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又将棋艺抬高了一截。

    总之如果再来一盘的话,江北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招架住。

    这一次,输掉的鹤袍老者没有像上次那样急着找江北然再来一盘,而是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不动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棋盘。

    墨夏也一样坐那不动了,同时手中拿出一本棋谱准备将这一局记录下来。

    “好了。”这时江北然突然出现在棋盘边说道。

    抬头望去,这还是江北然第一次在小屋外看到唐婧冉的样子,该怎么形容呢……

    江北然憋了半天,终于想出一句话。

    “看来确实是死人。”

    死鱼眼江北然见过不少,而唐婧冉这双眼睛就像是加强型死鱼眼,那眼珠是又大又黑,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你,一下眨眼都不带的那种。

    除了一双骇人的眼睛外,唐婧冉脸上其他部分都倒是都还好,是一张标准的邻家少女脸。

    既然人都到齐了,江北然也就不再浪费时间,收起棋盘对飞府内的施凤兰传念道:“带我们进去。”

    听到又有新朋友要来的施凤兰异常高兴,便打开专门用来看外面情况的天眼阵看了看要将几个人一起召进来。

    施凤兰先是看到了满脸不舍的墨夏,确定是一张陌生面孔,便已经等会儿一定要好好欢迎一下他了。

    接着施凤兰又看向低着头的那个女孩,就在她准备调一下角度看看女孩长什么样时,那女孩却突然将头抬起,用那双毫无感*彩的眼睛死死盯向了自己。

    “呜哇!”

    被吓了一大跳的施凤兰一*坐在了地上。

    ‘太可怕了……那根本不该是人该有的眼神。’

    惊魂未定的施凤兰吞了口口水,耳边又想起了小北然的声音。

    “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施凤兰拍拍*站了起来,将站在外面的两个人都召了进来。

    “小北然,小北然。”施凤兰小声的喊了一句,并悄悄的躲到了江北然身后。

    “那个女孩子是谁啊,看上去有点吓人……”

    “呜哇!”

    被吓了一大跳的施凤兰一*坐在了地上。

    ‘太可怕了……那根本不该是人该有的眼神。’

    惊魂未定的施凤兰吞了口口水,耳边又想起了小北然的声音。

    “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施凤兰拍拍*站了起来,将站在外面的两个人都召了进来。

    “小北然,小北然。”施凤兰小声的喊了一句,并悄悄的躲到了江北然身后。

    “那个女孩子是谁啊,看上去有点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