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一十章 我悟了!

第五百一十章 我悟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一十章 我悟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在走到第七圈时,江北然和厉伏城都已经确定了自己要走的路线。江北然是要成散仙,虽然散仙的上限极低,但胜在成型快。与之相对的,厉伏城想要结金丹,飞升成仙,成仙后角色的上限将大大提高,但缺点就是过程比较长,且需要收集的要素比较多。如果说厉伏城能够稍微拖慢一点江北然成散仙的进度,也不用他先一步飞升,只要和江北然同时成仙,他就能稳操胜券。然而江北然也很明白他想干嘛,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他所有的拖延手段,并成功渡劫失败,但却用莲藕重塑保住了性命,成了一名散仙。散仙虽然上限低,但战力也是仙人级别的,厉伏城他们这样的修道士根本就不是对手,最多想方设法不和江北然发生战斗。可只要被追上,那就是一碰就碎。“唉……”看到王大哥的姜子牙又用乘云术追上了自己的雷震子,厉伏城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他只差一步就能结成金丹,但王大哥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对战过后,厉伏城的雷震子被姜子牙一招掌心雷就给秒成了渣渣,淘汰出局。看到厉伏城输了,施凤兰立马开心的笑了起来,拉着江北然的胳臂说道。“我们两个真厉害!”厉伏城一出局,剩下的夏铃铛和曲阳泽自然也是不在话下,一圈不到的功夫就双双斩落马下。这也是江北然第一次认真玩模拟修仙,发现模拟修仙现在硬核元素好像有些太多了,已经偏离了他的初衷。还是重新做个更休闲的桌游吧。“王大哥,可以……再来一局吗?”厉伏城小声的问道。觉得这样继续玩下去,另外几人会毫无游戏体验,江北然便说道:“放松点,只是个游戏而已,我先去弄点吃的,晚些再来。”原本江北然给模拟修仙设计这么多元素只是为了提升趣味性,毕竟凭施凤兰以及她那些小伙伴的游戏智商,是很难发现速胜法的,每一局都沉浸在抽卡抽到好宝贝的快乐中。可一旦厉伏城这样的高玩一出现,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就会瞬间被拉低。原本可以玩个几十圈才会决出胜负的游戏,硬是被厉伏城搞的七八圈就进入决赛阶段,而且还是毫无悬念的决赛。偶尔来两次还好,天天这么玩,施凤兰她们很快就会对这游戏失去兴趣。看着王大哥离去的背影,厉伏城不禁陷入了沉默。只是游戏而已……这句话一听就很有深意,厉伏城思考良久,突然就顿悟了!王大哥是在说我胜负心太重!在座几人都是王大哥的亲信,而能成为王大哥亲信的人,又怎么不可能知道这模拟修仙到底该怎么玩。可他们却都没有选择最简单的胜利路线,而是随心所欲的玩。什么叫境界?这就是境界!刚刚王大哥只是为了点醒他,所以才会出手教训,所以只玩了一把就离开了,并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游戏。不争不抢,随遇而安,游戏人间,原来这才是王大哥想教会我的!想明白这点的厉伏城瞬间就佛系了,并在下一局中完美融入了施凤兰她们的“青铜段位”中。一顿晚餐做完,江北然再回大厅时江北然发现施凤兰又在那称王称霸了,厉伏城则是给了自己一个感激的眼神。这是……心态被我打崩了?玩了一下午,又终于靠自己的实力赢了一回厉伏城,施凤兰的食欲瞬间就占领了她那小脑瓜的高地。“小北然,我饿了!”施凤兰起身喊道。“嗯,都出来吃饭吧。”在所有人朝着院子中走时,厉伏城突然停在江北然面前行了一礼说道:“王大哥,谢谢您点醒了我。”虽然江北然不知道自己哪里点醒了他,但还是点了点头。再次深深鞠了一躬,厉伏城转身朝着院子走了过去。这孩子啥都好,就是觉得有点缺心眼啊…………翌日下午,飞府来到了潼国,唐婧冉的“阴间”小屋上方。拜帖江北然在上次统计人员时就已经送来过了,也得到了唐婧冉同意的回信。“你们待在这,我下去办点事。”江北然说完便走出了飞府。嗯?这的感觉好像……没这么阴间了啊。上次来时,江北然还觉得有些不舒服,但这回却是完全没拿感觉了。要不是自己亲手布下的鞫阴阵还在,江北然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确定了是这没错,江北然走到小屋前抬手刚要敲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道无比惊喜的声音。“师兄!”回头看去,来人正是墨夏。虽然分别的时间并不算很长,但江北然却觉得他长高了不少。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师兄面前,墨夏一揖到底,激动之情完全写在了脸上。仔细打量了墨夏一遍,江北然问道:“在这*的如何?”“嗯!”墨夏用力的一点头,“唐大师教会了我很多。”“那就好。”点点头,江北然注意到墨夏身后的鹤袍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孩。这小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肉嘟嘟的,十分可爱。但江北然总觉得它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见过。这时墨夏上前敲了敲门,喊道:“大师,我师兄来了。”小屋内立刻传来了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声音,“带他进来吧。”“是。”墨夏点点头,推开门对江北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师兄,快进吧。”跟着墨夏一起进入小屋,江北然小屋内也是大变样,虽然依旧昏暗无比,但那股让人十分不舒服的阴气却是已经完全散去。还有就是那个一直死死勒住唐婧冉脖子的鬼孩也不见了。等等,那个鬼孩……江北然回头又看了眼墨夏身后那个小孩,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然而江北然也很明白他想干嘛,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他所有的拖延手段,并成功渡劫失败,但却用莲藕重塑保住了性命,成了一名散仙。散仙虽然上限低,但战力也是仙人级别的,厉伏城他们这样的修道士根本就不是对手,最多想方设法不和江北然发生战斗。可只要被追上,那就是一碰就碎。“唉……”看到王大哥的姜子牙又用乘云术追上了自己的雷震子,厉伏城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他只差一步就能结成金丹,但王大哥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对战过后,厉伏城的雷震子被姜子牙一招掌心雷就给秒成了渣渣,淘汰出局。看到厉伏城输了,施凤兰立马开心的笑了起来,拉着江北然的胳臂说道。“我们两个真厉害!”厉伏城一出局,剩下的夏铃铛和曲阳泽自然也是不在话下,一圈不到的功夫就双双斩落马下。这也是江北然第一次认真玩模拟修仙,发现模拟修仙现在硬核元素好像有些太多了,已经偏离了他的初衷。还是重新做个更休闲的桌游吧。“王大哥,可以……再来一局吗?”厉伏城小声的问道。觉得这样继续玩下去,另外几人会毫无游戏体验,江北然便说道:“放松点,只是个游戏而已,我先去弄点吃的,晚些再来。”原本江北然给模拟修仙设计这么多元素只是为了提升趣味性,毕竟凭施凤兰以及她那些小伙伴的游戏智商,是很难发现速胜法的,每一局都沉浸在抽卡抽到好宝贝的快乐中。可一旦厉伏城这样的高玩一出现,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就会瞬间被拉低。原本可以玩个几十圈才会决出胜负的游戏,硬是被厉伏城搞的七八圈就进入决赛阶段,而且还是毫无悬念的决赛。偶尔来两次还好,天天这么玩,施凤兰她们很快就会对这游戏失去兴趣。看着王大哥离去的背影,厉伏城不禁陷入了沉默。只是游戏而已……这句话一听就很有深意,厉伏城思考良久,突然就顿悟了!王大哥是在说我胜负心太重!在座几人都是王大哥的亲信,而能成为王大哥亲信的人,又怎么不可能知道这模拟修仙到底该怎么玩。可他们却都没有选择最简单的胜利路线,而是随心所欲的玩。什么叫境界?这就是境界!刚刚王大哥只是为了点醒他,所以才会出手教训,所以只玩了一把就离开了,并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游戏。不争不抢,随遇而安,游戏人间,原来这才是王大哥想教会我的!想明白这点的厉伏城瞬间就佛系了,并在下一局中完美融入了施凤兰她们的“青铜段位”中。一顿晚餐做完,江北然再回大厅时江北然发现施凤兰又在那称王称霸了,厉伏城则是给了自己一个感激的眼神。这是……心态被我打崩了?玩了一下午,又终于靠自己的实力赢了一回厉伏城,施凤兰的食欲瞬间就占领了她那小脑瓜的高地。“小北然,我饿了!”施凤兰起身喊道。“嗯,都出来吃饭吧。”在所有人朝着院子中走时,厉伏城突然停在江北然面前行了一礼说道:“王大哥,谢谢您点醒了我。”虽然江北然不知道自己哪里点醒了他,但还是点了点头。再次深深鞠了一躬,厉伏城转身朝着院子走了过去。这孩子啥都好,就是觉得有点缺心眼啊…………翌日下午,飞府来到了潼国,唐婧冉的“阴间”小屋上方。拜帖江北然在上次统计人员时就已经送来过了,也得到了唐婧冉同意的回信。“你们待在这,我下去办点事。”江北然说完便走出了飞府。嗯?这的感觉好像……没这么阴间了啊。上次来时,江北然还觉得有些不舒服,但这回却是完全没拿感觉了。要不是自己亲手布下的鞫阴阵还在,江北然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确定了是这没错,江北然走到小屋前抬手刚要敲门,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道无比惊喜的声音。“师兄!”回头看去,来人正是墨夏。虽然分别的时间并不算很长,但江北然却觉得他长高了不少。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师兄面前,墨夏一揖到底,激动之情完全写在了脸上。仔细打量了墨夏一遍,江北然问道:“在这*的如何?”“嗯!”墨夏用力的一点头,“唐大师教会了我很多。”“那就好。”点点头,江北然注意到墨夏身后的鹤袍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孩。这小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肉嘟嘟的,十分可爱。但江北然总觉得它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见过。这时墨夏上前敲了敲门,喊道:“大师,我师兄来了。”小屋内立刻传来了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冰冷声音,“带他进来吧。”“是。”墨夏点点头,推开门对江北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师兄,快进吧。”跟着墨夏一起进入小屋,江北然小屋内也是大变样,虽然依旧昏暗无比,但那股让人十分不舒服的阴气却是已经完全散去。还有就是那个一直死死勒住唐婧冉脖子的鬼孩也不见了。等等,那个鬼孩……江北然回头又看了眼墨夏身后那个小孩,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是。”墨夏点点头,推开门对江北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师兄,快进吧。”跟着墨夏一起进入小屋,江北然小屋内也是大变样,虽然依旧昏暗无比,但那股让人十分不舒服的阴气却是已经完全散去。还有就是那个一直死死勒住唐婧冉脖子的鬼孩也不见了。等等,那个鬼孩……江北然回头又看了眼墨夏身后那个小孩,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