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零二章 看明白了

第五百零二章 看明白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零二章 看明白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用了一个时辰,江北然算是和白虎彻底叫上了朋友。

    这位的性子比梼杌还好相处。

    梼杌好歹偶尔还会保持一下怀疑的态度,白虎那真是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简直太那个了。

    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江北然喂他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再加上一套已经说服过梼杌的完善说辞。

    白虎这会儿也已经完全把江北然当做了能够带来帮助的好朋友。

    接下来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就如同说服梼杌那般,江北然也说服了白虎玄艺的重要性,以及如何等价交换。

    白虎听完十分爽快的就同意了。

    并亲自带着江北然开始参观这片被冰雪覆盖的神奇之地。

    看着一路上那些异兽诧异到极点的眼神,江北然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不久之前才发生过。

    江北然跟着白虎走出来时,一直在门口等着的央央也立即跟了上去。

    但因为担心又被酋长赶走,所以跟在后面很远,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白虎自然是知道央央跟着,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刚才之所以让它出去,是因为不想让它知道自己多重虎格的事情,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它想跟着也就让它跟着了。

    满天的大雪中。

    白虎和江北然走在最前面,央央远远的跟在后面,一大堆搞不懂的情况的异兽则跟在更后面。

    ‘真是哪里都不缺吃瓜群众。’感知到身后的一大群异兽,江北然不禁在心里感慨道。

    “酋长怎么亲自送你出来了?”

    这时江北然耳边响起了央央的传音入密,能听出它的语气十分惊讶以及疑惑。

    “带我参观这里。”

    “酋长亲自……带你参观?”央央倒吸一口凉气,“你到底对我们酋长做了什么!?你不会让我当帮凶了吧?”

    但半晌过去,江北然也没回话,央央只能继续传音。

    “喂!你可不要乱来啊!”

    “听到没有!”

    “嘤嘤嘤,你理我一下嘛。”

    ……

    “在忙,等会儿聊。”

    央央一连问了好几句后,江北然才终于回了它一句,但却并没有让它感觉到情绪有什么好转。

    “哼!果然娘说的没错,男人利用完你就不把你当回事了,这明明还没利用完呢,态度就这么冰冷,如果我帮不到他的话,估计连理都不会理我。”

    央央想着不禁一爪子拍在了雪地上。

    “哼,坏男人。”

    在央央自怨自艾时,江北然则是认真在听白虎叙述关于这个并堡垒的故事。

    原来这冰堡垒并不是白虎它们所造,而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包括并堡垒中所有的建筑也都是。

    也就是说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这块地方就一直被冰雪覆盖。

    ‘我就说这些异兽怎么突然这么有艺术细胞了……原来还是人造的吗。’

    ‘人造……’

    想到这,江北然不禁又回想起梼杌部落那个守护着圣所的法阵,那明显也是高阶阵法师所布下的。

    两者相结合的话,很明显这古墟以前是人类的地盘。

    ‘也不对……’

    如果说这里完全是人类地盘的话,那就不可能留下让无数异兽崇拜的圣所。

    想到这,江北然很快就有了两个猜测。

    第一个猜测比较大胆一点,那就是这古墟其实就是个“动物园”,所谓的圣所,只是人类帮异兽打造的一个家罢了。

    第二个猜测比较理性一点,也许人类曾经和异兽是和谐共处的,或者说是住在圣墟中的人类与异兽是和谐共处的。

    所以才会在一个地方既有人类的建筑,又有异兽的建筑。

    因为他们是住在一起的。

    但不管哪个猜测是正确的,都说明在很久以前,人类和异兽应该算是一个阵营的。

    无论异兽是情愿的也好,不情愿也好。

    在听完冰堡垒的由来后,江北然又问道;“那酋长可否知道这个地方为何一直在下雪?”

    白虎听完笑了笑,昂起头看看向上方说道:“你觉得这是雪吗?”

    江北然当然知道这肯定不是普通的雪,但也的确说不出所以然来。

    索性说道:“如果不是雪,这又是什么呢?”

    白虎没有回答,而是一抖翅膀,,霎时间,一阵强烈的寒风卷起,将周围的雪花全部吸了过来。

    随着被吸过来的雪花越来越多,寒风传出来的寒意也越来越强烈,甚至让江北然都开始有了刺骨的感觉。

    在江北然考虑着要不要将五星遁甲拿出来穿时,寒风终于缓缓停息下来,同时那些被集中过来的雪花此刻也已经凝聚成了一个大雪球漂浮在半空。

    “朋友,你现在觉得它是什么。”白虎站到那个雪球旁边问道。

    听到白虎发问,江北然便发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那个雪球。

    ‘*……’

    江北然被惊到了,虽然他之前就感知到雪花中蕴含着灵力,但没想到它们凝聚到一起后能形成的灵力竟然会如此强大。

    “灵气,无比强大的灵气。”江北然回答道。

    白虎点点头,“没错,这里的雪也好,冰也好,全是由灵气组成,只是我也不知道这里的灵气为何与外界这么不一样。”

    ‘化成霜雪的灵气,还如此充裕……*?这地方不会是冰灵脉吧!?’

    江北然突然就悟了,虽然曾经误打误撞经过一次木灵脉,但因为那是一个刚被发掘的灵脉,并没有引起太大的环境变换。

    而且除那次外,江北然就再没有见过什么特殊灵脉,所以才会如此后知后觉。

    但在反应过来后,这一切的一切,除了冰灵脉以外,江北然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解释这一切。

    ——————————————————————————————————————

    用了一个时辰,江北然算是和白虎彻底叫上了朋友。

    这位的性子比梼杌还好相处。

    梼杌好歹偶尔还会保持一下怀疑的态度,白虎那真是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简直太那个了。

    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江北然喂他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再加上一套已经说服过梼杌的完善说辞。

    白虎这会儿也已经完全把江北然当做了能够带来帮助的好朋友。

    接下来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就如同说服梼杌那般,江北然也说服了白虎玄艺的重要性,以及如何等价交换。

    白虎听完十分爽快的就同意了。

    并亲自带着江北然开始参观这片被冰雪覆盖的神奇之地。

    看着一路上那些异兽诧异到极点的眼神,江北然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不久之前才发生过。

    江北然跟着白虎走出来时,一直在门口等着的央央也立即跟了上去。

    但因为担心又被酋长赶走,所以跟在后面很远,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白虎自然是知道央央跟着,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刚才之所以让它出去,是因为不想让它知道自己多重虎格的事情,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它想跟着也就让它跟着了。

    满天的大雪中。

    白虎和江北然走在最前面,央央远远的跟在后面,一大堆搞不懂的情况的异兽则跟在更后面。

    ‘真是哪里都不缺吃瓜群众。’感知到身后的一大群异兽,江北然不禁在心里感慨道。

    “酋长怎么亲自送你出来了?”

    这时江北然耳边响起了央央的传音入密,能听出它的语气十分惊讶以及疑惑。

    “带我参观这里。”

    “酋长亲自……带你参观?”央央倒吸一口凉气,“你到底对我们酋长做了什么!?你不会让我当帮凶了吧?”

    但半晌过去,江北然也没回话,央央只能继续传音。

    “喂!你可不要乱来啊!”

    “听到没有!”

    “嘤嘤嘤,你理我一下嘛。”

    ……

    “在忙,等会儿聊。”

    央央一连问了好几句后,江北然才终于回了它一句,但却并没有让它感觉到情绪有什么好转。

    “哼!果然娘说的没错,男人利用完你就不把你当回事了,这明明还没利用完呢,态度就这么冰冷,如果我帮不到他的话,估计连理都不会理我。”

    央央想着不禁一爪子拍在了雪地上。

    “哼,坏男人。”

    在央央自怨自艾时,江北然则是认真在听白虎叙述关于这个并堡垒的故事。

    原来这冰堡垒并不是白虎它们所造,而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包括并堡垒中所有的建筑也都是。

    也就是说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这块地方就一直被冰雪覆盖。

    ‘我就说这些异兽怎么突然这么有艺术细胞了……原来还是人造的吗。’

    ‘人造……’

    想到这,江北然不禁又回想起梼杌部落那个守护着圣所的法阵,那明显也是高阶阵法师所布下的。

    两者相结合的话,很明显这古墟以前是人类的地盘。

    ‘也不对……’

    如果说这里完全是人类地盘的话,那就不可能留下让无数异兽崇拜的圣所。

    想到这,江北然很快就有了两个猜测。

    第一个猜测比较大胆一点,那就是这古墟其实就是个“动物园”,所谓的圣所,只是人类帮异兽打造的一个家罢了。

    第二个猜测比较理性一点,也许人类曾经和异兽是和谐共处的,或者说是住在圣墟中的人类与异兽是和谐共处的。

    所以才会在一个地方既有人类的建筑,又有异兽的建筑。

    因为他们是住在一起的。

    但不管哪个猜测是正确的,都说明在很久以前,人类和异兽应该算是一个阵营的。

    无论异兽是情愿的也好,不情愿也好。

    在听完冰堡垒的由来后,江北然又问道;“那酋长可否知道这个地方为何一直在下雪?”

    白虎听完笑了笑,昂起头看看向上方说道:“你觉得这是雪吗?”

    江北然当然知道这肯定不是普通的雪,但也的确说不出所以然来。

    索性说道:“如果不是雪,这又是什么呢?”

    白虎没有回答,而是一抖翅膀,,霎时间,一阵强烈的寒风卷起,将周围的雪花全部吸了过来。

    随着被吸过来的雪花越来越多,寒风传出来的寒意也越来越强烈,甚至让江北然都开始有了刺骨的感觉。

    在江北然考虑着要不要将五星遁甲拿出来穿时,寒风终于缓缓停息下来,同时那些被集中过来的雪花此刻也已经凝聚成了一个大雪球漂浮在半空。

    “朋友,你现在觉得它是什么。”白虎站到那个雪球旁边问道。

    听到白虎发问,江北然便发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那个雪球。

    ‘*……’

    江北然被惊到了,虽然他之前就感知到雪花中蕴含着灵力,但没想到它们凝聚到一起后能形成的灵力竟然会如此强大。

    “灵气,无比强大的灵气。”江北然回答道。

    白虎点点头,“没错,这里的雪也好,冰也好,全是由灵气组成,只是我也不知道这里的灵气为何与外界这么不一样。”

    ‘化成霜雪的灵气,还如此充裕……*?这地方不会是冰灵脉吧!?’

    江北然突然就悟了,虽然曾经误打误撞经过一次木灵脉,但因为那是一个刚被发掘的灵脉,并没有引起太大的环境变换。

    而且除那次外,江北然就再没有见过什么特殊灵脉,所以才会如此后知后觉。

    但在反应过来后,这一切的一切,除了冰灵脉以外,江北然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解释这一切。

    听到白虎发问,江北然便发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那个雪球。

    ‘*……’

    江北然被惊到了,虽然他之前就感知到雪花中蕴含着灵力,但没想到它们凝聚到一起后能形成的灵力竟然会如此强大。

    “灵气,无比强大的灵气。”江北然回答道。

    白虎点点头,“没错,这里的雪也好,冰也好,全是由灵气组成,只是我也不知道这里的灵气为何与外界这么不一样。”

    ‘化成霜雪的灵气,还如此充裕……*?这地方不会是冰灵脉吧!?’

    江北然突然就悟了,虽然曾经误打误撞经过一次木灵脉,但因为那是一个刚被发掘的灵脉,并没有引起太大的环境变换。

    而且除那次外,江北然就再没有见过什么特殊灵脉,所以才会如此后知后觉。

    但在反应过来后,这一切的一切,除了冰灵脉以外,江北然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解释这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