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零一章 虎格*

第五百零一章 虎格*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零一章 虎格*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不知道是出于自信,还是没把眼前江北然这个弱小的人类放在眼里。

    又或者是白虎也想赶紧试试他那句“只要戴上,就能解决烦恼”的话是真是假。

    总之白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玉璧戴在了额头上。

    只一瞬间。

    白虎就觉得仿佛一阵清风拂过,神智变的无比清醒,从出生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清静。

    “呼……”

    白虎长舒一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

    看着酋长满是惬意的表情,央央回过头朝着江北然传音入密道:“你对酋长做了什么?”

    “想知道?”

    “嗯嗯。”

    “那就乖乖配合我,等结束后告诉你。”

    央央听完不禁鼓起了腮帮,“现在就告诉我嘛!”

    但江北然却没再理会它。

    “哼!我还不想知道呢!”朝着江北然做了个鬼脸,央央把头扭了回去。

    在央央生闷气时,白虎则是在享受这无与伦比的一刻。

    它从出身那一刻起,身体里就住着九只虎,如果让江北然知道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冒出一个词。

    “虎格*。”

    但其实住在白虎身体里的九只虎又远远不是虎格*这么简单。

    它们每一个都是活生生的白虎。

    简单来说就是,当主虎格的白虎伤到危及生命时,第二虎格的白虎就会顶上,并且满血满状态“复活”,更离谱的是连战斗方式都会完全改变。

    这就是白虎的与生俱来的强大天赋,强到没朋友的那种。

    但这强无敌的天赋也有着一个非常麻烦的副作用。

    那就是每一个虎格都争抢着想要当主虎格,所以作为现任主虎格,它每天都要花许多精力来压制其他虎格。

    久而久之的,自然会感觉到疲惫,而上一任主虎格,就是在疲惫时被它给“篡位”的。

    而在戴上了这块玉璧后,白虎感觉世界一下就清静了。

    耳边再也没了其他虎格逼逼赖赖的声音,这个要吃肉,那个要干仗的,烦死个虎。

    “呼……呼……”

    正在江北然等着白虎的“用后感”时,白虎的喉咙中竟然传出了阵阵鼾声……

    这是……坐着睡着了?江北然见状不禁微微一笑,看来不用精神力检视也知道宁神玉璧的效果很好了。

    见自家酋长就这么睡着了,央央忍不住再次传音入密问江北然道。

    “你到底对酋长做了什么啊。”

    “你不是说你不想知道了吗?”

    “你!哼!”见江北然不肯回答,央央也就不再追问,换了个问题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

    “等到酋长醒过来?”

    “对。”

    “那多无聊。”央央打了个哈欠,“要不你跟我讲讲这些年你做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做。”

    “那你怎么跑这来了?”

    “不重要。”

    “哼!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令狐生气!”

    想起曾经在那个花园中数次被眼前这个男人气到难以入眠,央央就想要咬他一口,但一想到他冒着性命风险放了自己,央央就又忍住了冲动。

    “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在这的几年是怎么过的。”江北然突然传音道。

    央央一听笑了,“嘿嘿,想知道啊?我才不告诉你!”

    “哦。”

    江北然应了一声,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喂!”央央忍不住直接喊出了声,但刚喊完就后悔了,连忙扭头看向酋长,却发现它依旧睡的很沉,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

    “呼……”央央这才松口气,再次看着江北然传音道:“你就不能追问一下吗?”

    “我从不强人所难,狐也一样。”

    “好!你别后悔!”

    央央说完便不再说话。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过去了。

    白虎仍旧在美美的睡,江北然也很悠闲的在闭目养神,顺便思考一下等会儿要怎么敲……和这位白虎酋长谈一下合作。

    央央则是有些坐立不安,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听到江北然关心它这几年在做什么时,它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

    有种“原来他也惦记着我”的感觉。

    所以它其实很想自己这几年来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他。

    可偏偏……可偏偏……

    想到这,央央的牙就又开始痒了。

    “接下来的话,都是我在自言自语,不是说给你听的。”

    听到央央突如其来的传音,江北然点头传音道。

    “好,我知道了。”

    “我怎么到这来的事情已经说过了,来到这四圣之地以后,我发现这里的灵气要远比我以前所在的那个洞穴里更浓厚。”

    “后来娘说它在四圣之地认识异兽可以投奔,就带着我来到了这个部落中,后来我知道了这里叫做霜掌部落,是最靠近祭坛的部落之一。”

    说到这里,央央特地停顿了一下,想吊一下江北然的胃口。

    可惜,江北然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就好像真把它当做在自言自语一样。

    无奈之下,央央只好继续“自言自语”。

    “酋长说,只要能够进入祭坛,它就能真正的成为四圣,拥有无上神力,带领着我们*你们人类!嘿嘿,怕不怕?你要是现在说两句好话,等到那时候我就收你做我的奴仆,保你一条小命。”

    “……”

    “喂,你给点反应好不好!”央央气道。

    “你不是在自言自语吗。”

    “现在我在跟你说话呢。”

    “哦,不用。”

    这个回答也算是在央央的预料之中,所以它并没有太过生气。

    “哼,有你后悔的时候。”

    说吧央央继续道:“因为这霜掌部落占据的是四圣之地中最好的几个圣所之一,所以常常有其他部落来攻打,而且是好几个部落联手来攻,我就是在这样的战争中迅速成长,长出了第七条尾巴,而且成为了部落里的大头目之一。”

    央央说话时语气十分的骄傲,连脖子都昂了起来。

    “之前要不是我出来救你,你肯定就被童童它们吃掉了,结果你到现在都没说声谢谢。”

    “哦,谢谢。”

    听着江北然毫无感情的谢谢,央央只觉得自己自己的牙更痒了。

    不过痒归痒,央央还是说起了这几年来它做的其他事情。

    比如和谁谁交朋友啦,收了谁谁谁当小弟啦,隔壁哪个部落的谁谁谁特别厉害啦。

    反正是越说越上头,就好像真的只把江北然当做了一个听众。

    见央央仿佛说嗨了,江北然也觉得挺好,从之前央央的华丽,他已经搜集到了不少信息。

    比如这里是最好的几个圣所之一,这句话江北然就觉得信息量很大。

    他本以为只有存放着四圣精魄的才能叫圣所,但现在看来并不是。

    毕竟既然有最好的,那肯定就有最次的。

    也许圣所这玩意儿就跟盲盒一样,打开之前没有异兽知道下面到底藏着什么。

    至于怎么判断圣所的强弱,江北然有的是机会找其他异兽问问,不必急于一时。

    另外四圣这个关键词江北然来到这后也是听了不下数十遍,它们就仿佛人类*者的玄帝一般,之存在于传说之中。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强大的存在都消失了呢……

    想起在曾经在施家老祖口中那消失的历史,江北然也是越发好奇,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这些强大的存在全部消失在了玄龙大陆上。

    而且之后也再也没有如此强大的存在诞生。

    但江北然也只是好奇一下,并不打算去探索*,毕竟这种事情光是听就知道肯定是个大麻烦,他连沾都不想沾上一点,就更别说特地去查了。

    “喂!你还有没有在听啊。”

    这时央央有些不满的语气突然传入江北然耳中。

    “嗯,听着呢。”江北然点头。

    “那你说,我交的第二个朋友是谁。”

    “丫丫。”

    “才不是!”央央生气的喊道。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不知道是出于自信,还是没把眼前江北然这个弱小的人类放在眼里。

    又或者是白虎也想赶紧试试他那句“只要戴上,就能解决烦恼”的话是真是假。

    总之白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玉璧戴在了额头上。

    只一瞬间。

    白虎就觉得仿佛一阵清风拂过,神智变的无比清醒,从出生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清静。

    “呼……”

    白虎长舒一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

    看着酋长满是惬意的表情,央央回过头朝着江北然传音入密道:“你对酋长做了什么?”

    “想知道?”

    “嗯嗯。”

    “那就乖乖配合我,等结束后告诉你。”

    央央听完不禁鼓起了腮帮,“现在就告诉我嘛!”

    但江北然却没再理会它。

    “哼!我还不想知道呢!”朝着江北然做了个鬼脸,央央把头扭了回去。

    在央央生闷气时,白虎则是在享受这无与伦比的一刻。

    它从出身那一刻起,身体里就住着九只虎,如果让江北然知道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冒出一个词。

    “虎格*。”

    但其实住在白虎身体里的九只虎又远远不是虎格*这么简单。

    它们每一个都是活生生的白虎。

    简单来说就是,当主虎格的白虎伤到危及生命时,第二虎格的白虎就会顶上,并且满血满状态“复活”,更离谱的是连战斗方式都会完全改变。

    这就是白虎的与生俱来的强大天赋,强到没朋友的那种。

    但这强无敌的天赋也有着一个非常麻烦的副作用。

    那就是每一个虎格都争抢着想要当主虎格,所以作为现任主虎格,它每天都要花许多精力来压制其他虎格。

    久而久之的,自然会感觉到疲惫,而上一任主虎格,就是在疲惫时被它给“篡位”的。

    而在戴上了这块玉璧后,白虎感觉世界一下就清静了。

    耳边再也没了其他虎格逼逼赖赖的声音,这个要吃肉,那个要干仗的,烦死个虎。

    “呼……呼……”

    正在江北然等着白虎的“用后感”时,白虎的喉咙中竟然传出了阵阵鼾声……

    这是……坐着睡着了?江北然见状不禁微微一笑,看来不用精神力检视也知道宁神玉璧的效果很好了。

    见自家酋长就这么睡着了,央央忍不住再次传音入密问江北然道。

    “你到底对酋长做了什么啊。”

    “你不是说你不想知道了吗?”

    “你!哼!”见江北然不肯回答,央央也就不再追问,换了个问题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

    “等到酋长醒过来?”

    “对。”

    “那多无聊。”央央打了个哈欠,“要不你跟我讲讲这些年你做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做。”

    “那你怎么跑这来了?”

    “不重要。”

    “哼!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令狐生气!”

    想起曾经在那个花园中数次被眼前这个男人气到难以入眠,央央就想要咬他一口,但一想到他冒着性命风险放了自己,央央就又忍住了冲动。

    “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在这的几年是怎么过的。”江北然突然传音道。

    央央一听笑了,“嘿嘿,想知道啊?我才不告诉你!”

    “哦。”

    江北然应了一声,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喂!”央央忍不住直接喊出了声,但刚喊完就后悔了,连忙扭头看向酋长,却发现它依旧睡的很沉,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

    “呼……”央央这才松口气,再次看着江北然传音道:“你就不能追问一下吗?”

    “我从不强人所难,狐也一样。”

    “好!你别后悔!”

    央央说完便不再说话。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过去了。

    白虎仍旧在美美的睡,江北然也很悠闲的在闭目养神,顺便思考一下等会儿要怎么敲……和这位白虎酋长谈一下合作。

    央央则是有些坐立不安,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听到江北然关心它这几年在做什么时,它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

    有种“原来他也惦记着我”的感觉。

    所以它其实很想自己这几年来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他。

    可偏偏……可偏偏……

    想到这,央央的牙就又开始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