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九十五章 难道是圣使!?

第四百九十五章 难道是圣使!?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九十五章 难道是圣使!?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如果换做某个老阴比来,绝不会这么轻易透露出自己重要的东西,而是会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气来表达。

    哪像梼杌这样,一脸的急不可耐,就差没说这玩意儿就是我的命,只要你能帮我,我把命给你都行!

    遇到这种小可爱,不敲一笔……不对,不让它交点学费,它又怎么能知道社会是真的险恶?

    另外江北然相信他如果用这种方法去吊玄圣胃口的话,系统选项早就乱跳了。

    但在这里,异兽之王都是那么的单纯可爱。

    一时间,江北然有种找到了家的感觉。

    见破阵的事情还是没着落,梼杌便带着江北然一伙离开宫殿,重新回到了那个昏暗的地下室。

    趴上一条毛茸茸的毯子,梼杌看向江北然开口道:“朋友,能参观的地方我都已经带你参观过了,你还有什么想要去看的地方吗。”

    江北然思考片刻回答道:“尊敬的酋长,这次非常感谢你带我四处参观,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江北然这句话说的真心实意,喜欢是真的喜欢,除开圣泉和圣光外,江北然还发现了不少宝物,都是在人类国度里很难获得的珍品。

    只可惜梼杌虽然不知道这些充满灵气的宝物该如何正确使用,但却知道它们很有价值,所以都护的很好,想要忽悠过来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听到江北然喜欢自己的地盘,梼杌眼中流露出一抹高兴之色继续道:“那朋友就住在我这里如何,我可以安排一处灵气最充裕的地方给你当窝。”

    ‘当窝还行……’

    在心里吐槽一句后,江北然气拱手道:“多谢酋长的好意,只是我接下来我该去其他部落造访一番了。”

    梼杌自然还记得朋友那句他是来帮所有异兽的。

    但在见识过朋友的诸多本事后,梼杌就更不舍的让他离开了。

    别的不说,光是打开通往圣殿地下通道这件事就无比重要。

    所以再三考虑后,梼杌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认真的说道:“朋友,留下来帮我吧,如果我能成为这新四圣,这里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

    “再次感谢酋长的美意,但我一开始就说过我的目的了,我要帮助四圣之地中的所有部落。”

    江北然拒绝的这么果断倒也不是因为梼杌开空头支票,而是他根本就不打算帮某只异兽一统四圣之地。

    原因很简单,根本没有好处。

    他之所以想一统玄龙大陆,是想自己做王,让这片大陆上再也没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人或事。

    这里面的重点就是他自己做王。

    而帮梼杌统一整个四圣之地的话,王就是它,到时候自己没利用价值了,能不能拿到想要的一切还不是得看他脸色。

    而且四圣之地一旦统一,他们可就真的有可能要打起侵略人类王国的主意了。

    江北然来这只是想搞点好宝贝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帮异兽攻打人类。

    那不成人奸了嘛?

    所以江北然不仅不会帮着异兽统一四圣之地,还会想方设法的让它们继续对立下去,这样一来不仅是为了保护人类一方,更是让自己的价值体现到极致。

    梼杌之所以这么想挽留他,就是因为想借他的力量统一四圣之地。

    那江北然既然可以让梼杌如此惦念,既然也能让其他部落的酋长也这么惦念。

    到时候他就是“共享智囊”,谁想用谁就付钱,谁给的钱多,谁就先用。

    突出一个公平!

    所以别说梼杌开出的是空头支票,就算它真当场就掏出什么大宝贝来,江北然也是肯定会拒绝的。

    见江北然拒绝的如此果断,梼杌立马补充道:“我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我们可以去圣殿立下兽王契约,若是我到时候反悔,就会受到契约的惩罚,变成只能听从你命令的宠兽。”

    ‘哦?’

    江北然想不到那个圣殿还有这种作用。

    但不管那个所谓兽王契约是真是假,江北然都不可能帮梼杌统一整个四圣之地。

    这是原则问题。

    于是江北然摇摇头,露出一抹微笑回答道:“我要完成的使命不是帮你统一这个地方,而是帮助所有部落,希望你能明白。”

    ‘使命……’

    虽然梼杌不知道朋友口中的“使命”是什么,但却觉得朋友更加神秘了。

    即使已经相处了一天一夜,但梼杌仍旧不知道这位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异兽的朋友究竟是哪种存在。

    这会儿又冒出一个使命……

    ‘难道它是王派来指引我们前进的圣使?’

    对于异兽,尤其是四圣之地的异兽来说,王是绝对不可侵犯的存在,所以梼杌即使只是想,最多也只敢想要成为新的四圣之一,绝不敢亵渎王半分。

    而王是无所不能的,那么派来这么一个圣使帮助它们自然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在这个念头诞生后,梼杌越想越觉得可能是,不然自己怎么会感知不到他的过去和未来,这绝对是只有圣使才能做到的事情!

    想到这,梼杌的眼神又望向了站在江北然旁边的施凤兰,难怪从一开始自己就很想要亲近这个小女孩,她一定是另一位圣使,不然怎么会散发着如此让它想要亲近的味道。

    脑洞这种玩意儿就像是一个坑,一旦跳进去了,就只会越挖越深,最终自己把自己困在了下面。

    “我明白了。”各种意义上都想明白了的梼杌朝着江北然点了点头。

    虽然它此刻已经把朋友脑补成了圣使,但毕竟只是猜测,还需要进一步确认,不然认错圣使的话,也是对王的一种亵渎。

    江北然见梼杌突然变的如此爽快也有些奇怪,而且它看向自己的表情……好像些怪怪的。

    ‘这货……不会是迪化了吧?’

    江北然和各种老狐狸打交道多年,深谙说话就要假大空的道理,先用话语把对方镇住再说,至于细节嘛,之后慢慢填就是。

    只是从梼杌的表情来看,它似乎将自己的话照单全收了,不仅没有怀疑,甚至还自己把自己说服了。

    ‘这里……果然是天堂啊。’

    感慨一声,江北然郑重的点头道:“你能明白就好,那我就先上去看看圣泉了,争取早些将它彻底利用起来。”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但在这里,异兽之王都是那么的单纯可爱。

    一时间,江北然有种找到了家的感觉。

    见破阵的事情还是没着落,梼杌便带着江北然一伙离开宫殿,重新回到了那个昏暗的地下室。

    趴上一条毛茸茸的毯子,梼杌看向江北然开口道:“朋友,能参观的地方我都已经带你参观过了,你还有什么想要去看的地方吗。”

    江北然思考片刻回答道:“尊敬的酋长,这次非常感谢你带我四处参观,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江北然这句话说的真心实意,喜欢是真的喜欢,除开圣泉和圣光外,江北然还发现了不少宝物,都是在人类国度里很难获得的珍品。

    只可惜梼杌虽然不知道这些充满灵气的宝物该如何正确使用,但却知道它们很有价值,所以都护的很好,想要忽悠过来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听到江北然喜欢自己的地盘,梼杌眼中流露出一抹高兴之色继续道:“那朋友就住在我这里如何,我可以安排一处灵气最充裕的地方给你当窝。”

    ‘当窝还行……’

    在心里吐槽一句后,江北然气拱手道:“多谢酋长的好意,只是我接下来我该去其他部落造访一番了。”

    梼杌自然还记得朋友那句他是来帮所有异兽的。

    但在见识过朋友的诸多本事后,梼杌就更不舍的让他离开了。

    别的不说,光是打开通往圣殿地下通道这件事就无比重要。

    所以再三考虑后,梼杌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认真的说道:“朋友,留下来帮我吧,如果我能成为这新四圣,这里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

    “再次感谢酋长的美意,但我一开始就说过我的目的了,我要帮助四圣之地中的所有部落。”

    江北然拒绝的这么果断倒也不是因为梼杌开空头支票,而是他根本就不打算帮某只异兽一统四圣之地。

    原因很简单,根本没有好处。

    他之所以想一统玄龙大陆,是想自己做王,让这片大陆上再也没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人或事。

    这里面的重点就是他自己做王。

    而帮梼杌统一整个四圣之地的话,王就是它,到时候自己没利用价值了,能不能拿到想要的一切还不是得看他脸色。

    而且四圣之地一旦统一,他们可就真的有可能要打起侵略人类王国的主意了。

    江北然来这只是想搞点好宝贝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帮异兽攻打人类。

    那不成人奸了嘛?

    所以江北然不仅不会帮着异兽统一四圣之地,还会想方设法的让它们继续对立下去,这样一来不仅是为了保护人类一方,更是让自己的价值体现到极致。

    梼杌之所以这么想挽留他,就是因为想接他的力量统一四圣之地。

    那江北然既然可以让梼杌如此惦念,既然也能让其他部落的酋长也这么惦念。

    到时候他就是“共享智囊”,谁想用谁就付钱,谁给的钱多,谁就先用。

    突出一个公平!

    所以别说梼杌开出的是空头支票,就算它真当场就掏出什么大宝贝来,江北然也是肯定会拒绝的。

    见江北然拒绝的如此果断,梼杌立马补充道:“我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我们可以去圣殿立下兽王契约,若是我到时候反悔,就会受到契约的惩罚,变成只能听从你命令的宠兽。”

    ‘哦?’

    江北然想不到那个圣殿还有这种作用。

    但不管那个所谓兽王契约是真是假,江北然都不可能帮梼杌统一整个四圣之地。

    这是原则问题。

    于是江北然摇摇头,露出一抹微笑回答道:“我要完成的使命不是帮你统一这个地方,而是帮助所有部落,希望你能明白。”

    ‘使命……’

    虽然梼杌不知道朋友口中的“使命”是什么,但却觉得朋友更加神秘了。

    即使已经相处了一天一夜,但梼杌仍旧不知道这位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异兽的朋友究竟是哪种存在。

    这会儿又冒出一个使命……

    ‘难道它是王派来指引我们前进的圣使?’

    对于异兽,尤其是四圣之地的异兽来说,王是绝对不可侵犯的存在,所以梼杌即使只是想,最多也只敢想要成为新的四圣之一,绝不敢亵渎王半分。

    而王是无所不能的,那么派来这么一个圣使帮助它们自然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在这个念头诞生后,梼杌越想越觉得可能是,不然自己怎么会感知不到他的过去和未来,这绝对是只有圣使才能做到的事情!

    想到这,梼杌的眼神又望向了站在江北然旁边的施凤兰,难怪从一开始自己就很想要亲近这个小女孩,她一定是另一位圣使,不然怎么会散发着如此让它想要亲近的味道。

    脑洞这种玩意儿就像是一个坑,一旦跳进去了,就只会越挖越深,最终自己把自己困在了下面。

    “我明白了。”各种意义上都想明白了的梼杌朝着江北然点了点头。

    虽然它此刻已经把朋友脑补成了圣使,但毕竟只是猜测,还需要进一步确认,不然认错圣使的话,也是对王的一种亵渎。

    江北然见梼杌突然变的如此爽快也有些奇怪,而且它看向自己的表情……好像些怪怪的。

    ‘这货……不会是迪化了吧?’

    江北然和各种老狐狸打交道多年,深谙说话就要假大空的道理,先用话语把对付镇住再说,至于细节嘛,之后慢慢填就是。

    只是从梼杌的表情来看,它似乎将自己的话照单全收了,不仅没有怀疑,甚至还自己把自己说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