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改命

第四百八十二章 改命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八十二章 改命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江陵县的一座小酒馆包厢中。

    收到江北然回信的林诗蕴正坐在一面铜镜前整理着自己的发型。

    ‘眉毛好像有些怪怪的……’

    正当林诗蕴准备拿起一把小木梳梳理一下自己的柳叶眉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吓的林诗蕴差点一拳打碎面前的镜子。

    连忙将小木梳藏起来的林诗蕴扭头看去,来者正是江大师。

    ‘不愧是大师……行动竟然如此悄声无息。’

    林诗蕴一直有用玄识观察四周,但却完全没有发现江大师的到来,所以才会被吓到花容失色。

    稍微缓口气,林诗蕴发现今日大师穿着一身黑袍,连脸部都遮挡住的那种,十分的神秘。

    “来的挺快。”江北然关上门坐到桌前对林诗蕴说道。

    拿起酒桌上的一个酒壶给江北然倒上一杯,林诗蕴说道:“我一收到大师的信就来了。”

    接着不等江北然回话,林诗蕴就接着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当面感谢大师,大师数次救我性命,应理应是我答谢您才是,哪还有收您报酬的道理。”

    “把手伸出来。”

    见大师好像完全没有听自己所说的话一般,林诗蕴愣了片刻,还是乖乖将手伸了过去。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支已经蘸上了朱砂的毛笔,江北然在林诗蕴的手心上写了一个两个字。

    癸水

    看着林诗蕴不解的眼神,江北然开口解释道:“命格中有癸水之人睿智,低调,不急不躁,做事不露声色,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长袖善舞,所谓的上善若水说的就是癸水。”

    “大师的意思是……我命中缺水?”

    林诗蕴看着自己手心上的两个字问道。

    “你的七杀命格过于耿直,刚正,凡事都缺乏耐性,所以癸水是你改命的最好法门。”

    林诗蕴虽然不是很听得懂,但还是大受震撼。

    “那么大师,我该怎么做才能让我的命格中有癸水呢?”

    这会儿林诗蕴早已忘记自己这次来坚决不会要任何报酬的立场,满心都是对命格的好奇。

    拿出纸用置闰法画了一张流程图,江北然指着纸上的字说道。

    “癸水心里永远装着地支寅木,也是六甲旬首之一,这一点你需要牢记。”

    林诗蕴虽然完全看不懂,也听不懂,但不妨碍她认真的点点头,并表示自己一定会牢牢记住。

    紧接着江北然又做了一系列定符头,定节气,定元,取符取使,转九星等测命之法后,掐着指觉说道:“天任星原始宫位在艮八宫,艮宫有地盘乙,则天任星携带的天盘干就是乙。现在天任星转到七宫,所以七宫的天盘干就是乙。”

    林诗蕴当时在洞穴中虽然数次聆听江大师讲道,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完全没听懂,只觉得江大师每次每次的出来的结果都让她无比钦佩。

    这次也意义昂,林诗蕴虽然听不懂,当仍不妨碍她觉得大师讲道的时候气质超凡,不似凡人。

    ‘是因为多日不见吗,大师似乎……更洒脱了。’

    气质这种东西不是一件黑袍就能挡住的,林诗蕴虽然看不清江北然的脸,但仍旧能感觉到那摄人心魄的魅力。

    正当林诗蕴想的有些痴时,一阵阵磨剑声突然在她脑中响起,同时自己侄女那骇人的笑容也浮现在面前。

    因为在洞穴内经历过太多这样的情况,所以这都成林诗蕴的本能反映了。

    摇摇头将声音和笑容都甩出脑袋,林诗蕴继续双手托着下巴痴迷的看着江北然讲道,认真地样子就如同她真能听得懂一般。

    一通掐算过后,江北然拿出笔在纸上写下数行字并说道。

    “此为四柱改命法,根据四柱上的喜忌来进行,通过四柱五行来中和你的偏旺之命,你的命局中金弱或无,我便以木五行为喜用神,只是我只能帮你算出如何改命,但具体该怎么做,还是得靠你自己做。”

    江北然说完将纸推向了林诗蕴。

    “照着纸上写的做,三个月之后我会再来替你算一次命格。”

    “好的。”林诗蕴点点头,接过纸认真阅读了起来。

    ‘常穿*的衣服,家中被褥用蓝色最佳,住宅宜坐西向东,睡觉的时候头朝东方睡……’

    花了好一会儿林诗蕴才将纸上所有的注意事项全部读完,发现真的是事无巨细,吃什么用什么都有明确的规定。

    “若想要彻底改命,这纸上的一切你都必须严格遵守,明白了吗。”

    林诗蕴这会儿对江北然那是一万个敬佩,所以丝毫没有迟疑的回答道:“请大师放心,我一定会严格遵守的。”

    点点头,江北然又道:“皇蛊的消息我已经确认了,没问题,你的办事能力很不错。”

    得到大师的夸奖,林诗蕴异常高兴,“走南闯北的,认识朋友就比较多,所以能打探的消息也多一点。”

    “嗯,另外我在寻找皇蛊时遇到了一个很适合你们林家的人才,打算引荐给你。”

    林诗蕴听完不禁有些惊愕,完全没想到江大师竟然还会给她这么一个惊喜。

    和江北然相处了这么久,林诗蕴深知这位大师的眼界极高,一般天才都入不了他的眼,而能被他称之为人才的,定然是有着十分特别的过人之处。

    这样的人才,又有哪个家族会不喜欢呢?

    “多谢大师,不知这位人杰在哪?方便让我先见见他吗?”

    “当然,找你来就是想把他引荐给你,至于之后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好,当然,关于我的事情,不要跟他谈及太多。”

    “请大师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妥当的。”

    林诗蕴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江北然开口道。

    “吱呀”一声,包厢门被推开,朱商震走进来朝穿着一身黑袍的江北然拱手行礼道:“拜见前辈。”

    自从那日被前辈送出结界后,朱商震就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手头上的事情,然后就满心期待的等待着前辈的消息。

    终于,就在前天夜里,他见到一只纸鸢朝他飞来,接住打开一看,正是前辈的来信。

    等到朱商震顺手将门带上,江北然开口道:“旁边这位便是林家家主之妹,认识一下吧。”

    朱商震听完不禁瞳孔一缩,他本以为前辈是认识林家中的哪位门或是边缘族人,想不到竟是这样的核心人物。

    ‘不愧是前辈!’

    惊讶完,朱商震立即朝着林诗蕴拱手道:“在下朱商震,见过林家大小姐。”

    林诗蕴见状也是起身回礼道:“久仰大名。”

    见两人打完招呼,江北然直接起身道:“剩下的事情你们聊吧,我还有些事,先走一步。”

    说完便直接离开了包厢。

    林诗蕴和朱商震同时都是一愣,但追出去时,江北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师还真是……一如既往。’

    在心中感慨一句,林诗蕴看向朱商震道:“我们先进去聊吧。”

    朱商震听完点点头,跟着林诗蕴回到了包厢之中。

    离开酒楼的江北然直接就回到了飞府之上,以朱商震的那份天赋,江北然相信压根就不需要自己说什么推荐词,只要展示出来,林家就必然会重点培养他。

    在有林诗蕴这个靠山的情况下,朱商震的被*幻想症应该也会稍微减轻一些,能够在林家学到些真正的乾坤术。

    如此一来,无论是得到归属的朱商震,还是收获一名顶级天才的林家,都欠他一份大人情。

    ‘完美。’

    走进飞府中,江北然发现施凤兰正在院子里认真的画画,看上去十分用心。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来的挺快。”江北然关上门坐到桌前对林诗蕴说道。

    拿起酒桌上的一个酒壶给江北然倒上一杯,林诗蕴说道:“我一收到大师的信就来了。”

    接着不等江北然回话,林诗蕴就接着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当面感谢大师,大师数次救我性命,应理应是我答谢您才是,哪还有收您报酬的道理。”

    “把手伸出来。”

    见大师好像完全没有听自己所说的话一般,林诗蕴愣了片刻,还是乖乖将手伸了过去。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支已经蘸上了朱砂的毛笔,江北然在林诗蕴的手心上写了一个两个字。

    癸水

    看着林诗蕴不解的眼神,江北然开口解释道:“命格中有癸水之人睿智,低调,不急不躁,做事不露声色,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长袖善舞,所谓的上善若水说的就是癸水。”

    “大师的意思是……我命中缺水?”

    林诗蕴看着自己手心上的两个字问道。

    “你的七杀命格过于耿直,刚正,凡事都缺乏耐性,所以癸水是你改命的最好法门。”

    林诗蕴虽然不是很听得懂,但还是大受震撼。

    “多谢大师,不知这位人杰在哪?方便让我先见见他吗?”

    “当然,找你来就是想把他引荐给你,至于之后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好,当然,关于我的事情,不要跟他谈及太多。”

    “请大师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妥当的。”

    林诗蕴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江北然开口道。

    “吱呀”一声,包厢门被推开,朱商震走进来朝穿着一身黑袍的江北然拱手行礼道:“拜见前辈。”

    自从那日被前辈送出结界后,朱商震就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手头上的事情,然后就满心期待的等待着前辈的消息。

    终于,就在前天夜里,他见到一只纸鸢朝他飞来,接住打开一看,正是前辈的来信。

    等到朱商震顺手将门带上,江北然开口道:“旁边这位便是林家家主之妹,认识一下吧。”

    朱商震听完不禁瞳孔一缩,他本以为前辈是认识林家中的哪位门或是边缘族人,想不到竟是这样的核心人物。

    ‘不愧是前辈!’

    惊讶完,朱商震立即朝着林诗蕴拱手道:“在下朱商震,见过林家大小姐。”

    林诗蕴见状也是起身回礼道:“久仰大名。”

    见两人打完招呼,江北然直接起身道:“剩下的事情你们聊吧,我还有些事,先走一步。”

    说完便直接离开了包厢。

    林诗蕴和朱商震同时都是一愣,但追出去时,江北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师还真是……一如既往。’

    在心中感慨一句,林诗蕴看向朱商震道:“我们先进去聊吧。”

    朱商震听完点点头,跟着林诗蕴回到了包厢之中。

    离开酒楼的江北然直接就回到了飞府之上,以朱商震的那份天赋,江北然相信压根就不需要自己说什么推荐词,只要展示出来,林家就必然会重点培养他。

    在有林诗蕴这个靠山的情况下,朱商震的被*幻想症应该也会稍微减轻一些,能够在林家学到些真正的乾坤术。

    如此一来,无论是得到归属的朱商震,还是收获一名顶级天才的林家,都欠他一份大人情。

    ‘完美。’

    走进飞府中,江北然发现施凤兰正在院子里认真的画画,看上去十分用心。

    ————————————————————————————————————

    江陵县的一座小酒馆包厢中。

    收到江北然回信的林诗蕴正坐在一面铜镜前整理着自己的发型。

    ‘眉毛好像有些怪怪的……’

    正当林诗蕴准备拿起一把小木梳梳理一下自己的柳叶眉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吓的林诗蕴差点一拳打碎面前的镜子。

    连忙将小木梳藏起来的林诗蕴扭头看去,来者正是江大师。

    性,所以癸水是你改命的最好法门。”

    林诗蕴虽然不是很听得懂,但还是大受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