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八十章 未卜先知

第四百八十章 未卜先知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八十章 未卜先知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施语彤喝完后拿出一根玉签子对江北然说道:“江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用什么法器最适合卜出别人所在的位置啊。”

    江北然听完抬起头,刚要开口,注意力就完全被施语彤手中那支玉签子吸引了过去。

    他虽然从没见过这种签子,但却能感觉到这根签子十分的与众不同。

    和一般的法宝或者宝材不同,这根签子并没有蕴含着巨大的灵力,可江北然就是能感知到有某种不知名的能量缠绕在玉签子上。

    ‘这丫头身上宝贝怎么这么多……’

    从第一次见面的宝光奇琉,到现在的神秘玉签,她总能拿出让自己感兴趣的宝贝来。

    而且从她这一边举着签子一边问问题的架势,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想贿赂考官?’

    将视线移开,江北然回答道:“法器不是关键,关键是你的心诚不诚。”

    在上次见到谷良人手里拿个碎裂的龟壳时,江北然就知道系统给施语彤出的不是一道难题,而是一道无解的题。

    连谷良人都没法算他,这小丫头又拿什么来算?

    不过江北然也考虑过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谷良人是要算他的命格,甚至过去未来,这才直接算碎了自己的法器。

    但施语彤只是要算他人在哪而已,难度骤降,所以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当然心诚啊,特别特别诚。”施语彤一边说一边又拿出了一根玉签子。

    ‘艹!’

    江北然真是服了这些玄二代了,咋一个个的都宝贝这么多。

    而且这施语彤不止是宝贝多,上次还轻描淡的将斩日琉在哪告诉了他。

    要知道在这之前,连施弘方都不知道这斩日琉要去哪里寻。

    虽然作为圣贤的孙女,她的确算得上是二代中二代,但她表现出来的能力可不是光作为二代就能拥有的。

    施凤兰虽然也能偷偷拿出很多宝物来,但她的身份十分特殊,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施家的重点照顾对象。

    所以偶尔任性一下,施家的长辈们应该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这种待遇应该不至于每个施家小辈都有,不然施家宝贝再多也不够他们霍霍的啊。

    低头思考片刻,江北然突然想起施嘉慕当初跟她介绍施语彤说的话。

    ‘她感知能力特别厉害,每次快要遇到危险时总能提前避开。’

    这种能力不就是未卜先知?

    如此一联想,江北然对这小丫头的看法突然发生了一些改变。

    以前江北然是觉得这个小女孩表面天真烂漫,其实极有心机。

    但现在看来,她很有可能是预见到了什么,才如此刻意的来接近自己。

    一时间,江北然对施语彤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见江北然不说话,施语彤又拿出一根玉签子道:“江哥哥,到底要怎么样才算诚心呢?”

    喝了口茶,江北然抬头问道:“你靠近我,真的只是为了学算卦而已?”

    施语彤听完笑盈盈的回答道:“是啊。”

    “那我说过了,等你哪天能算到我在哪,我就教你。”

    施语彤听完眼珠一转,说道:“江哥哥觉得我想跟您学算卦只是一个接近你的借口?”

    “既然你说了不是,那就不是。”

    “那如果我告诉江哥哥我的另一个目的,您可以降低一些考验的难度吗?”

    施语彤话音刚落,系统选项就跳了出来。

    选项一:“可以。”完成奖励:罗王妖功(地级中品)

    选项二:“不可能。”完成奖励:随机特殊属性点+1

    在看到特殊属性点的瞬间,江北然就知道这个问题不能再继续深入问下去了。

    之前的选项证明了,给施语彤一个几乎无解的难题,让她去琢磨怎么破解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而现在因为他对施语彤的好奇心,打算主动降低这个考题的难度,那么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

    也就是他在向施语彤提出这个疑问时,系统就认为他是在主动找事情。

    ‘莫非是这丫头的能力或者天赋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

    疑惑中,江北然选择了二回答道:“不可能。”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卜卦+1

    ‘哦!?’

    当看到卜卦点时,江北然忍不住双眼发亮,这绝对是他最想获得特殊点数之一。

    ‘舒服了。’

    一时间,江北然看施语彤都觉得顺眼了许多,当然,该保持的距离还是必须要保持。

    听到江北然斩钉截铁的回答,施语彤有些意外。

    她本以为江哥哥既然已经发现了什么,而且也将这个问题抛了出来,就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没想到自己只是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就被他直接拒绝了。

    ‘这位大哥哥真是不能以常理度之啊……’

    “江贤牌,造访圣贤的人走了,您现在可以上去了。”

    就在施语彤还想再努努力的时候,一名侍从走到休息厅门口恭敬的向江北然说道。

    “好的,多谢。”

    说完江北然便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等到江北然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门口,施语彤拿起手中的玉签子端详了一会儿,不禁叹了口气想到。

    ‘还以为这个一定会让他动心的呢。’

    有些失望的将玉签子收起,施语彤一边思考着是到底是继续走“偏门”,还是想办法通过江哥哥给的考验,一边也离开了休息厅。

    一路行到八层,江北然发现圣贤的房门开着,于是便直接走上前拱手道:“拜见圣贤。”

    站在一排书架前的施巍弈点点头,回道:“进来吧。”

    “是。”应了一声,江北然走进了房间中。

    “等很久了吗?”施巍弈头也没回的问道。

    “刚来,也没等太久。”

    “刚处理了一些麻烦事。”

    施巍弈说着转过身锤了锤自己的肩膀道:“手下吃干饭的太多,搞的我也总是没法好好歇着啊。”

    结合上次家宴时的话,江北然能听出施巍弈对自家小辈的办事能力不太满意,同时也一直在暗示自己过去给他帮忙。

    但江北然上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强硬回绝了,这会儿又哪会跟他气。

    “圣贤率先垂范,晚辈万分佩服。”说完江北然就从乾坤戒中拿出契书递过去道:“晚辈这次来时将与乾天宗的书契送来,闫宗主已经打上玄印了。”

    施巍弈点点头,仿佛早就聊到一般将契书接了过去,似乎完全不惊讶闫光庆为何愿意签这种“不公平条约”。

    将契书顺手塞进乾坤戒,施巍弈看着江北然问道:“还有别的事吗?”

    江北然听完拱拱手,说道:“晚辈确实还有一件事想要向前辈讨教。”

    “说吧。”

    “不知圣贤可曾踏足过古墟?”

    作为人类还未征服之地,古墟的信息极难打听到,所以江北然想着与其在外面碰运气,不如找施家最见多识广的圣贤问问。

    听到古墟二字,施巍弈露出了一抹明显的笑容:“你竟然会对这么危险的地方感兴趣?还真是难得。”

    “只是觉得此处颇为神奇,故而才想问问。”

    施巍弈当然不会相信江北然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所以微笑着问道:“我也不瞒你,古墟之秘我也不能随便透露,除非……你能够用同样有价值的情报来交换。”

    “这……晚辈并没此等情报能拿来交换。”

    “嚯嚯嚯,怎么没有?”施巍弈笑了一声,继续道:“你为何要去古墟就是一个不错的情报。”

    “圣贤误会了,晚辈真的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

    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施语彤喝完后拿出一根玉签子对江北然说道:“江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用什么法器最适合卜出别人所在的位置啊。”

    江北然听完抬起头,刚要开口,注意力就完全被施语彤手中那支玉签子吸引了过去。

    他虽然从没见过这种签子,但却能感觉到这根签子十分的与众不同。

    和一般的法宝或者宝材不同,这根签子并没有蕴含着巨大的灵力,可江北然就是能感知到有某种不知名的能量缠绕在玉签子上。

    ‘这丫头身上宝贝怎么这么多……’

    从第一次见面的宝光奇琉,到现在的神秘玉签,她总能拿出让自己感兴趣的宝贝来。

    而且从她这一边举着签子一边问问题的架势,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想贿赂考官?’

    将视线移开,江北然回答道:“法器不是关键,关键是你的心诚不诚。”

    在上次见到谷良人手里拿个碎裂的龟壳时,江北然就知道系统给施语彤出的不是一道难题,而是一道无解的题。

    连谷良人都没法算他,这小丫头又拿什么来算?

    不过江北然也考虑过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谷良人是要算他的命格,甚至过去未来,这才直接算碎了自己的法器。

    但施语彤只是要算他人在哪而已,难度骤降,所以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当然心诚啊,特别特别诚。”施语彤一边说一边又拿出了一根玉签子。

    ‘艹!’

    江北然真是服了这些玄二代了,咋一个个的都宝贝这么多。

    而且这施语彤不止是宝贝多,上次还轻描淡的将斩日琉在哪告诉了他。

    要知道在这之前,连施弘方都不知道这斩日琉要去哪里寻。

    虽然作为圣贤的孙女,她的确算得上是二代中二代,但她表现出来的能力可不是光作为二代就能拥有的。

    施凤兰虽然也能偷偷拿出很多宝物来,但她的身份十分特殊,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施家的重点照顾对象。

    所以偶尔任性一下,施家的长辈们应该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这种待遇应该不至于每个施家小辈都有,不然施家宝贝再多也不够他们霍霍的啊。

    低头思考片刻,江北然突然想起施嘉慕当初跟她介绍施语彤说的话。

    ‘她感知能力特别厉害,每次快要遇到危险时总能提前避开。’

    这种能力不就是未卜先知?

    如此一联想,江北然对这小丫头的看法突然发生了一些改变。

    以前江北然是觉得这个小女孩表面天真烂漫,其实极有心机。

    但现在看来,她很有可能是预见到了什么,才如此刻意的来接近自己。

    一时间,江北然对施语彤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见江北然不说话,施语彤又拿出一根玉签子道:“江哥哥,到底要怎么样才算诚心呢?”

    喝了口茶,江北然抬头问道:“你靠近我,真的只是为了学算卦而已?”

    施语彤听完笑盈盈的回答道:“是啊。”

    “那我说过了,等你哪天能算到我在哪,我就教你。”

    施语彤听完眼珠一转,说道:“江哥哥觉得我想跟您学算卦只是一个接近你的借口?”

    “既然你说了不是,那就不是。”

    “那如果我告诉江哥哥我的另一个目的,您可以降低一些考验的难度吗?”

    施语彤话音刚落,系统选项就跳了出来。

    选项一:“可以。”完成奖励:罗王妖功(地级中品)

    选项二:“不可能。”完成奖励:随机特殊属性点+1

    在看到特殊属性点的瞬间,江北然就知道这个问题不能再继续深入问下去了。

    之前的选项证明了,给施语彤一个几乎无解的难题,让她去琢磨怎么破解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而现在因为他对施语彤的好奇心,打算主动降低这个考题的难度,那么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

    也就是他在向施语彤提出这个疑问时,系统就认为他是在主动找事情。

    ‘莫非是这丫头的能力或者天赋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

    疑惑中,江北然选择了二回答道:“不可能。”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卜卦+1

    ‘哦!?’

    当看到卜卦点时,江北然忍不住双眼发亮,这绝对是他最想获得特殊点数之一。

    ‘舒服了。’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卜卦+1

    ‘哦!?’

    当看到卜卦点时,江北然忍不住双眼发亮,这绝对是他最想获得特殊点数之一。

    ‘舒服了。’‘哦!?’

    当看到卜卦点时,江北然忍不住双眼发亮,这绝对是他最想获得特殊点数之一。

    ‘舒服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