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七十六章节 天命人

第四百七十六章节 天命人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七十六章节 天命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飞府前进了一天一夜后,终于进入了渭国境内。

    透过法阵往外望,发现到处都是山峦连绵,高低重迭,一派山国之相。

    根据地图所画的方位来一处名为延阳的大郡,飞府兜兜转转一阵后停在了一座小镇上方。

    初来乍到,江北然下飞府时并没有带上施凤兰和曲阳泽。

    前者太美,后者非人,都容易招来祸端。

    施凤兰虽然噘着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留在了飞府之中,挥手喊道:“那小北然你要早些回来哦。”

    出现在一处无人的小巷中,江北然对着身后的夏铃铛说道:“去问问这里是不是森罗宗脚下的小镇。”

    虽然在上空时江北然已经能确定这里应该就是目的地没错,但再问清楚些总没错。

    “是,主人家。”

    答应一声,夏铃铛走出了小巷,不一会儿,她就折返回来朝着江北然汇报道:“主人家,我问了一户人家,那家女主人跟我说这里就是森罗镇。”接着转身朝着后面的大山一指说道:“那座山上便是森罗宗。”

    “好。”点点头,江北然让夏铃铛跟到自己身侧,然后缓缓走出了小巷。

    一般来说,宗门山脚下的小镇总会特别繁荣,森罗宗也不例外,甚至江北然觉得这里都不该称作镇,而是一座城。

    从上往下看时,全城平面呈长方形,城墙用土夯筑,肉眼可见的极厚,且有阵法加持。

    街道两旁哪里不是人满为患,茶馆,栈,布庄,当铺等等,除了店铺外,小贩们的沿街叫卖也是哪都不缺的“风景”。

    不过这森罗镇的小贩倒是有些深度,卖的都是些古董、字画、胭脂水粉和高档首饰,可见常来这买东西的都是非富即贵。

    毕竟市场是由顾决定的,寻常老百姓哪里消费得起这些。

    除了这些常见的景物外,还有像是各式牌楼,皮影戏坊,钟楼这样的建筑美景,可以说相当的高大上了。

    ……

    虽然跟着江北然后夏铃铛长了不少见识,但看到如此繁华的城镇,还是免不了东瞅瞅西瞧瞧,脸上满是发现新奇事物的有高兴之色。

    依照陆阳羽所说,只要拿着法尺,他那位师兄便会自己找上来。

    所以刚出选项就已经触发了两次选项的江北然也没再四处闲逛,找了处人稍微少点的茶馆坐了下来。

    点上一壶茶,一份茶店,江北然听着周围茶馆特有的吹牛打屁声,时不时会心一笑。

    无他,这些人实在太特么能吹了。

    不得不说,好地方的吃食也会跟着好起来,江北然原本对这作为茶点的花香饼没抱太大期待,却发现它意外的好吃,记下了味道,江北然准备自己回去后也做些。

    ‘若是换做金桂,甜味应该会更明显一些。’

    正在江北然想着该用什么花来做馅时,一道让整个茶馆都为之一静的身影突然朝他这桌走了过来。

    这身影身高大概两米,*着肌肉无比发达的上半身,若仅是如此,还不至于引得整个茶馆都为之一静,最主要的是如此健硕的身体上,顶着的却是一颗已入古稀的脑袋。

    老态的脸上白须满腮,两道白眉那是又密又长,就象庙里的长眉罗汉似的,从两边坠了下来。

    除了形象外,老者身上还有一处充满违和感的地方,那就是他怀中抱着一只橘猫,那橘猫也不怕生,就这么静静的躺在老人怀里,不动也不闹。

    不过茶们也只是呆愣了片刻,然后便继续自顾自的聊起天来,毕竟这里是森罗宗脚下,各种奇人异士来的很多,而这些奇人异士通常都是他们惹不起的。

    在江北然打探的目光中,老者一*坐到了他的对面。

    朝着江北然笑了笑,老者右手食指一屈,言道:“福生无量天尊。”

    江北然有些懵,他本以为这位看起来能打死十头牛的老者是陆阳羽口中那位师兄,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

    看着江北然诧异的眼神,老者再次开口道:“小友可是在寻我?”

    这一问把江北然问的更懵了,便拱手问道:“不知道长是?”

    老者微微一笑,食指沾了点茶水,在桌上写下了一个谷字。

    ‘……’

    ‘谷……谷良人!?’

    江北然心中几乎要大叫出声,他想过许多跟谷良人见面的场景,也脑补过谷良人的各种形象,但五一是能和此时此刻对上号的。

    ‘这位肌肉天尊竟然是谷良人!?’

    在江北然想象中,谷良人的应该是那种得道高人的样子,让人一看就仙气飘飘的。

    但眼前这位哪有什么仙气,只觉得他想找人一起van。

    另外江北然根本没想到会就这样见到谷良人,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这次渭国之行可以见到谷良人,只不过是尽人事,顺便来这还没踏足过的六国之一看看罢了。

    但没想到这会面会来的如此突然。

    ‘不过只写了一个谷,也不代表就是谷良人吧。’

    深吸一口气,江北然平稳了一下无比震惊的情绪,行礼道:“晚辈拜见道长。”

    将桌上的谷字抹去,老者再次开口道:“若是小友确实在寻我,便随我来吧。”

    说完老者就起身朝着茶馆外走去。

    ‘妈的……感觉又是个谜语人。’

    只是茶馆人多口杂,的确不是谈正事的地方,思考片刻,江北然便起身跟了上去。

    跟着老者一路行到城镇外,这次江北然主动开口道:“前辈便是谷仙翁?”

    “仙翁不敢称,若你找的是谷良人,那便是我了。”

    虽然知道眼前这位老者大概率是谷良人,但在听到他说出自己就是谷良人时,江北然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毕竟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

    整理了一下思绪,江北然问道:“不知道长怎知是晚辈在寻您?”

    “卦象所示,天下有风,该是我与你见面之时。”

    “道长早知晚辈在寻找您?”

    “不早,但也不晚。”

    ‘可以,有内味了。’

    难得遇上个比自己更有神棍气息的,江北然属实有些不适应,琢磨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道:“所以前辈早已算出我会来找你?”

    “不。”谷良人摇摇头,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破碎的龟壳递向江北然,“这便是我想要算你时的结果。”

    ‘*!?我这是命硬还是头铁啊?’

    想到和龟壳是因为算自己而碎,江北然忍不住望了望天,不知天道这个操作是什么意思。

    “那道长又是怎么知道……”

    收起龟壳,谷良人回答道:“因为我算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

    听着谷良人这“高言高语”,江北然也不打算去刨根问底了,直奔主题道:“那道长主动来找我,是不是有何因果?”

    谷良人却是摇摇头,“是你找到了我,而不是我找到了你。”

    ‘我特么……就非要这么说话是吧?好,爷也会!’

    于是江北然也微微一笑,开口道:“因缘际会,既然道长来到此地,想必已经知道我为何而来。”

    谷良人听完突然抖了抖自己的胸肌,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稳!’

    感觉到这对话已经没法进行下去的江北然索性保持了沉默,准备等着谷良人先开口。

    “喵。”

    这时谷良人怀中的橘猫突然叫了一声,谷良人听到后摸了摸它的头,开口道:“说来还不知小友名讳。”

    ‘……’

    听到谷良人竟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江北然还是挺惊讶的,但对上之前那个碎裂的龟壳,好像又没什么毛病。

    ‘但一个老神棍竟然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说自己不知道也是怪事。’

    收起心中的疑惑,江北然回答道:“晚辈姓江,名北然。”

    “江……北然。”谷良人听完眼睛一瞪,甚至连浑身的肌肉都颤抖了一下,“原来你就是我在施家算到的天命人,哈哈哈哈,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天命人?’

    这称号听到江北然有点起鸡皮疙瘩,再加上谷良人之后的笑声,江北然就更不舒服了。

    “不知道长口中的天命人……是何意?”

    “能化解他人业障者,便是天命人。”

    “化解他人业障?江大师所指的……可是施凤兰?”

    “是,但也不全是。”

    ‘得,说了,但也没完全说的意思呗。’

    不过谷良人这几次的回答已经逐渐接近人话了,所以江北然也没要求太多,刚要继续开口问,却听谷良人先开口道。

    “虽然从给她算卦起,我便窥得了一些将来,但因为你的出现,这将来,却又不再是将来。”

    ————————————————————————————————————

    ,只不过是尽人事,顺便来这还没踏足过的六国之一看看罢了。

    但没想到这会面会来的如此突然。

    ‘不过只写了一个谷,也不代表就是谷良人吧。’

    深吸一口气,江北然平稳了一下无比震惊的情绪,行礼道:“晚辈拜见道长。”

    将桌上的谷字抹去,老者再次开口道:“若是小友确实在寻我,便随我来吧。”

    说完老者就起身朝着茶馆外走去。

    ‘妈的……感觉又是个谜语人。’

    只是茶馆人多口杂,的确不是谈正事的地方,思考片刻,江北然便起身跟了上去。

    跟着老者一路行到城镇外,这次江北然主动开口道:“前辈便是谷仙翁?”

    “仙翁不敢称,若你找的是谷良人,那便是我了。”

    虽然知道眼前这位老者大概率是谷良人,但在听到他说出自己就是谷良人时,江北然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毕竟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

    整理了一下思绪,江北然问道:“不知道长怎知是晚辈在寻您?”

    “卦象所示,天下有风,该是我与你见面之时。”

    “道长早知晚辈在寻找您?”

    “不早,但也不晚。”

    ‘可以,有内味了。’

    难得遇上个比自己更有神棍气息的,江北然属实有些不适应,琢磨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道:“所以前辈早已算出我会来找你?”

    “不。”谷良人摇摇头,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破碎的龟壳递向江北然,“这便是我想要算你时的结果。”

    ‘*!?我这是命硬还是头铁啊?’

    想到和龟壳是因为算自己而碎,江北然忍不住望了望天,不知天道这个操作是什么意思。

    “那道长又是怎么知道……”

    收起龟壳,谷良人回答道:“因为我算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

    听着谷良人这“高言高语”,江北然也不打算去刨根问底了,直奔主题道:“那道长主动来找我,是不是有何因果?”

    谷良人却是摇摇头,“是你找到了我,而不是我找到了你。”

    ‘我特么……就非要这么说话是吧?好,爷也会!’

    于是江北然也微微一笑,开口道:“因缘际会,既然道长来到此地,想必已经知道我为何而来。”

    谷良人听完突然抖了抖自己的胸肌,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稳!’

    感觉到这对话已经没法进行下去的江北然索性保持了沉默,准备等着谷良人先开口。

    “喵。”

    这时谷良人怀中的橘猫突然叫了一声,谷良人听到后摸了摸它的头,开口道:“说来还不知小友名讳。”

    ‘……’

    听到谷良人竟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江北然还是挺惊讶的,但对上之前那个碎裂的龟壳,好像又没什么毛病。

    ‘但一个老神棍竟然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说自己不知道也是怪事。’

    收起心中的疑惑,江北然回答道:“晚辈姓江,名北然。”

    “江……北然。”谷良人听完眼睛一瞪,甚至连浑身的肌肉都颤抖了一下,“原来你就是我在施家算到的天命人,哈哈哈哈,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天命人?’

    这称号听到江北然有点起鸡皮疙瘩,再加上谷良人之后的笑声,江北然就更不舒服了。

    “不知道长口中的天命人……是何意?”

    “能化解他人业障者,便是天命人。”

    “化解他人业障?江大师所指的……可是施凤兰?”

    “是,但也不全是。”

    ‘得,说了,但也没完全说的意思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