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好消息

第四百七十五章 好消息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七十五章 好消息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大师,您就收下我吧,我一定会很守规矩的。”见大师难得的愿意多跟自己说几句话,施语彤加紧发起攻势说道

    不等江北然回答,系统选项就跳了出来。

    选项一:“我说过了我不会收徒。”完成奖励:延麟妖谱(地级中品)

    选项二:拿出一个龟壳,告诉施语彤哪天能用这个算出自己在哪,哪天就收她为徒。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这套路有点熟啊。’

    这就像当年给五朵金花定下要成为归心宗第一弟子那样根本……好吧,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她们一门心思的都扑在如何变强上,也就不会总是搞幺蛾子来找他了。

    也就是说就是一味的拒绝施语彤只会让她越发兴奋,从而想出更多的办法来拜师。

    索性给她定下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也就变相绝了她的心思。

    ‘高啊!’

    选择了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龟壳递向施语彤说道:“既然你如此诚心,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知道这是什么吗?”

    听到大师终于松了口,施语彤高兴道:“我知道,龟壳占卜。”

    “算卦是一门非常需要天赋的技艺,若是你没有这方面的天赋,那就算拜我为师也毫无意义,所以想要成为我的徒弟,就必须先通过我的考验。”

    施语彤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考验,所以不假思索的就应道:“不知大师要给我哪种考验?”

    将龟壳的背面展示向施语彤,江北然问道:“你知道为何要用龟壳来占卜吗?”

    施语彤明显是自学过算卦的,所以自信满满的回答道:“龟纹中间有三个格,分别代表着天、地、人三才,旁边又有二十四格,代表着二十四节气,最后底部还有十二格,代表了十二地支。”

    接着施语彤伸出三个手指继续道:“所有特征加起来正好和八卦的散三才,天干地支相对应,大师,我答的对吗?”

    “没错,这便是龟壳占卜。”江北然说着抖了抖手中龟壳,示意施语彤接过去。

    等施语彤将龟壳接过,江北然开口道:“我给你的考验就是,哪天你能够用这个龟壳算到我在哪,我就收你为徒。”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魅力+1

    ‘啊艹!帅疯了啊这是!’

    看到魅力又暴增一点,江北然感觉好蛋疼,眼看着这个全新的属性点正在“穷追猛赶”最开始的四大基础属性,江北然就觉得肝颤。

    再这么增长下去,天知道以后会引来哪路妖魔鬼怪。

    拿着龟壳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施语彤抬头看向江北然道:“好,我一定会完成这项考验的。”

    施语彤的反应让江北然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施语彤会让自己先教他怎么用龟壳来占卜,但她却完全没有要问的意思。

    也不知道她是已经掌握了龟壳占卜,还是说把这也当成了考验的一部分。

    但不管是哪一点,施语彤都算是符合了江北然主动收徒的第一大要求。

    自给自足。

    对于*给出的任务,只有“保证完成”四个字。

    至于任务当中有难度的部分,都是靠自己想办法解决。

    这才是一个完美的手下。

    “好,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江北然说完便绕开施语彤继续朝前走去。

    看着大师离去的背影,施语彤晃了晃手中的龟壳,听着里面铜钱乱撞时发出的闷响微微一笑。

    ‘高人就是高人,给出的试炼都是这么与众不同,好喜欢!’

    ……

    告别施语彤的江北然先去圣贤府门口将寄存在这的柳薇宁接了回来,然后带着她一起回了玲珑坊,如今主要目的完成,剩下的时间就可以叙叙旧了。

    来到太乙馆,江北然对柳薇宁说道:“你就待在一楼自己玩。”

    蹭着玉的柳薇宁一顿点头道:“好的,好的。”

    点点头,江北然径直上了二楼,并见到了正盘坐太师椅上养神的陆阳羽。

    江北然也不气,直接坐到陆阳羽旁边的椅子上开口道:“不知路馆长在思考何事?”

    陆阳羽听完微微一笑,回答道:“我在想现在的年轻姑娘心肠真不错。”

    “……”

    江北然当然知道陆阳羽说的是上午那对一左一右搀扶着他的侍女,但一想到这么点小事竟然让陆阳羽回味到现在,江北然就不得不感慨。

    ‘老色批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玉壶春放在桌上,江北然掀开酒封说道:“刚从窖里取出来的,尝尝?”

    在闻到酒味的那一瞬间,陆阳羽一下就不淡定了,放下双脚身子往前一探说道:“还是我兄弟懂我,这段日子可馋死我了。”

    “不是已经教了你们蒸馏之法,怎么,还是酿不出烈酒?”

    “嗨,别提了。”陆阳羽摆摆手,“烈是烈了,但这味道跟兄弟你的酒差远了,不过老伏这段时间正潜心研究呢,再过一阵子应该也能酿出不错的,当然,跟兄弟你的肯定还是没法比。”

    听着陆阳羽接连不断的马屁,江北然拿出一个酒碗给他倒了些说道:“上次走之前我可是给你留了些好酒的,全喝完了?”

    “那些酒我一个人都不够喝,老伏时不时的还要来蹭一些,早就没了。”陆阳羽说着拿起酒碗深吸一口气,赞叹一声“啧啧,这香味!”

    说完便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哈~”满足的哈出一酒气,陆阳羽表情惬意的往椅背上一靠,似乎是在回味。

    等到江北然帮他倒上第二杯,陆阳羽突然开口道:“兄弟这么想着我,我也没什么好回报的,之前你不是在打听谷仙翁吗,就帮你留心打听了一番,前几日我听说谷仙翁似乎要去渭国,你要是还想找他的话,可以去碰碰运气。”

    江北然听完拿着酒坛的手一顿,他这次来施家的确有着想要再打听打听谷良人的想法,但这种人人到想找又找不到的神秘大人物吧,他又不好随意开口去问。

    所以就一直搁置着了,如今听到陆阳羽帮自己打听到了消息,不禁高兴道:“那真是多谢陆馆长了,我的确还在寻找那个谷良人。”

    拿起酒碗喝了一口,江北然继续问道:“不知出了知道他要渭国外,还有更具体的消息吗?”

    “那肯定有啊,不然我不是糊弄兄弟你嘛。”陆阳羽说完喝了口酒,继续道:“这消息是我师兄告诉我的,他现在在渭国的森罗宗当*,他与我说他们宗主似乎请了谷仙翁去他们那,但消息并不一定准确。”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若有所思。

    “你要真想去找,我就跟我师兄说一声,他会帮你的。”拿起酒坛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陆阳羽又道:“本想着消息再具体些再通知你的,但这会儿正好你来了,那我就先跟你说一声。”

    思索片刻,江北然放下酒碗拱手道:“好,那就麻烦陆馆长帮我引荐一下你那位师兄。”

    反正就是去碰碰运气,要是碰上了,江北然确实有不少事想问问他,但要是碰不上,那就是缘分还未到,他也不强求。

    见江北然确定要去找谷仙翁,陆阳羽一拍大腿道:“没问题,我现在就去给我师兄写信。”

    “多谢。”

    “跟我还这么气干嘛,兄弟嘛,应该的。”陆阳羽说完便走去了书房。

    不一会儿,陆阳羽重新从书房里走出来对江北然道:“信已经送出去了,等我师兄一回信我就跟你说。”

    “成。”

    重新坐下拿起酒碗与江北然碰了一碰,陆阳羽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道:“老慎好一阵没来我这了,是不是还在忙残页那事呢?”

    “嗯。”江北然点点头,“我找了个人正在陪他一起找。”

    “我就说嘛,要是他自己在找,肯定三天两头的来找我帮忙。”

    听着陆阳羽的话,江北然也不禁在想小七不知道把这件事办的怎么样了,不过从他还未写过一封信来寻求帮忙这点,就说明还是挺顺利的。

    不然小七肯定会为了完成任务为主,而不是一个劲死撑。

    等到两坛酒下肚,陆阳羽突然起身道:“我进去看看师兄回信没。”

    江北然举了举酒碗,示意自己知道了。

    不消片刻,陆阳羽便重新走出来道:“看来师兄今日没有闭关,回信已经来了。”

    重新坐回太师椅上,陆阳羽拿出一把法尺递向江北然道:“这把法尺是我和师兄说好的信物,你且拿着。”

    点点头,江北然将法尺接了过去。

    “至于具体的位置,我等会儿拿张地图给你标记一下,不过你只要去到渭国,找到森罗宗就很容易了,那可是渭国排的上号的大宗,有两位玄圣坐镇其中。”

    江北然听完不禁笑道:“这位谷仙翁还真是只和大人物打交道。”

    “那可不,一般人也请不到他啊。”说完陆阳羽又去找了张地图回来,在上面画了个圈后递给江北然道:“这就是森罗宗的位置,你只要拿着法尺在山脚下待着,我师兄自会找到你。”

    “好。”江北然接过地图看了眼,心里大概有了个数。

    “那事不宜迟,这谷仙翁到底什么时候来我师兄也不知道,要不你现在就过去等着。”

    江北然想了想现在手头上也的确没什么急着要立马办掉的事情,便在将一枚乾坤戒放在桌上后说道:“好,那等我回来再陪馆长喝个痛快。”

    “好,等你。”

    等江北然转身下了楼,陆阳羽拿起他放在桌上的乾坤戒往里一探,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了起来。

    来到一楼,江北然朝着表情放空的柳薇宁说道:“把玉还我吧,我得走了。”

    柳薇宁如梦初醒,满脸失落的又掏出五尊青霓玉道:‘真的不能换吗?’

    “我说了,等你什么时候自己能找来这种玉了,我就跟你换。”

    “好吧。”点点头,柳薇宁满脸不舍的将鸿鹄玉还给了江北然。

    ————————————————————————————————————

    说。”

    “成。”

    重新坐下拿起酒碗与江北然碰了一碰,陆阳羽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道:“老慎好一阵没来我这了,是不是还在忙残页那事呢?”

    “嗯。”江北然点点头,“我找了个人正在陪他一起找。”

    “我就说嘛,要是他自己在找,肯定三天两头的来找我帮忙。”

    听着陆阳羽的话,江北然也不禁在想小七不知道把这件事办的怎么样了,不过从他还未写过一封信来寻求帮忙这点,就说明还是挺顺利的。

    不然小七肯定会为了完成任务为主,而不是一个劲死撑。

    等到两坛酒下肚,陆阳羽突然起身道:“我进去看看师兄回信没。”

    江北然举了举酒碗,示意自己知道了。

    不消片刻,陆阳羽便重新走出来道:“看来师兄今日没有闭关,回信已经来了。”

    重新坐回太师椅上,陆阳羽拿出一把法尺递向江北然道:“这把法尺是我和师兄说好的信物,你且拿着。”

    点点头,江北然将法尺接了过去。

    “至于具体的位置,我等会儿拿张地图给你标记一下,不过你只要去到渭国,找到森罗宗就很容易了,那可是渭国排的上号的大宗,有两位玄圣坐镇其中。”

    江北然听完不禁笑道:“这位谷仙翁还真是只和大人物打交道。”

    “那可不,一般人也请不到他啊。”说完陆阳羽又去找了张地图回来,在上面画了个圈后递给江北然道:“这就是森罗宗的位置,你只要拿着法尺在山脚下待着,我师兄自会找到你。”

    “好。”江北然接过地图看了眼,心里大概有了个数。

    “那事不宜迟,这谷仙翁到底什么时候来我师兄也不知道,要不你现在就过去等着。”

    江北然想了想现在手头上也的确没什么急着要立马办掉的事情,便在将一枚乾坤戒放在桌上后说道:“好,那等我回来再陪馆长喝个痛快。”

    “好,等你。”

    等江北然转身下了楼,陆阳羽拿起他放在桌上的乾坤戒往里一探,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了起来。

    来到一楼,江北然朝着表情放空的柳薇宁说道:“把玉还我吧,我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