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互相试探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互相试探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互相试探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接着又有不少陌生面孔走了进来,在施巍弈的介绍下,江北然一一认识了一遍,顺带着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

    ‘丫的血统真顶啊……’

    在场除了自己和施巍弈外一共十二人,其中三人为玄尊,五人为玄圣,剩下四个小辈都是玄皇巅峰。

    可以说全是人类高质量男女性。

    此刻他们人中不少人的目光都在江北然身上打量,好奇圣贤为何对这个年轻如此高看。

    就在江北然想着怎么还不赶紧开席时,大门再次被打开,一道身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

    “爷爷,对不起,彤彤来迟啦。”

    ‘……’

    ‘卧……槽?’

    在看清人影的瞬间,江北然差点就爆出一句粗口。

    因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让江北然最捉摸不透的小丫头,施语彤。

    ‘难怪……原来这丫头是施巍弈的孙女,难怪这么会搞事,简直就是完美继承他爷爷的血统啊。’

    一瞬间,江北然突然明白之前施语彤为什么会知道他在寻找斩日琉这件事了。

    施弘方在不知道这日琉消息的情况下,肯定会来找见多识广的施巍弈询问,然后无意间被这小丫头给听到了。

    亦或者说……这小丫头就是施巍弈派来探自己底的?

    在江北然内心惊讶时,看到江北然在场的施语彤也是愣了一下,但她并没有开和江北然打招呼,而是很快就转移了视线。

    “语彤,你又没个正形!快过来坐下。”这时桌上一个中年男子开口喊道。

    “是~”答应一声,施语彤立马小跑了过去。

    等施语彤坐下,施巍弈看向江北然说道:“这是我的小孙女施语彤,天赋很高,人也聪明,我本想着这次她能在碧霄会上大放异彩的,想不到……”

    看着施巍弈瞟来的眼神,江北然立即拱手道:“这次碧霄会的事……”

    “哎。”施巍弈摆摆手,“我也没怪你的意思,就随口一提罢了。”

    ‘我信你个鬼……’

    在江北然内心吐槽时,施巍弈又宠溺的看向施语彤道:“彤彤啊,这便是族长亲自任命的贤牌,还不快叫人。”

    施语彤听完立即起身朝着江北然甜甜的喊了一声:“拜见贤牌大人。”

    江北然听完也应声道:“见过施小姐。”

    对于施语彤没当着众人的面表现出跟自己认识这点,江北然也不知道她是在向所有人隐瞒她认识自己呢,还是在向自己隐瞒她不是她爷爷派过来和他接触的。

    前者说明这丫头的确研究过他,知道不能在公众场合给他惹麻烦。后者则是这丫头在表示和自己认识这件事,她家里人都不知道。

    也就不存在什么有人指派她来了。

    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江北然都依然觉得这是一个难缠的丫头。

    随着施语彤入席,施巍弈这才拿起了筷子,说了声:“吃吧。”

    一顿饭下来,江北然不得不感慨盛名之下无虚鱼,这八极鲜的确是美味之极,不论是哪种做法都让江北然拥有了一次全新的味蕾体验。

    无愧于顶级灵气食材这六个字。

    用手帕擦了擦嘴,江北然朝着施巍弈拱手道:“多谢圣贤款待,让晚辈吃到了如此人间美味。”

    “嚯嚯嚯,你喜欢就好,要是喜欢啊,以后就常来。”说完施巍弈又看向左手边的一个中年人说道:“裴浩,与天罡宗谈的那笔交易如何了?”

    施裴浩听完一愣,眼神不禁朝着江北然看去,意思可以说是已经很明显了。

    “无妨,直言便是,北然不是外人。”

    ‘别介……我就是外人啊,关系别拉近好不好。’

    听到施巍弈说出这句自己不是外人,江北然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同时也知道施巍弈请自己来吃这家宴的真正目的就要浮出水面了。

    在江北然起皮疙瘩的同时,桌上几乎所有人也都惊诧无比,并一个个面面相觑起来,脸上的表情都一个意思。

    ‘谁家女儿被拐了?’

    唯独施语彤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心想着。

    ‘我就知道能让族长亲自请来的人才,祖父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见施裴浩迟迟不答,施巍弈瞪了他一眼道:“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吗?”

    听到父亲生气,施裴浩连忙拱手道:“回父亲的话,天罡宗那笔交易有些难度,还请父亲再给我些时间,我一定能解决的。”

    “什么难度?”

    会打钱,施裴浩不禁又看了眼江北然,然后才继续道:“现在绥桐顾家也在打这批韫星矿的主意,而且给了高价,现在天罡宗已经开始坐地起价了。”

    “嚯嚯,这肉香味还真是引来不少野狗。”笑了一声,施巍弈看向江北然道:“北然啊,你可听过这绥桐府的顾家?”

    “不曾听说过。”江北然回答道。

    “你刚才也听到了,这顾家欲图与我们争抢那韫星矿,要是真因为他们导致这批矿的价格被抬高一截,我们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施巍弈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不知晚辈能为圣贤做些什么?。完成奖励:琉光魅录(地级下品)

    选项二:“您看我现在怕吃的抠出来还来得及吗?”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嗯?’

    看着“俏皮”的选项二,江北然思考片刻,有些明白了这两个选项的意思。

    选项一的话,自己可能真的就要成施家的打工人了,解决不了的破事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天知道哪天就会踩到硬点子。

    选项二则是让自己的底气更足,显的自己上头有人,真要想让小爷给你们的,小爷可就撂挑子走人了。

    选择了二,江北然作势将双指往嘴边一放,说道:“您看我现在怕吃的抠出来还来得及吗?”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术甲+1

    “……”

    一时间,整个膳房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们还都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正面顶撞自家老祖,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难怪祖父对他如此气,开来背景很大啊。’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敢在父亲面前如此放肆,怕是没有好果子吃啊。’

    ……

    但因为老祖明显有些偏袒这位新任贤牌,所有才没有人出声教训江北然,都静静等待着老祖的反应。

    “嚯嚯嚯,北然不必如此紧张,我只是告诉你我们施家也有不少难办之事,你作为卿,该帮忙的,还是得多帮帮忙啊。”

    ‘父亲(祖父)竟然在笑!?’

    桌上的人都惊呆了,这小辈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给老祖面子,老祖竟没有生气,还主动圆场。

    ‘这小子该不会和族圣有什么关系吧……’

    ‘莫非是皇室的哪个小辈化名来我们这历练?’

    ‘看来真得好好注意一下这位贤牌了。’

    ……

    而施巍弈之所以如此好说话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族圣亲自跟他交待过不要和江北然闹出不愉快,更不要把他逼到施家的对立面去。

    这两句告诫让施巍弈瞬间就脑补出了江北然的无数靠山,每一个都是晟国,或者六国响当当的大人物。

    不然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又怎么可能让族圣如此重视。

    如此一来,施巍弈就真的觉得很为难了。

    族圣既要他想办法查清江北然的底,或是摸清他的实力,但又不许他跟江北然闹得不愉快。

    试探底线这种事儿本来就已经够难了,施巍弈还被套上了层层枷锁,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如今江北然当着一种小辈的面都敢不给他面子,足以说明他的底气的确够足,但也因为施巍弈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也就没过多生气。

    只是越发想知道这小子背后究竟是哪位大人物了。

    ……

    江北然也知道刚才那句话已经落了施巍弈面子了,所以在施巍弈主动解释了自己的话语后,他回答道:“这点请圣贤放心,只要是晚辈能办到的,一定帮忙。”

    稍微捡回一些面子的施巍弈点点头,继续道:“我这可是堆了不少和其他宗打交道的事儿,若北然你得空,不妨来看看,好处定然少不了你。”

    施巍弈之所以询问江北然外交之事,也不完全是为了试探他,更多的还是真觉得江北然有这方面的本事。

    在他派出的人层层调查下,江北然就是那边境小国中一个中等宗门的小弟子,甚至还是个记名弟子。

    可这个记名弟子现在那却是谈笑有玄尊,往来无庸才啊。

    那晟国中的那些关系先不说,他现在可是已经在他们施家中站稳了脚跟,现在又跟那乾天宗的宗主交情匪浅。

    这乾天宗能让施巍弈听过它的名字,自然是因为这个宗里的确有几个值得注意的人物,比如这乾天宗的宗主就有着相当出众的能力,以及与之相当的野心。

    所以当今天江北然来帮那乾天宗当说时,施巍弈就已经有打算让江北然在他这帮一段时间的忙了,一来可以建立些感情,二来可以继续摸摸底,看看这种妖孽究竟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但现在江北然明显是不买账,从他刚才那句看似玩笑的话听来,施巍弈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想被限制自由,若是自己强迫他做事,那就是把他往对立面推了。

    ‘还真是有够不好办。’

    在施巍弈思考着到底该怎么与江北然相处时,江北然则在思考施巍弈话中的意思。

    ‘他这是要把我往外交部拉的意思?先多了解了解我,然后精准打击?’

    江北然当然知道施巍弈是施鸿云派来接近以及调查他的,所以跟他相处时特别不容易。

    同时又同情施巍弈接了这么个麻烦活,想要从自己嘴里套话?

    ‘想屁吃呢。’

    江北然在各种玄圣和玄尊之间游刃有余的混了这么久,靠的是啥?靠的就是没有人能看透他啊。

    你小小一个施巍弈也配跟我耍心眼?

    你问问爷的系统同意吗!

    一顿分析后,江北然表面笑呵呵的拱手道:“圣贤相邀,晚辈岂有推辞之理,得空时定来叨扰。”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这乾天宗能让施巍弈听过它的名字,自然是因为这个宗里的确有几个值得注意的人物,比如这乾天宗的宗主就有着相当出众的能力,以及与之相当的野心。

    所以当今天江北然来帮那乾天宗当说时,施巍弈就已经有打算让江北然在他这帮一段时间的忙了,一来可以建立些感情,二来可以继续摸摸底,看看这种妖孽究竟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但现在江北然明显是不买账,从他刚才那句看似玩笑的话听来,施巍弈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想被限制自由,若是自己强迫他做事,那就是把他往对立面推了。

    ‘还真是有够不好办。’

    在施巍弈思考着到底该怎么与江北然相处时,江北然则在思考施巍弈话中的意思。

    ‘他这是要把我往外交部拉的意思?先多了解了解我,然后精准打击?’

    江北然当然知道施巍弈是施鸿云派来接近以及调查他的,所以跟他相处时特别不容易。

    同时又同情施巍弈接了这么个麻烦活,想要从自己嘴里套话?

    ‘想屁吃呢。’

    江北然在各种玄圣和玄尊之间游刃有余的混了这么久,靠的是啥?靠的就是没有人能看透他啊。

    你小小一个施巍弈也配跟我耍心眼?

    你问问爷的系统同意吗!

    一顿分析后,江北然表面笑呵呵的拱手道:“圣贤相邀,晚辈岂有推辞之理,得空时定来叨扰。”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你小小一个施巍弈也配跟我耍心眼?

    你问问爷的系统同意吗!

    一顿分析后,江北然表面笑呵呵的拱手道:“圣贤相邀,晚辈岂有推辞之理,得空时定来叨扰。”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你问问爷的系统同意吗!

    一顿分析后,江北然表面笑呵呵的拱手道:“圣贤相邀,晚辈岂有推辞之理,得空时定来叨扰。”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