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又来一块

第三百九十二章 又来一块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九十二章 又来一块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女神的烦恼解决了,施弘方的心情顿时极佳,拍着江北然的肩膀道:“走,看看那批新宝材去。”

    对于能看不能拿的宝材,江北然一如既往的没兴趣,所以直接拱手道:“晚辈还有些要事需办,这宝材……就不去看了。”

    看出江北然不怎么感兴趣,施弘方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点头道:“行,那我自己去看了,有什么事你直接联系我就好。”

    “是,多谢前辈。”

    朝着江北然挥了下手,施弘方坐上??车离开了玲珑坊。

    随着??车驶远,江北然走到还在酣睡的柳薇宁旁边敲了敲桌子。

    听到敲桌声的柳薇宁缓缓睁开眼,吸溜了一口口水后坐直了身体。

    “玉给我。”

    柳薇宁听完表情顿时耷拉了下来,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江北然问道:“大师,能不能再让我抱一会儿。”

    “不行。”

    柳薇宁刚要委屈,突然双眼一亮道:“大师,要不您带我一起走吧,我不会乖乖跟在后面,不吵你的。”

    听着柳薇宁诚恳的语气,江北然一时间陷入了思考中。

    其实之前在将那些选出来的小弟们送去各大玄艺会时,柳薇宁也在安全范围内。

    也就是柳薇宁也是通过了系统筛选的安全牌。

    只是柳薇宁已经有了高兰雯这个*,所以才没被送出去。

    可现在高兰雯肯定是一心扑在阵法学习上了,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又哪有时间教柳薇宁。

    “你现在达到几品了?”

    “五品。”柳薇宁打开手掌回答道。

    ‘看来确实是有天赋的。’

    以柳薇宁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浓郁“小可爱”气息,她能够在炼玉师这一道上有着这么快的进步速度,足以证明她在炼玉上的天赋有多高。

    这样的弟子教起来是肯定不会费劲的。

    其实之前在金鼎岛时江北然就有组建一个搜宝队的想法,只是这些“打工人”再怎么外围也还是施家的人,他不可能一口气全部要走,所以才采取了“曲线救国”的办法。

    ‘但如果只要走一个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

    柳薇宁作为玉石雷达的能力江北然已经见识过无数次了,这么多天赋异禀的搜宝人里能隔着乾坤戒就感知到宝物的唯独她一人。

    这份天赋的确可谓逆天。

    另外就是最近的种种变化,让江北然变的不再那么独,如果系统不跳选项的话,将柳薇宁当做一个法宝人带在身边也不是不行。

    ‘就是不知道这丫头背后的家族势力到底有多大啊。’

    从之前的种种系统选项以及施弘方的告诫来判断,柳薇宁身后的势力应该不小,就算没有玄圣,应该也有不少玄尊。

    ‘算了,还是再考察考察再说。’

    虽然法宝人是挺有吸引力,但安全才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

    “继续努力学习,等你能靠自己的能力赚到稀有宝玉时,再拿来跟我换。”江北然说完再次伸出了手。

    “那我现在就有玉跟大师你换啊。”柳薇宁说完就从乾坤戒中摸出了一块散发着玄青色光晕的玉。

    ‘艹!五尊青霓玉!?’

    看着眼前这块玉,江北然懵了,他现在真的好想直接抽出绳子绑了柳薇宁,然后去她家要赎金。

    啥情况啊,家里有矿还是咋地,拿这种极品宝玉逗孩子玩?

    和之前那块圣琉心魄玉一样,这块五尊青霓玉同样也拥有着王道之气。

    光凭这一点,它就能稳坐顶级美玉的位置。

    “先收起来。”将五尊青霓玉塞回刘为您的乾坤戒中,江北然说道:“我说的是等你自己能赚……罢了,先说说你这五尊青霓玉又是从何而来的?”

    “我爹给的。”

    ‘我特么真的好羡慕二代啊!’

    在心里嘶吼一声,江北然稍微平缓了一下心情后继续往下思考。

    ‘这是用圣琉心魄玉钓到小七这么个潜力股之后尝到甜头了?又给上了一个香饵?’

    另外这柳家到底有多少“资产”,可以让他们这么霍霍,这完全是给上学的孩子每天一百万当零用钱嘛,是真不怕被人绑了还是咋地。

    “呼……”

    长舒一口气,江北然叮嘱道:“以后别讲这五尊青霓玉随便拿出来。”

    “嗯,我知道!”柳薇宁用力的点点头,“我爹爹跟我说过,不让我随便拿出来给别人看,但大师不是随便的人,所以我才拿出来给你看的。”

    “不是随便的人也别拿出来,听到没。”

    “哦,知道了。”点点头,柳薇宁又瞪着眼睛问道:“那大师你要跟我换吗?”

    “不换。”说完江北然突然一顿,问道:“不过你家既然有如此多的上等好玉,就没有一块鸿鹄玉拿来给你蹭吗。”

    柳薇宁听完都市拉长了脸说道:“要是有的话,爹爹早就给我了。”

    ‘这鸿鹄玉竟然稀有到如此地步嘛。’

    从这柳家能拿王道之气的玉给小孩子当玩具这一点来看,他们家里存着的上等好玉肯定多到离谱,但在这种情况下,却依旧没有一块可以拿给柳薇宁解馋的“鸿鹄玉”,这就让江北然都有些没想到了。

    越发意识到鸿鹄玉潜力巨大的江北然点点头,转过身道:“我准备走了,你要是想跟的话,可以跟我一会儿,”

    柳薇宁听完先是一愣,然后立马点头道:“跟。我跟。”

    带上了一条“小尾巴”,江北然正打算离开玲珑坊,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就知道我要是不主动来找你,你是肯定不会想着我了。”

    来人正是拄着拐的陆阳羽。

    ‘这是什么造型啊?挺别致啊。’

    看着陆阳羽不停用拐杖点地的样子,江北然差点就真信了他完全看不见。

    被叫住的江北然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去,只好回过头来朝着陆阳羽打招呼道:“哪里话,我原本是打算将手头的事情办完再来拜访陆馆长的,再好好跟你喝一杯的。”

    “这话我爱听,那行吧,你有事就先去办事,我就在这等你回来跟我喝酒。”

    “行,那就这么说好了。”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随着??车驶远,江北然走到还在酣睡的柳薇宁旁边敲了敲桌子。

    听到敲桌声的柳薇宁缓缓睁开眼,吸溜了一口口水后坐直了身体。

    “玉给我。”

    柳薇宁听完表情顿时耷拉了下来,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江北然问道:“大师,能不能再让我抱一会儿。”

    “不行。”

    柳薇宁刚要委屈,突然双眼一亮道:“大师,要不您带我一起走吧,我不会乖乖跟在后面,不吵你的。”

    听着柳薇宁诚恳的语气,江北然一时间陷入了思考中。

    其实之前在将那些选出来的小弟们送去各大玄艺会时,柳薇宁也在安全范围内。

    也就是柳薇宁也是通过了系统筛选的安全牌。

    只是柳薇宁已经有了高兰雯这个*,所以才没被送出去。

    可现在高兰雯肯定是一心扑在阵法学习上了,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又哪有时间教柳薇宁。

    “你现在达到几品了?”

    “五品。”柳薇宁打开手掌回答道。

    ‘看来确实是有天赋的。’

    以柳薇宁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浓郁“小可爱”气息,她能够在炼玉师这一道上有着这么快的进步速度,足以证明她在炼玉上的天赋有多高。

    这样的弟子教起来是肯定不会费劲的。

    其实之前在金鼎岛时江北然就有组建一个搜宝队的想法,只是这些“打工人”再怎么外围也还是施家的人,他不可能一口气全部要走,所以才采取了“曲线救国”的办法。

    ‘但如果只要走一个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

    柳薇宁作为玉石雷达的能力江北然已经见识过无数次了,这么多天赋异禀的搜宝人里能隔着乾坤戒就感知到宝物的唯独她一人。

    这份天赋的确可谓逆天。

    另外就是最近的种种变化,让江北然变的不再那么独,如果系统不跳选项的话,将柳薇宁当做一个法宝人带在身边也不是不行。

    ‘就是不知道这丫头背后的家族势力到底有多大啊。’

    从之前的种种系统选项以及施弘方的告诫来判断,柳薇宁身后的势力应该不小,就算没有玄圣,应该也有不少玄尊。

    ‘算了,还是再考察考察再说。’

    虽然法宝人是挺有吸引力,但安全才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

    “继续努力学习,等你能靠自己的能力赚到稀有宝玉时,再拿来跟我换。”江北然说完再次伸出了手。

    “那我现在就有玉跟大师你换啊。”柳薇宁说完就从乾坤戒中摸出了一块散发着玄青色光晕的玉。

    ‘艹!五尊青霓玉!?’

    看着眼前这块玉,江北然懵了,他现在真的好想直接抽出绳子绑了柳薇宁,然后去她家要赎金。

    啥情况啊,家里有矿还是咋地,拿这种极品宝玉逗孩子玩?

    和之前那块圣琉心魄玉一样,这块五尊青霓玉同样也拥有着王道之气。

    光凭这一点,它就能稳坐顶级美玉的位置。

    “先收起来。”将五尊青霓玉塞回刘为您的乾坤戒中,江北然说道:“我说的是等你自己能赚……罢了,先说说你这五尊青霓玉又是从何而来的?”

    “我爹给的。”

    ‘我特么真的好羡慕二代啊!’

    在心里嘶吼一声,江北然稍微平缓了一下心情后继续往下思考。

    ‘这是用圣琉心魄玉钓到小七这么个潜力股之后尝到甜头了?又给上了一个香饵?’

    另外这柳家到底有多少“资产”,可以让他们这么霍霍,这完全是给上学的孩子每天一百万当零用钱嘛,是真不怕被人绑了还是咋地。

    “呼……”

    长舒一口气,江北然叮嘱道:“以后别讲这五尊青霓玉随便拿出来。”

    “嗯,我知道!”柳薇宁用力的点点头,“我爹爹跟我说过,不让我随便拿出来给别人看,但大师不是随便的人,所以我才拿出来给你看的。”

    “不是随便的人也别拿出来,听到没。”

    “哦,知道了。”点点头,柳薇宁又瞪着眼睛问道:“那大师你要跟我换吗?”

    “不换。”说完江北然突然一顿,问道:“不过你家既然有如此多的上等好玉,就没有一块鸿鹄玉拿来给你蹭吗。”

    柳薇宁听完都市拉长了脸说道:“要是有的话,爹爹早就给我了。”

    ‘这鸿鹄玉竟然稀有到如此地步嘛。’

    从这柳家能拿王道之气的玉给小孩子当玩具这一点来看,他们家里存着的上等好玉肯定多到离谱,但在这种情况下,却依旧没有一块可以拿给柳薇宁解馋的“鸿鹄玉”,这就让江北然都有些没想到了。

    越发意识到鸿鹄玉潜力巨大的江北然点点头,转过身道:“我准备走了,你要是想跟的话,可以跟我一会儿,”

    柳薇宁听完先是一愣,然后立马点头道:“跟。我跟。”

    带上了一条“小尾巴”,江北然正打算离开玲珑坊,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就知道我要是不主动来找你,你是肯定不会想着我了。”

    来人正是拄着拐的陆阳羽。

    ‘这是什么造型啊?挺别致啊。’

    看着陆阳羽不停用拐杖点地的样子,江北然差点就真信了他完全看不见。

    被叫住的江北然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去,只好回过头来朝着陆阳羽打招呼道:“哪里话,我原本是打算将手头的事情办完再来拜访陆馆长的,再好好跟你喝一杯的。”

    “这话我爱听,那行吧,你有事就先去办事,我就在这等你回来跟我喝酒。”

    “行,那就这么说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