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七十章 什么狗血体质(修改中,改完删)

第四百七十章 什么狗血体质(修改中,改完删)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七十章 什么狗血体质(修改中,改完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见到闫光庆时,陆凝香表现的十分不卑不亢。

    既没有试图去保留皇室的颜面,让自己还像个公主,也没有显的太过狼狈,像是一条急需帮助的丧家犬。

    她招呼打的不怎么自然,就像是见到一个几乎没有影响,却一见面就说我小时候抱过你的亲戚。

    倒是闫光庆表现的格外热情,又是直呼“大侄女”,又是对她父皇遭遇痛心疾首的。

    要不是之前江北然知道他并不想插手这事,还真就以为他闫光庆和饧国皇帝陆槐安是生死之交呢。

    最后在闫光庆的安排下,陆凝香被带下去休息了,临走时她再次向江北然深深行了一礼,表达了最诚挚的感谢。

    待陆凝香被带走,闫光庆走到江北然身边小声道:“说起来你知道我这大侄女为何毫无修为吗?”

    “不想知道。”江北然直接一步到位,表达了自己完全没兴趣的立场。

    但闫光庆似乎早就料到了江北然会这么回答,所以压根就没有管他的意愿,直接继续说道:“我这大侄女是天瑜之体,只要在桃李之年前不*,不破身,待到行笄礼那天,她的*天赋就会极大的增强。”

    ‘这什么狗血体质……’

    听到不破身这三个字,江北然就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

    不过这天瑜之体他还真是从来没听过,也不知道这个“极大”到底是多大。

    在江北然心里吐槽时,闫光庆又说道:“就冲这一点,再加上她那即使在皇宫里也依旧出类拔萃的姿容,追求她的家族子弟,宗门天才那也是相当不少,所以她要是真能度过这次危机,你可是大赚,就冲我这大侄女刚才看你的眼神,以身相许那是肯定跑不了了。”

    江北然听完拱手道:“晚辈说过晚辈只是乐于助人,不求回报的那种。”

    闫光庆听完捋着胡子笑道:“你是可以不求回报,但架不住人家想报答你啊,另外这天瑜之体可是最适合双修的,说不定就能一举帮你提高几个境界,成个玄王,玄皇什么的也比你现在老待在练气强吧?”

    ‘得,又是个老不正经。’

    没有在双修这个问题上讨论太多,江北然换了个话题道:“既然现在饧国时局如此动荡,晚辈帮贵宗和施家牵线搭桥之事是不是需要缓一缓?”

    “无涯宗动荡,关我乾天宗何事?这事我前些日就想催你了,都说好多久了,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近期晚辈确实诸事缠身,实在忙的有些不可开交,还请闫宗主原谅。”

    “那你现在可忙完了?”

    “接下来晚辈就打算去施家忙闫宗主您这事了。”

    “那感情好,你该忙就赶紧忙去吧,大侄女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你等着她以身相许就成。”

    没有接闫光庆的话茬,江北然拱手道:“那晚辈就先出发去潼国了,等到事情有所进展晚辈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

    “好,那老夫就在此等你的好消息。”

    “请闫宗主放心,那晚辈就先告辞了。”江北然说完拱拱手,朝着大厅外走去。

    进入飞府,江北然走到大厅坐了下来,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

    原本他的计划的确是去晟国帮把牵线搭桥的事儿给办了,只是想到那位“圣贤”很有可能会给他出难题,江北然就想着是不是该先把手头的事情先办了再去。

    其实他现在手头上的事也就两件。

    一是去清欢那问问讨伐申家的事进度怎么样了,二是帮暗冥穷奇它们找个栖身之地。

    前者还好说,他就只是问问,并不打算插手,后者就让他有些纠结了。

    地方他是找到了,古墟作为六国都攻不下来的异兽圣地,可以说再适合暗冥穷奇不过,只是江北然纠结的并不是古墟适不适合暗冥穷奇,而是他要不要趁着送暗冥穷奇的机会也进去看看。

    比起和人类接触来,江北然其实一直觉得跟异兽接触更舒服,毕竟比起人类来,它们要好忽悠的多。

    所以对于那片发生过上古之战的区域,江北然还是相当感兴趣的,那里被异兽盘踞至今,绝对称得上是真正的原生态,满地捡宝绝不是梦。

    而且最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江北然冒出去古墟看看这个想法时,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

    也就说明这个长久以来的“人类禁地”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而他也很有可能成为这古墟的第一位人类“人”。

    “小北然,小北然,你在想什么呢?”

    就在江北然纠结时,施凤兰突然跑到他旁边问道。

    看了眼施凤兰,江北然脑中不禁又想起了她骑着暗冥穷奇到处玩的画面。

    ‘嗯……先搞清施凤兰这份兽王天赋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去好了。’

    做出决定的江北然开口道:“走吧,先去郯国。”

    “没问题!”

    等到飞府动起来,江北然起身走到院子里,看着正在摘身上蘑菇的曲阳泽问道:“蘑菇的种类又变多吗?”

    曲阳泽先是数了数手里五彩斑斓的蘑菇,然后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弟子其实也不知道我身上到底能长出几种蘑菇来,所以也不知道哪种是新的,哪种是旧的,不过这两日有些奇怪的是蘑菇总会自己突然长出来。”

    曲阳泽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朱红色的蘑菇从他手臂上长了出来,一看就知道肯定能毒死好几村人。

    将朱红色的蘑菇摘下,曲阳泽不禁问道:“*……您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问题的答案江北然自然也不知道,毕竟就算是对于他来说,曲阳泽也完全是个“未知生物”,身上奇奇怪怪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不过蘑菇疯长这种事情,江北然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

    ‘营养过剩。’

    只是现在曲阳泽身体里明明多了个更能吃的皇蛊,怎么就还营养过剩了呢。

    “你也该学会怎么检视自己的身体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你就练一练内视,然后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曲阳泽刚拱完手,脑袋上就又长出来一个蓝色的蘑菇,看的紧随而来的施凤兰一顿大笑。

    一夜过去,飞府来到了郯国的任武郡,江北然下去后便找到了上次那家酒楼,然后拿出符纸给顾清欢写了一封信。

    没过多久,顾清欢便带着吴清策来到了包间中

    “拜见师兄。”

    行完礼,顾清欢起身先说道:“骆师弟去南至府调查案子了,所以没来。”

    “嗯。”点点头,江北然喝了口茶说道:“坐吧。”

    “是。”

    等二人坐下,江北然开门见山的问道:“计划进展的如何了?”

    谢过给自己倒茶的夏师妹,顾清欢看向师兄拱手道:“回禀师兄,如同之前我所料的那样,文元徵并不是申家拓展版图的第一个受害者,在最近的几次调查之下,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肯定是被申家*的宗门,以及两个疑似被申家*的家族。”

    “进展挺快啊,都搭上线了吗?”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决定等查的够多时再一起告知。”

    “嗯,确实该如此。”点点头,江北然又问道:“那文家这边呢,你处理的如何了。”

    “文公子处事冷静,且在文家又一定话语权,所以我现在能借到的势不小,调查时遇到的诸多麻烦都是靠文公子帮我解决的。”

    听到顾清欢回答的如此井井有条,江北然顿时觉得自己这“监工”待在这也属实没啥意义,便说道:“好,那这件事从现在开始就正式全权交给你处理了,当然,若是遇到了实在解决不掉的麻烦,也能来找我。”

    “是,多谢师兄挂怀,清欢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吴清策听完连忙跟着说道:“我也是。”

    听到吴清策开口,江北然看向他说道:“飞雷熟悉的怎么样了?”

    “回禀师兄,比起刚开始来,我在飞雷中行动时所消耗的体力和灵力都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我觉得很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不想知道。”江北然直接一步到位,表达了自己完全没兴趣的立场。

    但闫光庆似乎早就料到了江北然会这么回答,所以压根就没有管他的意愿,直接继续说道:“我这大侄女是天瑜之体,只要在桃李之年前不*,不破身,待到行笄礼那天,她的*天赋就会极大的增强。”

    ‘这什么狗血体质……’

    听到不破身这三个字,江北然就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

    不过这天瑜之体他还真是从来没听过,也不知道这个“极大”到底是多大。

    在江北然心里吐槽时,闫光庆又说道:“就冲这一点,再加上她那即使在皇宫里也依旧出类拔萃的姿容,追求她的家族子弟,宗门天才那也是相当不少,所以她要是真能度过这次危机,你可是大赚,就冲我这大侄女刚才看你的眼神,以身相许那是肯定跑不了了。”

    江北然听完拱手道:“晚辈说过晚辈只是乐于助人,不求回报的那种。”

    闫光庆听完捋着胡子笑道:“你是可以不求回报,但架不住人家想报答你啊,另外这天瑜之体可是最适合双修的,说不定就能一举帮你提高几个境界,成个玄王,玄皇什么的也比你现在老待在练气强吧?”

    ‘得,又是个老不正经。’

    没有在双修这个问题上讨论太多,江北然换了个话题道:“既然现在饧国时局如此动荡,晚辈帮贵宗和施家牵线搭桥之事是不是需要缓一缓?”

    “无涯宗动荡,关我乾天宗何事?这事我前些日就想催你了,都说好多久了,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近期晚辈确实诸事缠身,实在忙的有些不可开交,还请闫宗主原谅。”

    “那你现在可忙完了?”

    “接下来晚辈就打算去施家忙闫宗主您这事了。”

    “那感情好,你该忙就赶紧忙去吧,大侄女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你等着她以身相许就成。”

    没有接闫光庆的话茬,江北然拱手道:“那晚辈就先出发去潼国了,等到事情有所进展晚辈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

    “好,那老夫就在此等你的好消息。”

    “请闫宗主放心,那晚辈就先告辞了。”江北然说完拱拱手,朝着大厅外走去。

    进入飞府,江北然走到大厅坐了下来,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

    原本他的计划的确是去晟国帮把牵线搭桥的事儿给办了,只是想到那位“圣贤”很有可能会给他出难题,江北然就想着是不是该先把手头的事情先办了再去。

    其实他现在手头上的事也就两件。

    一是去清欢那问问讨伐申家的事进度怎么样了,二是帮暗冥穷奇它们找个栖身之地。

    前者还好说,他就只是问问,并不打算插手,后者就让他有些纠结了。

    地方他是找到了,古墟作为六国都攻不下来的异兽圣地,可以说再适合暗冥穷奇不过,只是江北然纠结的并不是古墟适不适合暗冥穷奇,而是他要不要趁着送暗冥穷奇的机会也进去看看。暗冥穷奇的机会也进去看看。

    地方他是找到了,古墟作为六国都攻不下来的异兽圣地,可以说再适合暗冥穷奇不过,只是江北然纠结的并不是古墟适不适合暗冥穷奇,而是他要不要趁着送暗冥穷奇的机会也进去看看。暗冥穷奇的机会也进去看看。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