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说话的艺术

第四百六十九章 说话的艺术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六十九章 说话的艺术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到这一步,该问的都问完了,试探的也都试探过了。

    既然到这一步系统都没跳出任何选项,那就说明将陆凝香交给闫光庆是个没有问题的选择。

    所以当闫光庆发出警告后,江北然笑着拱手道:“请闫宗主放心,如果可以的话,这水我绝对是连一点都不想粘的。”

    闫光庆听完收回了目光:“倒也是,以你的性子,又怎么会把手伸这么长,所以你打听这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在路上捡了个小姑娘,一打听,她说她是饧国当今皇上的胞姐,所以我……”

    “你先打住!”闫光庆突然喝了一声,打断了江北然,“你说你捡到了是哪的什么?”

    “饧国的。公主。”

    “姓陆?”

    “对。”

    “陆凝香?”

    “闫宗主果然料事如神。”江北然拱拱手,用无比崇拜的语气说道。

    “……”

    “哪捡的?”

    “路上捡的。”

    闫光庆听完来回踱了两步,最后问道:“你跟老夫交个实底,到底怎么回事。”

    江北然听罢便将怎么在栈遇到的陆凝香的事情告诉了闫光庆。

    “你可不想这么爱管闲事的人啊。”闫光庆听完说道。

    “那还是闫宗主不够了解晚辈,晚辈平日里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之事可是做过不少。”

    “行,既然你这么说,那老夫就这么信了吧,但你既然都知道了她的身份,这闲事……却还想继续管下去?”

    “唉。”江北然听完叹了口气,“没办法,晚辈这心肠软,再加上那公主又挺懂事,实在是心有不忍啊。”

    “所以你刚才绕这么大圈子,就是想试探老夫会不会对她不利?”

    “晚辈不敢,晚辈之所以要问清楚,完全是因为担心这公主会给您带来麻烦。”

    “那你现在就不担心了?”

    “自然还是担心的,只是晚辈在这饧国也就认识您一位德高望重的宗主,所以……”

    “人带来了?”

    “没有,没经过您同意,晚辈哪敢擅自把那公主带来。”

    闫光庆听完又来回踱了两步,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主人位上。

    “北然啊北然,老夫还真是看不透你呢。”

    “闫宗主是不信晚辈刚才那番话?”

    “信,老夫当然是信的,不然老夫也懒得在这和你扯皮,只是我就不明白这事儿怎么就砸你头上了呢?”

    ‘我特么还想问呢!’

    这话江北然该怎么回?天道送哥们的大礼包?不想收都不行的那种。

    心里一番吐槽后,江北然再次拱手回答道:“其实晚辈也是想着这公主也许对您来说有些用处,所以才斗胆……”

    “慢!”闫光庆猛地一挥手,“怎么个意思?你来求老夫帮忙,合着老夫还得欠你个人情?”

    ‘嘶……这老狐狸真是一点都不肯吃亏啊。’

    不过要不是江北然已经和闫光庆混的很熟,也不会说玩这种“语言艺术”。

    既然被戳穿了,江北然只好改口道:“当然不是,晚辈想表达的意思是,要是她不会影响到您,晚辈就把她送来,要是会影响呢,您就当晚辈今天没来过。”

    “比起这个,老夫还是比较想知道那公主给你许诺什么好处了。”

    “天地良心,晚辈真就是做好人好事,不求回报的那种。”

    “那你还真是高风亮节,不过老夫跟你不一样,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丫头现在的确扎手,要不是看在你的面上,老夫连聊都不想聊。”

    这话江北然听明白了,这是在要好处呢。

    但江北然也不是吃亏的主,这破事他半点好处没捞着不说,还惹一身骚,现在还要他倒贴好处?

    这不欺负老实人吗!

    “这点请闫宗主放心,那公主也不是空手套白狼的主,她也知道她是个麻烦,所以已经给自己估好价了。”

    “怎么说?”

    “只要您愿意收留她,并保她全家安全,她愿意将她父皇宝库的位置告诉您。”

    “怎么还多出个条件来。”

    “这条件可不是晚辈说的,是人家公主明码标价。”

    “你看老夫像是缺她父皇那点宝物的人吗?”

    “不像。”江北然摇摇头,“那晚辈再想想别的法子吧。”

    “哎!”闫光庆突然喊了一声,“虽说老夫对这宝库不感兴趣,但你提起她这父皇时,老夫也不禁有些心生感慨,说来我们也算是老友,看到他女儿沦落至此,也是有些于心不忍啊。”

    虽然心里忍不住吐槽一句“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但表面上江北然还是得无比崇敬的说道:“闫宗主真是重情重义之人!晚辈佩服。”

    “罢了,罢了,你就把她带到老夫这来吧。”

    “闫宗主这能救她一家?”

    “老夫要是这点面都没有,哪里还好意思说出罩着你们晟国这种话?”

    ‘嚯,好家伙。’

    短短一句话,江北然却是觉得信息量巨大,就凭闫光庆这句话,就让江北然感觉这场风波的结果不论如何,他都能从中获得利益。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啊,果然有东西的。’

    “闫宗主果然厉害,晚辈佩服,那晚辈现在就去将那公主带来?”

    “可以,不过记得要小心行事。”

    “请闫宗主放心。”

    “那你去吧,老夫就在此等你。”

    “好,请闫宗主稍等,晚辈去去就回。”说完江北然便退出了正厅。

    看着江北然离去的背影,闫光庆调整坐姿捋了捋长须。

    ‘看来又得去找林婆算一卦了。’

    闫光庆之所以答应了江北然,并不是因为要那什么宝库,当然,当个添头还是不错的。

    但主要的一点还是闫光庆觉得茫茫人海,这么大件事就正好砸他江北然头上,属实有些太过巧合,就仿佛是命中注定。

    而从初次见到江北然时,闫光庆就一直觉得他命里定有神助,不然怎么可能凭着那点修为和出生就混的如此风生水起,甚至还能在施家成为卿。

    这种种表象都证明了他注定命中不凡,那既然这公主是老天赐他的机缘。

    自然也就差不了。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到这一步,该问的都问完了,试探的也都试探过了。

    既然到这一步系统都没跳出任何选项,那就说明将陆凝香交给闫光庆是个没有问题的选择。

    所以当闫光庆发出警告后,江北然笑着拱手道:“请闫宗主放心,如果可以的话,这水我绝对是连一点都不想粘的。”

    闫光庆听完收回了目光:“倒也是,以你的性子,又怎么会把手伸这么长,所以你打听这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在路上捡了个小姑娘,一打听,她说她是饧国当今皇上的胞姐,所以我……”

    “你先打住!”闫光庆突然喝了一声,打断了江北然,“你说你捡到了是哪的什么?”

    “饧国的。公主。”

    “姓陆?”

    “对。”

    “陆凝香?”

    “闫宗主果然料事如神。”江北然拱拱手,用无比崇拜的语气说道。

    “……”

    “哪捡的?”

    “路上捡的。”

    闫光庆听完来回踱了两步,最后问道:“你跟老夫交个实底,到底怎么回事。”

    江北然听罢便将怎么在栈遇到的陆凝香的事情告诉了闫光庆。

    “你可不想这么爱管闲事的人啊。”闫光庆听完说道。

    “那还是闫宗主不够了解晚辈,晚辈平日里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之事可是做过不少。”

    “行,既然你这么说,那老夫就这么信了吧,但你既然都知道了她的身份,这闲事……却还想继续管下去?”

    “唉。”江北然听完叹了口气,“没办法,晚辈这心肠软,再加上那公主又挺懂事,实在是心有不忍啊。”

    “所以你刚才绕这么大圈子,就是想试探老夫会不会对她不利?”

    “晚辈不敢,晚辈之所以要问清楚,完全是因为担心这公主会给您带来麻烦。”

    “那你现在就不担心了?”

    “自然还是担心的,只是晚辈在这饧国也就认识您一位德高望重的宗主,所以……”

    “人带来了?”

    “没有,没经过您同意,晚辈哪敢擅自把那公主带来。”

    闫光庆听完又来回踱了两步,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主人位上。

    “北然啊北然,老夫还真是看不透你呢。”

    “闫宗主是不信晚辈刚才那番话?”

    “信,老夫当然是信的,不然老夫也懒得在这和你扯皮,只是我就不明白这事儿怎么就砸你头上了呢?”

    ‘我特么还想问呢!’

    这话江北然该怎么回?天道送哥们的大礼包?不想收都不行的那种。

    心里一番吐槽后,江北然再次拱手回答道:“其实晚辈也是想着这公主也许对您来说有些用处,所以才斗胆……”

    “慢!”闫光庆猛地一挥手,“怎么个意思?你来求老夫帮忙,合着老夫还得欠你个人情?”

    ‘嘶……这老狐狸真是一点都不肯吃亏啊。’

    不过要不是江北然已经和闫光庆混的很熟,也不会说玩这种“语言艺术”。

    既然被戳穿了,江北然只好改口道:“当然不是,晚辈想表达的意思是,要是她不会影响到您,晚辈就把她送来,要是会影响呢,您就当晚辈今天没来过。”

    “比起这个,老夫还是比较想知道那公主给你许诺什么好处了。”

    “天地良心,晚辈真就是做好人好事,不求回报的那种。”

    “那你还真是高风亮节,不过老夫跟你不一样,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丫头现在的确扎手,要不是看在你的面上,老夫连聊都不想聊。”

    这话江北然听明白了,这是在要好处呢。

    但江北然也不是吃亏的主,这破事他半点好处没捞着不说,还惹一身骚,现在还要他倒贴好处?

    这不欺负老实人吗!

    “这点请闫宗主放心,那公主也不是空手套白狼的主,她也知道她是个麻烦,所以已经给自己估好价了。”

    “怎么说?”

    “只要您愿意收留她,并保她全家安全,她愿意将她父皇宝库的位置告诉您。”

    “怎么还多出个条件来。”

    “这条件可不是晚辈说的,是人家公主明码标价。”

    “你看老夫像是缺她父皇那点宝物的人吗?”

    “不像。”江北然摇摇头,“那晚辈再想想别的法子吧。”

    “哎!”闫光庆突然喊了一声,“虽说老夫对这宝库不感兴趣,但你提起她这父皇时,老夫也不禁有些心生感慨,说来我们也算是老友,看到他女儿沦落至此,也是有些于心不忍啊。”

    虽然心里忍不住吐槽一句“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但表面上江北然还是得无比崇敬的说道:“闫宗主真是重情重义之人!晚辈佩服。”

    “罢了,罢了,你就把她带到老夫这来吧。”

    “闫宗主这能救她一家?”

    “老夫要是这点面都没有,哪里还好意思说出罩着你们晟国这种话?”

    ‘嚯,好家伙。’

    短短一句话,江北然却是觉得信息量巨大,就凭闫光庆这句话,就让江北然感觉这场风波的结果不论如何,他都能从中获得利益。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啊,果然有东西的。’

    “闫宗主果然厉害,晚辈佩服,那晚辈现在就去将那公主带来?”

    “可以,不过记得要小心行事。”

    “请闫宗主放心。”

    “那你去吧,老夫就在此等你。”

    “好,请闫宗主稍等,晚辈去去就回。”说完江北然便退出了正厅。

    看着江北然离去的背影,闫光庆调整坐姿捋了捋长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