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坚定信念

第四百六十五章 坚定信念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六十五章 坚定信念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曲阳泽结茧后的第十四天,茧终于出现了变化,它开始不定期的震动,并出现了一些小的裂纹。

    这些变化都代表着曲阳泽即将破茧而出。

    “小北然,小北然,它刚才又跳了一下!”围在蚕茧旁边观察的施凤兰大声喊道,表达着对未知事物的兴奋。

    不过江北然并没有理她,因为此刻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谱写着一段让人哀伤的乐谱。

    比起让目标熟睡来,用音乐来调动目标七情六欲是更高一阶的演奏。

    为此江北然需要更好的曲目,而比起现有的曲目来,江北然认为自己谱写出来的曲子要更胜一筹。

    泼墨挥毫间,又谱写一节工尺谱的江北然抬头发现夏铃铛正站在一旁,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汇报。

    “怎么了?”江北然问道。

    “主人家,朱大哥在门口想要拜访您。”

    ‘这花的时间可真够久的。’

    “你去告诉他,我正在忙,让他等着吧。”

    “是。”夏铃铛应了一声,退到了洞外。

    洞外朱商震一见到夏铃铛出来,立马行礼道:“劳烦了。”

    夏铃铛听完连忙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主人家正在忙,他让您再等会儿。”

    “多谢。”朱商震感激的拱手道。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黑袍前辈在他心中的形象越发高大。

    除了手下能够骑着暗冥穷奇到处跑之外,朱商震还发现黑袍前辈有着“魔音贯耳”的本事。

    在第一次听到那优美的琴声时,朱商震便在心中大加赞叹这琴声只应天上有,凡夫俗子绝不可能弹出如此绝美的曲调来。

    因此朱商震瞬间就认定这一定是黑袍前辈在弹奏。

    后来到第三天时,虽然前辈弹的仍是同一首曲子,但朱商震却还是听的摇头晃脑,只是晃着晃着……就睡着了。

    做完一个美梦醒来的朱商震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并再次感慨前辈的琴技之高超,简直如同仙人一般。

    可当后来连续几日他都在这美妙的琴声中睡着时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就算想在乐声中保持清醒也很难做到,稍微一不留神,再睁开眼时就已经是夜里了。

    之后连续数次都是这样,直到前两日他运起玄气强打精神,才终于勉强撑着没睡着,可当他下到一层时,却发现大厅里已经睡了一*异兽。

    鼾声那叫一个此起彼伏。

    从那一刻,朱商震就确定了。

    黑袍前辈还是一名实力极强的玄乐师。

    至此,朱商震已经完全被这位神秘的黑袍前辈给折服了。

    修为上,他能够将八及阶的凶手穷奇驯服成宠物。

    玄艺上,阵法、御兽和玄乐都有着极深的造诣,绝对是个中翘楚的那种。

    如此一位大人物,他以前竟从未曾听说过,实乃不该。

    ‘莫非是邻国的顶尖强者?’

    朱商震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毕竟他在曾国做了这么久的散修,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多多少少都了解过一些,不然自己撞上了铁板都不知道。

    就这样反复思考了几天几夜,朱商震更加坚定了自己拜入黑袍前辈门下的决心。

    这不仅仅是因为黑袍前辈那令人敬畏的强大,更是因为他很信命。

    他这一路走来,不管再危险的绝境他都能化险为夷,这让他一直认为老天爷十分眷顾他。

    这一次他又身陷险境,所以就顺势把救下他的黑袍前辈当做了上天的旨意,以后只要入了这位前辈的门下,他的*生涯一定能迎来新的高峰。

    坚定了这一想法后,朱商震要做的就是全力争取了,之前两次自己的表现都极其糟糕,可以说在黑袍老者那丢光了印象分,如果想挽回的话,他就必须用心到极点才行。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夜里,朱商震终于等到了那个久违的身影。

    “希望你这次不会再让我失望了。”

    听到黑袍前辈开口的第一句话,朱商震的心就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果然前两次前辈对我的印象都是极差啊……’

    叹了口口水,朱商震强作镇定回答道:“晚辈愚钝,还请前辈见谅。”

    “所以你这次找我打算说些什么。”

    “噗通”一声,朱商震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开口道:“晚辈朱商震,徽州东德郡青安县人士,父亲乃是本地父母官,母亲乃是一介布衣,晚辈三岁习武,五岁练气,八岁走上散修之路,一路上诸多机遇与坎坷才造就了现在的我。”

    朱商震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本册子双手捧向黑袍前辈说道:“这里面有着我生平遇到的所有机缘以及认识的许多宗门好友,请前辈过目。”

    ‘哦?还学会自己写简历了,不错不错。’

    用欣慰的目光看了朱商震一眼,江北然接过册子翻开看了眼。

    这一翻,虽然只是略着看了几眼,江北然却已经能从这字里行间感受到这个散修的经历有多坎坷。

    但与之相伴的,也是多到让江北然都有些眼花缭乱的机遇。

    ‘他娘的……这气运绝对是主角级的啊,每逢绝境都能逢凶化吉,简直离谱。’

    但从朱商震的出生和家庭来看,他又不像是一个主角。

    太顺了,一辈子没有仇也没有恨的,哪里当的起“主角”这两个字。

    等江北然将册子合上,就看到朱商震又递上了数枚乾坤戒说道:“这是晚辈在各处神秘之地中搜集来的稀有宝物,还请前辈笑纳。”

    江北然也没气,伸手就将乾坤戒指接了过来。

    在将神识注入乾坤戒的那一瞬间,他就发现啊这个乾坤戒本事就很不简单,不仅储存空间巨大,而且内部竟然还蕴含着一定的灵气。

    这就代表着存在这个乾坤戒中物品竟然还能得到灵气的熏陶,简直高级的不要不要的。

    ‘好家伙……宝贝确实不少啊。’

    只是随意观测一下,江北然就发现这乾坤戒中的宝贝相当之多,甚至可以说多的有些离谱。

    甚至有不少都是珍奇谱上前百的存在,而且还是连号的。

    作为一个散修,能收集来如此多的宝物,就已经足以证明他那项天赋的强大了。

    “不错的贡品,把你引荐给林家的事我会尽快安排,至于入门的事,你还有待考察。”

    跪在地上的朱商震一颤,开口道:“是,晚辈一定好好表现。”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直接收你入门,而是要观察你一阵吗?”

    朱商震虽然心中已有答案,但还是没什么自信的回答道:“晚辈愚钝,还请前辈指点。”

    叹了口气,江北然回答道:“我需要的是能帮我办事的得力手下,而不是什么都需要我教的天真少年,光是一个小小的打击就让你将近一旬不敢来见我,这样的心性我能指望你办成什么事?”

    朱商震虽然已经猜到自己在黑袍前辈这边的评价肯定很低,但想不到连自己评价为何这么低的原因都想错了。

    他之所以过了这么久才重新来拜门,是因为想表现出自己是通过深思熟虑后才做出的决定,想不到在前辈眼里却是落了下乘……不,应该说是相当的不堪。

    “晚辈知错了。”

    “不,你还不知道。”江北然摇摇头继续道:“你不足的方面还有很多,去林家好好锻炼一下吧,等你觉得自己真正能独当一面时再来找我,当然,如果你到时有更好的选择也可以尽管去。”

    朱商震一听连忙表态道:“晚辈既然已决心拜入前辈门下,就一定不会再投他人,晚辈在此发誓,若……”

    “好了,好了。”江北然甩甩手,打断了朱商震的话语道:“话不要说这么满,要学会自己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是,晚辈受教了。”

    点点头,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沓符纸递向他道:“我现在送你出阵,等你把你需要处理的事情处理完后将符纸折成纸鸢送给我就行。”

    朱商震其实现在并不想出去,他还想留在这发现更多黑袍前辈的神奇之处,只是现在前辈都发出命令了,再加上他的确还有些需要处理,便应声道。

    “是,晚辈遵命。”

    ……

    一炷香的时间后,已经站在阵法外的朱商震久久不能平复。

    实在是前辈送他出阵的方式让他震惊不已。

    ‘这一定是上天送我的一次机会,我必须好好把握!’

    握了握拳,朱商震飞上空中稍微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后便朝着南方飞去。

    重新回到暗冥穷奇的巢穴中,江北然刚要上楼,就看到施凤兰急冲冲的跑下来喊道:“小北然,小北然,蚕茧又动啦!这次动静特别大!”

    “知道了。”

    答应一声,江北然顺着坡来到二层,还未进洞便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走进洞内,江北然发现巨大的蚕茧上已经布满了裂纹,看得出距离破茧已经不远了。

    上前一步,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蚕茧中的曲阳泽。

    ‘嗯?’

    在心中惊疑一声,江北然发现原本和皇蛊一起住在心脏部位的老王竟然搬出来了,住进了离心脏最近的肺部,当然,原本住在肺里的那只王蛊自然是被老王赶出去了。

    ‘这是要让皇蛊独享养分?还真是伟大的爱情。’

    感慨完,江北然又检视了一遍其他脏器,发现都没有发现什么太大变化,一切应该是又回到了正轨,不然曲阳泽也没法破茧而出。

    这时听到动静的暗冥穷奇也跑了上来,看到那个满是裂痕的蚕茧后扭头看着江北然问道:“等那个蚕茧破开,你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

    “我抛过硬币了。”

    “哦?结果如何?”

    暗冥穷奇听完转过身来一脸严肃的说道:“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说看。”

    “我想请您出去帮我们看看有没有适合我们居住的地方,不然只凭我们肯定寸步难行。”

    暗冥穷奇这个顾虑也没毛病。

    凭它们的修为,要是在晟国那肯定是横着走,但在曾国,那它们这群异兽简直就是移动的宝材,分分钟就会被“香味”引来的*者扒皮拆骨。

    不等江北然开口回答,暗冥穷奇再次开口道:“当然,这个忙不让你白帮,这是报酬。”

    暗冥穷奇说完用尾巴卷起一块晶莹剔透的圆石放到了江北然面前,“这是我体内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但你们人类似乎都很喜欢。”

    将圆石接过,江北然看了一眼暗冥穷奇道:“你从身体里挖出来的?”

    “嗯,如果你还要的话,我可以再挖一个。”

    “……”

    ‘你这是结石啊喂!说挖就挖!?’

    吐完槽,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暗冥穷奇的体内,但他对异兽的身体结构实在不太了解,所以即使看了个清楚,也不知道暗冥穷奇挖出来的这块圆石是哪个部位。

    ‘好家伙,触及到我知识盲区了这是。’

    江北然仔细看了半天也没法把这块圆石和珍奇谱上的任意一种宝材对上号。

    但这块圆石中蕴含的灵气是不会骗人的,他相信这圆石不论是用来炼丹还是制作法宝都很好用。

    “帮你打听住的地方不算难事,这一块就够了。”

    暗冥穷奇听完将正准备掏胸的爪子收回,朝着江北然点了点硕大的脑袋道:“谢谢你,友善的人类强者。”

    将圆石收进乾坤戒,江北然说道:“所以你还是想出去是吗?”

    “嗯,我想帮大哥完成它还没完成的心愿。”

    “听得出你很敬佩你的大哥。”

    “当然,大哥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兽,而且教会了很多东西,还……还……”

    暗冥穷奇说着说着,脑海间不禁浮现出了大哥和他的最后一次对话,以及那义无反顾扑向人类阵营的身影。

    “呜……”

    想着想着,暗冥穷奇不禁发出了一声哀嚎,一旁的施凤兰听到后连忙过来揉了揉它的大脑袋,虽然她听不懂它和小北然说了什么,但她能感受到奇奇这一刻真的非常伤心。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