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拜师

第四百六十二章 拜师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六十二章 拜师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系统选项中第一次看到皇蛊这俩字时,江北然本以为它是王蛊之上的强大存在,但从老王它们的*反应以及弱到连生存能力都这么差来看。

    它这个皇应该是母皇的皇。

    所以它应该是在本质上和其他蛊就有所不同,肯定也会给宿主带去完全不同的变化。

    为了防止曲阳泽吞下皇蛊后出现太大的反应,在询问后江北然将他带到了巢穴中一处比较空的地方,然后在一众人的围观下将皇蛊送进了曲阳泽体内。

    “*,它……”

    在感觉到皇蛊进入身体后,曲阳泽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到胸口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咚!咚!”

    “咚!咚!”

    “咚咚咚咚咚!”

    感受着疯狂加速的心跳,曲阳泽一时间痛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

    单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喷出了无数根金*的丝线。

    ‘看来还是太低估皇蛊入体的破坏力了。’

    意识到曲阳泽要结蛹,江北然立即用精神力检视他体内那些王蛊。

    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强行压制那些王蛊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因为这是它们的生物本能,只能疏不能堵,不然会累积成更大的问题。

    检视过后,江北然看着正被一根根金色丝线缠绕起来的曲阳泽说道:“放心,我会在这守着你,睡一觉就好了。”

    听到*安慰的话语,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曲阳泽顿时放下心来。

    在放松下来的同时,曲阳泽便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模糊,没一会儿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这位曲公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见到曲阳泽还在不断的喷射出一根根金色的丝线黏在周围的洞壁上,霍鸿飞越来越怀疑他是不是伪装成了人类样子的其他种族,不然根本说不通。

    居子民同样也很震撼,作为无上宗的当代精英弟子,各种各样的奇特*者他都见过,自认已经是见识广博。

    但眼前这位师兄似乎已经脱离*……不,是脱离了人类这个范畴了。

    看着曲阳泽逐渐被包裹成一个金色巨茧,江北然则是盘坐下来将瑶琴独幽从乾坤戒中拿出。

    刚才用精神力检视曲阳泽的身体时,江北然确认了老王的确拥有压制另外十二只王蛊的实力,可毕竟是十三只王蛊大战,如果不让曲阳泽结茧的话,身体肯定会被打的千疮百孔。

    所以比起上次结茧来,这一次其实要安全的多。

    因为上次结茧时是十二只王蛊实力很平均,如此一来要争出个最厉害的来就更容易变的你死我活,而且耗时极长。

    而这一次因为有老王的存在,相信需要的时间就不会太久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江北然还是决定在这里陪着居子民,一直到他破茧而出那天。

    ……

    五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但曲阳泽结成的巨大金茧却是没有任何变化,证明曲阳泽体内那场战争仍然没有结束。

    ‘还真是执着啊……’

    日常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蚕茧内情况后江北然不禁感慨道。

    老王的实力的确很强,强到另外十二只王蛊联手都打不过他,但另外十二只王蛊却是异常顽强,即使被打没了半边身体也不肯投降。

    而是等到恢复好后继续对老王发起挑战。

    突出一个不死不休。

    ‘为了争取到交配权,真的是太拼了……’

    另外就是在曲阳泽养蛊之体的滋润下,皇蛊已经慢慢恢复的了生机,也许等它真正苏醒过来那天时,这场持久战才会迎来终结的那一刻。

    “主人家。”

    就在江北然准备再拿出独幽弹奏一段时,夏铃铛突然从洞外走进来向他行礼道。

    “怎么了?”江北然侧过头问道。

    “那位朱大哥想要见您。”

    点点头,江北然拉上兜帽起身走出了洞穴。

    “拜见前辈。”一见黑袍人出来,朱商震立即上前行礼道。

    “找我何事?”江北然问道。

    朱商震听完又上前一步继续躬身行礼道:“前次是晚辈愚钝,未能领悟前辈之意,此次特来赔罪。”

    “大可不必,我并无责怪你之意。”

    “不,晚辈确实大错特错,竟妄图通过摇尾乞怜的方式向前辈求助,实乃愚昧至极。”

    见朱商震如此诚恳的样子,江北然甚至有些能脑补出这三天里内他是如何翻来覆去睡不着的。

    不过总算还不是个彻底的社交*,想明白了自己到底哪没做对。

    “所以这次来,你打算说些什么?”

    朱商震听罢直接单膝跪地低下头朝着江北然抱拳道:“晚辈愿加入前辈门下,为前辈效犬马之劳!”

    正如江北然所想,朱商震这几天过的的确很煎熬。

    这是他第一次将自己藏了这么久的秘密全说给别人听,虽然说的时候挺舒爽的,但说完又有些后怕。

    说到底,他对那位黑袍前辈根本就是一无所知,虽然他现在没对自己表现出什么恶意,但未来呢?

    一想到这,朱商震就极度没有安全感,甚至会觉得浑身冰凉。

    毕竟一个秘密能守几十年,就足以说明他真的很怕别人知道他的特殊之处。

    藏了这么久的东西突然被人找到,慌乱自然是难免的。

    就这样,朱商震日也想,夜也想,想着究竟做什么才能渡过这次对他来说最大的劫难。

    最终,“拜师”这个他从未有过的想法猛地跳了出来。

    朱商震之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秘密暴露才始终没有拜师,其实散修这么多年,每每看到那些大宗门弟子随手就能拿出他眼馋的法宝时,他又何尝不想找个*做靠山。

    但他不敢。

    可现在他的秘密已经被发现了,对方又明显是个大人物。

    如此契机下,他这个封存多年的念头也就冒出来了。

    原本拜师对他来说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但现在就颠倒过来了,他想的是如果能成为那位黑袍前辈的徒弟,那对方也许就不会害他了。

    除此之外,他也突然想明白了黑袍前辈那句“然后呢”的意思。

    自己连忠心都不表,又凭什么让人家卖人情帮他,这想法简直太天真。

    所以在悟了又悟后,朱商震终于是下定了这个有着众多好处的决定。

    ———————————————————————————————————————

    在系统选项中第一次看到皇蛊这俩字时,江北然本以为它是王蛊之上的强大存在,但从老王它们的*反应以及弱到连生存能力都这么差来看。

    它这个皇应该是母皇的皇。

    所以它应该是在本质上和其他蛊就有所不同,肯定也会给宿主带去完全不同的变化。

    为了防止曲阳泽吞下皇蛊后出现太大的反应,在询问后江北然将他带到了巢穴中一处比较空的地方,然后在一众人的围观下将皇蛊送进了曲阳泽体内。

    “*,它……”

    在感觉到皇蛊进入身体后,曲阳泽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到胸口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咚!咚!”

    “咚!咚!”

    “咚咚咚咚咚!”

    感受着疯狂加速的心跳,曲阳泽一时间痛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

    单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喷出了无数根金*的丝线。

    ‘看来还是太低估皇蛊入体的破坏力了。’

    意识到曲阳泽要结蛹,江北然立即用精神力检视他体内那些王蛊。

    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强行压制那些王蛊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因为这是它们的生物本能,只能疏不能堵,不然会累积成更大的问题。

    检视过后,江北然看着正被一根根金色丝线缠绕起来的曲阳泽说道:“放心,我会在这守着你,睡一觉就好了。”

    听到*安慰的话语,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曲阳泽顿时放下心来。

    在放松下来的同时,曲阳泽便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模糊,没一会儿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这位曲公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见到曲阳泽还在不断的喷射出一根根金色的丝线黏在周围的洞壁上,霍鸿飞越来越怀疑他是不是伪装成了人类样子的其他种族,不然根本说不通。

    居子民同样也很震撼,作为无上宗的当代精英弟子,各种各样的奇特*者他都见过,自认已经是见识广博。

    但眼前这位师兄似乎已经脱离*……不,是脱离了人类这个范畴了。

    看着曲阳泽逐渐被包裹成一个金色巨茧,江北然则是盘坐下来将瑶琴独幽从乾坤戒中拿出。

    刚才用精神力检视曲阳泽的身体时,江北然确认了老王的确拥有压制另外十二只王蛊的实力,可毕竟是十三只王蛊大战,如果不让曲阳泽结茧的话,身体肯定会被打的千疮百孔。

    所以比起上次结茧来,这一次其实要安全的多。

    因为上次结茧时是十二只王蛊实力很平均,如此一来要争出个最厉害的来就更容易变的你死我活,而且耗时极长。

    而这一次因为有老王的存在,相信需要的时间就不会太久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江北然还是决定在这里陪着居子民,一直到他破茧而出那天。

    ……

    五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但曲阳泽结成的巨大金茧却是没有任何变化,证明曲阳泽体内那场战争仍然没有结束。

    ‘还真是执着啊……’

    日常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蚕茧内情况后江北然不禁感慨道。

    老王的实力的确很强,强到另外十二只王蛊联手都打不过他,但另外十二只王蛊却是异常顽强,即使被打没了半边身体也不肯投降。

    而是等到恢复好后继续对老王发起挑战。

    突出一个不死不休。

    ‘为了争取到交配权,真的是太拼了……’

    另外就是在曲阳泽养蛊之体的滋润下,皇蛊已经慢慢恢复的了生机,也许等它真正苏醒过来那天时,这场持久战才会迎来终结的那一刻。

    “主人家。”

    就在江北然准备再拿出独幽弹奏一段时,夏铃铛突然从洞外走进来向他行礼道。

    “怎么了?”江北然侧过头问道。

    “那位朱大哥想要见您。”

    点点头,江北然拉上兜帽起身走出了洞穴。

    “拜见前辈。”一见黑袍人出来,朱商震立即上前行礼道。

    “找我何事?”江北然问道。

    朱商震听完又上前一步继续躬身行礼道:“前次是晚辈愚钝,未能领悟前辈之意,此次特来赔罪。”

    “大可不必,我并无责怪你之意。”

    “不,晚辈确实大错特错,竟妄图通过摇尾乞怜的方式向前辈求助,实乃愚昧至极。”

    见朱商震如此诚恳的样子,江北然甚至有些能脑补出这三天里内他是如何翻来覆去睡不着的。

    不过总算还不是个彻底的社交*,想明白了自己到底哪没做对。

    “所以这次来,你打算说些什么?”

    朱商震听罢直接单膝跪地低下头朝着江北然抱拳道:“晚辈愿加入前辈门下,为前辈效犬马之劳!”

    正如江北然所想,朱商震这几天过的的确很煎熬。

    这是他第一次将自己藏了这么久的秘密全说给别人听,虽然说的时候挺舒爽的,但说完又有些后怕。

    说到底,他对那位黑袍前辈根本就是一无所知,虽然他现在没对自己表现出什么恶意,但未来呢?

    一想到这,朱商震就极度没有安全感,甚至会觉得浑身冰凉。

    毕竟一个秘密能守几十年,就足以说明他真的很怕别人知道他的特殊之处。

    藏了这么久的东西突然被人找到,慌乱自然是难免的。

    就这样,朱商震日也想,夜也想,想着究竟做什么才能渡过这次对他来说最大的劫难。

    最终,“拜师”这个他从未有过的想法猛地跳了出来。

    朱商震之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秘密暴露才始终没有拜师,其实散修这么多年,每每看到那些大宗门弟子随手就能拿出他眼馋的法宝时,他又何尝不想找个*做靠山。

    最终,“拜师”这个他从未有过的想法猛地跳了出来。

    朱商震之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秘密暴露才始终没有拜师,其实散修这么多年,每每看到那些大宗门弟子随手就能拿出他眼馋的法宝时,他又何尝不想找个*做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