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主角个性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主角个性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主角个性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走到暗冥穷奇的巢穴外,朱商震长长的舒了口气。

    虽然和预想中的不一样,但他总算是脱困了,就是……

    朱商震扭头看了看一旁的黑袍人,脑中还是满满的疑惑。

    作为一个走南闯北的散修,曾国那些厉害的大人物他多多少少都有所耳闻,但从未听说过有哪位施可以和异**流的。

    而且无论是语气还是自称,都不太像是独霸一方的玄圣级大人物。

    可不管表象如何,人家都的确有着能将那暗冥穷奇训成猫儿一样的本事,光这一点,就是他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你这个天赋很有意思,你应该凭借它去过不少地方吧。”

    听到黑袍人提问,朱商震立即拱手回答道:“回前辈的话,其实……也没去过太多地方。”

    “哦?”江北然好奇的转过身继续问道:“具体说说。”

    朱商震其实也是第一次告诉别人自己的特殊天赋,再加上他又不敢欺瞒眼前这位黑袍人,索性也就什么也不想,诉说起了他这些年遇到过的种种“奇遇”。

    一大段听下来后,江北然发现这“随缘传送”的能力似乎也没他想象中这么强大。

    因为抽中“大奖”的概率实在太低了。

    在玄龙大陆上,阵法结界多到数不胜数,一个宗门里也许就会有几十上百个,但里面不一定都有好东西,反而可能惹来一身麻烦。

    所以朱商震其实无数次发誓以后再也不用这传送之能了。

    但赌徒心理这种东西就算是成了*者也不可能避免。

    万一下次就传送到某个洞天福地了呢?万一下次就传送到某个玄圣毫无防备的小金库了呢?

    这样的信念支持着朱商震一次又一次的去“作死”。

    只是在一次次的“作死”中,朱商震也总结出了不少经验。

    首先他并不会满大陆的乱传,最大范围大概在一个州以内,第二就是他的传送能力有特定的规律,比如他这一次传送进了结界,那么下一次传送肯定是离开结界回到外面。

    第三他并不是只能传送到阵法结界内,有时候还会传送到异世界,但这是极小概率事件。

    皇蛊便是他在传送到异界时获得的,只是那是他第一次传送到异界,所以根本不敢乱跑,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藏了一个月后就重新传送回了玄龙大陆。

    听到朱商震孤身一人传送去到异世界还毫发无损的传送了回来,江北然对他气运方面的评价再次拉高了一个等级。

    ‘这特么不是主角还有谁能是主角!?’

    ‘这简直主角他妈给主角开门,主角到家了啊!’

    江北然万分相信只要他敢用一次这样作死的能力,天道就能玩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实在是人比人,气死人。

    一口气将自己的生平经历说出来后,朱商震莫名感觉很舒服,对黑袍人的警戒心也一下没这么高了。

    江北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从一开始的拘谨,说话磕磕绊绊,到后来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般的无所不谈,甚至越说越起劲。

    江北然觉得这有可能是他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突然有了自己这么一个能够吐露心声的对象,所以突然间放飞自我了。

    毕竟依他自己所说,他从未将自己的这份天赋告诉过任何人,就是怕有人会把他当做下金蛋的鸡,让他不停的去传送作死。

    从江北然的角度来看,他这份谨慎与顾虑是十分有道理的,毕竟人心险恶,他这能力又这么容易发偏财,被抓去当法宝人的概率的确很大。

    不过这多多少少也沾点主角型人格的“被*妄想症”,大多数拥有特殊天赋的弟子其实都找了个好*,不然哪来这么多的绝世天才弟子。

    当然,到最后一定是主角型人格最强也是毋庸置疑的。

    归根结底,还是谨慎的胜利!

    “所以这样的情况你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吧。”江北然开口问道。

    “是的。”朱商震点点头。

    “如此危险的天赋,你却每次都能侥幸脱身,说明你也是有大气运之人啊。”说完江北然话锋一转,问道:“只是你就从未想过要好好锻炼一下你这份天赋,让它变的更为可控,亦或是更有作用?”

    听到黑袍人的问题,朱商震不禁低下了头,声如蚊呐般回答道:“前辈说的这些我自然有考虑过,只是我这天赋的锻炼办法……有点难。”

    “也就是说你已经找到锻炼你天赋的办法了?”

    “是。”朱商震再次点头,“只要我能提高我的乾坤术能力,便能更好的使用我这份天赋。”

    “乾坤术……”

    江北然听完缓缓点了下头,传送,进入各种结界,这两种特性的确都非常符合乾坤术,只是他在乾坤术上的造诣并不深,所以才没第一时间意识到。

    “所以你的乾坤技艺如何?”

    江北然这话其实算得上有些明知故问,但凡他学精了乾坤术,也不至于把头压的这么低。

    “说来惭愧……这乾坤术实在太过难学,晚辈只是懂了个皮毛就再也学不下去了。”

    ‘奇葩……’

    按理来说他拥有此等契合乾坤术的天赋,在学习乾坤术时应该也是事半功倍的,这一点江北然已经在自己几个弟子身上都见证过了。

    比如骆闻舟的炼丹,历伏城的布阵。

    这俩都有着各自领域的顶级天赋,所以学起来都是极快。

    这朱商震倒好……别说事半功倍了,从他这语气来听,学了皮毛应该就真的是学了个皮毛,也就是刚学完加法,就被乘法难住了呗?

    这连普通人都不如啊。

    感慨完,江北然问道:“你是自学的乾坤术?”

    “是的。”朱商震朝着江北然拱了拱手,“只是从书上看了些。”

    “怕别人发现你的天赋?”

    “是的。”朱商震很耿直的点了点头。

    “你就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

    “嗯?”朱商震一愣,有些不明白黑袍前辈的意思,“不知前辈此言何意?”

    “你只要学会了乾坤术,那就能大大增加你传送时存活下来的概率,也就是你找*只需要冒一次险,但不找的话,就要冒无数次险。”

    ——————————————————————————————————————

    走到暗冥穷奇的巢穴外,朱商震长长的舒了口气。

    虽然和预想中的不一样,但他总算是脱困了,就是……

    朱商震扭头看了看一旁的黑袍人,脑中还是满满的疑惑。

    作为一个走南闯北的散修,曾国那些厉害的大人物他多多少少都有所耳闻,但从未听说过有哪位施可以和异**流的。

    而且无论是语气还是自称,都不太像是独霸一方的玄圣级大人物。

    可不管表象如何,人家都的确有着能将那暗冥穷奇训成猫儿一样的本事,光这一点,就是他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你这个天赋很有意思,你应该凭借它去过不少地方吧。”

    听到黑袍人提问,朱商震立即拱手回答道:“回前辈的话,其实……也没去过太多地方。”

    “哦?”江北然好奇的转过身继续问道:“具体说说。”

    朱商震其实也是第一次告诉别人自己的特殊天赋,再加上他又不敢欺瞒眼前这位黑袍人,索性也就什么也不想,诉说起了他这些年遇到过的种种“奇遇”。

    一大段听下来后,江北然发现这“随缘传送”的能力似乎也没他想象中这么强大。

    因为抽中“大奖”的概率实在太低了。

    在玄龙大陆上,阵法结界多到数不胜数,一个宗门里也许就会有几十上百个,但里面不一定都有好东西,反而可能惹来一身麻烦。

    所以朱商震其实无数次发誓以后再也不用这传送之能了。

    但赌徒心理这种东西就算是成了*者也不可能避免。

    万一下次就传送到某个洞天福地了呢?万一下次就传送到某个玄圣毫无防备的小金库了呢?

    这样的信念支持着朱商震一次又一次的去“作死”。

    只是在一次次的“作死”中,朱商震也总结出了不少经验。

    首先他并不会满大陆的乱传,最大范围大概在一个州以内,第二就是他的传送能力有特定的规律,比如他这一次传送进了结界,那么下一次传送肯定是离开结界回到外面。

    第三他并不是只能传送到阵法结界内,有时候还会传送到异世界,但这是极小概率事件。

    皇蛊便是他在传送到异界时获得的,只是那是他第一次传送到异界,所以根本不敢乱跑,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藏了一个月后就重新传送回了玄龙大陆。

    听到朱商震孤身一人传送去到异世界还毫发无损的传送了回来,江北然对他气运方面的评价再次拉高了一个等级。

    ‘这特么不是主角还有谁能是主角!?’

    ‘这简直主角他妈给主角开门,主角到家了啊!’

    江北然万分相信只要他敢用一次这样作死的能力,天道就能玩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实在是人比人,气死人。

    一口气将自己的生平经历说出来后,朱商震莫名感觉很舒服,对黑袍人的警戒心也一下没这么高了。

    江北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从一开始的拘谨,说话磕磕绊绊,到后来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般的无所不谈,甚至越说越起劲。

    江北然觉得这有可能是他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突然有了自己这么一个能够吐露心声的对象,所以突然间放飞自我了。

    毕竟依他自己所说,他从未将自己的这份天赋告诉过任何人,就是怕有人会把他当做下金蛋的鸡,让他不停的去传送作死。

    从江北然的角度来看,他这份谨慎与顾虑是十分有道理的,毕竟人心险恶,他这能力又这么容易发偏财,被抓去当法宝人的概率的确很大。

    不过这多多少少也沾点主角型人格的“被*妄想症”,大多数拥有特殊天赋的弟子其实都找了个好*,不然哪来这么多的绝世天才弟子。

    当然,到最后一定是主角型人格最强也是毋庸置疑的。

    归根结底,还是谨慎的胜利!

    “所以这样的情况你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吧。”江北然开口问道。

    “是的。”朱商震点点头。

    “如此危险的天赋,你却每次都能侥幸脱身,说明你也是有大气运之人啊。”说完江北然话锋一转,问道:“只是你就从未想过要好好锻炼一下你这份天赋,让它变的更为可控,亦或是更有作用?”

    听到黑袍人的问题,朱商震不禁低下了头,声如蚊呐般回答道:“前辈说的这些我自然有考虑过,只是我这天赋的锻炼办法……有点难。”

    “也就是说你已经找到锻炼你天赋的办法了?”

    “是。”朱商震再次点头,“只要我能提高我的乾坤术能力,便能更好的使用我这份天赋。”

    “乾坤术……”

    江北然听完缓缓点了下头,传送,进入各种结界,这两种特性的确都非常符合乾坤术,只是他在乾坤术上的造诣并不深,所以才没第一时间意识到。

    “所以你的乾坤技艺如何?”

    江北然这话其实算得上有些明知故问,但凡他学精了乾坤术,也不至于把头压的这么低。

    “说来惭愧……这乾坤术实在太过难学,晚辈只是懂了个皮毛就再也学不下去了。”

    ‘奇葩……’

    按理来说他拥有此等契合乾坤术的天赋,在学习乾坤术时应该也是事半功倍的,这一点江北然已经在自己几个弟子身上都见证过了。

    比如骆闻舟的炼丹,历伏城的布阵。

    这俩都有着各自领域的顶级天赋,所以学起来都是极快。

    这朱商震倒好……别说事半功倍了,从他这语气来听,学了皮毛应该就真的是学了个皮毛,也就是刚学完加法,就被乘法难住了呗?

    这连普通人都不如啊。

    感慨完,江北然问道:“你是自学的乾坤术?”

    “是的。”朱商震朝着江北然拱了拱手,“只是从书上看了些。”

    “怕别人发现你的天赋?”

    “是的。”朱商震很耿直的点了点头。

    “你就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

    “嗯?”朱商震一愣,有些不明白黑袍前辈的意思,“不知前辈此言何意?”

    “你只要学会了乾坤术,那就能大大增加你传送时存活下来的概率,也就是你找*只需要冒一次险,但不找的话,就要冒无数次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