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六十章 天赋异禀

第四百六十章 天赋异禀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六十章 天赋异禀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不停的平衡利弊时,暗冥穷奇突然发现前面的那个人类正带着他们朝自己的巢穴走去。

    拦是肯定拦不住了,于是暗冥穷奇在思考片刻后说道:“再往前就是我的家了,但我家里没有什么攻击性极强的虫子。”

    “有没有去看看就知道了。”

    暗冥穷奇一时语噻,也不知道能再说些什么,就只好继续纠结到底要不要出结界这件事。

    又走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暗冥穷奇突然挥动着翅膀说道:“前面就是我的家了。”

    向前眺望一眼,江北然见到了一个隆起的小山包,用来做巢穴的确是不错。

    这时之前那只钢背猾褢突然冲到了暗冥穷奇旁边,并在它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话。

    穷奇一听仿佛猛地想起了什么,连忙拦住还在前面探索的曲阳泽朝着江北然喊道:“等等,等一下。”

    江北然眉头一蹙,问道:“怎么了?”

    “再进去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须向你们先说明一下。”

    “说吧。”

    “在我家里……关着一个人类。”

    ‘得,皇蛊肯定在这没跑了。’

    听到人类两个字时江北然就确定了这一点,应该就是那个在黑市上放出过皇蛊消息的人跑这来了。

    ‘能得到这皇蛊的果然不是等闲之辈,竟然能破开这天宇烟梦阵进到这结界来。’

    江北然能发现这个阵法完全是靠着曲阳泽的指引,如果没有曲阳泽将范围锁定在这么小一个范围内,江北然自认也很难找到入口。

    毕竟阵法在没有被触发之前就是极难被发现,这也是历伏城四象之体为何如此厉害的理由。

    ‘不知道那人是靠着什么特殊手段发现这大阵的。’

    “看来我要找的东西就在你关起来的那个人类身上,他是冒犯你们了吗?”

    感受着江北然身上并没有任何波动的情绪气息,暗冥穷奇稍微放松了一点,看来眼前这两人应该是完全不认识的,那就也不存在它不小心绑到了什么大人物的麻烦。

    “冒犯……倒是没有冒犯,只是我们担心他会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就将只好他先关起来了。”

    江北然听完笑了,要不是自己一登场就镇住了这只暗冥穷奇,它应该也是很想把自己抓紧去关的吧。

    “既然没发生什么冲突,那就坐下来好好谈谈吧,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好,那就按你说的办。”

    在“预防针”打好的情况下,暗冥穷奇放心的将江北然他们带进了自己的巢穴。

    为了隐藏身份,江北然让所有人都穿上了一声黑袍,这黑袍的效果不如泯然那样能让穿戴者的存在感完全消失,但却能隐藏穿戴者的气息,让对方没法轻易侦查到,同时也很难透过黑袍看到穿戴者的长相。

    等一切都准备好,众人便在暗冥穷奇的带领下来到了三楼,并见到了那个被关起来的人。

    “呜!”

    在见到被看守在牢里的人时,曲阳泽差点没控制住体内的蛊虫我,整个人抖得跟打摆子一样。

    见状江北然立即用精神力压制住了曲阳泽体内的蛊虫,然后看向了那个瞪大了眼睛的阶下囚。

    这男子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左右,修为在玄宗七阶,这修为放在晟国自然是抖三抖,但在曾国……最多也就算是修为不错。

    “玄友救我!”惊愕过后,那男子立马站起身来朝着江北然呼喊道。

    从曲阳泽的反应来看,皇蛊在他身上这点肯定是不用怀疑了,于是江北然上前一步说道:“救你可以,但得先把价格谈好。”

    那人听完立即回应道:“只要你能救我出去,什么都好说。”

    见对方没有一上来就自报家门,江北然就有理由怀疑他不是什么大家族子弟。

    ‘散修?’

    不过散修能在这岁数达到玄宗……恐怕也就六国有这优质土壤了。

    “爽快,我要你身上带着的皇蛊。”

    男子听完心里一惊,但表面还是很冷静的说道:“不知这位玄友说的皇蛊是何物……”

    选项一:“如果你想一辈子被关在这里,就慢慢想吧。”完成奖励:真元霸步(地级中品)

    选项二:“少废话,要么现在交出皇蛊,要么现在就被暗冥穷奇咬死,选吧。”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看了眼选项二,江北然第一反应是觉得霸道。

    但仔细辨别两种说法的不同后,江北然发现它们的区别其实很简单。

    前者是还会给他时间继续考虑,说明对方其实并没有陷入绝境,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他似乎有信心可以跑出去,后者就是不给他这个机会了,逼着他必须直接做出选择。

    简而言之就是,他虽然表面看着很惊慌,内心其实还挺从容的。

    选下了二,江北然直接打断男子的话道:“少废话,要么现在交出皇蛊,要么现在就被暗冥穷奇咬死,选吧。”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注灵+1

    男子明显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这么不气,但内心的确是开始慌了。

    要知道他来的时候是被绑来的,而眼前这个黑袍人却是被领上来的,如此巨大的差别对待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人要比那只暗冥穷奇更强,而那暗冥穷奇有多强,他进到这个阵法没多久就已经见识过了,绝对是八阶以上的异兽。

    ‘玄圣!?’

    分析完后,男子的心脏“砰砰砰”一顿乱跳,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全都被打乱了。

    “交,还是不交。”

    听到门外那黑袍人不耐烦的催促声,男子心理防线瞬间崩溃了,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皇蛊虽然珍贵,但也贵不过他的命啊。

    而且这皇蛊实在是太难出手,与其最后烂在他手里,还不如拿来换命!

    “交!我交,求前辈饶命。”

    男子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像是用各种树叶拼成的圆球。

    “皇蛊……就在里面。”

    在看到那容器的瞬间,曲阳泽的身体再次剧烈颤抖了起来,要不是因为江北然的压制力还在,这些蛊早就发起冲锋了!

    ‘嗯,还算老实。’

    通过曲阳泽的反应,江北然能确定这球里面肯定就是皇蛊无误。

    “收过来。”江北然看向霍鸿飞说道。

    “是!”霍鸿飞立即答应一声,并伸出右手隔空将那特殊的容器隔空吸了过来。

    见皇蛊到手,心情算是小雀跃了一下的江北然上前一步看着那个男子问道:“放心,我一定会信守承诺带你出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男子心里虽然已经喷了一大堆“优美”的语言,但表面上还是微笑回答道:“前辈请问。”

    “你是怎么得到这皇蛊的?”

    “无意间进入一个又墓穴时得到的。”

    选项一:继续问下一个问题。完成奖励:玉鼎奇诀(地级下品)

    选项二:“无意是怎么个无意,墓穴是怎么个墓穴。”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看到系统竟然再次跳出选项,江北然瞬间重视起了眼前这个男子。

    ‘看来他的价值……不只是皇蛊携带者而已。’

    选择了二,江北然问道:“无意是怎么个无意,墓穴又是怎么个墓穴。”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体质+1

    “无意……就是有一次我在寻找适合的闭关点时,无意间……”

    “别试图骗我,你还有两次机会,要是再试图骗我,你还是会死在这里。”

    “咕噜……”男子咽了口口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遇到哪路煞星了,怎么如此难应付。

    见到男子的呼吸都开始变重,江北然突然露出一抹微笑说道:“不要这么紧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我不仅会将你救出这里,还会给你些好处,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回前辈的话,晚辈姓朱,名商震,是一名散修。”

    相信经过被自己这么一吓,这朱商震应该不敢报假名,不然说谎的机会就只剩下一次了。

    “朱商震,嗯,不错的名字,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修为,还是个散修,日后必然前途无量啊。”

    “多谢前辈夸奖。”朱商震拱手道。

    “那么我们重新说回刚才那个话题,你是怎么得到这皇蛊的?”

    朱商震听完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精神压力向他袭来,仿佛他只要稍微一说谎就会立马被揭穿。

    ‘罢了……既然遇到玄圣,只能说是命吧。’

    朱商震还是珍惜自己小命的,所以他可不敢拿命去赌眼前这位前辈是不是在唬他,毕竟万一赌错了,他可就再也没下一次赌的机会了。

    “回前辈的话……晚辈从小便有一种天赋异能,那就是能够传送到附近的结界空间中,这皇蛊就是在一次传送时得到的。”

    ‘随机传送可还行,听起来挺作大死的啊。’

    这种天赋江北然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仔细想的话,这种天赋虽然是很作死,但风险从来都是与机遇相伴的嘛,这种天赋用好了发横财的概率也很大。

    也难怪他一个散修能年纪轻轻的就晋升到玄宗七阶,估计是没少用这种风险极大的能力。

    ‘这么疯狂作死还能够活到现在也是命够硬的,完全够的上主角光环级别了啊……’

    点点头,江北然又问道:“所以你进到这个结界来用的也是你的天赋异能?”

    “是的……”朱商震点点头。

    要说朱商震现在是啥感受,那就是很后悔……

    ——————————————————————————————————————

    咬死,选吧。”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注灵+1

    男子明显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这么不气,但内心的确是开始慌了。

    要知道他来的时候是被绑来的,而眼前这个黑袍人却是被领上来的,如此巨大的差别对待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人要比那只暗冥穷奇更强,而那暗冥穷奇有多强,他进到这个阵法没多久就已经见识过了,绝对是八阶以上的异兽。

    ‘玄圣!?’

    分析完后,男子的心脏“砰砰砰”一顿乱跳,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全都被打乱了。

    “交,还是不交。”

    听到门外那黑袍人不耐烦的催促声,男子心理防线瞬间崩溃了,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皇蛊虽然珍贵,但也贵不过他的命啊。

    而且这皇蛊实在是太难出手,与其最后烂在他手里,还不如拿来换命!

    “交!我交,求前辈饶命。”

    男子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像是用各种树叶拼成的圆球。

    “皇蛊……就在里面。”

    在看到那容器的瞬间,曲阳泽的身体再次剧烈颤抖了起来,要不是因为江北然的压制力还在,这些蛊早就发起冲锋了!

    ‘嗯,还算老实。’

    通过曲阳泽的反应,江北然能确定这球里面肯定就是皇蛊无误。

    “收过来。”江北然看向霍鸿飞说道。

    “是!”霍鸿飞立即答应一声,并伸出右手隔空将那特殊的容器隔空吸了过来。

    见皇蛊到手,心情算是小雀跃了一下的江北然上前一步看着那个男子问道:“放心,我一定会信守承诺带你出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男子心里虽然已经喷了一大堆“优美”的语言,但表面上还是微笑回答道:“前辈请问。”

    “你是怎么得到这皇蛊的?”

    “无意间进入一个又墓穴时得到的。”

    选项一:继续问下一个问题。完成奖励:玉鼎奇诀(地级下品)

    选项二:“无意是怎么个无意,墓穴是怎么个墓穴。”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看到系统竟然再次跳出选项,江北然瞬间重视起了眼前这个男子。

    ‘看来他的价值……不只是皇蛊携带者而已。’

    选择了二,江北然问道:“无意是怎么个无意,墓穴又是怎么个墓穴。”看到系统竟然再次跳出选项,江北然瞬间重视起了眼前这个男子。

    ‘看来他的价值……不只是皇蛊携带者而已。’

    选择了二,江北然问道:“无意是怎么个无意,墓穴又是怎么个墓穴。”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