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极度亢奋

第四百五十七章 极度亢奋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五十七章 极度亢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想要撬动申家这种生长在云州本土的“苍天大树”,无疑是需要大量时间来准备的。

    江北然在不打算插手其中的情况下,决定将精力集中在获得皇蛊上面。

    因为在获取斩日琉这件事上目标已经是非常明确了,而皇蛊则仍旧处于还不确定究竟有没有找到的情况,哪一件更值得他去费神,自然是不言而喻。

    思索再三,江北然还是决定将曲阳泽一起带上,毕竟是寻蛊,江北然觉得带着他的话,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就这样,在跟顾清欢交待完一切事宜后,江北然一行人坐着飞府朝曾国飞去。

    按照霍鸿飞给出的信息,江北然让施凤兰将飞府停在了曾国的都安郡。

    待飞府挺稳,江北然先一步走出了飞府。

    ‘嗯?’

    在走出飞府的一瞬间,江北然就感觉到这个地方和他以前去过的任何地方都不同。

    ‘好浓郁的灵气……’

    曾经江北然第一次到达祁国时,就感受到过它那远超晟国的灵气浓郁度,也明白了为何六国的*者会如此强大。

    但在今天第一次踏上曾国的土地时,江北然发现这里的灵气浓郁度比起他去过的祁国和潼国来都要更胜一筹,甚至不止一筹……

    ‘难怪号称六国最强,果然有着与众不同之处。’

    这时施凤兰也从飞府上走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喊道:“哇!感觉这个地方好舒服哦。”

    在施凤兰一辆享受的吸收着灵气时,江北然则是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飞府停驻的地方是一处小镇,人来车往的,好不好热闹。

    “铃铛,去问问这里是哪。”江北然看向身后的夏铃铛问道。

    “是。”夏铃铛答应一声立即朝着最近的一家茶馆走去。

    接着等江北然知道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后,便立即写信分别寄给了霍鸿飞。

    不到半个时辰,江北然便在一间酒楼的包厢中见到了他们。

    “拜见主上。”

    霍鸿飞一进来便立即朝着江北然行礼道。

    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说说现在的情况。”

    霍鸿飞听完拱手道:“目前还没有太多新的进展,只查到那个人的名字叫梁弘,但多数可能是化名,另外……”

    霍鸿飞说着将一张地图摊开在桌上指向某一处道:“据那个黑市卖家所说,他留下的联络点就在此处,只是当我们让那卖家用他留下的方法联络他时,他那边却迟迟没有响应。”

    “见联络不到他,我和子民便顺着线索找到了他留下的联络点,只是到地方时发现那只是一间空屋,似乎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

    “之后我们两人在那等了四天也没等到有人进出这间小屋,现在子民仍在那负责监视。”

    ‘找不到人吗……’

    会变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闭关了,有事出远门,甚至被人追杀等等都有可能。

    但现在他们除了继续等待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做,只能祈祷那个叫梁弘的还活着,不然这线索一断,他们就又要从头找起了。

    “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目标锁定在这么小的范围内,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

    “连这点小事都完不成,属下不敢承此夸奖。”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江北然说完将做手势让曲阳泽往前走了一步道:“这次我来时给你带了个帮手,在找皇蛊这件事上,他也许能帮上忙,就交给你照顾了。”

    “是!请主上放心。”

    “嗯,继续去寻吧,有消息再通知我。”

    “是。”

    等到两人告辞离开包厢,江北然有点想探索一下这个号称玄龙大陆最大的贸易国家,只是一想到刚走到酒楼时就触发了三个选项,就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既然不能出去逛,江北然便准备尝尝本地的特色美食,这也是他每次到一个新国家打卡时必做的项目。

    将菜单上没见过的菜色都点了一遍后,小二很快便把菜都送了上来,最后说了句“官您慢用”便退出了包厢。

    “坐下一起吃吧。”江北然拿起筷子后朝着身后的夏铃铛说道。

    “多谢主人家。”

    夏铃铛立马笑着坐了下来。

    虽然每次来酒楼吃饭时江北然都会让夏铃铛坐下一起吃,但夏铃铛还是会等到主人家开口让她坐下她才会坐下。

    不然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婢女了。

    在江北然的数次教育下,现在夏铃铛吃饭也不是只吃饭不吃菜了,但多数时候她还是只会去夹些素菜,至于那些看起来就很贵的菜她是碰都不会碰的。

    当然,如果是主人家夹给她的话,她也会怀着感恩之心大口吞下。

    “尝尝这羊肉,味道不错。”江北然夹起一块腌制过的羊肉放进夏铃铛碗里说道。

    “多谢主人家!”感谢一声,夏铃铛闻着羊肉的香味就扒拉了两大口饭。

    就在江北然准备再夹一块羊肉放在自己碗里时,突然看到一只纸鸢朝着他飞了过来。

    伸出手接过纸鸢,江北然打开一看后,很快便在心里惊道。

    ‘这起效也太快了些。’

    信是霍鸿飞寄来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他刚将曲阳泽带到那个梁弘的小屋后,曲阳泽就表示他的身体突然变得很躁动,完全不受他控制的躁动。

    如此突如其来的躁动,要说和那皇蛊没有任何关系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江北然放下信封后便对夏铃铛说道:“走了,铃铛。”

    满口都是米饭的夏铃铛一听,立马用力将饭咽下喊道:“是!”

    离开酒楼,江北然很快便回到了飞府,并将那个小屋所在的位置告诉了施凤兰。

    凭着飞府的速度,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们便已经到了地方。

    “小北然,这次你就带我一起去嘛!”见江北然要下去,施凤兰立马拉住他的衣摆说道。

    “在这等我。”

    江北然说完便离开了飞府,留下不满的施凤兰鼓起嘴生闷气。

    下了飞府,江北然很快边用精神力找到了霍鸿飞所在的位置,并带着夏铃铛走了过去。

    “拜见*。”

    一间小屋前,替江北然开门的居子民拱手行礼道。

    自从金鼎岛一别,他和*唯一的联系就是*交待他搜寻皇蛊的信息,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查到,所以再次见到师兄时,他觉得自己有些抬不起头。

    看出居子民心思的肩膀然拍了怕他肩膀,走进了小屋中。

    “*……”

    江北然刚进屋,就看到曲阳泽在霍鸿飞的搀扶下从屋内走了出来,他的表情有些不对劲,身体也是不停的颤抖着,要不是霍鸿飞扶着他,他恐怕站都站不稳。

    见情况不对,江北然自己用精神力检视一遍曲阳泽的身体,发现他体内的十三只皇蛊都异常兴奋,和平日里吃饱就睡,睡饱就吃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老王,它几乎是兴奋的快要飞起来了,导致曲阳泽的心脏也是跳的特别快,所以整个人的状态才会如此亢奋。

    检视完毕,江北然上前看着曲阳泽问道:“身体现在什么感觉?”

    曲阳泽使劲将气息喘匀后,用仍旧有些颤抖的声音回答道:“刚才靠近这个小镇时我就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劲,之后一进入这个小镇,它们就完全亢奋起来了。”

    “知道原因吗?”

    “我好像闻到了某种特殊的味道,但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因为这股味道而兴奋的。”

    ‘味道?’

    江北然耸动了两下鼻子,但却是没问到任何特殊的气味。

    ‘只有蛊虫才能闻到吗……’

    在心里做出这个判断后,江北然对曲阳泽说道:“试着不要去压制自己的身体,看看它们想做什么。”

    “是。”

    应完声,曲阳泽尝试着放松自己的身体,而这稍微一放松,他的背后瞬间就长出了一对翅翼疯狂的震动了起来,发出了蝉一般的鸣唱声。

    紧接着他的腹部又一下隆起,发出了“咚咚咚”的打击声。

    这还没完,伴随着鼓声,他浑身突然发出了阵阵荧光,即使在白天都显的那么醒目。

    ——————————————————————————————————

    想要撬动申家这种生长在云州本土的“苍天大树”,无疑是需要大量时间来准备的。

    江北然在不打算插手其中的情况下,决定将精力集中在获得皇蛊上面。

    因为在获取斩日琉这件事上目标已经是非常明确了,而皇蛊则仍旧处于还不确定究竟有没有找到的情况,哪一件更值得他去费神,自然是不言而喻。

    思索再三,江北然还是决定将曲阳泽一起带上,毕竟是寻蛊,江北然觉得带着他的话,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就这样,在跟顾清欢交待完一切事宜后,江北然一行人坐着飞府朝曾国飞去。

    按照霍鸿飞给出的信息,江北然让施凤兰将飞府停在了曾国的都安郡。

    待飞府挺稳,江北然先一步走出了飞府。

    ‘嗯?’

    在走出飞府的一瞬间,江北然就感觉到这个地方和他以前去过的任何地方都不同。

    ‘好浓郁的灵气……’

    曾经江北然第一次到达祁国时,就感受到过它那远超晟国的灵气浓郁度,也明白了为何六国的*者会如此强大。

    但在今天第一次踏上曾国的土地时,江北然发现这里的灵气浓郁度比起他去过的祁国和潼国来都要更胜一筹,甚至不止一筹……

    ‘难怪号称六国最强,果然有着与众不同之处。’

    这时施凤兰也从飞府上走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喊道:“哇!感觉这个地方好舒服哦。”

    在施凤兰一辆享受的吸收着灵气时,江北然则是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飞府停驻的地方是一处小镇,人来车往的,好不好热闹。

    “铃铛,去问问这里是哪。”江北然看向身后的夏铃铛问道。

    “是。”夏铃铛答应一声立即朝着最近的一家茶馆走去。

    接着等江北然知道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后,便立即写信分别寄给了霍鸿飞。

    不到半个时辰,江北然便在一间酒楼的包厢中见到了他们。

    “拜见主上。”

    霍鸿飞一进来便立即朝着江北然行礼道。

    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说说现在的情况。”

    霍鸿飞听完拱手道:“目前还没有太多新的进展,只查到那个人的名字叫梁弘,但多数可能是化名,另外……”

    霍鸿飞说着将一张地图摊开在桌上指向某一处道:“据那个黑市卖家所说,他留下的联络点就在此处,只是当我们让那卖家用他留下的方法联络他时,他那边却迟迟没有响应。”

    “见联络不到他,我和子民便顺着线索找到了他留下的联络点,只是到地方时发现那只是一间空屋,似乎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

    “之后我们两人在那等了四天也没等到有人进出这间小屋,现在子民仍在那负责监视。”

    ‘找不到人吗……’

    会变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闭关了,有事出远门,甚至被人追杀等等都有可能。

    但现在他们除了继续等待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做,只能祈祷那个叫梁弘的还活着,不然这线索一断,他们就又要从头找起了。

    “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目标锁定在这么小的范围内,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

    “连这点小事都完不成,属下不敢承此夸奖。”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江北然说完将做手势让曲阳泽往前走了一步道:“这次我来时给你带了个帮手,在找皇蛊这件事上,他也许能帮上忙,就交给你照顾了。”

    “是!请主上放心。”

    “嗯,继续去寻吧,有消息再通知我。”

    “是。”

    等到两人告辞离开包厢,江北然有点想探索一下这个号称玄龙大陆最大的贸易国家,只是一想到刚走到酒楼时就触发了三个选项,就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既然不能出去逛,江北然便准备尝尝本地的特色美食,这也是他每次到一个新国家打卡时必做的项目。

    将菜单上没见过的菜色都点了一遍后,小二很快便把菜都送了上来,最后说了句“官您慢用”便退出了包厢。

    “坐下一起吃吧。”江北然拿起筷子后朝着身后的夏铃铛说道。

    “多谢主人家。”

    夏铃铛立马笑着坐了下来。

    虽然每次来酒楼吃饭时江北然都会让夏铃铛坐下一起吃,但夏铃铛还是会等到主人家开口让她坐还是只会去夹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