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流云庄

第四百五十二章 流云庄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五十二章 流云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等等,等等!我,我还有机会赢的,你让我再想想,你让我再想想。”

    棋盘前,施凤兰一顿抓耳挠腮,想着怎么把自己已经空血的锁链仙子救回来。

    “不用想了。”江北然说着放下一张打神鞭,“有这张卡在,我还可以追加一次伤害,而且你的名字刚才已经被我写在了封神榜上,这次攻击你无法闪避,认输吧。”

    拿起画着打神鞭的卡端详了片刻,施凤兰“哇”的一声坐回了椅子上。

    “我差一颗就凑齐先天三灵珠了!就差一点!”施凤兰一边在椅子上扭来扭去一边喊道,但折腾了一小会儿,她就又精神抖擞的站起来喊道:“再来!我又想到一个新路线了!”

    但江北然却是默默的收起棋盘道:“时辰到了,准备出发吧。”

    “好吧……”

    这次施凤兰答应的很爽快,一来是她知道撒娇没用,二来是这次她能跟着小北然一起出去,反正路上也能玩,也就不急于一时了。

    羡慕的看着那个姜子牙自己跳到小北然手上,施凤兰拿起自己的锁链仙子端详片刻,想着回家也要想办法让它活过来。

    ……

    “小朵,你要好好看家哦~”朝着小朵挥挥手,施凤兰高兴的跟着江北然一起乘上了祥云。

    乘云飞回自我结界中,见到师兄回来的吴清策和曲阳泽刚准备上前行礼,就发现后面还跟着个人。

    ‘施堂主!?’

    吴清策猛地一愣,这位归心宗的最神秘的堂主他入宗这么多年也就见过一次。

    在那次会议上,几乎所有堂主都无心开会,每个人心里在都在惦记着会议结束后要怎么邀请这位冷若冰霜的最美堂主出去采个风,赏个月什么的。

    而这位施堂主也是和传闻中一样的高冷,整场会议下来一言不发,就好像所有人都入不了她的眼一般。

    所以虽然只见过一次,但这位堂主还是给他留下了挺深刻的印象。

    ‘不知道师兄……欸!?’

    就在吴清策脑补着师兄和这位施堂主的关系时,就看到这位冷若冰霜,傲若寒梅的施堂主像好奇宝宝一般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完事后转身看向师兄喊道。

    “小北然,这是你搭的新家吗?”

    看着施堂主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吴清策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嘴角。

    ‘不对……这个绝对不是他认识的施堂主,难道是妹妹之类的?’

    没有理会施凤兰的问题,江北然看向吴清策道:“都准备好了吗?”

    吴清策听完立即收起好奇的心思拱手道:“都准备好了。”

    “好。”点点头,江北然走到正打开炼丹房往里偷瞄的施凤兰身后说道:“施堂主,让他们一起上你的飞府可以吗。”

    施凤兰听完立即回答道:“当然没问题,小北然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走吧走吧,话说我们这次要去哪?”

    听到师兄口中的“施堂主”三个字。

    吴清策再次愣住。

    他明白既然师兄都这么喊了,那这位施堂主……就应该真的是那个施堂主。

    可看着施堂主不断在师兄身边问东问西的小女孩样子,吴清策怎么想都觉得对不上号。

    千言万语,最终也只能化为一句话。

    ‘不愧是师兄!’

    没有过多的介绍,施凤兰直接将所有人都拉上了飞府,然后朝着小北然告诉她的坐标飞去。

    进入飞府中,吴清策和曲阳泽都情不自禁的四处打量了起来,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施凤兰将那飞府拿出来时就丁点大,却不曾想里面竟然有这么大的一方天地。

    招呼着大家随便坐后,施凤兰凑到小北然耳边小声问道:“他们会玩模拟修仙吗?”

    “不会。”

    说完江北然便朝着二楼走去。

    “哎哎哎!”见小北然要走,施凤兰连忙追上去道:“不玩模拟修仙了吗?”

    “晚些再说。”

    “那……那你能不能把棋盘给我,我去教他们玩。”

    江北然思考片刻,喊道:“清策。”

    吴清策听到立马站起来喊道:“在!”

    刚应完声,吴清策就看到一个乾坤戒朝着他飞了过来。

    伸手将戒指接住,不等他疑惑,就听师兄又说道:“陪施堂主赌一会儿。”

    ‘赌……?’

    吴清策有点懵,不知道师兄说的赌是什么。

    但就在他抬头看去时,却发现师兄已经上楼了。

    意识到厅里的另外三人都是小北然曾经跟她说过的“菜鸟萌新”,施凤兰的嘴角顿时咧到了耳根。

    来到二楼的书房,江北然盘坐在地,如同以前那样开始检视整个飞府的结构。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江北然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如果说第一次看到飞府里的阵法联结时,江北然的思路是一团乱麻,那么在和闫光庆研讨过后,现在的他已经能将这些乱麻理顺,剩下只要他弄明白这每一根“乱麻”的作用,他就能够彻底弄明白阵法联结。

    只是这最后一步的难度要比之前加起来都难,所以江北然也不打算急于一时,打算用放松的心态慢慢研究,说不定过几天连续触发个十几二十点的阵法或者天藏点,那这些难题就自行解开了。

    沿着楼梯来到一楼,还未到大厅,江北然就听到了施凤兰的叫喊声。

    “不行,不行!这张卡你不能这么用,你要先走了一圈才能用新得到的卡?我为什么能直接用?因为我有人物天赋啊。”

    “哎、哎、哎!你不能走那一格,那一格要飞进去才行,不能用走的。怎么飞?等你抽到能飞的卡就行了。”

    “到我的回合了,我能直接抽一张卡,别问,问就是我有……”

    就在施凤兰美滋滋的准备抽卡时,却突然浑身一颤,整个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同时不含感情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我什么时候定下过这种规则了。”

    “咕嘟……”

    收回要去抽卡的手,施凤兰缓缓的回过头说道:“小……小北然,你听我解释。”

    “嗯,我听着呢。”

    “我肚子疼!”

    施凤兰说完扔下牌就准备开溜,却被江北然一把拉住。

    知道自己跑不了的施凤兰立即抱住头喊道:“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许耍赖,怎么就听不进去。”

    “呜……”

    教育完施凤兰,江北然看向吴清策道:“里面不是有规则书嘛,你就没好好看一遍再玩?”

    吴清策刚还在看好戏呢,想不到这么快就轮到他挨训了。

    “施……施堂主说有些规则没写……”

    吴清策话说到一半,就看到施堂主悄悄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个劲的“嘘、嘘、嘘。”

    左右为难之下,吴清策只好低下头道:“是我疏忽大意了,师兄教训的是。”

    一旁的曲阳泽见吴师兄道歉了,也连忙跟着说道:“我……我也没看,请*也训我吧。”

    叹口气,江北然放开了施凤兰,坐到棋盘前道:“来,我和你们一起赌一局,把规则说清楚。”

    “好耶!”

    施凤兰欢呼一声,立马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吴清策也是莫名激动,跟了师兄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和师兄一起赌,虽然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赌法就是了。

    当江北然加入赌局后,吴清策几乎是走两步就要看一眼施凤兰,后者则是心虚的扭过头去吹起了根本吹不响的口哨。

    在没有了施凤兰乱七八糟的专属规则后,吴清策和曲阳泽都感觉自己刚才根本就是赌了个假的模拟修仙,压根就不是同一个“游戏”。

    夏铃铛就是比较经典的菜鸟玩家了,别说施凤兰乱订的那些规则,就连模拟修仙的最基本规则她都没读懂,所以玩的有些手忙脚乱,就算拿到了宝物也不知道去用。

    所以对于她来说,有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规则都差不多,反正都赢不了。

    于是在第一个出局后,她站起身说道:“主人家,我去泡些茶来吧。”

    “嗯。”江北然点了点头。

    等夏铃铛将茶泡好端过来时,江北然感觉到飞府停了。

    “到地方了吗?”

    正在数着自己下一步该走几格的施凤兰点头道:“嗯,到郯国了。”

    “那么……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这场赌博真正的玩法吧。”江北然说完从手里抽出了一张法宝卡。

    同时棋盘上的姜子牙也抬了抬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张“和善”的笑脸。

    一盏茶过后……

    江北然起身离开“赌桌”说道:“走吧,下去了。”

    施凤兰看着自己根本就没机会用出去的几张手牌愣住了。

    ‘原来还能这么玩……’

    ‘我学会了!’

    “啦啦啦~”哼着小调,施凤兰跟着江北然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早就被横扫出局的吴清策和曲阳泽对视一眼,然后麻利的收拾好了棋盘和卡牌,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离开飞府,江北然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牌楼,还有后面热闹的集市。

    “清策,去打听一下这里的位置。”江北然开口道。

    “是!”清策说完便走入了人群中。

    不一会儿,他重新回到江北然身边拱手回报道:‘师兄,当地百姓告诉我,这里是云州大阳郡的青运城。’

    点点头,江北然带着人随意找了酒楼包厢落座后用符纸写了封信,然后折成纸鸢放飞了出去。

    没过多久,就有一只纸鸢飞回了江北然手边。

    接住纸鸢看了一遍里面的内容,江北然便继续吃起了桌上的菜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包间的门被敲响。

    “进。”江北然开口道。

    接着只听“吱呀”一声,红雁木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正是顾清欢和骆闻舟。

    “拜见师兄!”

    两人进包厢后关上门朝着江北然行礼道。

    点点头,江北然开口道:“辛苦了。”

    顾清欢听罢立即拱手道:“为师兄办事,何谈辛苦二字。”

    “过来坐吧。”江北然招手道。

    “是。”

    上桌之前,顾清欢向吴清策他们点头致意,但在看到施堂主时则是顿了一下,他和参加过高层会议的吴清策不同,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的。

    但不管见没见过,只要是能跟在师兄身边的,那就肯定是自己人,所以便拱手行了一礼。

    施凤兰见状也立即回了一礼,并在心里想道。

    ‘一直以为小北然肯定没朋友的呢,想不到竟然有这么多小伙伴,这下好了,以后不缺一起赌的了!’

    比起来顾清欢来,骆闻舟不认识的生面孔还要多加夏铃铛一个,不过自我介绍这种事情肯定要等到先将正事汇报完,所以也只是朝两人拱了拱手算是打过招呼。

    等所有人坐好,夏铃铛立马拿起酒壶给顾清欢和骆闻舟两人满上。

    “多谢”

    等两人的酒杯都被斟满,江北然开口道:“说吧。”

    “是。”朝着江北然拱拱手,顾清欢汇报道:“根据我的调查,师兄您所要寻的斩日琉此刻正在任武郡嘉山县流云庄庄主的三公子文允彦手中。”

    “这流云庄的庄主是一位玄尊境的强者,只是具体多少阶我暂时还无法打听到。”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继续往下说。”

    “斩日琉是文允彦手中之宝并不算什么秘密,他每次与人交手时身周都会形成一圈完全陷入黑暗的领域,在这领域中,任何光线都无法照进去。”

    ‘原来斩日琉的斩日……是这么个意思。’

    了解到这个法宝的作用后,江北然继续往下听。

    “由于文允彦很小的时候便获得了族里赐下的这块斩日琉,所以他为此苦练了数门在黑暗中杀敌的心法与*,可以说对于文允彦来说,斩日琉的重要性不亚于他的性命。”

    短短几句话,江北然已经听出了这次的斩日琉极不好弄。

    首先对方出身玄尊家族,而且是六国的玄尊,关系网恐怕是错综复杂,再加上这位三公子将斩日琉视为性命,一切的*和心法都围绕着它“服务”的。

    所以寻常交易想要将它买来或者换来恐怕都很难。

    “那么你想到如何得到这斩日琉的方法了吗?”

    “是的。”顾清欢拱拱手,“这次请师兄来主持大局,就是想与您商讨该用哪种方法来获取。”

    ps:昨天写的不怎么满意,删了又重写了一遍,所以就写到了现在。

    另外月初求个月票,谢谢大家支持。

    最后推荐一本书《不科学御兽》,可以说是今年最火的一本小说了,确实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