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无福消受!

第四百四十七章 无福消受!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四十七章 无福消受!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经过闫关月一番详尽的解释,江北然算是大致明白了这惊天焱的效果。

    它的确如同珍奇谱上写的一样可以烧尽一切不可触之物,这其中包括了灵气、声音、印记甚至连感情都能一并烧掉。

    这也就是说只要一把火烧过去,直接就可以把一个人烧成一台冰冷的“机器”。

    但在听起来无比强横的效果下,惊天焱的使用条件也十分苛刻。

    首先它并不是什么攻击型法宝,对战时直接将它朝着对手扔出时,对方很容易就可以规避,所以想要对*者使用的话,就必须先俘虏对方。

    另外惊天焱是一种消耗型法宝,这就意味着它有可能在烧尽目标之前自己就先灭了。

    为此就必须先了解属于它的特殊“法则”。

    简单来说就是惊天焱烧的虽然是不可触之物,但这不可触之物也有着可燃易燃和难燃的区分。

    如果对方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惊天焱想要彻底烧毁它就很难。

    综上所述,惊天焱虽然的确名副其实,可以烧尽一切不可触之物,但使用条件实在是有些苛刻,所以才只能排在珍奇谱的三十二名。

    “所以这一瓷瓮的惊天焱,大概能发挥出多大作用?”江北然在听完闫关月的描述后提出了问题。

    闫关月听完立即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册子递给江北然道:“上面记录着惊天焱的一些使用记录,虽然只能勉强作为参考,但我相信它应该还是能给江公子带来一些帮助的。”

    “这太好了。”收获意外之喜的江北然双手接过了册子,随便翻了几页后便对闫关月说道:“这对我很有用,闫小姐费心了。”

    “应该做的。”闫关月微笑着点点头。

    将装着惊天焱的瓷瓮收起,江北然顺势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锦盒递向闫光庆道:“上次晚辈见闫宗主似乎十分中意那灵神镇心丸,所以这回又给您带了两颗来,另外还有两颗天罡护体丹,您应该也会喜欢。”

    闫光庆听完表情明显是一喜,但嘴上却是说着:“哈哈哈,北然你真是太气了。”

    天罡护体丹的作用是在服用者突破时护住它的心脉,和灵神镇心丸的效果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原本江北然将这两种灵药带来是打算和惊天焱等价交换的。

    但以他现在和闫光庆的关系来看,这更像是一种好友之间的礼尚往来。

    等闫光庆将锦盒接过,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锦盒来递向闫关月:“另外这还有一份岫纤丹是给闫小姐准备的,还请笑纳。”

    “江公子费心了。”闫关月说完微笑着伸手将锦盒接了过来。

    闫光庆见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要知道他这女儿怕脏的很,平日里坚决不会用手接别人递过来的东西,可今天却是破天荒头一遭。

    一时间,闫光庆看向江北然的目光有些变了。

    接着又寒暄了一阵后,江北然起身朝着闫光庆和聂依心拱手道:“这几日叨扰二位了,多谢二位的盛情款待。”

    知道江北然是要走的意思,闫光庆便起身道:“走,老夫送你下去。”

    江北然最喜欢的就是我轻轻地来,就如我轻轻地走。

    哪里扛得住这种宗主亲自送下山的大礼,于是连忙拱手道:“不劳闫宗主大架,晚辈自己下山便好。”

    闫光庆也没坚持,便扭头看向闫关月:“月儿啊,那你就替为父送送北然吧。”

    “是。”闫关月立即起身道。

    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便跳出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在闫关月的陪同下下山。完成奖励:巽风奇卷(地级中品)

    选项二:直接拒绝。完成奖励:无定妖典(地级下品)

    选项三:“闫宗主,晚辈突然想起还有一些阵法上的事想跟您探讨,还是麻烦您送我一程吧。”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好家伙!就知道这个女人危险等级低不了!’

    初见面时,江北然就给过闫关月一个十分危险的评价,毕竟她身上的“危险光环”实在太多了。

    尤其是在这乾天宗中,垂涎她这位宗主之女的舔狗少说不低于三位数。

    若是让她亲自送自己下山,估摸着这群舔狗都得急疯了。

    选择了三,江北然朝着闫光庆拱手道:“闫宗主,晚辈突然想起还有一些阵法上的事想跟您探讨,还是麻烦您送我一程吧。”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术甲+1

    闫光庆听完一愣,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婉拒自己。

    要知道平日里为了和他女儿搭上一句话,多少年轻才俊前赴后继,动用各种关系,但就没一个他瞧得上眼的。

    但眼前这个他不仅非常瞧得上眼,而且自家女儿似乎也不怎么抗拒,本想接机给两人营造些机会,倒是没想到自己被婉拒了。

    只是回过神来想想,闫光庆也有些觉得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毕竟就只是送下山而已,又不是一定要他们发生点什么……

    ‘这小子实在没必要冒着得罪我的风险来拒绝这么件小事啊,难道说……他真有什么阵法上的事要跟老夫探讨?’

    一时间,闫光庆发现自己还真是有些猜不透眼前这个小子,但最终还是开口道:“既如此,那老夫就亲自送送你。”

    虽然江北然知道这个结局必定也会让自己备受瞩目。

    但这种瞩目更多的是好奇和敬畏,但如果是闫关月送他下山的话,这种瞩目就必然会变成嫉妒和恶意。

    朝着聂依心和闫关月拱手告辞,江北然跟着闫光庆朝着山下走去。

    路上江北然也没敷衍的随便提两个阵法上不痛不痒的问题,而是认真的说道:“闫宗主,不知您除了阵法之外,可还擅长其他玄艺?”

    “玄门十六艺都学过一些,只是感兴趣的唯有阵法。”

    “那晚辈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意见,还请闫宗主斟酌一二。”

    “哦?是何意见?”

    “阵法在所有玄艺之中不仅难度排在前列,适用性也是同样,几乎所有玄艺在融合了阵法之后效果都会事半功倍,但同样的,若是用其他玄艺来辅佐阵法,其实也会对阵法起到不小的提升作用。”

    “这点……老夫又何尝不知。”闫光庆说完感慨的摇了摇头:“只是老夫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了阵法之上,对其他玄艺提不起任何兴趣。”

    对于闫光庆这个回答,江北然丝毫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毕竟就他接触下来的各种玄艺大师里,多面手极少,就算有也只是精通两门到三门玄艺,其他的就真的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但最为一个真正的多面手,他是非常了解这十六门玄艺之间相互配合能爆发出多大能量的。

    于是江北然在思考片刻后开口问道:“那……若是闫宗主能将其他玄艺也看做阵法的一部分呢?”

    闫光庆听完身形一顿,然后笑道:“那就要看它们够不够资格了。”

    “相信闫宗主一定会喜欢它们的。”

    接下来江北然并没有单纯的去“安利”,而是说出一桩桩例子来让闫光庆自己品。

    对于聪明人来说,这样的办法其实更好。

    另外一路上也如同江北然所料的那样,无数乾天宗弟子的目光不停朝他们这边汇聚而来,但大多都只是惊讶一下后就不敢多看了,可以看出闫光庆在宗内的威望还是相当之高。

    “拜见宗主。”山下的两名守门弟子见到闫光庆后立即行礼喊道。

    “主人家!”

    另一边,夏铃铛高兴朝江北然飞奔而来,突如其来的分别,加上人生地不熟,她每天除了思念主人家外,也没什么别的事好干。

    所以这会儿格外兴奋。

    朝着夏铃铛点点头,江北然让她待到了自己身后。

    看了眼夏铃铛,又看了眼江北然,闫光庆突然挑挑眉,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而江北然看着闫光庆那一脸的‘这小子不会好这一口吧?’也是丝毫不介意,甚至希望他能这么想,可别再推销自己女儿了。

    无福消受,无福消受啊!

    ——————————————————————————————————————

    经过闫关月一番详尽的解释,江北然算是大致明白了这惊天焱的效果。

    它的确如同珍奇谱上写的一样可以烧尽一切不可触之物,这其中包括了灵气、声音、印记甚至连感情都能一并烧掉。

    这也就是说只要一把火烧过去,直接就可以把一个人烧成一台冰冷的“机器”。

    但在听起来无比强横的效果下,惊天焱的使用条件也十分苛刻。

    首先它并不是什么攻击型法宝,对战时直接将它朝着对手扔出时,对方很容易就可以规避,所以想要对*者使用的话,就必须先俘虏对方。

    另外惊天焱是一种消耗型法宝,这就意味着它有可能在烧尽目标之前自己就先灭了。

    为此就必须先了解属于它的特殊“法则”。

    简单来说就是惊天焱烧的虽然是不可触之物,但这不可触之物也有着可燃易燃和难燃的区分。

    如果对方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惊天焱想要彻底烧毁它就很难。

    综上所述,惊天焱虽然的确名副其实,可以烧尽一切不可触之物,但使用条件实在是有些苛刻,所以才只能排在珍奇谱的三十二名。

    “所以这一瓷瓮的惊天焱,大概能发挥出多大作用?”江北然在听完闫关月的描述后提出了问题。

    闫关月听完立即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册子递给江北然道:“上面记录着惊天焱的一些使用记录,虽然只能勉强作为参考,但我相信它应该还是能给江公子带来一些帮助的。”

    “这太好了。”收获意外之喜的江北然双手接过了册子,随便翻了几页后便对闫关月说道:“这对我很有用,闫小姐费心了。”

    “应该做的。”闫关月微笑着点点头。

    将装着惊天焱的瓷瓮收起,江北然顺势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锦盒递向闫光庆道:“上次晚辈见闫宗主似乎十分中意那灵神镇心丸,所以这回又给您带了两颗来,另外还有两颗天罡护体丹,您应该也会喜欢。”

    闫光庆听完表情明显是一喜,但嘴上却是说着:“哈哈哈,北然你真是太气了。”

    天罡护体丹的作用是在服用者突破时护住它的心脉,和灵神镇心丸的效果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原本江北然将这两种灵药带来是打算和惊天焱等价交换的。

    综上所述,惊天焱虽然的确名副其实,可以烧尽一切不可触之物,但使用条件实在是有些苛刻,所以才只能排在珍奇谱的三十二名。

    “所以这一瓷瓮的惊天焱,大概能发挥出多大作用?”江北然在听完闫关月的描述后提出了问题。

    闫关月听完立即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册子递给江北然道:“上面记录着惊天焱的一些使用记录,虽然只能勉强作为参考,但我相信它应该还是能给江公子带来一些帮助的。”

    “这太好了。”收获意外之喜的江北然双手接过了册子,随便翻了几页后便对闫关月说道:“这对我很有用,闫小姐费心了。”

    “应该做的。”闫关月微笑着点点头。

    将装着惊天焱的瓷瓮收起,江北然顺势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锦盒递向闫光庆道:“上次晚辈见闫宗主似乎十分中意那灵神镇心丸,所以这回又给您带了两颗来,另外还有两颗天罡护体丹,您应该也会喜欢。”

    闫光庆听完表情明显是一喜,但嘴上却是说着:“哈哈哈,北然你真是太气了。”

    天罡护体丹的作用是在服用者突破时护住它的心脉,和灵神镇心丸的效果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原本江北然将这两种灵药带来是打算和惊天焱等价交换的。欢。”

    闫光庆听完表情明显是一喜,但嘴上却是说着:“哈哈哈,北然你真是太气了。”

    天罡护体丹的作用是在服用者突破时护住它的心脉,和灵神镇心丸的效果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原本江北然将这两种灵药带来是打算和惊天焱等价交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