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下山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下山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下山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一周后,影月塔,阵法推演盘前。

    看着眼前延展开来的秘莲阵,闫光庆停在半空中的手数次落下,但每一次都缓缓抬了起来。

    江北然仔细思考片刻,伸出手拨开了玄武上的北虚,又改动阵眼和三个节点,让青龙尾改变了位置。

    闫光庆看完却皱眉道:“如此一改,秘莲阵的定局就变了,就算勉强完成联结,秘莲阵本身也会崩坏,结果肯定……”

    不等闫光庆说完,江北然抬起手摆了摆道:“闫宗主,定局的根据在于节气与干支之间的关系,但在这里并不适用,所以晚辈想到了一种全新的解法。”

    江北然说着在阵法盘上方虚空一滑,在上面画出节点图道:“节气与干支虽根源于历法,但如果不去考虑历法,只考虑节气与干支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甲己符头与节气的关系。”

    闫光庆听完抬起手摩挲起了自己的下巴,片刻后问道。

    “忽略历法?那又该如何选择阴遁局还是阳遁局?”

    “用拆补法来解决。”

    “拆补法!?”闫光庆的声音很惊讶,显然没想到江北然竟会想出这种办法。

    “没错。”江北然又在刚画出来的节点图上画出了符头,“联结阵法不该是各自为阵,而是要将它们视为一个整体,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接气点,而这个符头,就非常适合。”

    说着江北然做了个示范,同时布出了氏角局和奎婁局。

    “以此两局为例,只要甲己符头与节气同时,它们就会变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闫光庆看完先是很认可的点了点头,但很快便质疑道:“所以你打算如何弥补历法缺失这一点?”

    “晚辈刚才已经说过了,拆补法。以交节之时辰为界线,节内之干支即按三元管属而定局。且如甲子日巳时交冬至中气,方得作阳遁天元上局也,其辰时巳前,只作阴遁大雪上局也。”

    闫光庆听完只愣了片刻,便拍着大腿喊道。

    “妙啊!”

    这时闫光庆再看向刚才被江北然调整过的秘莲阵,思路瞬间就畅通了起来,只要按江北然提出的拆补法来办,就丝毫不用担心定居被改这件事,布阵的灵活度上一下就提高了许多。

    “好小子!老夫就说你昨日一言不发,就盯着同一个局发呆,原来是在想这个解法。”

    江北然微微一笑,回道:“这还要多谢闫宗主提起置润法给予了晚辈灵感。”

    “哈哈哈,好,太好了!”思路一变,闫光庆对阵法联结的理解也就变的和之前完全不同,许多之前无法解决的难题都一下被解开了。

    但还没高兴多久,闫光庆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

    “但还有一个问题,若是以节气为界线,依次前五天为上元,中五天为中元,后五天为下元,若是只用干支而定局,便失了流柱,这又该如何弥补。”

    江北然听完叹了口气,说道:“闫宗主果然是洞若观火,没错,这一点晚辈还没想清楚,故而才没有直接用此法来布联结之阵。”

    闫光庆听完表情虽然略显失望,但还是笑道:“你能想出拆补法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至于流柱……用五运六气来替代如何。”

    “这一点晚辈也曾想过,但命理和风水取吉怎么也绕不开干支,若是想用其来代替,必选先解决这两个问题。”

    “确实如你所说……”闫光庆说完也沉思了起来。

    “闫宗主。”

    就在闫光庆思考着要怎么弥补这个漏洞时,突然听到江北然喊自己,便激动的应道:“你有新的想法了?”

    “不,晚辈是打算跟您说一声,有件重要的事需要我回去办,所以过了午时晚辈就打算告辞了。”

    “什么,你要走?”闫光庆一下瞪大了眼睛。

    这段时间他和江北然论道可以说是收获颇多,这个年轻人总是能提出一个又一个令他感到新鲜的观点,虽然这些观点刚提出来时都不怎么成熟,但很快就会在两人的讨论下变的完美起来。

    这种每天在阵法上有所收获的感觉对他来说可以说是久违了。

    所以一听江北然要走,闫光庆自然是不能接受。

    “是的。”江北然肯定的点了点头。

    “何事如此着急?不如老夫派人帮你去处理了如何?”

    江北然摇摇头,“多谢闫宗主好意,只是此事只能晚辈自己去办,另外晚辈遇到无法理顺的问题时也喜欢四处云游一番,那样比较容易将事想明白。”

    听江北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闫光庆也只好惋惜道:“那也只好如此了。”

    叹息着走下推演盘,闫光庆露出的不舍的表情道:“若是想到了什么弥补之法,就赶紧回来,若是老夫有所发现,也会写信告知你。”

    答了声“一定”,江北然朝着闫光庆拱了拱手。

    “说起来你这次来说为了取走那块惊天焱的是吧。”

    江北然原本还在想着该怎么开这个口呢,见闫光庆如此上道,便回答道:“是的,这次劳烦闫宗主费心了。”

    “好说,好说,那你在这等着,我让人将东西送来。”

    “多谢闫宗主。”

    走出影月塔,江北然远远的就看到聂依心拎着食盒朝他们走了过来。

    “夫人,我不是说过这些让下人来送就好了吗?”闫光庆迎上聂依心说道。

    “妾身就是想为夫君做些事,若是夫君嫌……”

    不等聂依心说完,闫光庆就摆手道:“不嫌,不嫌,我怎么会嫌弃夫人呢。”

    聂依心听完微笑道:“那我们就去用膳吧。”

    闫光庆听完看向江北然道:“吃完再走?离开着,你看就再也寻不到这样的美食了。”

    “江公子要走?”聂依心讶然道。

    “是的。”朝着聂依心行了一礼,“这段时日多谢夫人照顾了。”

    “真是遗憾呢,妾身好久都没看到夫君每天都如此高兴了,江公子以后若是有空,还请常来。”

    “一定。”

    点点头,聂依心说道:“那我们先去上面用膳吧,上回江公子你说那黄焖鱼肚好吃,妾身这次便多准备了些。”

    “多谢夫人。”

    江北然刚道完谢,就见闫光庆抬起手挥了挥,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靓丽的身影正朝自己这边走来。

    好家伙……原来有强迫症的是这位主。

    和闫光庆相处了一阵下来,江北然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闫光庆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强迫症的样子,塔内的的所有符篆、符宝都是随意摆放,和外面的完美对称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今见到正款款走来的闫关月,江北然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今天闫关月穿着一件左右完全对称的锦澜衫,无论是衣服上的花纹还是镶金滚边,都是左右一模一样。

    这时江北然回忆了一下上次和闫关月见面时她穿的那件衣服,其实也是完全的左右对称,只是衣服左右对称本就是常事,所以江北然也就没放在心上。

    另外让江北然确定强迫症是闫关月的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她现在正笔直的沿着院落中的那条中线往这走,可以说完全和背景融为了一体,毫无违和感。

    一路行到三人面前,闫关月停下脚步先朝着闫光庆行礼道:拜见父亲。接着又看向聂依心道:“拜见母亲。”最后看向了江北然。

    “见过江公子。”

    “见过闫姑娘。”

    打完招呼后,闫光庆说道:“走,先上去用膳。”

    江北然也不急这么一会儿,答应一声后便跟着上了观景台。

    走进平日里吃饭的亭子,江北然刚要坐下,就听到闫光庆喊道:“北然,你来我旁边坐吧。”

    江北然听完一愣,想着之前吃饭时也没说要排座次,但还是遵从的坐到了闫光庆边上。

    这时闫关月走到江北然原本打算坐下的椅子旁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说道:“介意我用锦帕擦一下椅子吗?”

    “当然,请便。”

    “谢谢。”闫关月说完便拿出锦帕认真地擦拭起了石椅。

    病的不轻啊这是……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一周后,影月塔,阵法推演盘前。

    看着眼前延展开来的秘莲阵,闫光庆停在半空中的手数次落下,但每一次都缓缓抬了起来。

    江北然仔细思考片刻,伸出手拨开了玄武上的北虚,又改动阵眼和三个节点,让青龙尾改变了位置。

    闫光庆看完却皱眉道:“如此一改,秘莲阵的定局就变了,就算勉强完成联结,秘莲阵本身也会崩坏,结果肯定……”

    不等闫光庆说完,江北然抬起手摆了摆道:“闫宗主,定局的根据在于节气与干支之间的关系,但在这里并不适用,所以晚辈想到了一种全新的解法。”

    江北然说着在阵法盘上方虚空一滑,在上面画出节点图道:“节气与干支虽根源于历法,但如果不去考虑历法,只考虑节气与干支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甲己符头与节气的关系。”

    闫光庆听完抬起手摩挲起了自己的下巴,片刻后问道。

    “忽略历法?那又该如何选择阴遁局还是阳遁局?”

    “用拆补法来解决。”

    “拆补法!?”闫光庆的声音很惊讶,显然没想到江北然竟会想出这种办法。

    “没错。”江北然又在刚画出来的节点图上画出了符头,“联结阵法不该是各自为阵,而是要将它们视为一个整体,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接气点,而这个符头,就非常适合。”

    说着江北然做了个示范,同时布出了氏角局和奎婁局。

    “以此两局为例,只要甲己符头与节气同时,它们就会变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闫光庆看完先是很认可的点了点头,但很快便质疑道:“所以你打算如何弥补历法缺失这一点?”

    “晚辈刚才已经说过了,拆补法。以交节之时辰为界线,节内之干支即按三元管属而定局。且如甲子日巳时交冬至中气,方得作阳遁天元上局也,其辰时巳前,只作阴遁大雪上局也。”

    闫光庆听完只愣了片刻,便拍着大腿喊道。

    “妙啊!”

    这时闫光庆再看向刚才被江北然调整过的秘莲阵,思路瞬间就畅通了起来,只要按江北然提出的拆补法来办,就丝毫不用担心定居被改这件事,布阵的灵活度上一下就提高了许多。

    “好小子!老夫就说你昨日一言不发,就盯着同一个局发呆,原来是在想这个解法。”

    江北然微微一笑,回道:“这还要多谢闫宗主提起置润法给予了晚辈灵感。”

    “哈哈哈,好,太好了!”思路一变,闫光庆对阵法联结的理解也就变的和之前完全不同,许多之前无法解决的难题都一下被解开了。

    但还没高兴多久,闫光庆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

    “但还有一个问题,若是以节气为界线,依次前五天为上元,中五天为中元,后五天为下元,若是只用干支而定局,便失了流柱,这又该如何弥补。”

    江北然听完叹了口气,说道:“闫宗主果然是洞若观火,没错,这一点晚辈还没想清楚,故而才没有直接用此法来布联结之阵。”

    闫光庆听完表情虽然略显失望,但还是笑道:“你能想出拆补法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至于流柱……用五运六气来替代如何。”

    “这一点晚辈也曾想过,但命理和风水取吉怎么也绕不开干支,若是想用其来代替,必选先解决这两个问题。”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