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本性纯良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本性纯良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五十二章 本性纯良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换回自己的夜行衣,黑衣人再次将自己的脸严严实实遮了起来。

    走下床,她朝着江北然说道:“谢谢。”

    江北然听完心中又是一笑,一声“谢谢”能说出几分居高临下的感觉,再结合上江北然之前的种种观察,基本能确定这肯定是哪个大户人家偷跑出来的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

    但江北然对她的身世并不感兴趣,如今他已经触发了第九次系统选项了,他只希望自己救了这夜行人后,事情就了结了,以后大家老死不相往来。

    可惜也就想想……

    以他的经历来说,能触发地级以上选项的人基本都没这么容易甩掉,至于天级……江北然不*了眼夏铃铛。

    就更没这么容易了。

    所以他在喝了口茶后开口道:“铃铛,给人倒杯茶。”

    “是。”夏铃铛答应一声后立即手脚麻利的倒起了茶。

    黑衣人刚想拒绝,却发现这茶叶的香气极不寻常,在家里时都不曾闻过如此陈香的。

    于是出于好奇心,她还是坐到桌前深吸了一口气,想要闻出这是什么品种的茶叶。

    “请用。”夏铃铛将倒满茶的杯子放到了黑衣人面前。

    “谢谢。”

    但这一声谢谢,黑衣人是看着江北然说的。

    对此江北然没有任何意外,在这样大户小姐眼中没有婢女和仆人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对她们来说,下人只是主人的附属物,哪有对着一个“东西”道谢的?

    端起茶,黑衣人动作优雅的将它端到嘴边,却忘记了它们之间还隔着一层黑布。

    黑衣人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不喝了,因为比起口腹之欲来,保证自己的脸不被人看见才是最重要的。

    重新放下茶杯,黑衣人看着江北然有些欲言又止。

    从刚才的种种来看,她再傻也明白眼前这个男子不是普通人,甚至很大可能是一位*者。

    一想到自己刚刚拿着一把短刀就敢威胁一个*者,黑衣人自己也是有些后怕,还好对面是个脾气好的,不仅没跟她计较,还救了她,这要是换成那些趾高气昂的*者,她的下场就很难说了。

    因为看出对方是一个好人,所以黑衣人想要请求对方的帮助,但又因为看出对方是一个好人,黑衣人又不好意思将他拖入这件巨大的麻烦当中来。

    所以她才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她不说,江北然就更不急了,他在饧国人生地不熟的,可不想莫名其妙惹上这种看起来就很麻烦的麻烦。

    但在喝下两杯韶峰茶后,江北然不禁往外看了一眼。

    因为那些搜捕的官兵还在这个栈里到处找来找去,大有重新再搜查一番的架势,而且是连要兵分两路的意思都没有。

    这就说明他们应该是很确定这个黑衣人还在栈里,所以才会这么执行的这么坚决。

    在听到那些官兵又从最外侧的房重新开始搜,江北然算是彻底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于是他转过头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那黑衣人,并很快就有所发现。

    “把你腰间那个香囊给我。”

    听到江北然的话,黑衣人先是一愣,然后立马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口喊道:“你、你、你……你怎么知道我腰间有个香囊!?”

    “这不重要,把它给我,就因为它,所以他们才会还在栈里找你。”

    黑衣人听完猛地瞪大了眼睛,喊道:“不!不可能!这香囊是我……”黑衣人说到一半连忙顿了一下,改口道:“总之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好,那你继续留在这吧。”江北然说完起身道:“铃铛,收拾一下,我们走。”

    “是,主人家。”

    看着那*者一言不合就要走,黑衣人也是有些害怕了,连忙喊道;“你……你确定吗?”

    但江北然却是不理会她,就只是静静的等着铃铛收拾行李。

    眼看着那婢女就要收拾好被褥,黑衣人心一横,从腰间取下一个紫色的香囊递给江北然道:“给!给你!”

    看着那*者仍不理会自己,黑衣人也是急了,因为她能听到那些官兵的脚步声已经朝他们这边来了。

    见黑衣人急的就差跳脚,江北然才开口道:“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

    由于考虑到后续还要继续帮这个女人的可能性,江北然还是决定先把规矩做好,不然每次都要劝半天,太麻烦。

    黑衣人听完浑身一颤,轻咬嘴唇,刚要呵斥,就见到那*者已经准备从窗口离开。

    “请先生救我!”黑衣人双手奉上香囊喊道。

    回头看了眼黑衣人低下头的样子,江北然伸出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香囊。

    “等着吧。”

    说完便从窗口跳了出去。

    正在黑衣人奇怪怎么会时,门口原本来势汹汹的脚步声突然没了,片刻后,就听到那些脚步声急促的朝着栈外跑去。

    到这里,即使黑衣人再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难怪那些人会这么轻易找到自己,原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黑衣人的情绪一度有些崩溃,因为这个香囊是她最信任之人送给她的,然而现在……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后,江北然回到了栈房间中,将香囊丢回给黑衣人道:“现在没事了。”

    但黑衣人并没有去接那个香囊,而是狠狠的踩了它一脚。

    宣泄完,黑衣人起身朝着江北然郑重的行了一礼,“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点点头,江北然重新坐回桌前让夏铃铛再泡一壶茶。

    此时江北然已经确定这黑衣人应该是个饵,放出来钓什么东西的,不然就凭这个阵法定位,以及她那白天穿夜行衣的脑子。

    她肯定分分钟就被抓回去了。

    最明显的就是那人明明有着在她香囊里刻阵法的本事,却让一群官兵搜捕她,这明显就是另有目的啊。

    至于这目的是什么,江北然就需要更多信息才能往下猜了。

    房间内安静了一阵后,床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江北然扭头看去,就看到黑衣人已经背过了身,一只手时不时的抬起来朝着眼睛部位抹去。

    很明显是因为有外人在,所以她不能放肆发泄情绪。

    但这样的坚强也只是支撑了一会儿,很快那黑衣人抹眼泪的动作就越来越频繁,最终放声痛哭起来。

    夏铃铛见状想上去递块手帕,但在递之前,她还是先看了眼主人家,见主人家朝着自己点点头,夏铃铛才走上去将手帕递向了黑衣人。

    接过夏铃铛递过来的手帕,黑衣人用力吸了一口气,侧过头看着桌前的*者说道:“谢谢,”

    江北然却是摇头道:“手帕是她自己要给你的,你应该谢她。”

    黑衣人听完扭头看向夏铃铛,刚要说谢谢,却发现她长的好生……好生异于常人。

    愣了片刻,黑衣人点头道:“谢谢。”

    夏铃铛听到后笑道:“不用气,俺没做什么……”

    黑衣人点点头,就又回过头去继续哭了。

    就这么一直哭了很久,久到江北然有些担心她会不会缺水。

    看来是压抑很久了啊。在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看向夏铃铛道:“在旁边给她搭个床,铺上褥子。”

    “是。”

    夏铃铛听完立即照办。

    江北然则是宽衣上了床,明天他还要去和一只老狐狸斗智斗勇呢,今天可得把觉给睡足了。

    ……

    寅时。

    在这当万籁俱寂时刻,已经发泄完的黑衣人洗了把脸,重新戴上黑色面罩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朝着床铺的方向行了一礼后,轻轻推开门走了出去。

    重新关上门,黑衣人先是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才迈着坚定的步子朝着栈外走去。

    等就在她刚走到栈外的小院时,原本应该在房间里睡觉的*者先生却突然从前面的立柱后方走了出来。

    “就这么不辞而别了吗。”

    听到*者先生的话,黑衣人连忙行礼道:“先生大恩,来日我一定竭力相报,只是现在诸事缠身,还请先生原谅则个。”

    说实话,黑衣人这一不辞而别的举动,还是让江北然挺有好感的。

    因为他看得出这个黑衣人现在很需要帮助,但她却到最后也没请求他帮忙,原因很简单。

    那就是她不想把自己拉进这摊浑水。

    可以说是抛开那些大户人家行为的话,算得上是本性纯良了。

    从乾坤戒拿出如意签筒,江北然从中抽出一根签子交给黑衣人道:“如果再遇到什么危险,就握紧这根签子默念我相信光。”

    黑衣人听完有些*,不太明白眼前这位*者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相信光?”黑衣人眨巴着眼睛反问了一句。

    “拿着。”

    黑衣人听完立即伸出双手将签子接了过来。

    低头看了会儿手中金色的签子,黑衣人抬头道:“先生,不知这签子……嗯?先生?”

    看着眼前仅剩下黑暗的小院,要不是手中还攥着签子,黑衣人还以为刚才发生的一切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用力握了握手中的签子,黑衣人朝着栈的发现鞠了一躬后继续出发了。

    ……

    清晨,随着太阳慢慢升起,江北然已经坐在桌前品尝着夏铃铛从酒楼里买回来的早点。

    “嗯……这个软牛肠不错。”

    看着眼前的半截肠,江北然用筷子稍微一挤,就见到大量的汁水往外冒。

    稍微回味了一下后,江北然发现这牛软肠,但并不是完全由牛肉做成、

    在牛肠之中,塞的其实是羊羔大骨的鲜嫩骨髓,再伴入鸡蓉、干笋和空草为辅料。

    要让江北然来评价的话,这空草其实才是这软牛肠的点睛之笔。

    这空草的口味微甜,有弹性,塞在肠里不仅完全压制住了羊肉的膻味,还让它变的更为鲜甜,且更加筋道,满口浓香。

    嗯,以后可以试着做做看。

    点点头,江北然将最后的半截软牛肠送入了肚子。

    待到巳时,看着大街上逐渐热闹起来后江北然带着夏铃铛离开了栈,朝着乾天宗行去。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

    这次无须历伏城带路,江北然很快便来到了乾天宗大门前。

    看着那依旧壮观的十四根防御……哦不,通天柱。

    江北然拿出随着信一起送来的一张请帖道:“在下受闫宗主所邀,还请两位通报一声。”

    听到眼前这人是宗主亲自邀请的,那弟子正打算上来检查一下帖子,却被另一个弟子伸手拦住了。

    “好的,您稍等,我这就去帮您通报。”

    看着守卫弟子的态度如此恭敬,江北然顿时想起上次历伏城带自己来时,遇到的正是这个守卫。

    因为他那天见到历伏城时的态度也跟今天一样恭敬。

    记性倒是挺好。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了。”

    “您气了,那您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另一个守门弟子虽然不知道怎么是怎么回事,但猜也能猜到眼前这位肯定身份不凡,于是立马换了个态度拱手道:“请您稍等。”

    没过多久,那去通报的弟子就跑了回来,朝着江北然拱手道:“宗主传令,让我带您去他的府中,请跟我来吧。”

    “多谢。”

    拱拱手,江北然跟着守门弟子朝乾天宗内走去。

    跟上次一样来到灵气充裕的盘棱峰。

    在守卫的一路护送下,江北然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宗主府前。

    “宗主就在里面等您,在下就先告退了。”大门前,守卫朝着江北然拱手道。

    “辛苦了。”

    “应该的。”守卫说完又朝着江北然拱了下手,告辞离去。

    等守卫弟子离开,江北然整理了一下罗袍后上前敲响了大门。

    接着只听“砰”的一声,大门自动打开,显出了门后富丽堂皇的中堂。

    “北然到了啊,快请进吧。”坐在太师椅上的闫光庆招手道。

    朝着闫光庆拱拱手,江北然拉起衣袍跨过门槛,走到中间再次朝着闫光庆拱手道。

    “拜见闫宗主。”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