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们俩打一架吧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们俩打一架吧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们俩打一架吧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铛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

    正当江北然担心吴清策能不能过了这一关时,那二十八条锁住地藏鼎的镇魂链疯狂的震颤了起来。

    ‘很好。’

    抚琴间,江北然微微一笑,他知道吴清策已经熬过最难熬的那关了。

    同时江北然的曲风也再次从鼓舞变回了宁神,同时仔细观察着地藏鼎的动静。

    ……

    地藏鼎内,吴清策的神识已经醒来,但他睁不开眼,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哪,或者说……他的眼睛已经不见了。

    不仅是视觉,吴清策发现自己的听觉、味觉、触觉等等也统统消失,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知道自己已经醒了,但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周围只剩下无限的混沌。

    就在吴清策有些不知所措时,一股冰冷的刺痛感突然席卷而来,但这刺痛感却让吴清策无比兴奋。

    因为他的世界终于不再只是混沌,冰冷的刺痛感就像是一条指引他回家的路,让他不再是只能茫然四顾。

    随着冰冷的刺痛感越来越强,吴清策也开始加快“脚步”,想要找到回去的路。

    可是寻着,寻着,吴清策却发现前方的路只剩下了冰冷,他想回头,却发现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寒冷。

    进退两难间,这寒冷的世界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悠扬的琴声,让他无比的安心的琴声。

    ‘是师兄!’

    知道师兄在引导自己的那一瞬间,吴清策心中原本的忐忑瞬间消失。

    他不再盲目的加快“脚步”,而是停下来观察四周。

    不知过了多久,吴清策开始感觉到琴声越来越清晰,并且这琴声不再是回荡在整个世界中,而是从某一个方向传来的。

    ‘就是那!’

    追寻着琴声,吴清策开始疯狂的“奔跑”,而在“奔跑”的过程中,酒香、潮湿、色彩以及越发真实的痛感都不停的被吴清策感知到。

    “啊!!!!”

    地藏鼎内,一声响彻云霄的咆哮声冲天而起,仿佛要向全世界宣布。

    他回来了!

    看着地藏鼎上方仅剩小半截的莲花灯,江北然缓缓停下了抚琴的手。

    “还真是命大。”

    ‘也不对,大概这就是气运吧。’

    站起身,江北然拿起镇魂铃一震,二十八条镇魂链同时被收回,露出了里面那个贴满金符的焦黑身影。

    缓步走到地藏鼎前,江北然用食指轻叩两下地藏鼎笑道:“睡醒了?”

    “咔哒……”

    只听一声脆响,吴清策脸上的层层血痂逐渐碎开,露出了里面白皙的皮肤。

    “多谢师兄,这一觉,我睡得很舒服。”

    “那就赶紧起床吧。”

    “是!”

    随着一声低喝,吴清策身上的所有血痂全部碎开,露出了一具崭新的身躯。

    跳出地藏鼎,吴清策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件茶白色的罗衫穿上,上前单膝跪在师兄面前拱手道:“师兄再造之恩,清策……”

    “好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听这些话。”

    “是!”吴清策行了一礼,站了起来。

    和上次晋升比起来,这一次他并没有觉得身体不属于自己,反而能清晰感受到身体内蕴含的强大力量。

    强到让他自己都畏惧的可怕力量!

    “刚才遇到心魔了?”江北然开口问道。

    吴清策立即低下头拱手道:“是!我见到了……”

    “无须跟我说。”江北然摆摆手,“心魔一结,只有自己能解,旁人的开导和劝解只会让你更迷茫,我要告诉你的只有一件事,在下次晋升之前,你必须正视你的心魔,并战胜它。”

    吴清策听完一怔,铿锵有力的回应道:“是!”

    吴清策很清楚自己的心魔是什么,也知道刚才若不是师兄的出现,他必然已经被黑炎焚身,身死道消。

    就如同他在“梦境”中想的一样。

    他只是单纯的像以往那样无条件信任师兄,但师兄话中的深意他依然没有读懂,那句话也仍然如同尖针一半刺在他的心口。

    但这一次!

    他一定会直面这个问题,并寻找出属于他自己的答案!

    绝不再逃避!

    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吴清策,发现他的修为是玄王一阶后,江北然拍着吴清策的肩膀说道。

    “压制的很好,我本以为你会直接成为玄王五阶,看来你有将我的话记在心里。”

    吴清策听完立即拱手道:“师兄的话,我每一句都牢牢记在心中,您说过无论做什么事情,打基础都是最重要的,欲速……则不达。”

    “没错。”江北然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又伸出手在吴清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道:“成长了,真的成长了啊。”

    “多谢师兄的肯定。”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说道:“你也应该多肯定肯定自己,不要总是等我来肯定你。”

    吴清策听完一愣,刚才“梦境”种师兄那句“你要为了你自己变强,而不是为了向我报恩。”回荡在耳边。

    但吴清策却是握了握拳,决定叛逆一次。

    ‘不!我变强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师兄报恩!’

    ‘但我仍然会找到属于我自己的路!’

    “出去吧,我收拾一下这里。”

    听到师兄的话,吴清策知道自己留下来帮忙也只会碍手碍脚,于是迎了声“是”后便退出了阵法房。

    “吴师兄!”

    阵法房门口,曲阳泽和夏铃铛同时惊喜的喊道。

    吴清策露齿一笑,朝着两人拱了拱手。

    两人见状立即回了一礼,并同时喊道“恭喜吴师兄成功晋升玄王!”

    “多谢曲师弟,多谢夏师妹。”

    回完礼,吴清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们在此候多久了?”

    曲阳泽在心里默数了一下,回答道:“应该有三个时辰了。”

    ‘才三个时辰!?’

    吴清策愣了一下,他真的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好像重新长大了一次。

    但想不到只过去了三个时辰而已。

    看着吴师兄愣住,曲阳泽好奇道:“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吴清策摇摇头。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后,只听“吱呀”一声,阵法房的门被推开。

    三人连忙转身朝着走出来的江北然行礼道。

    “师兄(主人家)(*)”

    缓步走到三人面前,江北然看着吴清策说道:“想不想试试自己现在的力量。”

    吴清策听完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

    想,他当然想,从晋升成功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完全变了,体内的雷灵气也几乎变的他已经不认识了。

    他其实很想立即找块空地大肆宣泄一番,但他还是把这股*压制住了。

    现在看来,他这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师兄。

    看着吴清策怔住的表情,江北然也就不再等他开口回答,直接看向曲阳泽说道:“阳泽,你和吴师兄战一场,有我看着,无须留力。”

    曲阳泽听完立即应声道:“是!”

    他其实也一直渴望着能够全力打一场,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对手,或者说是一直在等待师兄帮他安排。

    如今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又何尝不兴奋。

    看着两个弟子摩拳擦掌的样子,江北然说道:“我先去布置一下练功房,一炷香后你们再来。”

    “是!”两人一起拱手道。

    如今这两人的破坏力都很是惊人,若是不做些准备的话,练功房很容易被拆迁,所以江北然还是决定先去布个阵。

    一炷香后,曲阳泽和吴清策准时来到了*房,看着房间中多出来的几座铜雕,就知道师兄已经布好阵了。

    朝着走到练功房中央的两人点点头,江北然直接开口道:“开始吧。”

    “师兄,得罪了。”曲阳泽先拱手道。

    “来吧!”

    吴清策拔出万钧,并运起了玄气。

    “轰隆!!”

    这时只听一声炸响,吴清体内迸发出了一股绛紫色的雷灵气,不……与其说是雷灵气,不如说是一朵雷云。

    ——————————————————————————————————————

    “铛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啷……”

    正当江北然担心吴清策能不能过了这一关时,那二十八条锁住地藏鼎的镇魂链疯狂的震颤了起来。

    ‘很好。’

    抚琴间,江北然微微一笑,他知道吴清策已经熬过最难熬的那关了。

    同时江北然的曲风也再次从鼓舞变回了宁神,同时仔细观察着地藏鼎的动静。

    ……

    地藏鼎内,吴清策的神识已经醒来,但他睁不开眼,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哪,或者说……他的眼睛已经不见了。

    不仅是视觉,吴清策发现自己的听觉、味觉、触觉等等也统统消失,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知道自己已经醒了,但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周围只剩下无限的混沌。

    就在吴清策有些不知所措时,一股冰冷的刺痛感突然席卷而来,但这刺痛感却让吴清策无比兴奋。

    因为他的世界终于不再只是混沌,冰冷的刺痛感就像是一条指引他回家的路,让他不再是只能茫然四顾。

    随着冰冷的刺痛感越来越强,吴清策也开始加快“脚步”,想要找到回去的路。

    可是寻着,寻着,吴清策却发现前方的路只剩下了冰冷,他想回头,却发现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寒冷。

    进退两难间,这寒冷的世界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悠扬的琴声,让他无比的安心的琴声。

    ‘是师兄!’

    知道师兄在引导自己的那一瞬间,吴清策心中原本的忐忑瞬间消失。

    他不再盲目的加快“脚步”,而是停下来观察四周。

    不知过了多久,吴清策开始感觉到琴声越来越清晰,并且这琴声不再是回荡在整个世界中,而是从某一个方向传来的。

    ‘就是那!’

    追寻着琴声,吴清策开始疯狂的“奔跑”,而在“奔跑”的过程中,酒香、潮湿、色彩以及越发真实的痛感都不停的被吴清策感知到。

    “啊!!!!”

    地藏鼎内,一声响彻云霄的咆哮声冲天而起,仿佛要向全世界宣布。

    他回来了!

    看着地藏鼎上方仅剩小半截的莲花灯,江北然缓缓停下了抚琴的手。

    “还真是命大。”

    ‘也不对,大概这就是气运吧。’

    站起身,江北然拿起镇魂铃一震,二十八条镇魂链同时被收回,露出了里面那个贴满金符的焦黑身影。

    缓步走到地藏鼎前,江北然用食指轻叩两下地藏鼎笑道:“睡醒了?”

    “咔哒……”

    只听一声脆响,吴清策脸上的层层血痂逐渐碎开,露出了里面白皙的皮肤。

    “多谢师兄,这一觉,我睡得很舒服。”

    “那就赶紧起床吧。”

    “是!”

    随着一声低喝,吴清策身上的所有血痂全部碎开,露出了一具崭新的身躯。

    跳出地藏鼎,吴清策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件茶白色的罗衫穿上,上前单膝跪在师兄面前拱手道:“师兄再造之恩,清策……”

    “好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听这些话。”

    “是!”吴清策行了一礼,站了起来。

    和上次晋升比起来,这一次他并没有觉得身体不属于自己,反而能清晰感受到身体内蕴含的强大力量。

    强到让他自己都畏惧的可怕力量!

    “刚才遇到心魔了?”江北然开口问道。

    吴清策立即低下头拱手道:“是!我见到了……”

    “无须跟我说。”江北然摆摆手,“心魔一结,只有自己能解,旁人的开导和劝解只会让你更迷茫,我要告诉你的只有一件事,在下次晋升之前,你必须正视你的心魔,并战胜它。”

    吴清策听完一怔,铿锵有力的回应道:“是!”

    吴清策很清楚自己的心魔是什么,也知道刚才若不是师兄的出现,他必然已经被黑炎焚身,身死道消。

    就如同他在“梦境”中想的一样。

    他只是单纯的像以往那样无条件信任师兄,但师兄话中的深意他依然没有读懂,那句话也仍然如同尖针一半刺在他的心口。

    但这一次!

    他一定会直面这个问题,并寻找出属于他自己的答案!

    绝不再逃避!

    他只是单纯的像以往那样无条件信任师兄,但师兄话中的深意他依然没有读懂,那句话也仍然如同尖针一半刺在他的心口。

    但这一次!

    他一定会直面这个问题,并寻找出属于他自己的答案!

    绝不再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