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残酷的世界

第四百三十五章 残酷的世界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三十五章 残酷的世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诊断完最后一个病人,江北然确定了这个村子里的人并没有得什么难缠的瘟疫,都是些因饥饿导致的贫血,胃炎等疾病,开两幅养气血的药就可以了。

    关键还是之后得好好休息,而这好好休息中就包括了好好吃饭。

    但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好好吃饭实在是太过奢侈的一件事。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等俺能动了,一定下床来给您磕一百个响头。”

    看着床上面色已经好看许多的老丈,江北然只是笑笑,帮老丈盖好草席道:“您老好好休息,我再去看看别家。”

    “哎!”老人家点了下头,连忙朝着后面的一个少年喊道:“二饼子,快送送道长。”

    “不必。”江北然伸手拦住了那个少年,“你就留在这好好照顾你爷爷吧。”

    少年听完直接双膝跪地道:“多谢道长大恩大德,俺二饼子一定会记住这份恩情的。”

    点点头,江北然转身走出了茅草屋。

    朝着左侧看去,只见那些村民都远远的杵在那观望,因为江北然刚刚交待过他们不要靠过来。

    缓步走到村民们面前,江北然一甩浮尘开口问道:“请问哪位是村长?”

    “是俺!”

    人群中,刚才那个给江北然带路的年轻人站出来喊道。

    “你?”江北然属实有些意外,毕竟这个毛头小子跟德高望重四个字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见道长似乎有些诧异,年轻人主动解释道:“俺叫大狗!这个村原来的村长是俺爷爷,但俺爷爷上个月过世了,所以现在由俺暂时顶替。”

    “倒是挺有担当,不错,跟贫道说说,你们为何会跑来这山谷里建村?”

    大狗听完用力的叹了口气,“道长,您有所不知,要不是俺们实在没办法,怎么会跑来这种山沟沟里,这鬼地方啥都种不出来,要不是道长您来啦,俺们差点就要做……”大狗说着露出一个十分沉重的表情,但最终还是改口道:“俺们差点就都饿死了。”

    想起之前铃铛说的那句“他们都饿的要吃孩子”,就能想象到这些村民已经到了何种绝境。

    没有在这件事上细问,江北然再次问道:“所以你们为何会来到这?”

    “哦,是是是。”大狗说完看了眼身后的村民,然后回答道:“俺们村原本在洪县里,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但勉强还能填饱肚子。”

    “但某一天突然来了个脸上有疤的汉子,非要俺们帮着种啥子天八兰,这话是那些*者老爷用的,俺们这些农民哪种的来,可那疤脸汉子说俺们哪一家要是把这花给养死了,就让俺们全家都给花陪葬。”

    江北然自然知道这天八兰为何物,静悟丹的主要材料,对土壤要求虽不算很高,但精贵的很,需要有人全天候陪着,不然分分钟就枯萎给你看。

    这时大狗继续道:“那花实在难养的很,很快就有好几家人把这花给养死了,那疤脸汉子就当着俺们的面将那几家人全部处死,说这就是把花养死的下场。”

    听到这,江北然点头道:“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天八兰虽然不算什么高品药材,但怎么说也是*者需要的灵材,这些毫无修为的村民就算再怎么小心也不可能把这种灵材伺候好。

    所以因这花而死的人恐怕很多很多,多到这些村民哪怕冒着天大的风险也要逃出来博个生路。

    转身走到刚才的茅草屋前,江北然朝着正在给几个孩童发饼子的夏铃铛说道:“铃铛,过来。”

    夏铃铛听到后先对那些孩子说了声“你们在这等俺一会儿”然后飞快的跑到江北然面前问道:“主人家,有什么俺能做的吗?”

    夏铃铛问问题时,江北然已经写好了一封信,折成纸鸢后放飞了出去。

    “你去告诉村民,晚些会有人来接他们,到时候跟着他们走就行了。”

    夏铃铛先是一愣,然后立马惊喜道:“是,主人家!”

    在夏铃铛去跟村民诉说这一好消息时,江北然已经悄悄的跳到了峰顶。

    看着太阳逐渐西沉,想到黑暗又将重新笼罩大地,江北然感慨的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壶酒。

    “咕嘟、咕嘟、咕嘟、哈……”

    哈出一口酒气,江北然眺望向了远方的火烧云。

    这样的村子江北然曾经在晟国见过许多,能帮的情况下都会将他们送去各个安全的地方。

    但这里是潼国,江北然不可能带着这些村民回晟国去。

    因为不管他们再低贱,他们也是潼国的人,带着这些村民是肯定无法过边关的。

    所以江北然刚才才写了一封信给施嘉慕,相信以她的能力,将这么上百号村民安顿好应该没问题。

    “咕嘟、咕嘟、咕嘟……”

    又喝了几口酒,江北然抹了把嘴。

    他没想过要当圣人,但遇见了便是缘分,他也不忍心看着他们在这里等死。

    等一壶酒喝完,江北然重新回到刚才下云的地方,发现铃铛竟然已经在等她了。

    “你倒是聪明。”江北然难得的夸奖了夏铃铛一句。

    夏铃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一声,回答道:“俺知道主人家做好事从来不留名,所以肯定是回这来了。”

    “晚上想吃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时,夏铃铛脑中瞬间出现了,八宝烤鸭、宫保鸡丁、松鼠鳜鱼、东坡肉等等名字,每一道都让她疯狂的分泌唾液。

    但在狂咽了一大口口水后,夏铃铛还是回答道:“主人家做什么,俺就吃什么。”

    “好,等着。”

    过了一会儿,夏铃铛悄悄走到正在切菜的江北然身后问道:“主人家……俺……俺能不能问个问题。”

    “问吧。”

    “如果把那些逼着村民种花的恶棍都抓起来,村民们能过上好日子吗?”

    “不能,因为抓走了这批恶棍,还会有下一批,他们也会让村民种别的东西。”

    夏铃铛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主人家,那个……俺不懂,说错了您别笑俺,潼国……比晟国更厉害是吗?”

    “当然,潼国要比晟国厉害许多。”

    “可是俺跟着您在晟国也看过许多村庄,哪里的村民都有地种,有饭吃,人人脸上都笑眯眯的,潼国明明比晟国厉害这么多……为什么……为什么村民反而没活路了呢。”

    诊断完最后一个病人,江北然确定了这个村子里的人并没有得什么难缠的瘟疫,都是些因饥饿导致的贫血,胃炎等疾病,开两幅养气血的药就可以了。

    关键还是之后得好好休息,而这好好休息中就包括了好好吃饭。

    但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好好吃饭实在是太过奢侈的一件事。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等俺能动了,一定下床来给您磕一百个响头。”

    看着床上面色已经好看许多的老丈,江北然只是笑笑,帮老丈盖好草席道:“您老好好休息,我再去看看别家。”

    “哎!”老人家点了下头,连忙朝着后面的一个少年喊道:“二饼子,快送送道长。”

    “不必。”江北然伸手拦住了那个少年,“你就留在这好好照顾你爷爷吧。”

    少年听完直接双膝跪地道:“多谢道长大恩大德,俺二饼子一定会记住这份恩情的。”

    点点头,江北然转身走出了茅草屋。

    朝着左侧看去,只见那些村民都远远的杵在那观望,因为江北然刚刚交待过他们不要靠过来。

    缓步走到村民们面前,江北然一甩浮尘开口问道:“请问哪位是村长?”

    “是俺!”

    人群中,刚才那个给江北然带路的年轻人站出来喊道。

    “你?”江北然属实有些意外,毕竟这个毛头小子跟德高望重四个字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见道长似乎有些诧异,年轻人主动解释道:“俺叫大狗!这个村原来的村长是俺爷爷,但俺爷爷上个月过世了,所以现在由俺暂时顶替。”

    “倒是挺有担当,不错,跟贫道说说,你们为何会跑来这山谷里建村?”

    大狗听完用力的叹了口气,“道长,您有所不知,要不是俺们实在没办法,怎么会跑来这种山沟沟里,这鬼地方啥都种不出来,要不是道长您来啦,俺们差点就要做……”大狗说着露出一个十分沉重的表情,但最终还是改口道:“俺们差点就都饿死了。”

    想起之前铃铛说的那句“他们都饿的要吃孩子”,就能想象到这些村民已经到了何种绝境。

    没有在这件事上细问,江北然再次问道:“所以你们为何会来到这?”

    “哦,是是是。”大狗说完看了眼身后的村民,然后回答道:“俺们村原本在洪县里,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但勉强还能填饱肚子。”

    “但某一天突然来了个脸上有疤的汉子,非要俺们帮着种啥子天八兰,这话是那些*者老爷用的,俺们这些农民哪种的来,可那疤脸汉子说俺们哪一家要是把这花给养死了,就让俺们全家都给花陪葬。”

    江北然自然知道这天八兰为何物,静悟丹的主要材料,对土壤要求虽不算很高,但精贵的很,需要有人全天候陪着,不然分分钟就枯萎给你看。

    这时大狗继续道:“那花实在难养的很,很快就有好几家人把这花给养死了,那疤脸汉子就当着俺们的面将那几家人全部处死,说这就是把花养死的下场。”

    听到这,江北然点头道:“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天八兰虽然不算什么高品药材,但怎么说也是*者需要的灵材,这些毫无修为的村民就算再怎么小心也不可能把这种灵材伺候好。

    所以因这花而死的人恐怕很多很多,多到这些村民哪怕冒着天大的风险也要逃出来博个生路。

    转身走到刚才的茅草屋前,江北然朝着正在给几个孩童发饼子的夏铃铛说道:“铃铛,过来。”

    夏铃铛听到后先对那些孩子说了声“你们在这等俺一会儿”然后飞快的跑到江北然面前问道:“主人家,有什么俺能做的吗?”

    夏铃铛问问题时,江北然已经写好了一封信,折成纸鸢后放飞了出去。

    “你去告诉村民,晚些会有人来接他们,到时候跟着他们走就行了。”

    夏铃铛先是一愣,然后立马惊喜道:“是,主人家!”

    在夏铃铛去跟村民诉说这一好消息时,江北然已经悄悄的跳到了峰顶。

    看着太阳逐渐西沉,想到黑暗又将重新笼罩大地,江北然感慨的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壶酒。

    “咕嘟、咕嘟、咕嘟、哈……”

    哈出一口酒气,江北然眺望向了远方的火烧云。

    这样的村子江北然曾经在晟国见过许多,能帮的情况下都会将他们送去各个安全的地方。

    但这里是潼国,江北然不可能带着这些村民回晟国去。

    因为不管他们再低贱,他们也是潼国的人,带着这些村民是肯定无法过边关的。

    所以江北然刚才才写了一封信给施嘉慕,相信以她的能力,将这么上百号村民安顿好应该没问题。

    “咕嘟、咕嘟、咕嘟……”

    又喝了几口酒,江北然抹了把嘴。

    他没想过要当圣人,但遇见了便是缘分,他也不忍心看着他们在这里等死。

    等一壶酒喝完,江北然重新回到刚才下云的地方,发现铃铛竟然已经在等她了。

    “你倒是聪明。”江北然难得的夸奖了夏铃铛一句。

    夏铃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一声,回答道:“俺知道主人家做好事从来不留名,所以肯定是回这来了。”

    “晚上想吃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时,夏铃铛脑中瞬间出现了,八宝烤鸭、宫保鸡丁、松鼠鳜鱼、东坡肉等等名字,每一道都让她疯狂的分泌唾液。

    但在狂咽了一大口口水后,夏铃铛还是回答道:“主人家做什么,俺就吃什么。”

    “好,等着。”

    过了一会儿,夏铃铛悄悄走到正在切菜的江北然身后问道:“主人家……俺……俺能不能问个问题。”

    “问吧。”

    “如果把那些逼着村民种花的恶棍都抓起来,村民们能过上好日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