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死人

第四百三十四章 死人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三十四章 死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缓步走到上次来过的“气质”十分阴间的小屋前,江北然抬起手敲了两下门。

    接着只听“吱呀”一声,木门就自动打开了。

    往里看去,屋里的装饰依旧那么阴间,甚至这回墙壁上还在不停的往外渗血,也不知是这小屋病入膏肓了,还是真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嵌在了墙壁里。

    这时一道火焰突然燃起,点燃了放在桌上的蜡烛。

    “请你下次来之前先递上拜帖。”

    唐婧冉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冰冷,丝毫不带任何感情。

    江北然听完行礼道:“抱歉,是我失礼了,那请问我现在可以进来吗?”

    “可以。”

    “多谢。”

    江北然点点头,让铃铛待在外面,带着墨夏走进了小屋中。

    在墨夏进来时,唐婧冉打量了他一眼,瞬间明白了上次江北然要去的鬼修之法给了谁。

    坐到桌前,江北然先是看了眼那个依旧死死勾住她脖子的狰狞小鬼,然后问唐婧冉道:“看起来你的驯服似乎并没有什么成效。”

    “因为他始终不肯告诉我他是因何而死。”

    因为上次被江北然教训过,所以小鬼在见到江北然时仍有些发怵,但那双死死勾着唐婧冉脖子的手确实丝毫没有放松。

    见状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唐婧冉的身体,并开口道:“作为合作伙伴,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身体内部损坏的很严重,若是你继续让这小鬼这么缠着你的话,很可能会死。”

    “我本就是死人。”

    ‘艹!’

    江北然怎么也没想到唐婧冉会给他这么一个回答。

    虽然唐婧冉从头到脚,由内而外,包括声音都表现的不像个正常人,但江北然一直认为人家只是有个性而已,想不到竟然是个死人。

    那她是借尸还魂了……还是死而不僵?另外她为什么可以保持这种形态活着,甚至还能*……

    一时间,大量的问题在江北然脑中浮现,但他最想感慨的一句还是……

    ‘这是真他娘的鬼修啊,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但江北然也知道这些问题不能随便问,所以整理了一下被打乱的思路后继续说道。

    “好,当我没说,这次登门拜访我有两件事想要请你帮我解惑,一,请问你知道我身后这个鬼魂的特殊之处在哪里?”

    其实从江北然进门时,唐婧冉就注意到了一只跟在另一个男子身后的鹤袍鬼。

    所以听到江北然的问题后,唐婧冉回答道:“你指的特殊之处是什么。”

    其实从自己带着鹤袍鬼进屋时唐婧冉没有任何反应来看江北然就觉得今天自己恐怕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如今听到唐婧冉还反问自己,就更感失望。

    因为种种表现都说明唐婧冉明显也没见过这种鬼。

    于是江北然将请教的态度转为了学术探讨,描述道:“第一,他不能开口说话,第二,他能够给人传授*,第三,他能杀鬼,而且是那种很难缠的厉鬼。”

    唐婧冉听完回答道:“那他生前的修为也许很高。”

    “也许?”江北然显然不满足于这样不确定的回答。

    “是的。”唐婧冉点点头,“我*曾经教过我……”

    ‘竟然还有*?’

    听到唐婧冉说出*两个字时,江北然又是一懵,上次他才刚唐婧冉这了解到鬼修都是独行的孤狼,怎么这么会儿又冒出个*?

    将疑惑先压在心底,江北然继续听唐婧冉往下说。

    “身前越强大的*者,化成鬼后就会被封印越多的东西,记忆、语言、*、感悟等等,一切的一切都会消失,通常会依据他身前的执念或者喜好来行动。”

    ‘原来如此……’

    听完唐婧冉的解释,江北然就觉得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这么看来鹤袍鬼应该是一个身前十分强大,且在围棋一道上登峰造极的高人。’

    “那……有什么办法唤醒他的记忆吗?”江北让尝试着询问道。

    “我不知道。”唐婧冉的回答依旧是那么干脆利落。

    “多谢赐教,那么第二件事。”说着江北然墨夏推到了桌前,“我希望你能教他修行。”

    “我从不教人。”

    “加钱呢?”

    “加多少。”

    ‘太真实了吧……’

    在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思考片刻回答道:“五块地级下品灵石,外加一颗任你挑选的黄级灵丹,如何?”

    “成交。”

    “好,既然交易达成,那我得提两个要求。”

    “可以。”

    “一,我给的价不低,所以我要的不仅仅是教会他鬼修的四大气,还得教会他如何驭鬼和附身,这很合理吧。”

    “合理。”

    “二,帮他收服一只鬼将,辅助他战斗,最好就是……你应该懂我意思。”

    “我不懂。”

    “……”

    ‘我是在跟死人交流、我是在跟死人交流、我是在跟死人交流……’

    在心里说服了自己之后江北然继续道:“我的意思是,最好能让这个鹤袍鬼成为他的鬼将,可以吗?”

    “我尽力。”

    “行,有你这句话就好了。”

    对于这种系统完全不跳提示的人……俄,死人,江北然是一万个放心,所以也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墨夏,以后她就是你在鬼修道路上的老师了。”

    “是!多谢*。”

    虽然这地方旧了点,黑了点,奇怪了点,鬼多了点,但之前在沼泽地生活过许久的墨夏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所以丝毫没有问题。

    两件事都搞定后,江北然看向唐婧冉说道:“好,你可以说出你的要求了,你想要哪颗黄级丹药。”

    “芝草丹。”

    听到唐婧冉这个要求时江北然先是一愣,然后就觉得她这个要求简直合理无比。

    芝草丹的作用是让死肉重新恢复活性,专治顽疾和旧伤。

    如果唐婧冉真的是个死人……这芝草丹完全可以做到让她的肉体完全“活”过来。

    “没问题,只是……想要让你的身躯彻底恢复活性,并且一直保持下去,一颗芝草丹可不够。”

    “没关系。”

    “……”

    ‘看来跟死人交流还是得直来直去才行。’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还想要更多芝草丹的话,可以拿东西跟我换。”

    “好,等我想换的时候会找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江北然说完起身拍了拍墨夏的肩膀道:“既然想变强,就别哭鼻子,好好在这坚持下去,当然,如果你哪天放弃了,也可以寄信给我,我会来接你。”

    墨夏听完立即行礼道:“我一定不会让*失望的!”

    “好。”江北然说完拍了两下墨夏的肩膀,朝着小屋外走去。

    “下回再来时记得先发拜帖。”

    就在江北然要走出小屋时,唐婧冉冰冷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记得了。”

    江北然说完关上了门。

    “主……主人家,您出来了。”

    就在江北然准备拿出卷云筒时,发现夏铃铛的双腿抖的厉害。

    ——————————————————————————————————————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这时一道火焰突然燃起,点燃了放在桌上的蜡烛。

    “请你下次来之前先递上拜帖。”

    唐婧冉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冰冷,丝毫不带任何感情。

    江北然听完行礼道:“抱歉,是我失礼了,那请问我现在可以进来吗?”

    “可以。”

    “多谢。”

    江北然点点头,让铃铛待在外面,带着墨夏走进了小屋中。

    在墨夏进来时,唐婧冉打量了他一眼,瞬间明白了上次江北然要去的鬼修之法给了谁。

    坐到桌前,江北然先是看了眼那个依旧死死勾住她脖子的狰狞小鬼,然后问唐婧冉道:“看起来你的驯服似乎并没有什么成效。”

    “因为他始终不肯告诉我他是因何而死。”

    因为上次被江北然教训过,所以小鬼在见到江北然时仍有些发怵,但那双死死勾着唐婧冉脖子的手确实丝毫没有放松。

    见状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唐婧冉的身体,并开口道:“作为合作伙伴,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身体内部损坏的很严重,若是你继续让这小鬼这么缠着你的话,很可能会死。”

    “我本就是死人。”

    ‘艹!’

    江北然怎么也没想到唐婧冉会给他这么一个回答。

    虽然唐婧冉从头到脚,由内而外,包括声音都表现的不像个正常人,但江北然一直认为人家只是有个性而已,想不到竟然是个死人。

    那她是借尸还魂了……还是死而不僵?另外她为什么可以保持这种形态活着,甚至还能*……

    一时间,大量的问题在江北然脑中浮现,但他最想感慨的一句还是……

    ‘这是真他娘的鬼修啊,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但江北然也知道这些问题不能随便问,所以整理了一下被打乱的思路后继续说道。

    “好,当我没说,这次登门拜访我有两件事想要请你帮我解惑,一,请问你知道我身后这个鬼魂的特殊之处在哪里?”

    其实从江北然进门时,唐婧冉就注意到了一只跟在另一个男子身后的鹤袍鬼。

    所以听到江北然的问题后,唐婧冉回答道:“你指的特殊之处是什么。”

    其实从自己带着鹤袍鬼进屋时唐婧冉没有任何反应来看江北然就觉得今天自己恐怕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如今听到唐婧冉还反问自己,就更感失望。

    因为种种表现都说明唐婧冉明显也没见过这种鬼。

    于是江北然将请教的态度转为了学术探讨,描述道:“第一,他不能开口说话,第二,他能够给人传授*,第三,他能杀鬼,而且是那种很难缠的厉鬼。”

    唐婧冉听完回答道:“那他生前的修为也许很高。”

    “也许?”江北然显然不满足于这样不确定的回答。

    “是的。”唐婧冉点点头,“我*曾经教过我……”

    ‘竟然还有*?’

    听到唐婧冉说出*两个字时,江北然又是一懵,上次他才刚唐婧冉这了解到鬼修都是独行的孤狼,怎么这么会儿又冒出个*?

    将疑惑先压在心底,江北然继续听唐婧冉往下说。

    “身前越强大的*者,化成鬼后就会被封印越多的东西,记忆、语言、*、感悟等等,一切的一切都会消失,通常会依据他身前的执念或者喜好来行动。”

    ‘原来如此……’

    听完唐婧冉的解释,江北然就觉得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这么看来鹤袍鬼应该是一个身前十分强大,且在围棋一道上登峰造极的高人。’

    “那……有什么办法唤醒他的记忆吗?”江北让尝试着询问道。

    “我不知道。”唐婧冉的回答依旧是那么干脆利落。

    “多谢赐教,那么第二件事。”说着江北然墨夏推到了桌前,“我希望你能教他修行。”

    “我从不教人。”

    “加钱呢?”

    “加多少。”

    ‘太真实了吧……’

    在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思考片刻回答道:“五块地级下品灵石,外加一颗任你挑选的黄级灵丹,如何?”

    “成交。”

    “好,既然交易达成,那我得提两个要求。”

    “可以。”

    “一,我给的价不低,所以我要的不仅仅是教会他鬼修的四大气,还得教会他如何驭鬼和附身,这很合理吧。”

    “合理。”

    “二,帮他收服一只鬼将,辅助他战斗,最好就是……你应该懂我意思。”

    “我不懂。”

    “……”

    ‘我是在跟死人交流、我是在跟死人交流、我是在跟死人交流……’

    在心里说服了自己之后江北然继续道:“我的意思是,最好能让这个鹤袍鬼成为他的鬼将,可以吗?”

    “我尽力。”

    “行,有你这句话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