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工欲利其事必先利其器

第四百三十三章 工欲利其事必先利其器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三十三章 工欲利其事必先利其器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回到自我结界后,江北然用三天时间终于完成了对金乌鼎的最终改造。

    ‘完美!’

    在将灵气接口安装好时,江北然尝试着将一块黄级灵石放进去做了一下试验,而试验的结果让他大为惊喜。

    灵石接口和聚灵阵竟然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哦不对,玄学变化,让金乌鼎能够储存灵气的量直接翻了一番,也就是现在可以储存四百斤灵气。

    这完全称得上是质的飞越。

    江北然之几次炼药失败其实都与灵气不够,导致材料药灵气化不够的原因有关。

    如今有了整整四百斤灵气做“大后方”,江北然自信绝对不会再失手。

    ‘舒服了,舒服了。’

    抚摸着改造完毕的金乌鼎,江北然是越看越喜欢。

    所以他决定晚些去接墨夏,先练一炉丹再说。

    ‘就练蛇菰烈阳丹吧……’

    蛇菰烈阳丹位列黄级上品,专门用来解寒毒,另外它对治疗由寒气造成的伤害也有奇效。

    以五百年份的旭槿草为“君”,三百年份的银霜芝、两百年份金钟参、一百五十年份罗刹虎仗为“臣”,百年份真火木,百年份龙宫睛、百年份冰虚藤和六阶异兽烈鹊的血阳内丹为佐使。

    这就是江北然能想到的最佳搭配。

    将双手按在金乌鼎上,江北然低喝一声。

    “丹火起!”

    一瞬间,金乌鼎的温度便急剧上升,达到了江北然想要的温度。

    将准备好的宝材按照精确比例放入金乌鼎内,江北然再次催动金乌鼎的丹火正式开始炼丹。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北然越发感受到了改造后金乌鼎的不同。

    ‘果然灵气充足就是不一样啊,完全不用担心枯竭的问题,若是再加上一块地级的木灵气石……怕是能练上一天。’

    同时在引灵阵的作用下,江北然能清晰感觉到鼎内的药材要比上次他炼制时要更容易药灵气化一点。

    就这样一直过了两个时辰,一直在用精神力观察金乌鼎内部的江北然猛地睁开眼,将双掌按在了金乌鼎上喝道。

    “熄!”

    一瞬间,金乌鼎便从黄栌色瞬间变回了原本的炎红色。

    轻吐一口气,江北然起身将金乌鼎打开,一瞬间,药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让夏铃铛忍不住露出了一种陶醉的表情。

    ‘这也太好闻了……’

    在炼丹房里待了这么久,夏铃铛也是闻过了各种各样的药香气,但没有一种可以与这次的香味相提并论。

    ‘成了。’

    看着金乌鼎中红白相间的灵丹,江北然就知道这次的蛇菰烈阳丹位炼制非常成功。

    ‘果然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啊……’

    在金乌鼎全面升级后,这一次炼药时江北然感觉到了远超上一次的体验。

    如果说上一次炼药像是在开一辆只剩下一格油的跑车,那么这次就是开着一辆刚加满油的赛车!

    不仅不需要担心没油,而且开的飞快。

    甚至江北然都觉得用金乌鼎来炼黄级的丹药太“大材小用”了。

    将练蛇菰烈阳丹装进瓷瓶,已经确定金乌鼎“性能”大大增加的江北然也就不再急于一时了,先去把墨夏的事情解决了回来再炼也不迟。

    走出炼丹房,江北然刚准备离开自我结界,就看到吴清策从藏酒的地窖里跑了出来。

    “恭贺师兄出关。”吴清策恭敬的行礼道。

    看了眼吴清策,江北然笑道:“等急了吗?”

    吴清策听完连忙一顿摇头:“不急,完全不急。”

    “好事多磨,再等等吧。”说完便带着夏铃铛离开了自我结界。

    看着师兄的身影消失在自我结界中,吴清策挠挠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要说他完全不急,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他已经强行将修为压制在玄灵巅峰很久了,再加上之前曲阳泽带给他的巨大*,他现在是万分的渴望变强。

    所以在看到师兄出关时,他内心还是非常渴望师兄现在就能帮他突破到玄王的。

    ‘不行,不行!’

    吴清策猛地摇了两下头。

    ‘怎么可以着急呢!就像师兄说的,好事多磨,好事多磨!’

    感慨完的吴清策刚准备再回酒窖去打扫,就听到“砰”的一声。

    “曲师弟,怎么了?”

    吴清策看着从蛊虫房跑出来的曲阳泽问道。

    “吴……吴师兄,我好像闯祸了。”

    ‘嗯?’吴清策有些疑惑的走了过去,“发生什么了?”

    “我……我刚才在给一只鬼罗蜂喂蜜,看它可爱,就想摸摸它,结果……结果它就死了。”

    ‘死了!?’

    吴清策没工夫去吐槽曲阳泽说鬼罗蜂可爱这件事,要知道这里面的蛊可都是师兄的宝贝,这无缘无故的死了一只,师兄那很不好交代啊。

    “别急,总之在还没搞清原因前,我们先别进去,我现在就写信给师兄。”

    毕竟吴清策对养蛊其实也是一窍不通,就算进去了也不可能想出办法来,反而容易添乱,还是交给师兄比较好。

    六神无主的曲阳泽听完连连点头,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蛊虫都是*的宝贝,就这么被他弄死一只,他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还好有吴师兄您在,不然我一定会把娄子捅的更大。”

    看着曲阳泽看向自己时崇拜的眼神,吴清策忍不住将身体站的更直,心里更是早就乐开了花。

    ‘终于挽回了一点大师兄的形象,嗯……不能膨胀,要保持住。’

    江北然这会儿刚飞出没多远,就收到了吴清策的纸鸢。

    看到信上吴清策描述的情况后他也是有些莫名,便驾着祥云重新回到了自我结界中。

    看到*回来,曲阳泽连忙冲过来行礼道:“*,徒儿不……”

    “无妨,你现在这待着,我进去看看。”

    “是!”曲阳泽说完连忙让开到了一边。

    推开蛊虫房的门,江北然走进去先用精神力检视了一遍,发现就只有放在桌上的那只鬼罗蜂死了,其他蛊虫都很正常,连一点精神波动都没。

    于是江北然缓步走到装着鬼罗蜂的罐子前,伸手将它的尸体拿了出来。

    一阵仔细的观察后,江北然发现鬼罗蜂并没有任何外伤,但内部却是大量出血,不仅是肝脏破裂,三个单眼也完全破裂了。

    大概对鬼罗蜂死亡原因有了个判断的江北然走出小屋问曲阳泽道:“仔细说说刚才鬼罗蜂死亡的过程。”

    曲阳泽这会儿就像是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低着头解释道:“徒儿……徒儿刚才就是看那鬼罗蜂生的可爱,想要摸摸它,可我刚伸出手,它……它就一下没动静了。”

    ‘嗯……’

    江北然沉思片刻,对曲阳泽说道:“你试着对清策释放你的神识,让他畏惧你。”

    “啊?”曲阳泽刚要摆手,就听到*说道。

    “做就是了。”

    这时吴清策也说到:“曲师弟,你照师兄的吩咐做就是了。”

    “是。”

    答应一声,曲阳泽转身面相吴清策说道:“吴师兄,得罪了。”

    但曲阳泽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控制自己的神识,就更别提将它散发出去了,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死盯着吴师兄,便在心里默念道。

    “你怕我、你怕我,你怕我……”

    事实证明,调动精神力这种事情并不是在心里想想就行的,无论曲阳泽怎么认真的想,吴清策也没有丝毫反应。

    江北然见状开口子道:“阳泽,面向我。”

    曲阳泽连忙应了一声吼转向了江北然这边。

    “记住接下来的感觉,牢牢的记住。”

    就在曲阳泽奇怪*这话是什么意思时,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但下一秒他后脑勺就伸出了两根触角,开始以极高的频率震颤起来,同时曲阳泽越感受到那股剧烈的头痛减轻了许多。

    ‘果然如此……’

    在曲阳泽后脑勺长出两根触角瞬间,江北然就感觉到一股精神波向他发起了反冲击。

    江北然当然不认为曲阳泽会攻击自己,所以这肯定是他这幅全新身躯的又一种自我防御机制被触发了。

    而且这对触角发出的精神力冲击非常特殊,和江北然的精神力完全不是一个路数,要不是因为强度不高,江北然甚至觉得自己都有可能会吃个闷亏。

    ‘蛊虫果然是很特殊的存在啊……’

    在心里感慨一句后江北然收回了精神力,同时发现曲阳泽后脑上的触角也缩了回去。

    看着有些茫然的曲阳泽,江北然问道:“记住刚才那一刻的感觉了吗。”

    “我……”曲阳泽揉了揉脑袋,“*……弟子愚笨,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弄清楚状况的江北然也不急于要曲阳泽立刻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说道:“刚才那只鬼罗蜂应该是被你吓死的。”

    “吓……吓死的!?”曲阳泽瞪大了眼睛,有些无法接受这个解释。

    ‘他长的有这么可怕吗?’

    看着懵圈的曲阳泽,江北然解释道:“你现在是王蛊之体,对普通蛊虫有着极强的血脉压制,你刚才虽然是想对那个鬼罗蜂表达善意,但因为你的精神压制力实在太强,所以即使你释放的是善意,也仍旧吓死了这个小可怜。”

    看着曲阳泽仍旧很懵,江北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总之你先不要再与蛊虫有接触了,等我回来再跟你好好解释精神力这个问题。”

    “是!*,我明白了。”

    “嗯。”江北然说完看向吴清策道:“遇事不慌,表现的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的进步的确很大,希望你可以保持好这份从容不迫。”

    听到师兄突如其来的表扬,吴清策整个人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可谓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多谢师兄夸奖。”吴清策拱手道。

    “把鬼罗蜂埋了吧,我走了。”

    江北然说完再次离开了自我结界。

    带着夏铃铛再次乘上祥云,两人朝着沼泽地飞去。

    来到墨夏居住的小屋前,江北然发现他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拜见师兄。”墨夏朝着从云上下来的江北然行了一礼。

    环视一圈,江北然发现墨夏还挺有牌面,数百个鬼魂整整齐齐的站在他身后,应该是来送行的。

    “都准备好了吗?”江北然将视线收回后问道。

    墨夏立即拱手道:“是!我跟大家都道完别了。”

    这时青青从墨夏身后飘出来道:“好叔叔,你要带墨夏哥哥去哪呀?”

    “去个可以让他变强的地方。”

    青青一听立马兴奋道:“青青也想变强!我能不能一起去啊?”

    “你就先在这等着吧,等到他变强以后,我会再让他回来的。”

    “这样啊……那好吧。”青青说完转身看向墨夏到:“墨夏哥哥,你要加油变的很厉害很厉害哦。”

    “嗯,我会努力的。”墨夏笑着点点头。

    “上云吧。”

    “是!”

    看着默默跟在墨夏身后的鹤袍鬼,江北然这次让他跟着墨夏,一来是想让他协助墨夏*,二来是想让唐婧冉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鬼魂,为何会如此特殊。

    坐上祥云,江北然带着墨夏朝潼国飞去。

    其实原本江北然是想把施凤兰叫来坐她的飞府去潼国的,但想了想他最近触发选项的次数实在有点少,这会儿好好弥补一下。

    毕竟新的属性点和技艺点都在逐渐发挥作用了,江北然也是很期待它们成长起来后能给它带来什么样的收益。

    事实也正如江北然所想,坐着祥云飞往潼国的路上每天都能轻松触发十个选项。

    四天下来就有足足四十五点的属性点和技艺点入账。

    ‘舒服了。’

    回到潼国,江北然直接便来到了唐婧冉所在的山谷。

    走进自己强化过的鞫阴阵,江北然刚准备回忆一下去往唐婧冉小屋的那条路,就听到了数声尖叫。

    抬头一看,只见原本聚在这里的小鬼们被吓的四处逃窜,就好像见到了什么比他们还吓人的东西似的。

    ‘嗯?’

    江北然看着这些小鬼过激的反应有些奇怪,虽然他上次来时是有震慑过两个小鬼,但不至于所有鬼看到他都吓成这样啊。

    想到这,江北然回头看了眼鹤袍鬼。

    毕竟他们这一行中。最有可能导致这种现象的就只有他了。

    ‘果然与众不同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