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下血本了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下血本了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下血本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族长亲自下令的情况下,全族人自然是立即放下手上的所有事赶了回来。

    没有走流程,族人大会上荀伍沽直接问出了是谁骚扰了一个叫方秋瑶的女子。

    在听到族长口怒气冲冲说出“方秋瑶”三个字时,荀颍当场双腿一软,知道自己有大麻烦了。

    但他也不敢有丝毫隐瞒,因为能让族长召集所有族人回来开会的事必然是比天还大,而且家里人也都知道晟国这单生意是他负责的。

    要是他现在死不认账,之后被查出来的话,那他绝对会被挫骨扬灰。

    所以即使双腿打颤,荀颍还是跪在地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荀伍沽听完直接上去当中给了荀颍一巴掌。

    “老夫说过很多次,让你们这些小辈不要打着荀家的名号仗势欺人!”

    被打的荀颍连脸都不敢揉,连忙一头磕在地上道:“孙儿知错了。”

    “走!随老夫道歉去。”

    荀伍沽知道此事缓不得,所以立即就带着所有族人奔赴晟国方家。

    找到方家一番话术试探之后,荀伍沽立即发现宗主的那位朋友应该不是要置他们荀家于死地,只是敲打他们一下。

    但人家虽然只是想敲打一下他们,可荀伍沽必须要拿这当一件事,还得把这当一件大事!

    稍微松了口气的荀伍沽立即朝着荀颍说道:“还不快来给你方伯伯磕头敬茶!要不是人家宽宏大量,体谅你是个小辈,今天你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道门!”

    荀颍一听连忙一路跪到方念白面前,接过父亲递过来的茶杯,荀颍低下头,双手将茶杯捧到方念白面前说道:“多谢方伯伯大人有大量,小子在此给您赔礼了。”

    “这这这……”

    这会儿方念白仍然是懵的,他实在不明白荀家究竟为什么会对他恭敬如此。

    见方念白愣住,荀伍沽沉声道:“说这么小声,你方伯伯能听见吗?”

    荀颍听完连忙提高音调朗声道:“方伯伯大人有大量!请原谅小子先前的无礼,小子给您赔礼了!”说完捧着茶便一头磕在了地上。

    不得不说,这动作还是一点技术含量的,一般人真做不出来。

    “爹,您就把茶接了吧。”

    就在所有人都僵在那里时,方秋瑶上前一步朝着爹爹说道。

    听到女儿这句话,方念白顿时瞪大了眼睛。

    难道瑶儿口中说的那高人是真的!?

    这对于方念白来说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家女儿竟然真的认识一位能让荀家卑微至此的高人。

    荀伍沽一见那说话的是个小辈,就猜到她应该就是这件事的主角了。

    于是他微笑着问道:“这位莫非就是方秋瑶,方姑娘?”

    方秋瑶听完朝着荀伍沽拱拱手道:“晚辈有礼了。”

    虽然方秋瑶十分厌恶这荀家二公子,但人家的背景毕竟是玄尊,若是自己做的太过分,怕是也会给师兄招去麻烦。

    而这是她万万不能做的事情。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件事赶紧结束,然后就再也不用看到这荀家二公子的恶心嘴脸了。

    见方秋瑶朝自己拱手,荀伍沽立即笑道:“方姑娘果然是一貌倾城,般般入画。”说完一巴掌打在荀颍的头上说道:“此等绝色佳人也是你能垂涎的!?混账东西!”

    面对族长的教训,荀颍自然是满盘接受,头磕在地上喊道:“族长教训的是,是我癞*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方念白这会儿也总是明白过来一点了,接过荀颍手中的茶道:“既然瑶儿让我喝你这茶,那我今日就先喝了吧。”

    方念白经营多年,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知道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已经落在了自己女儿的手上,所以接下来的一切事情他只要按照女儿的心意来做就是。

    这时方家族人一个个也都缓过劲来了。

    毕竟荀颍曾经嚣张跋扈的样子他们也都见过,如今突然像条狗一样登门道歉,给他们带来的冲击还是很大的。

    但这会儿缓过劲来一个个也明白方秋瑶口中那位高人是真实存在的了,而且高的他们无法仰望,高的他们无法想象。

    他们当初为什么怕这荀家怕到这地步?不就是因为他们有玄尊当靠山。

    所以即使是一个个小小的附属家族,那也依旧是玄尊的脸面,而在晟国,即使你有通天的本事,也找不来一个敢得罪玄尊的靠山啊。

    “这……”方天宸长大了嘴,看向方文耀道:“妹妹她……到底认识了哪家的高人,竟能让荀家畏惧至此!?”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要是知道小妹认识这种高人,刚才还说那番丢人的话干嘛?”

    “奇事……实在是奇事。”

    就按方念白将荀颍道歉的茶喝下,荀伍沽悬着的心终于是完全落了下来,同时从怀中摸出两张纸递向方念白说道:“方族长,我听说你们家是做药材生意的,就给你们带了些好的种和苗来,这两张是清单,您瞅瞅。”

    方念白见后先是看了自己女儿一眼,见女儿点头后才将两张清单接了过来。

    冲霄叶、芙蕖花、凤仙草……

    看着清单上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宝材名字,方念白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

    这可都是能卖出天价的宝材啊!而且这个天价指的可不是金银,而是灵石!

    “这实在有些太贵重了。”

    虽然方念白刚才已经想好了今天都按女儿的意思办,但这两份清单的份量还是吓到他了。

    “哎!”荀伍沽摆摆手,“一点小小的心意罢了,还请方族长务必收下,不然我晚上睡觉都踏实不了。”

    “这……那好吧。”

    将方念白手下清单,荀伍沽又摸出两个乾坤戒递向他道:“这里面是一些我们自家培养的花花草草,想着方族长也许会喜欢,就带来给您看看,只是来的匆忙,没带太多,稍后我再差人送一些来。”

    方念白虽然不知道荀伍沽口中的花花草草是什么,但想来价值也不会太低。

    于是在又一次征询了女儿的意见后,将两枚乾坤戒收了下来。

    “方族长果然是爽快人!”朝着方念白拱拱手,荀伍沽继续道:“刚才那些都是见面礼,这个才是我今天给您准备的赔礼,还请您务必收下。”

    荀伍沽说着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朵散发着淡淡银光的蓝色花来。

    “此花名叫真武花,相信方族长应该不会陌生。”

    方念白当然不觉得陌生,作为做药材生意的商人,怎么可能连这珍奇谱上排名前百的真武花都不认识。

    这荀家是真下血本了啊。

    意识到这点后方念白又扭头看向了自己女儿,见女儿又点了点头后方念白接过真武花道:“让荀族长破费了。”

    “哪里的话,是我们家这狗崽子让令媛受惊了才是。”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族长亲自下令的情况下,全族人自然是立即放下手上的所有事赶了回来。

    没有走流程,族人大会上荀伍沽直接问出了是谁骚扰了一个叫方秋瑶的女子。

    在听到族长口怒气冲冲说出“方秋瑶”三个字时,荀颍当场双腿一软,知道自己有大麻烦了。

    但他也不敢有丝毫隐瞒,因为能让族长召集所有族人回来开会的事必然是比天还大,而且家里人也都知道晟国这单生意是他负责的。

    要是他现在死不认账,之后被查出来的话,那他绝对会被挫骨扬灰。

    所以即使双腿打颤,荀颍还是跪在地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荀伍沽听完直接上去当中给了荀颍一巴掌。

    “老夫说过很多次,让你们这些小辈不要打着荀家的名号仗势欺人!”

    被打的荀颍连脸都不敢揉,连忙一头磕在地上道:“孙儿知错了。”

    “走!随老夫道歉去。”

    荀伍沽知道此事缓不得,所以立即就带着所有族人奔赴晟国方家。

    找到方家一番话术试探之后,荀伍沽立即发现宗主的那位朋友应该不是要置他们荀家于死地,只是敲打他们一下。

    但人家虽然只是想敲打一下他们,可荀伍沽必须要拿这当一件事,还得把这当一件大事!

    稍微松了口气的荀伍沽立即朝着荀颍说道:“还不快来给你方伯伯磕头敬茶!要不是人家宽宏大量,体谅你是个小辈,今天你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道门!”

    荀颍一听连忙一路跪到方念白面前,接过父亲递过来的茶杯,荀颍低下头,双手将茶杯捧到方念白面前说道:“多谢方伯伯大人有大量,小子在此给您赔礼了。”

    “这这这……”

    这会儿方念白仍然是懵的,他实在不明白荀家究竟为什么会对他恭敬如此。

    见方念白愣住,荀伍沽沉声道:“说这么小声,你方伯伯能听见吗?”

    荀颍听完连忙提高音调朗声道:“方伯伯大人有大量!请原谅小子先前的无礼,小子给您赔礼了!”说完捧着茶便一头磕在了地上。

    不得不说,这动作还是一点技术含量的,一般人真做不出来。

    “爹,您就把茶接了吧。”

    就在所有人都僵在那里时,方秋瑶上前一步朝着爹爹说道。

    听到女儿这句话,方念白顿时瞪大了眼睛。

    难道瑶儿口中说的那高人是真的!?

    这对于方念白来说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家女儿竟然真的认识一位能让荀家卑微至此的高人。

    荀伍沽一见那说话的是个小辈,就猜到她应该就是这件事的主角了。

    于是他微笑着问道:“这位莫非就是方秋瑶,方姑娘?”

    方秋瑶听完朝着荀伍沽拱拱手道:“晚辈有礼了。”

    虽然方秋瑶十分厌恶这荀家二公子,但人家的背景毕竟是玄尊,若是自己做的太过分,怕是也会给师兄招去麻烦。

    而这是她万万不能做的事情。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件事赶紧结束,然后就再也不用看到这荀家二公子的恶心嘴脸了。

    见方秋瑶朝自己拱手,荀伍沽立即笑道:“方姑娘果然是一貌倾城,般般入画。”说完一巴掌打在荀颍的头上说道:“此等绝色佳人也是你能垂涎的!?混账东西!”

    面对族长的教训,荀颍自然是满盘接受,头磕在地上喊道:“族长教训的是,是我癞*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方念白这会儿也总是明白过来一点了,接过荀颍手中的茶道:“既然瑶儿让我喝你这茶,那我今日就先喝了吧。”

    方念白经营多年,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知道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已经落在了自己女儿的手上,所以接下来的一切事情他只要按照女儿的心意来做就是。

    这时方家族人一个个也都缓过劲来了。

    毕竟荀颍曾经嚣张跋扈的样子他们也都见过,如今突然像条狗一样登门道歉,给他们带来的冲击还是很大的。

    但这会儿缓过劲来一个个也明白方秋瑶口中那位高人是真实存在的了,而且高的他们无法仰望,高的他们无法想象。

    他们当初为什么怕这荀家怕到这地步?不就是因为他们有玄尊当靠山。

    所以即使是一个个小小的附属家族,那也依旧是玄尊的脸面,而在晟国,即使你有通天的本事,也找不来一个敢得罪玄尊的靠山啊。

    “这……”方天宸长大了嘴,看向方文耀道:“妹妹她……到底认识了哪家的高人,竟能让荀家畏惧至此!?”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要是知道小妹认识这种高人,刚才还说那番丢人的话干嘛?”

    “奇事……实在是奇事。”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