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跪下!

第四百二十八章 跪下!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二十八章 跪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唉……唉……”

    “老爷,您喝口茶吧,你这都在厅里走了一个时辰了。”

    一间雅致的厅中,一位看起来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正端着茶杯劝说方念白,旁边还坐着许多沉默不语的方家老小。

    “哎,不喝。”方念白挡开美妇人递来的茶杯,叹气道:“这事解决不了,我连饭都吃不下,哪还有心思喝茶。”

    “唉。”美妇人叹口气,将茶杯交给站在一旁的丫鬟后继续道:“瑶儿不是说已经找到人帮忙了吗?老爷您就……”

    “她!?”不等美妇人说完,方念白就打断了她的话,“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找到谁帮忙?她还能找来比荀家背景还大的人!?”

    方念白说完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又叹了口气说道:“唉,怪我,不该冲你撒气的,也怪我这当爹的没用,连自己女儿都护不住。”

    美妇人听完也忍不住开始垂泪,从怀中抽出一块锦帕擦了擦眼睛道:“唉,我这苦命的女儿哟,怎么就遭上了这么一劫。”

    这时坐在边上的一位年轻妇人突然开口道:“老爷,夫人,你们也别太伤心了,对方毕竟是有玄尊当背景的大家族,秋瑶嫁过去肯定是有万般好处的,她只是年纪小,还不懂……”

    “闭嘴!”方念白扭头对这那年轻妇人喝道:“难道我方某人还图他荀家的好处!?我把这家做大做强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我的儿女都能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现在为了保全这个家不得不牺牲瑶儿的幸福已经让我很痛心了,你还在那说这种丧良心的话!”

    年轻妇人也没想到老爷的反应会这么大,一下被说懵了,但很快就委屈的喊道:“你吼我有什么用嘛!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也是让大家往好处想啊!难道大家抱着一起哭事情就能解决了!?”

    “好!好!是我这当老爷的没用,都反了!都反了!”方念白说着开始左顾右盼的,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趁手的东西。

    年轻妇人一见也知道自己这下是彻底把老爷惹毛了,连忙哭喊着朝大厅外跑去。

    方念白一见年轻妇人跑了,便也顾不得什么趁手不趁手,直接拎起一个原本给小孙女玩的木马就追了出去,边追边喊道:“你给我站住!等我打完你,你再给我好好说说该怎么往好处想!”

    美妇人见到老爷正要动手,也是连忙抱住他的腰喊道:“老爷!您冷静些,莫要冲动,莫要冲动啊。”

    “我现在冷静的很!给我放开!”

    美妇人一边拖着老爷,一边朝着边上几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儿子喊道:“文耀!天宸!你们还坐在那干什么,赶紧来拦着你们爹爹啊!”

    听到娘的互换,两人互看一眼,也只好上来帮忙。

    眼看着整个大厅变的鸡飞狗跳,乱成一团时,方秋瑶突然走过来喊道:“爹!您这是要做什么呀!”

    看到自己女儿过来,双手举着木马的方念白一下顿住,忍不住长叹一口气道:“为父……为父对不起你啊。”

    上前将父亲手中的木马接过,又帮着整理了一下父亲的大褂后方秋瑶说道:爹,我不是说过这件事会有转机的吗,您就别操心了。

    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方念白伸出手轻拍了两下她的肩膀道:“为父知道你是个乖孩子,爹也不气谁,就是气自己没用啊。”

    见爹爹仍旧是完全不信自己,方秋瑶也是没什么办法。

    昨日下午时,她正在汀兰水榭和柳子衿她们泡药浴,出来便看到师兄正在和堂主玩那玄龙传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照常向师兄行礼后,方秋瑶就听师兄随口说了一句让她怔在原地的话。

    “荀家的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记得我们说好的报酬。”

    在柳子衿她们率先反应过来,发出一阵阵欢呼时,方秋瑶仍旧愣愣的站在原地。

    虽然她是对师兄完全的信任,但在真正听到师兄帮她将这天大灾祸解决掉时,还是完全怔住了,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惊喜与惊讶。

    但唯有一点她是越发确信了,那就是……

    师兄果然无所不能!

    得到了这一好消息的方秋瑶立马回家将这消息告诉了爹爹,但当爹爹惊喜的问她是谁出手相助时,方秋瑶又支支吾吾的描述不请。

    就一直说是一位神秘高人。

    然而这样的话哪里说服的了方念白,所以短暂的惊喜过后,便把这句话当做了女儿宽慰自己的话。

    这也让方念白越发觉得自己没用。

    自己不仅保护不好自己的女儿,还反过来要让为家族而牺牲的女儿编谎话来安慰他。

    这是何等的失败!

    也正因为此,所以刚才他才如此暴怒。

    见主角到场,刚才乱成一片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用沉重的神情看着方秋瑶。

    方文耀握了握拳,走上前对方秋瑶道:“妹子!你放心,哥哥一定好好*!到时候拜个厉害的*,若是那个姓荀的以后敢欺负你!哥哥帮你教训他!”

    方天宸一听,也走过来说道:“对!秋瑶你放心,我马上就要突破到玄灵了,到时候若是能拜副宗主为师,我……我也能护着你!”

    方天宸这话说得有些虚,毕竟他们那位副宗主也不过是玄皇而已,跟玄尊差了十万八千里,但这会儿他也实在想不出说什么话来安慰妹妹了。

    这时美妇人也走出来将方秋瑶抱进怀里,也没说话,就是这么抱着,而且越抱越用力。

    感受着越发沉重的气氛,方秋瑶也是很无奈。

    只能默默享受着这些家人对她的爱。

    “老爷!老爷!荀家的人来了!而且这回来的人很是不少!”

    就在大厅一片沉寂时,守门的仆人冲进来喊道,把正准备把自己小木马偷偷拿回去的方颜吓了一跳。

    听到仆从的呼唤,方念白的表情很复杂,但还是在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后朝着厅外走去。

    美妇人见状也松开了自己的怀抱,掏出锦帕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后对方秋瑶说道:“是娘对不住你。”

    说完便跟着方念白一同向外走去。

    听到荀家的人来了,方秋瑶虽然内心已经相信师兄已经讲此事摆平,但毕竟师兄现在不在这,所以她还是有点搞不清他们的来意。

    不要慌!既然师兄说没事了,那就肯定没事了。

    点点头,方秋瑶正要跟上爹娘,却被方天宸一把拉住。

    “秋瑶,你……你就待在屋里吧,外面的事,让父亲来处理。”

    “哎呀!哥!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说完便挣脱了方天宸追了出去。

    这时方念白刚走到大门口,并看到了荀家的大批人马。

    就这么等不及吗……

    方念白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来定亲的队伍,虽然心中仍然很舍不得女儿,但为了大局,为了方家,他还是不得不调整出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然而不等他开口,就看到一位长须的老人走上来握住他的手道:“您一定就是方族长吧?久仰,久仰……”

    您?

    听到这个字,方念白不禁一愣,有些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这是要成一家人了,所以说些气话?

    “正是在下,不知您是?”

    “哎哟哟,你看看我,都没先做自我介绍呢,失礼了,实在是失礼了。”说完长须老人放开方念白的双手道:“鄙人荀家族长,荀伍沽。”

    荀家族长!?

    方念白万万没想到刚才对自己这么气的人竟然是荀家的族长!毕竟荀家跟他做的只是些小生意而已,他哪里见过荀家的族长。

    所以一时间有些懵了。

    这荀家族长竟如此气?

    同时美妇人也是愣住,她可是见识过那位二公子荀颍有多嚣张跋扈的,怎么他们族长反而如此谦逊气了?

    见两人都愣住,荀伍沽连忙道:“两位,我们先进去说如何?”

    听懂荀伍沽的问题,方念白才一下回过神来,做了个请的动作道:“当然,几位里面请,里面请。”

    看着父亲将荀家的队伍迎进门,看到刚才那一幕的方秋瑶心中已是无比笃定。

    这些荀家人会如此气,一定是因为师兄!

    将荀家全部迎到院内,方念白看着荀伍沽说道:“我这也不知道您要来,所以什么都没准备,我这立马就吩咐下人去预备酒席。”

    “不不不。”荀伍沽一顿摆手,“不麻烦,不麻烦,我们今天来就一件事,办完我们就走。”

    说完荀伍沽沉声道:“良骏!还愣在那做什么呢!?”

    队伍中,一名中年人连忙跨出一步,先朝着方念白行了一礼,然后说道:“方族长,鄙人荀良骏,都怪我教子无方,才给各位添了这么多麻烦。”

    说完扭头喝道:“逆子!还不跪下!”

    听到父亲的怒斥,荀颍浑身一颤,连忙上前两步双膝跪地朝着方念白叩首道:“方族长,小可年少无知,竟妄图用如此卑劣的方式想要娶您家女儿,还对您恶言相向,实乃放肆至极!如今在父亲的训导下,小可已经悔过自忏,还求您能原谅我。”

    什么!?

    荀家一连串的动作完全把方家人整懵了。

    看着前些日还骄纵无比的荀家二公子,如今却浑身发抖的跪在自己面前。

    方念白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他还是连忙上前一步道:“使不得,使不得啊!”

    将荀颍从地上扶起,方念白看着荀伍沽说道:“荀族长,我相信这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犯不着让荀公子行此大礼。”

    荀伍沽一听立马接下话头道:“对!误会,一定是误会!”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听到仆从的呼唤,方念白的表情很复杂,但还是在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后朝着厅外走去。

    美妇人见状也松开了自己的怀抱,掏出锦帕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后对方秋瑶说道:“是娘对不住你。”

    说完便跟着方念白一同向外走去。

    听到荀家的人来了,方秋瑶虽然内心已经相信师兄已经讲此事摆平,但毕竟师兄现在不在这,所以她还是有点搞不清他们的来意。

    不要慌!既然师兄说没事了,那就肯定没事了。

    点点头,方秋瑶正要跟上爹娘,却被方天宸一把拉住。

    “秋瑶,你……你就待在屋里吧,外面的事,让父亲来处理。”

    “哎呀!哥!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说完便挣脱了方天宸追了出去。

    这时方念白刚走到大门口,并看到了荀家的大批人马。

    就这么等不及吗……

    方念白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来定亲的队伍,虽然心中仍然很舍不得女儿,但为了大局,为了方家,他还是不得不调整出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然而不等他开口,就看到一位长须的老人走上来握住他的手道:“您一定就是方族长吧?久仰,久仰……”

    您?

    听到这个字,方念白不禁一愣,有些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这是要成一家人了,所以说些气话?

    “正是在下,不知您是?”

    “哎哟哟,你看看我,都没先做自我介绍呢,失礼了,实在是失礼了。”说完长须老人放开方念白的双手道:“鄙人荀家族长,荀伍沽。”

    荀家族长!?

    方念白万万没想到刚才对自己这么气的人竟然是荀家的族长!毕竟荀家跟他做的只是些小生意而已,他哪里见过荀家的族长。

    所以一时间有些懵了。

    这荀家族长竟如此气?

    同时美妇人也是愣住,她可是见识过那位二公子荀颍有多嚣张跋扈的,怎么他们族长反而如此谦逊气了?

    见两人都愣住,荀伍沽连忙道:“两位,我们先进去说如何?”

    听懂荀伍沽的问题,方念白才一下回过神来,做了个请的动作道:“当然,几位里面请,里面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