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我是来谈合作的

第四百二十六章 我是来谈合作的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二十六章 我是来谈合作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这……”

    看着锦盒中放着的一颗灵药,闫光庆右手食指一勾,就见其中一颗慢慢漂浮到了起来。

    看着浮到在半空中散发着幽幽青气的灵药,闫光庆摩挲着下巴笑道:“哈哈哈,果然是后生可畏啊,老夫还真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年轻人拿出连我都认不得的灵药,好本事,好本事!”

    夸完江北然,闫光庆抓住青色灵药闻了闻问道:“北然啊,说说吧,这是什么灵药。”

    朝着闫光庆拱拱手,江北然回答道:“此药名为灵神镇心丸,服下后可镇心魔,止六欲。”

    闫光庆听完不禁全身一顿,同时神情认真的问道:“你确定老夫服下后也有用?”

    所谓镇心魔,止六欲,其实是指*者在突破之时会出现的一系列考验。

    是人就会有心魔,有*,*者也不例外。

    而这两者都会在*者进阶之时放大到极致,若是*者不能挣脱这两者的束缚,轻则进阶失败,且邪火攻心,重则走火入魔,神志不清。

    可以说是*者在突破时的大劫。

    而且心魔这种东西,都会伴随着*者的修为而越变越强,也就是修为越高的*者在面对心魔时越容易败下阵来。

    所有有许多强者在积攒了足够的修为和玄气后也不敢突破到下一个境界,怕的就是这个。

    而灵神镇心丸就是突破时的安全保障,虽然它不能保证服用者突破成功,但却可以保证服用者在身心上不会受到太大伤害。

    可以说是*者的极品好药。

    当然,能镇心魔的丹药并不在少数,毕竟境界突破对于每一个*者来说都是头等大事。

    但在晟国的话,想买到能镇住玄皇心魔的灵丹都异常困难,就更别说玄宗的了。

    像灵神镇心丸这样连玄尊心魔都能镇住的高品灵药在六国都是有价无市,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存在。

    也难怪闫光庆会都认都认不出这丹药来。

    料到闫光庆会有这么一问的江北然立即拱手回答到:“当然,不然晚辈怎敢拿出来献丑。”

    “哈哈哈哈哈!好!”闫光庆大笑着将灵神镇心丸放回了锦盒中,“北然这一出手就是如此大礼,恐怕不仅仅只是为了刚才那区区一个小忙吧?”

    见江北然要开口,闫光庆突然伸出手说道:“等等。”随即思考片刻后问道:“虽然老夫不知这你是从哪得来的这灵神镇心丸,但绝不是晟国,而能够得到如此灵药的地方,恐怕也只有……”

    发现闫光庆的眼神朝自己看来,江北然立即拱手回答道:“闫宗主所猜没错,此灵药乃是晚辈在潼国所得。”

    “潼国?”闫光庆搓了搓手指,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一刻,闫光庆似乎明白了一切,又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看向江北然说道:“说说吧,你是从哪得到此灵药的?”

    “不知闫宗主可曾听闻通过施家?”

    “乐咏天君施鸿云的家族,自然是如雷贯耳,却不知北然你是如何与施家联系上的。”

    “只能说是阴差阳错吧,有幸被施族圣青睐,故而在施家谋了一职位。”

    “职位?”闫光庆不禁眯起了眼睛。

    施家是家族,而闫光庆非常清楚像江北然这样的外人,想要在这样的顶级家族中谋得一职位是何等困难。

    打量了一眼江北然酷似年轻时自己的俊朗外貌,和风度翩翩的气质,闫光庆突然笑道:“北然……莫非你入赘进了施家?”

    “不,晚辈仍旧姓江。”

    “哦?”闫光庆一下就坐了起来。

    若是江北然靠着入赘获得了施家的职位,那闫光庆还不会太过惊讶,毕竟生得一副和他一样的好皮囊,再加上些运气,也不是没可能。

    但如果他没有入赘施家,却仍旧在施家谋得了职位……

    这小子莫非真有通天的本事?

    这一刻,闫光庆算是彻底正视起了江北然,“那还真是该好好恭喜一番,还不知北然在施家担任哪个职位?”

    “晚辈不才,在施家担任贤牌一职。”说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掏出了那块贤牌令放在闫光庆面前的桌上。“此乃施家贤牌令,可以让晚辈在潼国便宜行事,”

    贤牌……

    闫光庆虽未了解过施家,但这一职位他是在祁国某一家族听过的,再联系上江北然刚才说他没有入侵施家,这也就表示……

    他是施家的卿!?

    这一下,闫光庆算是真的有些懵了。

    他和江北然接触并不多,之所以这么在意他是因为林破的卜卦,除此之外觉得他确实聪明伶俐外就没再看出其他长处了。

    但若是没有长处,又怎么可能在施家担任卿这样的职位?

    何为卿,那代表的可是施家对他能力的评判,认为他的能力足够帮到施家,甚至是施家不可缺少的有生力量。

    难怪这小子刚才底气这么足……原来傍上了施家这样的玄圣级家族。

    问题是……这小子到底有着什么能力让施家如此看重?

    怀着这样的好奇心,闫光庆抬头看向江北然问道:“所以你今天来找老夫……究竟想要谈些什么?”

    既然话已经彻底说开了,江北然便朝着闫光庆拱手回答道:“不瞒闫宗主所说,晚辈这次来,其实是想和您,或者说与饧国达成合作。”

    “所以你代表的是晟国的立场?”

    “正是。”

    “但老夫可没法完全代表晟国的立场,你要是想要谈两国之间的合作,那老夫恐怕是做不了主。”说完闫光庆突然有些感慨。

    他想起上次与江北然见面时还说过若是他再能给他看些有趣的东西,自己就他带晟国一起罩了。

    这下倒好,人家的确是给他看了更有趣的事情,但也已经不需要他这个大哥了。

    因为人家找了个更厉害的好大哥。

    这世道变化是真快啊……

    “无妨。”江北然摇摇头,“能与闫宗主达成合作对我晟国来说就已是万幸之事,足矣!”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还是这么会说话,行,先说来听听,你想要和老夫达成什么合作。”

    “闫宗主也知道,我晟国乃是边境一弹丸之地,只求自保,别无他想,但这次将梁国吞并的无奈之举无疑是让大家对我们晟国产生了误解,此事发生后,晚辈可以说是终日惶恐不安,胆战心惊,故而才想主动来向您示好,表达我晟国绝无进取之意。”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书架书架界面往下拉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但如果他没有入赘施家,却仍旧在施家谋得了职位……

    这小子莫非真有通天的本事?

    这一刻,闫光庆算是彻底正视起了江北然,“那还真是该好好恭喜一番,还不知北然在施家担任哪个职位?”

    “晚辈不才,在施家担任贤牌一职。”说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掏出了那块贤牌令放在闫光庆面前的桌上。“此乃施家贤牌令,可以让晚辈在潼国便宜行事,”

    贤牌……

    闫光庆虽未了解过施家,但这一职位他是在祁国某一家族听过的,再联系上江北然刚才说他没有入侵施家,这也就表示……

    他是施家的卿!?

    这一下,闫光庆算是真的有些懵了。

    他和江北然接触并不多,之所以这么在意他是因为林破的卜卦,除此之外觉得他确实聪明伶俐外就没再看出其他长处了。

    但若是没有长处,又怎么可能在施家担任卿这样的职位?

    何为卿,那代表的可是施家对他能力的评判,认为他的能力足够帮到施家,甚至是施家不可缺少的有生力量。

    难怪这小子刚才底气这么足……原来傍上了施家这样的玄圣级家族。

    问题是……这小子到底有着什么能力让施家如此看重?

    怀着这样的好奇心,闫光庆抬头看向江北然问道:“所以你今天来找老夫……究竟想要谈些什么?”

    既然话已经彻底说开了,江北然便朝着闫光庆拱手回答道:“不瞒闫宗主所说,晚辈这次来,其实是想和您,或者说与饧国达成合作。”

    “所以你代表的是晟国的立场?”

    “正是。”

    “但老夫可没法完全代表晟国的立场,你要是想要谈两国之间的合作,那老夫恐怕是做不了主。”说完闫光庆突然有些感慨。

    他想起上次与江北然见面时还说过若是他再能给他看些有趣的东西,自己就他带晟国一起罩了。

    这下倒好,人家的确是给他看了更有趣的事情,但也已经不需要他这个大哥了。

    因为人家找了个更厉害的好大哥。

    这世道变化是真快啊……

    “无妨。”江北然摇摇头,“能与闫宗主达成合作对我晟国来说就已是万幸之事,足矣!”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还是这么会说话,行,先说来听听,你想要和老夫达成什么合作。”

    “闫宗主也知道,我晟国乃是边境一弹丸之地,只求自保,别无他想,但这次将梁国吞并的无奈之举无疑是让大家对我们晟国产生了误解,此事发生后,晚辈可以说是终日惶恐不安,胆战心惊,故而才想主动来向您示好,表达我晟国绝无进取之意。”

    但如果他没有入赘施家,却仍旧在施家谋得了职位……

    这小子莫非真有通天的本事?

    这一刻,闫光庆算是彻底正视起了江北然,“那还真是该好好恭喜一番,还不知北然在施家担任哪个职位?”

    “晚辈不才,在施家担任贤牌一职。”说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掏出了那块贤牌令放在闫光庆面前的桌上。“此乃施家贤牌令,可以让晚辈在潼国便宜行事,”

    贤牌……

    闫光庆虽未了解过施家,但这一职位他是在祁国某一家族听过的,再联系上江北然刚才说他没有入侵施家,这也就表示……

    他是施家的卿!?

    这一下,闫光庆算是真的有些懵了。

    他和江北然接触并不多,之所以这么在意他是因为林破的卜卦,除此之外觉得他确实聪明伶俐外就没再看出其他长处了。

    但若是没有长处,又怎么可能在施家担任卿这样的职位?

    何为卿,那代表的可是施家对他能力的评判,认为他的能力足够帮到施家,甚至是施家不可缺少的有生力量。

    难怪这小子刚才底气这么足……原来傍上了施家这样的玄圣级家族。

    问题是……这小子到底有着什么能力让施家如此看重?

    怀着这样的好奇心,闫光庆抬头看向江北然问道:“所以你今天来找老夫……究竟想要谈些什么?”

    既然话已经彻底说开了,江北然便朝着闫光庆拱手回答道:“不瞒闫宗主所说,晚辈这次来,其实是想和您,或者说与饧国达成合作。”

    “所以你代表的是晟国的立场?”

    “正是。”

    “但老夫可没法完全代表晟国的立场,你要是想要谈两国之间的合作,那老夫恐怕是做不了主。”说完闫光庆突然有些感慨。

    他想起上次与江北然见面时还说过若是他再能给他看些有趣的东西,自己就他带晟国一起罩了。

    这下倒好,人家的确是给他看了更有趣的事情,但也已经不需要他这个大哥了。

    因为人家找了个更厉害的好大哥。

    这世道变化是真快啊……

    “无妨。”江北然摇摇头,“能与闫宗主达成合作对我晟国来说就已是万幸之事,足矣!”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还是这么会说话,行,先说来听听,你想要和老夫达成什么合作。”

    “闫宗主也知道,我晟国乃是边境一弹丸之地,只求自保,别无他想,但这次将梁国吞并的无奈之举无疑是让大家对我们晟国产生了误解,此事发生后,晚辈可以说是终日惶恐不安,胆战心惊,故而才想主动来向您示好,表达我晟国绝无进取之意。”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