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十九章 恩公

第四百十九章 恩公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十九章 恩公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

    见到高人出来,正在抹眼泪的孟思佩连忙背过身去,手忙脚乱的这里走走,那里摸摸,一副无头苍蝇的样子。

    江北然也没理她,看向夏铃铛招呼道:“走了。”

    “是!主人家。”夏铃铛说完先朝着孟思佩挥挥手,跟到了江北然身后。

    孟思佩见到也朝着夏铃铛挥了挥手,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了高人一眼。

    见高人直接忽略自己朝着殿外走去,孟思佩思索片刻,也小心翼翼的跟了出去。

    在刚才和夏铃铛的交谈中,孟思佩再次确认高人就是那种心怀天下的大爱之人,虽然他不会过多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在见到遇到危险和落难的人时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帮助。

    而且事后别说挟恩图报,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当做什么恩情,救完人便悄然离去,不留下任何踪迹。

    而在遇到夏铃铛这样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时,他不仅给了女孩家人最后的体面,还将女孩带在身边护着。

    这是何等高尚的品格!

    孟思佩之前在地洞中听到高人的那番言高旨远的话语后就已经知道高人一定有着她难以企及的高度,如今见到他还如此言行一致,就让孟思佩更为佩服了。

    高人果然是高人。

    “你跟着我们作何?”

    就在孟思佩心有戚戚时,高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这一回,孟思佩没有慌乱,而是站定后朝着江北然拱手道:“我还有很多事想向您请教。”

    “下回吧,今日我还有事要忙。”

    “那我可以给您写信吗?”

    “可以。”

    点了点头,江北然便带着霍鸿飞继续朝着皇宫外走了。

    夏铃铛则是又悄悄朝孟思佩挥了挥手。

    孟思佩见到后也是微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等到三人的背影彻底消失,孟思佩这才高兴的在原地转了一圈。

    他同意我给他写信了!

    欣喜了好一会儿后,孟思佩又连忙冷静下来,仿佛叮嘱自己一般自言自语道。

    我只是向高人讨教而已,别无他意,嗯,别无他意!

    拍了两下自己的脸蛋,孟思佩脑中又浮现了蒙面前辈的形象。

    会不会哪天也像今天一样……突然就遇到前辈了呢。到时候我一定不能像今天这般慌乱!

    暗中下定决心后,孟思佩决定先去找殷教主再多了解一下高人的事,因为他们看起来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嗯,知己知彼,下次再见面时才不会这么慌乱嘛。

    用力一点头,孟思佩朝着南方破空而去。

    ……

    在将谭家扳倒之后,霍鸿飞便将全家人接到了平万城内,因为现在梁州的*还没结束,平万城作为梁国曾经的国都,晟国的各宗强者现在又都安札于此,所以安全程度要远超其他地方。

    坐上一辆马车行了没多久,三人便来到了霍府前。

    “主上稍等。”

    下了马车后,霍鸿飞先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然后走到大门口敲了两下门。

    “吱呀”一声,大门被拉开,一个仆人打扮的男丁将门拉开。

    一见到门口站着的是霍鸿飞,仆人立即鞠躬行礼道:“家主您回来了。”

    “有贵到,快去通知后厨准备最好的菜色和美酒。”

    “是,我这就去。”仆人刚说完就看到江北然走了进来,知道这位便是主人家口中的贵后连忙朝着他鞠躬道:“十分欢迎您来做。”

    然后便飞也似的跑去后厨了。

    “大哥,你回来了啊,今日……”霍志尚在大厅内就听到了大哥的声音,刚走出来准备问问大哥今天会开的如何,就看到皇上正朝他走来。

    “陛……陛……陛下!”

    完全不知道皇上今日要来的霍志尚吓的的一阵结巴,在霍鸿飞的眼神示意下连忙说道:“您稍等,我这就去把家里人都叫出来!”

    霍志尚说着就折回了大厅。

    “冒冒失失的。”霍鸿飞微笑着摇摇头,然后对江北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主上,请。”

    点点头,江北然带着夏铃铛走进了大厅中。

    在大厅内打扫的几个丫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主人家都这么谦卑的样子,连忙也纷纷朝着江北然鞠起了躬来。

    “主上,您请上座。”霍鸿飞恭敬的说道。

    江北然也没气,直接坐上了厅内的主人位。

    毕竟对于一心报恩的人来说,收下他所有的敬意才是最让他高兴的。

    “敬香茶!”

    随着霍鸿飞一声招呼,丫鬟连忙端着盘子过来奉茶。

    在丫鬟泡茶时,江北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正朝着大厅涌来,想来应该是霍家的人到了。

    果然,下一秒,一大批男男*,老老少少的人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从他们毕恭毕敬的表情和姿态来看,江北然认为他们应该都很清楚谭家是为何覆灭的。

    “大夫!?”

    就在所有人小心翼翼的聚集到大厅中时,一个突愕的声音划破了这一份肃静。

    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江北然微微一笑。

    这小子记性倒是好。

    会喊他大夫的自然只有钱小东,哦不对,现在应该叫霍文康了。

    之前为了帮霍志尚“寻子”,江北然去村庄时曾和他有过一段交际,走时还给他留了一本他自己谱写的符咒教学书。

    不过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两人接触的时间也很短,如此情况下霍文康还能一眼认出他,记性确实不错。

    “康儿,休得无礼!”听到儿子突然大喊出声,霍鸿飞立马喝道。

    霍文康明显还是挺怕他这爹的,立马低下了头,但眼神还是不断偷瞟向坐在主人位上的江北然。

    不会错的……就是那位大夫。

    再看向自己父亲如此敬重那位大夫的样子,霍文康瞬间就想明白了一切。

    原来如此……

    当时那位大夫来到村子后,没过几天仲父就来了,还让他认祖归宗。

    在根据现在的情况一串联,这位大夫那日来村里的目的根本不是给村民看病,而是为了寻找他,确认他究竟是不是霍家的后代。

    看着霍文康直直的看着自己,江北然朝着他微微一笑,从怀中抽出了一张符纸。

    霍文康看完大喜,也连忙从怀里掏出了那本千海遗经。

    点点头,江北然朝着他压压了手。

    霍文康也是瞬间明白了大夫的意思,将千海遗经收齐后走到了父亲身边。

    不一会儿霍家所有人都齐聚大厅内,站不下的则都站在了外面的院落中。

    见所有人到齐,霍鸿飞转身朝着江北然躬身行礼道:“主上,我霍家七十六口人尽在此,他们每一人都牢牢记得您的恩情,也全都愿意为您赴汤蹈火!”

    霍文康话音刚落,领头的霍志尚便率先跪下喊道:“恩公在上,请受我们一拜!”

    紧接着霍家所有人越一起跪下,朝着江北然喊道:“恩公在上,请受我们一拜!”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江北然却能从这些人感受到一种与常人不同的气质,具体怎么描述江北然也说不出来,但要是硬要说的话,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死士一般的气势。

    从上次霍志尚的叙述中,江北然就已经知道霍家这些剩下的人都是霍鸿飞和他娘子用命和尊严护住的。

    但凡他们还是个人,还有良心,就绝对会对霍鸿飞马首是瞻,只要霍鸿飞一声令下,让他们上刀山下火海恐怕都不会有丝毫犹豫。

    扫视了一遍后,江北然看向霍鸿飞道:“不必行如此大礼,让大家伙起来吧。”

    “是!”霍鸿飞朝着江北然拱了拱手,然后看向族人们说道:“都起来吧。”

    等到所有人霍家族人都起身,江北然又朝着霍鸿飞说道:“好了,见也见过了,谢也谢过了,让大家各忙各的去吧。”

    听明白江北然意思的霍鸿飞立即说道:“好了,大家都忙活起来吧,今晚的家宴必须让恩公感受到我们的诚意。”

    “是!”

    齐齐应了一声后,霍家族人又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然后才纷纷退去。

    片刻后,大厅内便只剩下了霍志尚,霍鸿飞,和他的儿子霍文康。

    站起身,江北然朝着霍鸿飞拱手道:“还未恭喜过你们父子相聚,恭喜啊。”

    霍鸿飞听完连忙单单膝跪在江北然面前拱手道:“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全仰仗主上恩赐!”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主上,您请上座。”霍鸿飞恭敬的说道。

    江北然也没气,直接坐上了厅内的主人位。

    毕竟对于一心报恩的人来说,收下他所有的敬意才是最让他高兴的。

    “敬香茶!”

    随着霍鸿飞一声招呼,丫鬟连忙端着盘子过来奉茶。

    在丫鬟泡茶时,江北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正朝着大厅涌来,想来应该是霍家的人到了。

    果然,下一秒,一大批男男*,老老少少的人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从他们毕恭毕敬的表情和姿态来看,江北然认为他们应该都很清楚谭家是为何覆灭的。

    “大夫!?”

    就在所有人小心翼翼的聚集到大厅中时,一个突愕的声音划破了这一份肃静。

    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江北然微微一笑。

    这小子记性倒是好。

    会喊他大夫的自然只有钱小东,哦不对,现在应该叫霍文康了。

    之前为了帮霍志尚“寻子”,江北然去村庄时曾和他有过一段交际,走时还给他留了一本他自己谱写的符咒教学书。

    不过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两人接触的时间也很短,如此情况下霍文康还能一眼认出他,记性确实不错。

    “康儿,休得无礼!”听到儿子突然大喊出声,霍鸿飞立马喝道。

    霍文康明显还是挺怕他这爹的,立马低下了头,但眼神还是不断偷瞟向坐在主人位上的江北然。

    不会错的……就是那位大夫。

    再看向自己父亲如此敬重那位大夫的样子,霍文康瞬间就想明白了一切。

    原来如此……

    当时那位大夫来到村子后,没过几天仲父就来了,还让他认祖归宗。

    在根据现在的情况一串联,这位大夫那日来村里的目的根本不是给村民看病,而是为了寻找他,确认他究竟是不是霍家的后代。

    看着霍文康直直的看着自己,江北然朝着他微微一笑,从怀中抽出了一张符纸。

    霍文康看完大喜,也连忙从怀里掏出了那本千海遗经。

    点点头,江北然朝着他压压了手。

    霍文康也是瞬间明白了大夫的意思,将千海遗经收齐后走到了父亲身边。

    不一会儿霍家所有人都齐聚大厅内,站不下的则都站在了外面的院落中。

    见所有人到齐,霍鸿飞转身朝着江北然躬身行礼道:“主上,我霍家七十六口人尽在此,他们每一人都牢牢记得您的恩情,也全都愿意为您赴汤蹈火!”

    霍文康话音刚落,领头的霍志尚便率先跪下喊道:“恩公在上,请受我们一拜!”

    紧接着霍家所有人越一起跪下,朝着江北然喊道:“恩公在上,请受我们一拜!”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江北然却能从这些人感受到一种与常人不同的气质,具体怎么描述江北然也说不出来,但要是硬要说的话,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死士一般的气势。

    从上次霍志尚的叙述中,江北然就已经知道霍家这些剩下的人都是霍鸿飞和他娘子用命和尊严护住的。

    但凡他们还是个人,还有良心,就绝对会对霍鸿飞马首是瞻,只要霍鸿飞一声令下,让他们上刀山下火海恐怕都不会有丝毫犹豫。

    扫视了一遍后,江北然看向霍鸿飞道:“不必行如此大礼,让大家伙起来吧。”

    “是!”霍鸿飞朝着江北然拱了拱手,然后看向族人们说道:“都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