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十八章 交心

第四百十八章 交心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十八章 交心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当江北然正式坐上这晟国第一把交椅,原本一场无足轻重的小会摇身一变,成为了讨论晟国下一阶段该怎么变革的正式会议。

    会议开始后,季青临便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似乎是在考校江北然对晟国有多了解。

    但这些问题对于江北然来说实在太简单,不仅回答的非常清楚,甚至还给季青临做了补充说明以及一定程度上的科普。

    “不愧是*口中的好皇帝,确实有点本事,所以你觉得晟国下一阶段该怎么发展?”

    “修生养息。”江北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道,“还是那句话,晟国是积弱之国,欠缺的东西实在太多,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先把基本盘打牢,那么当机会来临时,我们才有可能去抓住。”

    “机会?”季青临抬头看了江北然一眼:“什么样的机会?”

    “自然是逐鹿中原的机会。”

    “逐鹿……中原?”季青临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看了江北然一样,“想一步登天?你就不怕扯着蛋?”

    “一切皆有可能,我们要做的就是为那个可能出现时做好充足的准备。”说完江北然环顾了一圈在座的所有首领,“总之从今天开始,禁止一切内斗,所有不稳定因素都要将它扼杀在萌芽时。”

    “至于地盘划分以及发展侧重问题,我回去以后会列出一个详细的计划,届时我们还是以开会的方式来做出最终决定。”

    “好。”邰英纵第一个做出响应,“对北……尊者的计划,我表示非常期待。”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表示同意,没有人提出任何不满。

    其实对于*者来说,*才是他们的主业,至于地盘争夺,国家发展这种事,都是能不用自己思考就绝不自己思考。

    就拿这会议厅里的人来说,两个代表梁州的先不说,剩下的四个巨头里来的两个都是代表。

    这就说明比起国家社稷来,*要重要更多。

    也就殷江红这样初心不改,一心为民的魔教教主,才会放弃*的时间来为国家考虑,为民众考虑。

    至于季青临……

    虽然江北然还不是很了解他,但从他和殷江红的数次对话来听,他显然也有着立志改变晟国的决心,只是因为选择的路和殷江红不同,所以才去了澜州自立门户。

    但就算这俩师徒心系百姓,但对于他们来说,*也一样重要。

    所以对于江北然这样能够帮他们将管理国家这一块完全分担掉的人,这些宗主都是非常乐于见到的。

    见没有人提出异议,江北然便开口道:“那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吧,鸿飞,你留一下。”说完江北然朝着其他几位我们首领拱手道:“其他几位头领我们就后会有期了。”

    所有人听完都情不自禁的先看了霍鸿飞一眼。

    从上次攻略梁国开始,这位霍鸿飞暗中布局的能力就惊到了他们几人,再到后来以雷霆手段抓住谭家一百三十六口,并展现出了令晟国几位领袖都为之惊讶的高深修为。

    甚至后来在吞并梁国的版图时,霍鸿飞起到的作用要远比颜思渊这个本地豪强要高得多。

    很多原来准备完全抵抗的区域,一见到霍鸿飞来了,立马就开城投降。

    可以说减少了大量无谓的杀戮。

    对于这样一位手段与实力并存的强者,即使是晟国的几位玄宗也不得不道一声“厉害”,甚至暗地里还有些忌惮他。

    毕竟以他在梁国的影响力,若是哪天他突然振臂一呼,恐怕依旧能拉起一支极具规模的生力军。

    但万万没想到,霍鸿飞这样像极了枭雄的人物竟然是江北然的手下。

    也就是这种出乎意料,之前才会怔的他们半天说不出话来。

    长出一口气,季青临深深地看了眼江北然,开口道:“我等着你给我更多的惊喜,先走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议事厅。

    邰英纵则是朝着江北然拱拱手,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

    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殷江红很是感慨的舒了口气,然后看向江北然道:“其实从你跟我说清你的背景时,我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我确实没想到这一天回会来的这么快,最后叫你一次北然吧,很高兴能和你有一段合作的时光。”

    朝着殷江红拱拱手,江北然认真道:“晚辈也从殷教主这里学到了不少,相信以后也仍然可以。”

    “哈哈哈。”殷江红大笑三声后朝着江北然拱手道:“那我就先告辞了,尊者。”

    看着豪迈离去的殷江红,江北然也颇为感慨。

    从一开始自己面对他这个上位者时的斗智斗勇,到摊牌后的互相欣赏,共同合作,再到现在自己一跃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

    一路走来,又怎么能让人不感慨物是人非。

    感慨了片刻后,江北然发现颜思渊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微微一笑,江北然朝着他拱手道:“刚才颜宗主那一票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多谢。”

    “尊者气了。”颜思渊说完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尊者对我有救命之恩,区区小事,又何足挂齿。”

    颜思渊这句话表达了两个意思,一是表达他已经知道江北然就是他徒弟说的那位高人,二就是他很明白自己为什么能活下来。

    “那就希望颜宗主以后还能像今日这般支持我了。”

    “一定。”

    颜思渊说完又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我留下来只为向尊者当面道谢一回,如今心愿已了,就先回去了,日后尊者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老夫定当竭尽全力,告辞。”

    “慢走。”

    ‘还真是看着就像一只老狐狸。’江北然在心里给出了一个评价。

    不过问题不大,当初将颜思渊留下来是系统的决定,那就说明就算他再怎么老奸巨猾,也滑不到他头上来。

    等到颜思渊离开后,议事厅内就剩下了三个人,江北然便顺势将视线转到了孟思佩身上。

    见孟思佩低着头半天不说话,江北然沉声道。

    “我刚才应该只说了让霍鸿飞留下来,孟教主是听错了什么吗?”

    “没有!”孟思佩摆摆手,“我……我只是有些话想问问尊者。”

    “问。”

    “那日……那日……”

    “是我。”

    在孟思佩犹豫着要不要问出口时,江北然直接就给了她一个回答。

    毕竟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肯定是已经认出来了。

    而孟思佩在听到江北然肯定的答复后则表现的有些激动,直接朝着江北然鞠了一躬道:“那日多谢尊者出手相助,不然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无须气,还有别的事吗?”

    两人的对话落在霍鸿飞眼里就让他有些奇怪了,因为这并不像头领与属下的对话,反而更像是那孟宗主似乎是第一次和江大哥面对面。

    但霍鸿飞也没深入往下想,毕竟在他眼里,江大哥的形象高耸入云,根本不是他能够猜透的。

    另一边,被问到问题的孟思佩紧张的手都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放。

    按理说她已经好好谢过了高人的救命之恩,自然是心愿已了,可心里却还是一阵阵的悸动,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下一秒,蒙面前辈的脸从她脑中闪过。

    ‘您!您别误会!我只是脑袋有点乱,毕竟太突然了,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真的!’

    看着孟思佩一脸放空的样子,江北然说道:“既然没事,就退下吧。”

    心绪已经乱到极点的孟思佩也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说不出什么,便在应了一声“是”后退出了议事厅。

    关上门,孟思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同时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这么没用。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也就是这种出乎意料,之前才会怔的他们半天说不出话来。

    长出一口气,季青临深深地看了眼江北然,开口道:“我等着你给我更多的惊喜,先走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议事厅。

    邰英纵则是朝着江北然拱拱手,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

    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殷江红很是感慨的舒了口气,然后看向江北然道:“其实从你跟我说清你的背景时,我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我确实没想到这一天回会来的这么快,最后叫你一次北然吧,很高兴能和你有一段合作的时光。”

    朝着殷江红拱拱手,江北然认真道:“晚辈也从殷教主这里学到了不少,相信以后也仍然可以。”

    “哈哈哈。”殷江红大笑三声后朝着江北然拱手道:“那我就先告辞了,尊者。”

    看着豪迈离去的殷江红,江北然也颇为感慨。

    从一开始自己面对他这个上位者时的斗智斗勇,到摊牌后的互相欣赏,共同合作,再到现在自己一跃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

    一路走来,又怎么能让人不感慨物是人非。

    感慨了片刻后,江北然发现颜思渊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微微一笑,江北然朝着他拱手道:“刚才颜宗主那一票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多谢。”

    “尊者气了。”颜思渊说完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尊者对我有救命之恩,区区小事,又何足挂齿。”

    颜思渊这句话表达了两个意思,一是表达他已经知道江北然就是他徒弟说的那位高人,二就是他很明白自己为什么能活下来。

    “那就希望颜宗主以后还能像今日这般支持我了。”

    “一定。”

    颜思渊说完又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我留下来只为向尊者当面道谢一回,如今心愿已了,就先回去了,日后尊者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老夫定当竭尽全力,告辞。”

    “慢走。”

    ‘还真是看着就像一只老狐狸。’江北然在心里给出了一个评价。

    不过问题不大,当初将颜思渊留下来是系统的决定,那就说明就算他再怎么老奸巨猾,也滑不到他头上来。

    “没有!”孟思佩摆摆手,“我……我只是有些话想问问尊者。”

    “问。”

    “那日……那日……”

    “是我。”

    在孟思佩犹豫着要不要问出口时,江北然直接就给了她一个回答。

    毕竟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肯定是已经认出来了。

    而孟思佩在听到江北然肯定的答复后则表现的有些激动,直接朝着江北然鞠了一躬道:“那日多谢尊者出手相助,不然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无须气,还有别的事吗?”

    两人的对话落在霍鸿飞眼里就让他有些奇怪了,因为这并不像头领与属下的对话,反而更像是那孟宗主似乎是第一次和江大哥面对面。

    但霍鸿飞也没深入往下想,毕竟在他眼里,江大哥的形象高耸入云,根本不是他能够猜透的。

    另一边,被问到问题的孟思佩紧张的手都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放。

    按理说她已经好好谢过了高人的救命之恩,自然是心愿已了,可心里却还是一阵阵的悸动,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下一秒,蒙面前辈的脸从她脑中闪过。

    ‘您!您别误会!我只是脑袋有点乱,毕竟太突然了,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真的!’

    看着孟思佩一脸放空的样子,江北然说道:“既然没事,就退下吧。”

    心绪已经乱到极点的孟思佩也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说不出什么,便在应了一声“是”后退出了议事厅。

    关上门,孟思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同时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这么没用。

    按理说她已经好好谢过了高人的救命之恩,自然是心愿已了,可心里却还是一阵阵的悸动,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下一秒,蒙面前辈的脸从她脑中闪过。

    ‘您!您别误会!我只是脑袋有点乱,毕竟太突然了,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真的!’

    看着孟思佩一脸放空的样子,江北然说道:“既然没事,就退下吧。”

    心绪已经乱到极点的孟思佩也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说不出什么,便在应了一声“是”后退出了议事厅。

    关上门,孟思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同时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这么没用。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