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十五章 这晟国,谁说了算?

第四百十五章 这晟国,谁说了算?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十五章 这晟国,谁说了算?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芜湖?”

    看到选项的瞬间,江北然愣住了片刻。

    系统突然给了他这么霸道的一个选项江北然是没想到的,他本想着系统非要来参加这会是会上有什么重要消息需要他知道,但这选项一出……

    明摆着就是要他彻底接下晟国这个摊子啊。

    但仅仅思考了片刻,与系统有着多年默契的江北然就立即明白了它的意图。

    选择三,江北然抬起右脚踩住椅子,右手撑住歪到一边的头说道:“当然有,爷不愿干。”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气运+1

    “嘶……”

    江北然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有惊讶的,有莫名的,也有被气到的。

    “”轰!”

    在江北然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季青临祭红的玄气冲天而起,一双眼瞪着江北然说道:“兔崽子,爷太给你脸了是吗?”

    但就在他要出手时,殷江红率先一步挡在江北然面前道:“收起你那狗脾气,在这还容不得你这样闹腾。”

    殷江红虽然也很莫名江北然为何突然跟季青临撕破脸,但他清楚江北然绝对有着这个资本,所以他这么做与其说是在保护江北然,更不如说是在帮他的徒弟。

    但季青临明显是被江北然的以下犯上惹怒了,直接瞪着殷江红说道:“就是因为你太好说话,才让他骄纵至此,今天本尊非要教训教训他不可!”

    就在殷江红还打算说什么时,江北然主动绕过殷江红来到了季青临面前道:“季教主,你觉得现在晟国是谁说了算?”

    看到江北然如此有恃无恐的样子,季青临冲天的怒火反而消退了许多。

    虽然他与这江北然相处不多,但结合上*的评价早就给他打上了聪明人的标签。

    而作为聪明人,绝不该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来,但既然这江北然做了,就说明他有备而来。

    于是季青临暂时收回玄气问道:“你想说什么?”

    江北然听完耸耸肩,笑道:‘你看,你反问我就说明你也不知道现在晟国究竟是谁说了算,如此一来,我们晟国和那曾经的梁国何异?长久下去迟早也会像梁国一样被覆灭。’

    “这与你无关,晟国究竟谁说了算,自然马上就会见分晓。”

    “季教主口中的马上恐怕有些远,所以我决定加快进度,让晟国先完成内部统一。”

    季青临听完不怒反笑,重新坐回椅子上笑道:“搞半天你是要替你们的殷教主发声。”说完看向殷江红道:“*,您想当这话事人您开口啊,还要让个小辈出来替您开口,不至于,不至……”

    “不。”江北然直接打断了季青临的话语,“我的意思是……晟国的话事人,由我来当。”

    这话听到周遭人又是一愣,看向江北然的眼神都充满了困惑。

    唯有一人的眼神不同,那就是孟思佩。

    ‘是他!就是他!’

    在这一瞬间,孟思佩确定了,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就是那日在地洞中救了她的高人,这份霸道感简直一模一样!

    季青临也有点懵了,他也不知这江北然是痴了还是疯了,竟会说出如此滑天下之大稽的话来。

    但又因为这情况实在太匪夷所思,让他反而有些不明白这江北然到底要做什么了。

    “江北然,你有什么话就痛快说出来,别在这打哑谜。”

    殷江红听完不禁大笑出声,“劣徒儿,想不到也有你看不清别人的时候,看你慌的,连对着个小弟子都不敢抖威风,可笑,可笑啊。”

    “少来激将法。”季青临直接挥了一下手,“这江北然是你那边的人,你了解的自然比我了解的多,我这就不打没准备的仗。”

    听到季青临这般冷静的回答,殷江红顿感十分欣慰。

    ‘自己这徒儿果然还是聪明啊,只可惜……’

    等师徒二人斗完嘴,江北然环视了一圈众人说道:“在我的改革里有一条规矩非常重要,那就是*,何为*,那就是每个人都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力,也可以共同推举心中最认可的领导人来,这种推选为举票制,也就是谁得到票最多,谁就来当这晟国的话事人。”

    听完这句话,季青临虽然还是有点懵,但似乎已经有些了解江北然的底气在哪呢,于是他环视一圈,发现所有人表情都很严肃,完全没有把这当做一场闹剧来看。

    ‘不会吧……这小子难道真这么神?’

    就在季青临皱眉疑惑时,其他人也陷入了各自的思考中。

    霍鸿飞肯定是全力支持江北然,他只是在疑惑这位皇上为何突然要如此强势的独揽大权,因为以之前他对这位皇上的了解来说,他似乎并不喜欢做这种抛头露脸的事情。

    孟思佩则还沉浸在一轮一轮的震撼中,她原本只是替宗主来开个不足轻重的小会而已,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己魂牵梦绕之人。

    就在孟思佩又偷瞄了一眼江北然时,另一张蒙着面的脸又出现在了她脑中,那位从瘴气中将她救出,又在月牙谷对她说“别怕,有我在。”的脸。

    ‘哎呀!前辈!我对个他没有那个意思,仅仅就是想谢谢这位高人的救命之恩而已,不对不对,我对您也没那个意思!我……我很敬重您的,哎呀!’

    一时间感觉自己无比混乱的孟思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瞎想什么了,反正就是很乱!

    与大脑已经快运转不过来的孟思佩不同,邰英纵正冷静分析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作为已经跟江北然打过数次交道的人来说,他非常清楚这位小弟子从不做无把握之事,更何况是这种容易引来杀身之祸的事情。

    但他又想不明白江北然究竟有何底气敢说自己要当晟国的话事人。

    ‘看来我对他的了解还是太浮于表面了啊。’

    至于坐在末尾的颜思渊,他已经将江北然和自己徒儿说的那位高人联系在了一起。

    因为他早从自己徒儿那知道了有一位高人在守护着晟国,而这个看似“疯癫”的年轻小辈,就和复合羽儿的描述。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沉默时,霍鸿飞突然站起身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道:“既如此,我先投江大哥您一票。”

    “嗯!?”

    一时间,全场再次哗然。

    除了颜思渊外,在场所有首领都是在征战梁国时认识霍鸿飞的。

    也知道他在推动梁国几位领袖内斗的计划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甚至在他们彻底占领了梁国之后,才知道这个叫霍鸿飞的年轻人竟是在修为上能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强者。

    季青临一直以为是殷江红和这个霍鸿飞暗中联系,才完成了一举推平梁国的壮举,可如今看来……这位霍鸿飞竟是有“主子”的。

    “那老夫也跟着投一票吧。”这时颜思渊也站起来说道。

    “什么!?”

    季青临惊愕的朝着颜思渊望去。

    他一直觉得老头十分的精明,他很清楚自己是的身份是一个亡国之“君”,活下来的理由也只是协助他们这些晟国高层来更好的瓜分原本属于他的地盘。

    但在过程中他一直表现的十分配合,没有任何不满,更没有任何不服,甚至还会主动给出意见。

    而季青临之所以说他精,是因为她从不站队。

    无论是澜州派,还是峰州派,他哪边都不站,保持着自己的中立。

    因为这样他才最有价值,哪一派都会想要拉拢他。

    可就这么一个精明的老头,竟然在这一瞬间站队了,还站在一个让他觉得是“笑话”的人身后。

    这一瞬间,季青临悟了。

    他终于知道这次攻略梁国的计划根本不是殷江红布下的,而是这个峰州的小弟子,这个晟国的前任皇帝。

    但当他看向自己*时,却发现他并没有要站出来支持那江北然的意思。

    这就让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把事情理顺的季青临再次陷入了混乱。

    ‘哦?那个老狐狸有点意思啊。’

    收到颜思渊这一票时,江北然还是挺意外的,但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

    但不重要,这只是个小插曲而已,在他原本的计划中,有霍鸿飞这一票来怔住所有人就足够了。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听完这句话,季青临虽然还是有点懵,但似乎已经有些了解江北然的底气在哪呢,于是他环视一圈,发现所有人表情都很严肃,完全没有把这当做一场闹剧来看。

    ‘不会吧……这小子难道真这么神?’

    就在季青临皱眉疑惑时,其他人也陷入了各自的思考中。

    霍鸿飞肯定是全力支持江北然,他只是在疑惑这位皇上为何突然要如此强势的独揽大权,因为以之前他对这位皇上的了解来说,他似乎并不喜欢做这种抛头露脸的事情。

    孟思佩则还沉浸在一轮一轮的震撼中,她原本只是替宗主来开个不足轻重的小会而已,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己魂牵梦绕之人。

    就在孟思佩又偷瞄了一眼江北然时,另一张蒙着面的脸又出现在了她脑中,那位从瘴气中将她救出,又在月牙谷对她说“别怕,有我在。”的脸。

    ‘哎呀!前辈!我对个他没有那个意思,仅仅就是想谢谢这位高人的救命之恩而已,不对不对,我对您也没那个意思!我……我很敬重您的,哎呀!’

    一时间感觉自己无比混乱的孟思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瞎想什么了,反正就是很乱!

    与大脑已经快运转不过来的孟思佩不同,邰英纵正冷静分析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作为已经跟江北然打过数次交道的人来说,他非常清楚这位小弟子从不做无把握之事,更何况是这种容易引来杀身之祸的事情。

    但他又想不明白江北然究竟有何底气敢说自己要当晟国的话事人。

    ‘看来我对他的了解还是太浮于表面了啊。’

    至于坐在末尾的颜思渊,他已经将江北然和自己徒儿说的那位高人联系在了一起。

    因为他早从自己徒儿那知道了有一位高人在守护着晟国,而这个看似“疯癫”的年轻小辈,就和复合羽儿的描述。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沉默时,霍鸿飞突然站起身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道:“既如此,我先投江大哥您一票。”

    “嗯!?”

    一时间,全场再次哗然。

    除了颜思渊外,在场所有首领都是在征战梁国时认识霍鸿飞的。

    也知道他在推动梁国几位领袖内斗的计划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甚至在他们彻底占领了梁国之后,才知道这个叫霍鸿飞的年轻人竟是在修为上能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强者。

    季青临一直以为是殷江红和这个霍鸿飞暗中联系,才完成了一举推平梁国的壮举,可如今看来……这位霍鸿飞竟是有“主子”的。

    “那老夫也跟着投一票吧。”这时颜思渊也站起来说道。

    “什么!?”

    季青临惊愕的朝着颜思渊望去。

    他一直觉得老头十分的精明,他很清楚自己是的身份是一个亡国之“君”,活下来的理由也只是协助他们这些晟国高层来更好的瓜分原本属于他的地盘。

    但在过程中他一直表现的十分配合,没有任何不满,更没有任何不服,甚至还会主动给出意见。

    而季青临之所以说他精,是因为她从不站队。

    无论是澜州派,还是峰州派,他哪边都不站,保持着自己的中立。

    因为这样他才最有价值,哪一派都会想要拉拢他。

    可就这么一个精明的老头,竟然在这一瞬间站队了,还站在一个让他觉得是“笑话”的人身后。

    这一瞬间,季青临悟了。

    他终于知道这次攻略梁国的计划根本不是殷江红布下的,而是这个峰州的小弟子,这个晟国的前任皇帝。

    但当他看向自己*时,却发现他并没有要站出来支持那江北然的意思。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