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十二章 潜心炼丹(万字大章,感谢何道莫如歌的十万打赏)

第四百十二章 潜心炼丹(万字大章,感谢何道莫如歌的十万打赏)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十二章 潜心炼丹(万字大章,感谢何道莫如歌的十万打赏)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回到归心宗,江北然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小屋。

    刚推开门,他便看到了藏在门缝下的一封信。

    弯腰将信封捡起,江北然取出里面的信纸读了一遍。

    ‘师兄这是高升了啊……’

    之前肃清峰州时,归心宗的地盘就扩大了许多,而多出来的地盘自然要派人去接管,师兄便是接管人员中的一个。

    在江北然看信时,他身后的夏铃铛偷偷朝小屋里望了望,发现里面简直是一尘不染,干净像是新房子一样,这让她瞬间收起了原本想要表现一下自己打扫能力的想法。

    收起师兄的信,江北然又去了蓝心堂,却发现堂主也不在,估摸着也是外派了。

    再看看到处都在重新修缮的蓝心堂,江北然不禁在心里感慨道。

    ‘阔了,这是真阔了啊。’

    而在江北然感慨时,夏铃铛同样也在感慨。

    自从进入蓝心堂后,那种熟悉的目光就再次聚焦到了她身上。

    讥笑、厌恶、嫌弃等等……

    这让夏铃铛瞬间明白自己之前的感受都只是错觉而已。

    她还以为是*者不会这么在乎别人外貌,现在看来,只是主人家身边的这些人不在意她的容貌。

    ‘主人家身边……都是些温柔的人呢。’

    “走吧。”

    听到主人家的呼唤,夏铃铛立即快步跟上,至于周围人的眼神,她早已习惯,也完全不会去在意。

    接着江北然又去了一趟天云峰,不出所料的,宗主也没在家待着。

    ‘好家伙……这是大本营被搬空了的节奏啊。

    江北然甚至有点怀疑现在施凤兰是不是宗内最高级别的存在了。

    ‘真就不怕有人趁虚而入?’

    不过想想现在峰州刚被大清洗了一遍,宿敌梁国又已经成了梁州,暂时的确没人会搞事情。

    ‘不过应该马上会提拔一批新人上位吧,不然大本营总是空着也不好看。’

    需要拜访的人都不在,江北然便带着夏铃铛径直回到了汀兰水榭。

    “咚。”“咚。”

    敲了两下门,江北然很快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他这边飞奔而来。

    随着“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小朵露出脑袋来喊道:“江师哥。”

    朝着小朵点点头,江北然走进了门内,夏铃铛也紧随其后,并和小朵相视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走入院子中,江北然老远就听到了施凤兰的声音。

    “小水水,你发生什么愣呢,快掷骰子呀。”

    “哦,好的。”虞归水回答一声,拿起桌上的骰子扔了出去,但心思却完全没有在骰子会转出几上面,而是用余光不停的往外瞟。

    直到施凤兰一声“小北然快来快来。”

    桌旁的众人才顺势朝着江北然望了过来,然后齐刷刷起身行礼道。

    “拜见师兄。”

    看着眼前向自己行礼的四人,江北然一时间感觉到十分不习惯,毕竟他从认识这五朵金花起,她们就像是长在了一起般,每次都是同时出现在他面前。

    但今天却少了个方秋瑶。

    正在江北然奇怪时,系统选项突然就跳了出来。

    选项一:当做没发现。完成奖励:破元冥阵图(地级中品)

    选项二:询问方秋瑶的去向。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哈!?”

    看着突然跳出来的选项,江北然属实有点懵。

    从来都只有他躲着这些丫头走的份,今天系统竟然要他主动靠上去。

    ‘不对劲。’

    只是不对劲归不对劲,江北然还是选下了二后问道:“今日方秋瑶不在?”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体质+1

    听到师兄问起秋瑶,柳子衿四人明显一愣,但很快便高兴起来。

    ‘师兄心里果然是有我们的!’

    兴奋间,虞归水带头回答道:“秋瑶前几日回家去了,要过些时日才会回来。”

    ‘回家去了……’

    江北然听完沉思了片刻,既然系统要他特地问方秋瑶的去向,那就说明她这次回家肯定不简单,不然也不至于会引出一个地级中品的选项。

    ‘大麻烦的预感……’

    在心里叹了口气,江北然点头道:“好,你们继续玩吧。”

    这时施凤兰喊道:“小北然你等一会儿哈,这局马上就结束了,你快来看我的锁链仙子!她已经学会两种地级*了!根本没人打得过她!”

    看了眼施凤兰嘚瑟的样子,江北然回了一句“赢了再叫我”后便走了出去。

    而当江北然离开后,柳子衿她们才终于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个黝黑的女孩。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夏铃铛有些手足无措的朝着众人鞠了一躬,然后快步追上了已经在外面的江北然。

    看到夏铃铛自然的站到了师兄身后,四人顿时在心中冒出了一个疑问。

    ‘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们认识师兄这么久,每次见到师兄时他都是独来独往,从来没有带过任何人在身边。

    但这个女孩明显就是师兄带过来的,而且她似乎也十分习惯待在师兄身边,看得出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

    ‘所以……她是怎么做到的!?’

    四个女孩心中满是疑惑。

    花园中,江北然掏出一张符纸在上面写下了几行字后折成纸鸢放飞了出去,随即耳边就传来了施凤兰不满的喊声。

    “哎呀!你们怎么都心不在焉的!”

    在虞归沝又一次忘记抽卡后,施凤兰终于忍不住叉着腰喊道。

    虞归沝现在满脑子都是想去问问那个女孩是怎么做到的,下棋的心思自然也就散了。

    在听到堂主不满的话语后,连忙抽了一张卡道:“弟子只是在想该怎么搭配招式,堂主您别生气。”

    “那你想好了吗?”

    “嗯,想好了。”虞归沝说完拿起骰子扔了下去。

    这时江北然又带着夏铃铛回到了中堂内,在众人偷瞄的视线中走到了大厅一角。

    “你就在此*,尽快熟悉体内的玄气的流动。”

    “是!俺知道了。”夏铃铛说完盘腿坐了下来。

    “嘶……”看到这一幕,柳子衿四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师兄亲自教导!?’

    四个人简直要看懵了。

    ‘这不是平时的师兄!’

    等夏铃铛盘腿坐下开始*后,江北然开始用精神力检测她体内玄气的情况。

    ‘不行……太慢了。’

    虽然夏铃铛现在已经能够慢慢吸收灵气,但速度实在太慢,按她这个速度来的话,估计就算在归心宗也只能做个普通弟子,甚至还是偏下的。

    ‘看来在没有触发奇遇之前,她真的就只能是个普通*者了。’

    在心思完全被那个女孩吸引走的情况下,柳子衿她们很快便一个个败下阵来,被施凤兰杀了个片甲不留。

    “啊哈哈哈哈!我果然是最厉害的!”

    痛快的笑完后,施凤兰看向江北然喊道:“小北然,快来快来!新的一局了。”

    “来了。”

    答应一声,江北然坐到了桌前。

    看到小北然今天积极性如此之高,施凤兰也是万分高兴,兴高采烈的收拾起了卡牌和道具。

    而江北然今天之所以要来这,是因为他还记得柳子衿这边还有惊天焱的线索。

    之前江北然本以为惊天焱这种珍奇谱榜上有名的宝材可以在施家找到,然而事实是并没有。

    后来江北然还委托施弘方帮他留意过,可惜却是石沉大海,再也没了消息。

    无奈之下,江北然也只好继续尝试着从柳子衿的口中套些惊天焱的消息来。

    因为江北然的加入,柳子衿四人的集中虽然偶尔还是会被夏铃铛吸引走,但比起刚才那一局来还是认真了许多。

    “我要使用惊天焱燃烧这片迷雾林。”

    游戏到一半时,虞归沝拿出一张惊天焱来应对遇到的事件卡。

    这时江北然开口道:“说来这次我出去听闻宝栖郡有此奇异之火,可惜去到那却没见着,颇感可惜。”

    柳子衿听完立即接过话头道:“我也听说过这火,有一次我爹去参加一场拍卖会时也见到了它,可惜它的价值太高,我爹也只能看看而已,后来听说好像是被一个饧国的大人物买走了。”

    ‘饧国……’

    见如此简单的就套出了有用信息,江北然果断就收了手,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现有的情报已经足够了。

    惊天焱这种宝材进一进拍卖会,就定然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最终能够买下它的肯定也是当地一些知名的强者。

    也就是说只要去饧国打听一下几个顶尖宗门,应该比较容易就能打听到惊天焱的存在。

    有了惊天焱的线索,江北然便开始专心下棋,期间偶尔也会为其他的宝材感慨两声,让惊天焱不显得那么突兀。

    只是他随便玩玩的水平也让施凤兰被压制的喘不过气来。

    她明明就只是想悄悄的苟起来,但江北然却是三天两头的来攻击她,让她的发育战术进行的非常缓慢。

    “哎呀!小北然你不要总是抢我的嘛!抢一下别人的不行吗?”

    在江北然又使出一招乾坤指,从她锁链仙子身上顺走了二百钱后,施凤兰就气的想跳脚。

    “你钱多,当然偷你的啊。”江北然说完又打施凤兰出了第二张乾坤指。

    “小!北!然!”施凤兰叉着腰喊了一句。

    “怎么了?”江北然抬眼问道。

    被扫了一眼的施凤兰瞬间没了气势,委屈道:“你……你少偷点嘛。”

    “那我可说了不算。”江北然说着将骰子扔了出去。

    “一、一、一……”施凤兰看着骰子一个劲念道。

    但很明显并没有什么卵用,骰子最终稳稳的停在了六这一面。

    “啊!”施凤兰惨叫一声,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一共六百钱。”江北然伸出手说道。

    “我……我……我没有六百钱!”施凤兰一脸委屈的说道。

    “那我吃点亏,你有多少给我多少吧。”

    “哼,都给你就都给你!”施凤兰拿起自己的全部家当推到了江北然面前。

    “多谢。”

    看着小北然满脸笑容自己家当的样子,施凤兰咬牙道:“我一定会从你身上拿回来的!”

    然而直到一局结束,施凤兰也没从江北然身上偷到一个铜板,垮着张小脸说道:“再来,再来!这次我不放水了!”

    就这样一连来了三局,眼看着天色已暗,江北然收起自己已经越来越有人味的姜子牙说道:“今天就赌到这吧,铃铛,准备走了。”

    “来了!”正在打坐的夏铃铛连忙站起身跟到了江北然身后。

    ‘师兄竟然主动唤她跟着!?’

    柳子衿四人简直羡慕疯了!

    这是什么神仙待遇!?这个叫铃铛的女孩到底什么来头!?

    在柳子衿她们震惊时,施凤兰一把抓住江北然的衣摆道:“你不能赢了就走,再来一把,再来一把,这次我肯定能赢的!”

    “改天。”

    听到小北然再次拒绝,施凤兰也只好松开双手道:“好,那改天你还要来赌哦,说好了哦。”

    “嗯。”江北然点点头,带着夏铃铛走了出去,不过就在他跨过门槛时,系统选项突然跳了出来。

    选项一:“直接离开。”完成奖励:邪心书(地级中品)

    选项二:将柳子衿她们找来询问方秋瑶之事。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

    看着这两个选项,江北然不禁抬头望天。

    ‘搞我?’

    主动接触一个方秋瑶已经让江北然够纳闷的了,这下倒好,还要把另外四个也包圆了。

    ‘这是干啥?全军出击?’

    深吸一口气,江北然迈过门槛回头朝着柳子衿她们四人喊道:“柳子衿,你们几个出来一下。”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敏捷+1

    “哎!?”四人顿感有些受宠若惊。

    ‘这和平时的师兄不一样!’

    但不管师兄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四人还是高兴的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师兄,您找我们什么事?”柳子衿带头问道。

    询问前,江北然照例用精神力扫了一下他们,发现这四个人竟然又成长了许多。

    柳子衿已然是玄灵七阶,虞家三姐妹则是玄灵五阶。

    ‘真就要追上清策了!?’

    江北然有些懵,原本他认为有清策挡在前面,这五个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成为宗内第一弟子的,这下倒好,奋起直追也不是这么追的吧?开挂呢?

    这让江北然不禁想再抬头看一眼老天,问一声……

    ‘就硬搞?’

    ‘不行,明天帮清策晋升玄王时必须要给他下点猛料了,可不敢真让她们追上了。’

    惊讶过后,江北然看着四人问道:“最近方秋瑶可有遇上什么事?”

    ‘秋瑶……?’柳子衿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不明白师兄为什么会突然有此一问。

    不过思考片刻后,柳子衿还是回答道:“没听秋瑶说过啊……”

    “仔细想想。”江北然盯着柳子衿问道。

    ‘嘶……’

    看到师兄这久违的眼神,柳子衿不禁感觉到浑身一阵发麻。

    但因为师兄并没有训斥她什么,所以柳子衿勉强还能挺住。

    另外她也相信师兄不会无故有此一问,所以立即努力的回忆了起来。

    这时一旁的虞归水突然说道:“之前有段时间秋瑶姐的确经常会走神,问她为什么,她就说是在思考*的问题。”

    “对对对!”虞归淼一顿点头,“最近我也见秋瑶姐走神过几次,只是以为她又在考虑*,所以没问,师兄,秋瑶姐怎么了?”

    考虑片刻,江北然开口道:“你们知道方秋瑶住在哪吗?”

    “知道。”四人同时点头。

    “去查一下她们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然后回来告诉我。”

    从上次让她们去找师兄“帮忙”时,她们几个其实也就算成了自己可以调用的手下,系统也不会像初见她们时如此激烈的跳选项。

    原因也很简单,如今在晟国之内,能威胁到他的人和事几乎已经没了。

    虽然江北然上次就想明白了这点,但他还是不打算真将她们收入麾下,毕竟她们身上的不稳定因素还是存在的。

    只是这次系统如此强硬,江北然也只好再用她们一次。

    越发感到奇怪的柳子衿不禁问道:“师兄……秋瑶家里发生什么了?”

    “你们去问了就知道,另外这件事不要声张出去,就你们几个知道就好。”

    “知道了。”用力点了下头,柳子衿看向虞家三姐妹道:“那我们走吧。”

    “好。”三人齐齐点头。

    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后,四人又去跟堂主道了一声别,然后才一起朝着山下走去。

    等她们离开后,施凤兰走出来说道:“小北然,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摇摇头,江北然带着夏铃铛朝外面走去。

    “哼!不说就不说~”朝着小北然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施凤兰返身回到了中堂内。

    离开汀兰水榭的江北然带着夏铃铛回到了金瑶镇自我结界中。

    这会儿他已经冷静了一整天,是时候再挑战一下炼丹了。

    走进炼丹房,江北然先是摸了摸金乌鼎,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他决定先好好回顾一下炼丹的本质,然后再从中找到自己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首先,天地之间的灵气拥有着“融合换质”的特性,何为融合?

    那就是在特殊条件下,灵气可以和其他物质紧密融合,形成新的“特殊灵气”。

    例如灵气与特殊地脉融合后,就形成了五行灵脉,能产生特殊的五行灵气。

    而当灵气与那些能够炼制成丹药的天材地宝融合后,其药用的成分就会逐渐升华,最后形成独特的药灵气。

    需要注意的是,宝材中只有一小部分药用物质是可以和灵气互相融合的,另外一大部分没有药用物质的成分却仍旧存在。

    而那没有成为药灵气的部分就是体现炼丹师的技艺高低的关键。

    水平较低的炼丹师会将那一部分没有药灵气化的部分全部去除,将精华的药灵气部分给提炼出来,这无疑是一种浪费。

    而高品的炼丹师则能通过模拟,甚至优化药灵气的诞生过程,将那一大半没有转化为药灵气的部分全部转化为药灵气,如此一来,整个宝材的价值就将会有一个质的提升。

    所以炼丹的目的就很明确了。

    就是先将宝材中的药灵气先提炼出来,在了解它的诞生过程后,注入更多灵气让剩余没有灵气化的部分也全部药灵气化。

    如果能够将一块宝材的五成转换成药灵气,那就足以成为一名七品炼丹师。

    若是能将一块宝材的七成转换成药灵气,那就是只有八品以上炼丹师才能做到的事情。

    至于将一块宝材的十成全部转换成药灵气,那么恭喜你。

    你已经突破了炼丹师认知的上限。

    可以骄傲的大喊一声。

    “我不做人啦!”

    在宝材七成物质被转换成药灵气的情况下,炼丹的第二重要作用以及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去消除与药灵气相生相伴的毒灵气。

    毕竟是药三分毒这句话在这里也非常适用。

    药灵气越足的宝材蕴含的毒灵气也越凶猛,想要彻底去除是一件极难的事情,并且是越高品的丹药,在炼制时这一步就越困难。

    这也就是为什么说骆闻舟那先天碧鳞体是炼丹师最强的天赋。

    因为即使是九品炼丹师,也不敢托大说一定能丹药中的毒灵气完全去除,但是拥有先天碧鳞体的炼丹师天生就可以!

    江北然现在可以轻松将宝材内的七成物质转换成药灵气,而之前两次失败时是他都是尝试将宝材中的八成物质转都换成了药灵气。

    ‘难道是我没有完美的转化它们?应该不是吧……’

    在炼制八品灵丹时,若只能转换七成物质为药灵气的话,药效肯定也会差上许多,所以江北然才会追求完美,将宝材的八成物质都转换为了药灵气,而且过程都很顺利,并没有出太大的错误。

    想到这,江北然再次闭目凝神,思考起了所有炼丹师都要面对的两个难题。

    第一就是转换药灵气的问题,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宝材内部的药用物质成分,才能充分地与灵气融合,最多地转换成药灵气。

    其中最简单的粗暴就是用年份高的药材。

    因为灵药的年份越高,其生长过程中灵气对它材质的改造优化就越多,如此一来,其自身材质对药灵气的承载上限也将会变的越高,将它转换成药灵气的过程也会变的更加容易。

    这办法的缺点只有一个。

    那就是贵!

    年份越高的灵药自然会越稀有,而越稀有的灵药自然也就越贵,像那种千年甚至万年的,都是有价无市,想买也买不到。

    不过这个问题暂时愁不到江北然,因为他这次在金鼎岛上采来的灵药年份都极高,动不动就是五百年起步,千年的也有好几棵。

    虽然不说足以支持他大肆挥霍吧,但也很够用了。

    第二种办法就是炼丹中最经典的“君臣佐使”法。

    所谓的“君臣佐使”,代表着灵药的等级区分。

    君为上等药,主“养命”,臣为中等药,主“养性”,佐使为下等药,主“治病”。

    那么如何来使用“君臣佐使”解决转换灵气的问题,就是在同一次炼丹过程中,按照一定的比例,正确的投放次序,使用多种灵药,来让它们产生奇妙的反应。

    几种,甚至十几种灵药以正确的方式混合在一起后,将会将那味作为“君”的主灵药的年限继续拔高,如此一来,转换灵气的效果自然就会更好。

    而且因搭配而生的新型混合药灵气会比原来的单一药灵气效果更好。

    但这同样也很考验炼丹师的知识水平。

    哪些药可为“君”,在这位药成为“君”时,又该用哪些药为“臣”,哪些药为“佐使”。

    同时三种君药、臣药、佐使药的分配比例必须做到丝毫不差,各自投放的次序和时机也必须精确到秒。

    若是搞不清这些,那你的收获将只会是一炉废丹。

    而想要搞清这些,那必须要拥有海量的炼丹经验,并且对每一种宝材的药性和特性都了如指掌。

    为了追求完美,江北然当然也使用了“君臣佐使”的炼丹法,虽然他没有海量的炼丹经验,但对所要炼制的每一种宝材的药性和特性都了如指掌。

    ‘难道是我经验不足?这倒是有些可能……’

    在“君臣佐使”这种炼丹法上,江北然原本是信心十足的,奈何连续炼坏了三炉丹药,让他也不得不自我检讨一下。

    “不过比起经验不足……感觉天道针对我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啊。”

    使用“君臣佐使”这种炼丹法时,这么有多元素融合在一起,其中变数实在太多,没运气纯靠硬怼的话当然也可能会失败。

    ‘但运气这玩意儿我有啥办法?’

    他能做到的就只有尽人事,剩下的也只能听天命。

    可这天命……

    江北然叹了口气,只希望自己的气运点可以再多涨一点。

    除了转换灵气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也让很多炼丹师头疼。

    那就是承载。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灵丹的材质才能承载住不断增加的药灵气,要知道药灵气一旦暴走,那么炉鼎内部不断增大的同质相斥力就会直接导致“炸炉”。

    这一点江北然原本也很担心,但现在好了,有了八角玄冰草,这个大难题直接轻松解决。

    丝毫没有技术难度。

    这也是为什么江北然去感谢施巍奕时丝毫不隐藏自己高超炼丹能力的原因。

    人家给的可是大宝贝!炼丹师梦寐以求的大宝贝!

    “呼……”

    长出一口气,江北然缓缓的睁开了眼,一顿头脑风暴后,他初步整理出了自己之所以会连续炼废三炉丹药的原因。

    那么在运气无法改变,或者说短时间无法改变的情况下,他就只有继续提高“尽人事”这一点了。

    ‘看来得把找几个高品炼丹师聊聊这件事提上行程了。’

    就比如在炼玉这件事上江北然虽然可以成为高兰雯的*,但这是因为他同时拥有高超的炼玉术和超绝的布阵之法。

    至于炼玉方面,高兰雯其实也有不少地方值得他学习。

    要知道高兰雯还只是八品,要是换个九品炼玉师来,江北然相信自己能学到的肯定会更多。

    只可惜九品玄艺师这样的存在在六国也是凤毛麟角,地位超然,不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另外见了之后很有可能会引起一连串的后续反应。

    这些都是麻烦。

    ‘烦死了!’

    江北然在心里抱怨一声,决定另辟蹊径。

    既然在炼丹术上暂时没法大幅度进步,那就只能让工具变的更高端了。

    虽然他现在坐拥金乌鼎这样的顶级炼丹容器,但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把这个金乌鼎的潜力完全逼出来。

    只是他现在也不知道去哪找金乌鼎的“说明书”,就只好自己再好好研究一下这个鼎了。

    伸出双手按在金乌鼎上,江北然闭上双眼,开始点燃炉内之火。

    和一般只能燃起“凡火”的普通药鼎不一样,金乌鼎能燃起的是“丹火”。

    而“丹火”和“凡火”虽然只一字之差,效果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因为“丹火”具有五行之中的“金”属性,所以可能够克制药草的“木”属性。

    能够更轻易的使灵药液化。

    也就是在这一点上,江北然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发挥金乌鼎的特性。

    他觉得以金乌鼎的品质来说,一定还能生成更高品质的“丹火”,那种不仅能将灵药液化,还能在液化的同时让它变的更加容易吸收灵气,从而转为药灵气。

    只是提高“丹火”品质这种事情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江北然还需要多使用几次这个金乌鼎后才能彻底熟练使用它。

    除了提升“丹火”的品质外,引入灵气这一点江北然觉得自己也没完全发挥出金乌鼎的作用来。

    既然是“注灵并转换”。

    想要将灵药转化为药灵气,自然要先从外部引入灵气。

    越是高品的灵丹炼制,就越需要巨量的灵气,越极品的药鼎就能吸入越多的灵气。

    而这个吸入越多的灵气就是其中最关键的点。

    如果将灵气量化来比喻的话,普通药鼎最多只能吸收并储存五斤灵气,质量好一点的能吸收并储存二十斤灵气,能被炼丹师称为上品的药鼎能吸收并储存五十斤灵气。

    至于金乌鼎,江北然初步估计它能吸收并储存两百斤灵气!

    这是一个非常夸张的数值。

    要知道灵气越充裕,灵药转换成药灵气的概率自然就越高。

    炉内一直维持着两百斤灵气的话,无论是模拟还是优化药灵气的生产过程,那都是大有裨益的。

    容错率也要远大于普通的药鼎。

    只是江北然觉得两百斤灵气仍然不是这个金乌鼎的上限,它绝对还能吸收并储存更多,只是自己还没发现方法罢了。

    既然发现问题,那就想办法解决问题。

    用心感受了一遍金乌鼎的内部结构后江北然缓缓将手放开,开始构思该怎么激发这口鼎的潜力。

    首先是环境,虽然自我结界中的灵气远比外面要浓郁。

    但因为江北然用来建立这个自我结界的灵气聚集点档次实在太低,所以建成的自我结界品质自然也不会太高。

    而且当时江北然也只是想先做一个试试手而已,所以并没有精益求精。

    不过这个问题不难解决,祁国的那个自我结界各方面可以说都完爆现在这个,只要等那完工,更好的炼药点也就有了。

    除了环境之外,江北然准备再用其他玄艺强化一下这个金乌鼎。

    单手将鼎举起,江北然摸了摸鼎的底部,感受了一下灵气的流动方向。

    确定之后他将金乌鼎轻轻放下,开始思考要怎么强化它。

    ‘在鼎的下方刻一个引灵阵的话,应该能引来更高级的灵气,同时供能的速度也会变的更快。’

    ‘有了引灵阵的情况下,如果在鼎的内部再刻一个聚灵阵……那应该就能储存更多的灵气在鼎内。

    接着江北然又蹲下来端详了一阵金乌鼎的内部。

    铸鼎作为炼器师的技能之一,江北然自然是再熟悉不过。

    虽然要铸造一个像金乌鼎这样的极品宝物江北然还没太大信心,但稍微改造一下它还是没问题的。

    ‘如果制作一个灵气接口的话,那是不是可以用灵石来为它提供灵气?’

    江北然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应该没什么问题,但还是有些担心会弄坏这口金乌鼎,毕竟它还从来没改造过这种等级的宝物。

    ‘先找些别的鼎试试手吧。’

    一口气想到了这么多提升炼丹的方法后,江北然起身离开了炼丹房,在没有做好这些准备前,他并不打算再炼丹了。

    浪费!

    同一时刻,镇上,柳子衿她们四人来到了方秋瑶的家门口。

    “你好,我们是方秋瑶的朋友,请问她在家吗?”柳子衿上前一步询问门口的守卫道。

    看到柳子衿和虞家三姐妹的瞬间,守卫的眼睛都直了。

    他本以为自家小姐是人间仅有的角色,想不到今天一下就见到了数位能跟自家小姐媲美的美人。

    “在……在的。”守卫结结巴巴的点点头。

    “那劳烦你通知一声,柳子衿有事登门拜访。”

    旁边另一个守卫听完立马道:“好,我这就帮您去通知!”

    但他刚要跑,就被和柳子衿对话的那个守卫给拽了回来,“好好站你的岗,既然是我答应的,当然是我去。”

    说完便冲入了府内。

    不一会儿,那守卫便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几……几位小姐请跟我来,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我家大小姐。”

    另一个守卫看到连忙道:“你都累成这样了,还是让我带几位小姐进去吧。”

    “去去去,有你什么事,站好你的岗,不然我跟李管家说你擅离职守。”

    另外那守卫虽然想反驳一句,但想到他是那李管家的老婆的舅舅的堂弟的拜把子兄弟,也只好忍了下来。

    “多谢。”

    朝着守卫点点头,柳子衿跟着他一起进入了府内。

    只留下一个守卫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没有关系可以攀呢?”

    方府算的上是乡门镇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所以府邸也是相当大,柳子衿她们四人跟着守卫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了专门接待人的北厅。

    “子衿姐!”

    不等那守卫将柳子衿带入厅内,早已在此等待的方秋瑶已经跑了出来。

    “秋瑶。”柳子衿高兴的喊了一声。

    挽上柳子衿的手臂,方秋瑶又看了眼虞家三姐妹高兴道:“你们怎么都来了呀?”

    “来看看你啊,你都好几天没来堂里了。”

    “我不是说过我家里有事嘛。”方秋瑶说完拉着柳子衿往前走了一步道:“快来,快来,我带你们去我房间看看。”

    看着五人笑吟吟的一起进了北厅,守卫只感觉一阵赏心悦目,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越界,所以等到柳子衿她们消失在拐角处后便也就朝着大门走去了。

    ‘唉,要是能讨一个像这种仙女一样的老婆,那才叫没白活一回啊。’

    拉着柳子衿她们回到自己的房间,方秋瑶将果盘和零嘴蜜饯一股脑的都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你们能来我真开心。”方秋瑶拉着几人的手说道

    看着一桌子好吃的,虞归沝随手拿起一块如意糕边吃边说道:“能看到秋瑶姐我们也很开心。”

    这时柳子衿拉着方秋瑶的手坐到桌前问道:“你家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呀?怎么这么多天还不回来。”

    “一些小事罢了,子衿姐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回去了。”

    柳子衿听完不禁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从进门开始,秋瑶虽然一直表现的很开心,但她太熟悉秋瑶了,虽然她有在极力掩饰,但柳子衿还是看出她是在逞强。

    再加上师兄说话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所以秋瑶家里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深吸一口气,柳子衿突然直视着方秋瑶认真说道。

    “秋瑶,你家的事……其实我们都知道了。”

    方秋瑶听完一下愣住了,同时笑容也逐渐从脸上消失。

    “你……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