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一十章 快乐

第四百一十章 快乐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一十章 快乐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等墨夏将将玄气化作的卷轴收起。

    江北然问道:“他还教你别的*了吗?”

    墨夏摇摇头:“没有了。”

    “这玄功叫什么,是什么品级的*。”

    “我……”墨夏低下头摇了摇,“对不起,师兄,我都不知道。”

    江北然听完不禁沉思起来。

    只从现在了解的信息来看,这个招式的实用性非常高,就算只用作防御都非常好用,更何况还附带“复制黏贴”功能。

    但若是要评判它究竟是什么级别的*,要试的东西还有很多。

    比如这卷轴能够吸收多强的招式,同时能吸收几次招式,吸收来的招式还剩几成威力等等。

    ‘晚些叫清策来试试吧。’

    想完这个问题,江北然又问道:“这段时间里,沼泽可有发生过什么异常之事?”

    墨夏看了看周围漂浮着的鬼魂,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回禀师兄。我也不知道是我能看到的鬼越来越多了,还是每天来这里的鬼越来越多,从半个月前期,这里鬼魂的数量就增加的特别快。”

    ‘半个月前……’

    江北然稍加思索后问道:“自从那个和你下棋的鬼魂来了以后吗?”

    “对对!”墨夏一顿点头,“自从鬼前辈来了之后,沼泽地里的鬼魂就越来越多了。”

    ‘它还能招魂?’

    江北然现在是越来越好奇那个鹤袍鬼了。

    神秘、强大、能力又多种多样,不难看出他生前极有可能是一位大人物。

    收起猜测,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那四本鬼修秘籍递向墨夏。

    “如今你已经在这阴煞之地待了足够多的时间,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正是开始*属于鬼修的四大气了。”

    “多谢师兄!”伸出双手接过师兄递来的四本秘籍,慕夏看向师兄的眼神中有多了许多崇拜。

    这鬼修一道他连听都没听过,但师兄却好像已经是此道的宗师级人物。

    简直太厉害了!

    “学会后不要轻易将鬼修之术轻易示人,听明白了吗。”

    “是!”

    在上次和唐婧冉的对话中,江北然已经知道鬼修并不是说纯粹的只能*阴煞戾狂四大气,正常的玄功心法他们也能练。

    也就是说鬼修是在体内拥有玄气的情况下,额外多出了四种气,而怎么调配他们,就完全看*者最擅长那种了。

    鬼修完全也可以主修玄气,然后战斗时以另外四种气为辅助攻击手段,亦或主修四大气,玄气的存在只是用来伪装鬼修的身份。

    总之就是突出一个随心搭配。

    将四本鬼修秘籍交给墨夏,江北然此行的目的可以说就已经是达成了。

    但沉思片刻,江北然还是朝着小屋走去。

    墨夏见状也连忙跟上,同时看向了一直默默跟在师兄身后的女孩。

    “你好,我叫墨夏。”墨夏小声的对夏铃铛说道。

    夏铃铛明显没想到墨夏会主动和她打招呼,连忙朝着他行礼道:“你好,俺叫夏铃铛。”

    墨夏见状连忙也还了一礼,并道:“那我可以叫你铃铛吗。”

    夏铃铛见墨夏还礼,顿时更紧张了,直接鞠了一躬道:“当然可以,那俺以后就叫你夏师兄了。”

    被鞠了一躬的墨夏连忙还了一鞠躬,并摆手道:“不敢称师兄,你就叫我墨夏就好。”

    “要的,要的。”夏铃铛再次鞠躬。

    “不必,不必。”墨夏又连忙又还了一个。

    这时江北然回头看了眼不停给对方鞠躬的两人,喊道:“你们在做什么?”

    “啊?”两人同时惊呼一声,快步回到江北然身后。

    “我……我就是想跟铃铛打个招呼。”

    “俺……俺也是。”

    “嗯。”点点头,江北然走进了小屋。

    看了眼仍然直视着棋盘的鹤袍鬼,江北然突然拉出椅子坐到了他的对面。

    “在下盼与阁下手谈一二,还望阁下不要推却。”

    原本看到师兄坐下时墨夏的心情就已经开始激动起来,如今听到师兄真的邀鬼前辈对弈,他简直兴奋的想要大喊大叫一番。

    其实在第一次输给鬼前辈时,那种压迫感就让墨夏想到如果师兄来与这位鬼前辈对弈会是何等精彩。

    如今梦想成真,墨夏简直情不自禁的跳了两下。

    ‘能见到如此绝世对局,死而无憾了!’

    在墨夏的万分期盼中,鹤袍鬼缓缓调整坐姿,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很明显,对他来说只要有棋下,他并不在乎对方是谁。

    “师……师兄!”

    见到鬼前辈点头同意时,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激动的墨夏突然大喊了一声。

    “何时?”江北然问道。

    “能……能让我来替鬼前辈执子吗?”

    墨夏实在太激动了,如果能在两人的对弈中得到一点参与感,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幸福。

    “好。”江北然点点头。

    “多谢师兄!”墨夏说着便站到了鬼前辈的身边。

    深吸一口气,墨夏从棋笥抓起一把白子用手盖在了棋盘上,江北然则是随手从棋笥中摸出一颗黑子放了上去。

    打开手掌,墨夏快速数了一遍白子道:“一共七颗,这局由师兄您执白先行。”

    点点头,江北然将拿出去的那颗黑子收回了棋笥中,然后将墨夏那边的棋笥换了过来。

    换好棋笥,对局正式开始,江北然二指夹起一枚白子擎至空中。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落在右上星位。

    明明是很常规的开局,但师兄落子的气势却让墨夏感觉到一阵心悸。

    ‘和平时的师兄不一样……’

    在墨夏惊愕时,鬼前辈的手指已经点在了棋盘上,奇位,靠。

    不一会儿,棋行十六着,厮杀正式开始。

    江北然落子飞压黑右下角。

    鹤袍鬼见状毅然冲段断,这一手可谓棋力雄健,只要有仗打,就绝不放手。

    和刚才与墨夏对弈时完全是两种棋风。

    ‘你要战,那边战。’

    江北然抓起一颗白子“啪”的落在了留位。

    “嘶……”

    这一子落下,站在师兄对面的墨夏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好强的气势……师兄认真下棋时,压迫感竟然会如此可怕。’

    在两人强势的对攻之下,黑白子各成两截吗,四条龙盘卷翻腾沿边向左奔突。

    在墨夏觉得场面已经越发混乱时,师兄的落子速度确实越来越快,同样,在师兄落下子的下一刻,鬼前辈也会立即伸出手指在棋盘上点出他下一步要走的位置。

    ‘太厉害了……’

    在墨夏的眼中,两人的快棋都是快而缜密,每一步都走在他意想不到,但过后却会直呼绝妙的位置。

    先是师兄逼鬼前辈做活,后有鬼前辈将师兄的白龙截断。

    现在两人谁也没有退路了,不吃对方的大龙就必死无疑。

    针尖对麦芒!

    在这场绝世对局中,墨夏再次深刻意识到了何为围棋。

    虽只有黑白二子,却将生存竞争本质体现的淋漓尽致,只要自己的生存收到威胁,就会以最强有力的方式回击给对方!

    “啪!”

    随着江北然落子在奇位上。

    右下角本就被燃起的战火越烧越旺,两人厮杀的极其惨烈。

    鬼前辈揪住师兄的一条白棋又镇又压,穷追猛打。

    而师兄却突然化作涓涓细流,悄悄地在黑缝中流淌,朝着黑棋的左上角渗透。

    墨夏明白,只要鬼前辈抓不住这条白龙,那么黑棋很快就会全军覆灭。

    黑袍鬼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很快便义无反顾的奔向了最终决战之地!

    左上角。

    第九十八手,江北然“啪”的一子落下,让每一次都能瞬间指出下一步该去哪的鹤袍鬼顿住了。

    ‘太厉害了!太精彩了!!!’

    ‘师兄果然才是真正的围棋之神!’

    之所以内心激动到如此地步,是因为墨夏很快就明白了鬼前辈顿住的原因,是因为师兄利用角部做了一个劫,即使鬼前辈劫胜了,也必须连走三手才能将白子全部吃尽。

    这岂止是妙手,简直是神乎其技!

    然而就在墨夏震惊时,鬼前辈的手指突然落在了定位上。

    看着鹤袍鬼所指的位置,墨夏和江北然同时一愣。

    下一秒,江北然脸上露出了十分快活的笑容。

    ‘痛快!痛快!’

    所谓棋逢敌手,将遇良才。

    只有对手足够强大,赢的时候才会体验到什么叫极致的*。

    墨夏在围棋上的进步速度虽然一直很快,但棋力始终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但这一次!

    江北然终于在这个鹤袍鬼身上找到了棋逢敌手的感觉,这对他来说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乐。

    看到鹤袍鬼绝妙的反击,江北然很想说一句。

    ‘我承认你有资格当我的对手!’

    ‘但今天,会是我赢!’

    “啪!”

    江北然的白子仿佛带着华光一般落在了棋盘上,瞬间将刚准备要化身为黑龙起飞的龙给斩落在地。

    这一下,鹤袍鬼缓缓收回了手,一脸认真的打量起了棋局。

    ‘麻了。’

    看到师兄落子的瞬间,墨夏只觉得一种*的感觉直冲自己天灵感,让他浑身都过了电似的一阵阵发麻。

    在这师兄几乎没怎么思考的一子中,蕴含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仅一招,就将鬼前辈的反击化解,同时落到了只能逃龙的地步。

    可站在鬼前辈的视角看去,墨夏只觉得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如雪崩一般铺天盖地的向它压来。

    鬼前辈下一手将决定一切,他只有逃出这条龙,才能给师兄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然而太迷茫了,墨夏在棋盘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出路。

    这让墨夏忍不住回头朝着鬼前辈看去,而这一看,就把他惊的往后退了一步。

    ‘笑了……鬼前辈他笑了?’

    从见到这位鬼前辈开始,墨夏就以为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鬼。

    他不说话,也不做任何表情,除了看到围棋时眼中偶尔会闪过一丝光芒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流露过。

    然而这一刻他却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开心。

    但这个笑容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很突然。

    在鬼前辈又落下一子后,他脸上的笑容就瞬间逝去,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最后等墨夏输完目宣布了师兄的胜利时,鹤袍鬼已经做出了请的手势,表现出了迫不及待想要再来一局的情绪。

    但江北然却是起身朝着鹤袍鬼拱了拱手。

    “在下还有要事需办,只是看到阁下技艺超绝,才想要对弈一番,如今棋瘾过了,该办正事了。”

    鹤袍鬼听完明显有些急了,伸出手指比划了个一,意思应该是再来一局,一局就好。

    江北然却是笑着摇摇头,应声道:“来日方长,阁下不必急于一时,另外……”江北然拍了拍墨夏的肩膀:“我这弟子就交给您照顾了,他在手谈方面的天赋有多高相信您跟我一样清楚。”

    江北然说完便离开了小屋。

    他之所以要和鹤袍鬼下这一局棋,

    一是的确好奇他的棋艺究竟有多高。

    二是先和他熟络熟络,若是以后发现他真是什么绝世强者化作的鬼魂,江北然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用驭鬼之法将他收为自己的“猛将”。

    三就是江北然明白这种棋痴只要输了一局,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赢回来。

    所以他一定会一直守在这里,甚至就算有事飘走了,也会再想办法飘回来的。

    看着跟出来的墨夏,江北然笑道:“看来你在这并不会无聊,那我就放心了,还是那句话,别光顾着对弈,*也要抓紧。”

    “是!”墨夏躬身行礼道。

    “那就这样,秘籍若是有看不懂的地方你可以写信问我,先走了。”

    “师兄慢走。”墨夏再次躬身行了一礼。

    用卷云筒吹出祥云,江北然教了夏铃铛几遍该怎么用玄气控制住身体不往下掉后带着她一起上了云。

    升空后,坐上云的夏铃铛表现的十分慌张,浑身也紧绷到了极点。

    “保持这个状态,不要让玄气散去。”

    “是……”夏铃铛紧握双拳回答道。

    驾驶着云在空中试飞了几圈,等到夏铃铛勉强适应后江北然才朝着归心宗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