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百零三章 金凤鬼兰

第四百零三章 金凤鬼兰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零三章 金凤鬼兰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

    将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给小七,江北然便让他下去找慎天华了。

    端起茶杯走到窗口,江北然推开窗看向下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不多时,慎天华和穿着一身黑衣的小七走出了茶馆,并迅速融进了人群之中。

    ‘别让我失望啊,小七。’江北然在心中默念道。

    毕竟他对小七的期望绝不止如此,若是连这样的任务小七都要来找他求援的话,那他真的会非常失望,非常非常的失望。

    离开茶楼,江北然坐上祥云去到了施家。

    如今有了贤牌这个身份,江北然也可以自由出入施府。

    在两位守卫尊敬的目光中,江北然去往了圣贤府。

    两日前他便已经收到了施巍奕来信,告知他已经初步安排好了玄坊那些弟子的去处。

    因为信上的言辞并没有催的很急,所以江北然再回了一封他有些事情要办,所以要晚些才能去的信,施巍奕也很快给予了回复,告诉江北然不急,慢慢来就好。

    得知圣贤今日在府上,江北然在侍从的带领下在一处广阔的庭院中见到了施巍奕。

    “忙完正事了?”正在悠闲赏花的施巍奕回过头看向江北然问道。

    “是的,抱歉让圣贤久等了。”

    “不妨事。”摆摆手,施巍奕伸手抚摸着一株蓝花楹的叶子说道:“北然啊,你看我这院子里的花卉如何?”

    环视了一圈周围景色,江北然点头道:“花盘环绕,姹紫嫣红,可谓风景这边独好,琪花片片粘瑶草。”

    “哈哈哈哈,好!好一个琪花片片粘瑶草,北然说话果然中听啊。”大笑几声后施巍奕朝着江北然招手道:“来,我带你去看些好宝贝。”

    “荣幸之至。”朝着施巍奕拱了拱手,江北然跟上了他的脚步朝着花园深处走去。

    从第一次见到施巍奕时,江北然就发现这位圣贤十分喜欢花卉,房间里摆满的皆是奇珍异草,而且明显是精心培养过的。

    如今在见到这庭院,江北然就更确定这是为爱花之人。

    沿着开满花卉的小路来到庭院深处,江北然发现了更多稀有的花卉,甚至不少都是珍奇谱上有名的奇花。

    ‘这么一对比,万花谷里的万花简直是万了个寂寞,质量上完全被这个庭院完爆。’

    环视了一圈,眼尖的江北然很快便发现了一株有奇特的黑色花朵,如果没认错的话,它应该是奇珍谱上排在五十二位的金凤鬼兰。

    这花是九品丹药天罡地元丹的主要药材之一,让江北然甚是眼馋。

    只是施巍奕养的这株金凤鬼兰根茎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已经逐渐无法吸纳灵气了,以江北然专业的目光来看,这花不出三十日便会开始枯萎。

    这让江北然瞬间明白了施巍奕带他过来的目的。

    施巍奕作为爱花之人,又养了这么多奇珍异草,没有理由看不出他这株金凤鬼兰出了问题,只是他自己没法“治”,所以才尝试着叫江北然来看看。

    连阵法、炼丹这样的高端技艺的交待了,花卉自然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

    所以江北然主动走到金凤鬼兰前面说道:“圣贤果然是神通广大,庭院之中竟还栽种着如此奇花,让晚辈好生羡慕啊。”

    施巍奕闻言笑道:“看来北然也是爱花之人,竟一眼就认出这朵稀世之花。”

    “稍有涉猎罢了。”江北然说完突然蹲下身作出仔细观察金凤鬼兰的样子,不一会儿后开口道:“圣贤,您这金凤鬼兰的根部似乎出了些问题,若不及时救治,恐怕会伤着本源啊。”

    施巍奕听完又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微笑:“嚯嚯嚯,北然不愧是北然,一眼便看出了我这花儿的问题,那我便敞开天窗说亮话,这次我带你进来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将它医好,若真能医治好,我定有好礼回报。”

    “圣贤哪里话,帮您处理些小事是晚辈该做的,这金凤鬼兰的问题并不难解决,只要给我两日时间即可。”

    “好,有北然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这件事就全靠你了。”

    事到如今,施巍奕也没有再去感慨江北然的多才多艺,毕竟这年轻人已经给他带来太多惊讶了,如今就算有人告诉他江北然精通所有玄门十六艺,施巍奕也不会太过惊讶了。

    而且江北然如今已经和他们施家成为了同盟关系,自然希望他越厉害越好。

    不然岂不是浪费了他们那一块轻易并不会送出去的贤牌令。

    解决了一处心病,施巍奕指向不远处的一个亭子说道:“花的事就暂且先放一旁,我们去聊聊正事吧。”

    “是。”

    坐到亭子中,施巍奕拿出一本册子推到江北然面前说道:“这上面记载了所有我给他们安排的去处,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

    “既然是圣贤选的,那自然不会有问题。”

    施巍奕听完却是微笑着说道:“嚯嚯嚯,我早已说过,这件事情你才是总指挥,总不能连他们要去哪里都不知道吧?”

    “圣贤所言极是,晚辈这便细细研读一番。”

    将书册打开,江北然认真看了好几页后发现这位圣贤办起来实事来确实靠谱。

    名册上几乎每一个江北然挑选出来的玄坊弟子都被送去了不同的玄艺会,而且还是各国都有。

    并且每一个玄艺会旁边都附加了该玄艺会的历史、声望、特色,以及培养出过哪些厉害高品玄艺师,可以说细致到了极点,让江北然也是收获颇丰。

    等到将名册翻到最后一页,江北然抬头朝着施巍奕拱手道:“圣贤果然是交友广泛,晚辈佩服至极。”

    施巍奕听完摇头微笑道:“嚯嚯嚯,这可不是交友广泛,无非是利益往来罢了,如何,你觉得这样的分配合理否?”

    江北然对六国的玄艺会压根不了解,但从书册上所描写的来看,施巍奕的确是按照江北然的推荐语给他们安排的取去处,每一个都十分恰到好处。

    “合理至极。”

    “那就好,既如此,我就这么办了。”说着施巍奕突然又抬头看了江北然一眼道:“这次族长也听闻了此事,并大力的夸赞了你。”

    “都是晚辈该做的。”

    “另外我把你的具体计划也告知了族长,族长听后很是高兴,并表示计划成功那日会亲自为你庆祝。”

    ‘好家伙……这是吓我来了啊。’

    施巍奕这话表面上是去帮江北然邀功了,但真正的含义是这事族长已经知道了,并且十分重视,要是搞砸了的话,你可就要有麻烦了。

    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江北然还能怎么办呢。

    自己画的饼,含着泪也要吃下去。

    再说他这计划也不是完全画饼,而且周期性极长,之后究竟会怎样发展谁都说不清。

    说不定实际比他计划中发展的还要好,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嘛。

    看着脸上堆满笑容的施巍奕,江北然回以一个更灿烂的微笑道:“多谢圣贤为我请功,此事我定当竭尽全力将它办好。”

    “好说好说,另外这些人既然是你挑出来的,那我觉得这些安排也该由你亲自去说,你觉得呢?”

    “圣贤言之有理,稍后我便去找他们。”

    “好,那既然正事谈完了,我们在聊回我那金凤鬼兰,你打算如何救治它?”

    “根部溃烂本是常见病,只是圣贤你这盆金凤鬼兰有些奇特,它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污染了,并不是那种常见的溃烂,而是如同受到了诅咒一般。”

    “北然果然好见识,那你可否看出我这金凤鬼兰是被何物所污染?”

    “这个我也很难说清,按理说这金凤鬼兰一直待在这个庭院中的话,应该不会受此污染。”

    施巍奕听完明显沉思了片刻才回答道:“好,那救治的事情就全靠你了。”

    “圣贤请放心,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开始为它治疗了。”

    “当然可以。”施巍奕说着站起身微笑道:“嚯嚯嚯,不介意我在一旁观看吧?”

    “圣贤哪里话,当然没问题,”

    江北然说完走到了那盆金凤鬼兰前面,蹲下身取出一把铲子开始小心翼翼的挖土。

    ‘果然是好浓的阴气。’

    在用精神力仔细扫描了金凤鬼兰一遍后江北然确定了它的根部之所以会腐烂就是因为被某种极阴之气给缠上了。

    也不知道是施巍奕拿它做了什么试验,还是将它带去过什么阴气极重的地方。

    反正这花绝不可能是平白无故沾染上此等阴气的。

    虽说阴气是鬼修的力量,但江北然并不打算用鬼修的办法来对付它,而是要用花匠的方式让金凤鬼兰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以此来驱散阴气。

    慢条斯理的为金凤鬼兰修整了一下午,江北然看着已经能够重新吸纳灵气的金凤鬼兰说道:“圣贤,今日便先到此吧,明日我再来帮它巩固一下。”

    看着明显精神了许多的金凤鬼兰,施巍奕满意点头道:“好,今日辛苦你了。”

    “圣贤气,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

    听闻了此事,并大力的夸赞了你。”

    “都是晚辈该做的。”

    “另外我把你的具体计划也告知了族长,族长听后很是高兴,并表示计划成功那日会亲自为你庆祝。”

    ‘好家伙……这是吓我来了啊。’

    施巍奕这话表面上是去帮江北然邀功了,但真正的含义是这事族长已经知道了,并且十分重视,要是搞砸了的话,你可就要有麻烦了。

    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江北然还能怎么办呢。

    自己画的饼,含着泪也要吃下去。

    再说他这计划也不是完全画饼,而且周期性极长,之后究竟会怎样发展谁都说不清。

    说不定实际比他计划中发展的还要好,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嘛。

    看着脸上堆满笑容的施巍奕,江北然回以一个更灿烂的微笑道:“多谢圣贤为我请功,此事我定当竭尽全力将它办好。”

    “好说好说,另外这些人既然是你挑出来的,那我觉得这些安排也该由你亲自去说,你觉得呢?”

    “圣贤言之有理,稍后我便去找他们。”

    “好,那既然正事谈完了,我们在聊回我那金凤鬼兰,你打算如何救治它?”

    “根部溃烂本是常见病,只是圣贤你这盆金凤鬼兰有些奇特,它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污染了,并不是那种常见的溃烂,而是如同受到了诅咒一般。”

    “北然果然好见识,那你可否看出我这金凤鬼兰是被何物所污染?”

    “这个我也很难说清,按理说这金凤鬼兰一直待在这个庭院中的话,应该不会受此污染。”

    施巍奕听完明显沉思了片刻才回答道:“好,那救治的事情就全靠你了。”

    “圣贤请放心,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开始为它治疗了。”

    “当然可以。”施巍奕说着站起身微笑道:“嚯嚯嚯,不介意我在一旁观看吧?”

    “圣贤哪里话,当然没问题,”

    江北然说完走到了那盆金凤鬼兰前面,蹲下身取出一把铲子开始小心翼翼的挖土。

    ‘果然是好浓的阴气。’

    在用精神力仔细扫描了金凤鬼兰一遍后江北然确定了它的根部之所以会腐烂就是因为被某种极阴之气给缠上了。

    也不知道是施巍奕拿它做了什么试验,还是将它带去过什么阴气极重的地方。

    反正这花绝不可能是平白无故沾染上此等阴气的。

    虽说阴气是鬼修的力量,但江北然并不打算用鬼修的办法来对付它,而是要用花匠的方式让金凤鬼兰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以此来驱散阴气。

    慢条斯理的为金凤鬼兰修整了一下午,江北然看着已经能够重新吸纳灵气的金凤鬼兰说道:“圣贤,今日便先到此吧,明日我再来帮它巩固一下。”

    看着明显精神了许多的金凤鬼兰,施巍奕满意点头道:“好,今日辛苦你了。”

    “圣贤气,那晚辈就先告辞了。”,今日便先到此吧,明日我再来帮它巩固一下。”

    看着明显精神了许多的金凤鬼兰,施巍奕满意点头道:“好,今日辛苦你了。”

    “圣贤气,那晚辈就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