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合着你们是干这个的?

第三百九十三章 合着你们是干这个的?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九十三章 合着你们是干这个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让江北然意外的是,这一次施语彤并没有追上来,而是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他离开了。

    ‘她又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江北然并不打算为这个小妖女伤太多脑筋,反正尽量别接触就完事了。

    之后又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江北然的玄艺小弟名单上又多出了三个圈圈,比起昨天来,算是收获颇丰了。

    奈何于十次系统提示又已经用完,江北然只能再次退回万花谷。

    “我打出裘千仞,发动*铁掌水上漂,这回合可以直接攻击你的英雄,造成九点伤害,你的小龙女死了。”

    “哎哎哎,等会儿,等会儿。”

    “等什么等,你已经输了。”

    “你怎么又用这张赖皮卡!”

    “能赢你的卡你都说赖皮。”

    ……

    未进门,江北然就听到了屋内传出的争吵声,耸耸肩,江北然推门走了进去。

    一见小北然回来,施凤兰立即起身跑过来指着施嘉慕说道:“小北然,你再给我组一套卡组嘛!这套根本赢不了她!”

    江北然接过施凤兰手中的卡组看了眼,回道:“我用这个卡组和她对赌过十二局,赢了十局,是最容易赢她的卡组了。”

    “可是……可是……”

    在施凤兰想着用什么理由反驳时,施嘉慕一起站起身朝着江北然喊道:“大叔!我又组了一套卡组,这次肯定能打败你这套六脉神剑!”

    “哦。”

    看着施嘉慕已经完全恢复元气,江北然想着小孩子果然睡一觉就什么烦恼都没了。

    而施嘉慕被江北然这个“哦”激的不轻,掏出卡牌就喊:“大叔,快来一局!今天看我怎么赢你!”

    “等一下!”这时施凤兰喊了一声,然后清了清嗓子,一脸正式的说道:“小北然,今天有两个人来拜访过你,我都替你接待啦。”

    看着施凤兰说完后那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样子,江北然回道:“哪两个人?”

    没得到的表扬的施凤兰鼓了鼓嘴才继续说道:“一个是太乙馆的馆主,他说只要我跟你说他来过,你就会知道是什么事了。”

    江北然点点头,“嗯,还有一个呢?”

    “所以是什么事啊?”施凤兰好奇道。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问。”

    “你才是小孩子!”不满的“哼”了一声,施凤兰继续回答道:“还有一个是彤彤,话说小北然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彤彤啊?”

    ‘彤彤?’愣了一秒,江北然立马反应过来这个彤彤肯定是施语彤没跑了。

    ‘这小妖女怎么还找上门了?’

    对于小妖女知道自己家在这一点江北然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她连自己在找斩日琉都知道,知道他住哪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听到施语彤的名字,施嘉慕也凑过来问道:“难怪大叔上次你听到语彤的名字时就问她的信息,你果然认识她。”

    没有在认不认识施语彤这件事上多做解释,江北然看着施凤兰问道:“她来找我做什么?”

    “又不回答我的问题……”嘟囔一声,施凤兰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江北然到:“诺,她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信?’

    江北然伸手接过,撕开封口将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

    郯国,云州,任武郡。

    斩日琉就在这里哦。

    信纸上的内容虽然只有短短两行,却让江北然再次陷入了惊愕之中。

    “她什么时候来的?”江北然收起信封问施凤兰道。

    “差不多……一个时辰前吧。”施凤兰思考片刻后回答道。

    ‘一个时辰前……也就是说她在玄坊时没跟上来,反而直接把消息送到这了?真是搞不懂她这脑回路……想干嘛?硬送我一份大人情吗?’

    不过人不人情的先不说,这丫头真这么有本事?

    施弘方这个玲珑坊坊主都没听说过的宝物,她不仅知道,而且还知道在哪,要说她是骗人的吧,江北然觉得实在没啥意义,这小妖女妖归妖,但还没无聊到做这种蠢事。

    要说是陷阱吧,系统也没跳提示。

    ‘这不会又是什么幺蛾子寻宝天赋吧?’

    收起思考,江北然看向施嘉慕问道:“你跟这个施语彤很熟吗?”

    “嗯,还行。”

    “你上次告诉我她有着可以躲避危险的能力,那除了这个能力外,再跟我说说她别的事情。”

    虽然江北然并不想和这个施语彤打交道,但现在人家已经缠上来了,而且还送了这么大个人情,他也只好先多了解了解,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

    “语彤啊……”施嘉慕琢磨片刻,回答道:“因为她有能够预知危险的能力,所以家里人无论大小出去时都喜欢带着她,久而久之的她就有点脱离我们这些小辈,经常和族内的中高层打交道。”

    ‘和长辈打交道……’

    这话里江北然突然发现了亮点,有点明白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要找斩日琉的了。

    施弘方在不知道哪里能找到斩日琉的情况下第一时间肯定是去找家族内部询问,有可能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那小妖女听到了。

    “还有呢?”江北然问道。

    “嗯……”施嘉慕思索片刻,继续回答道:“听说圣贤已经准备让她加入猎队。”

    “猎队?”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江北然问道。

    “就是我们家专门负责出外狩猎异兽和寻找天材地宝的小队,一般成员最低修为都是玄宗,但语彤的能力实在太过适合在外冒险,所以圣贤似乎打算破例让她提前加入。”

    ‘嘶……玄宗组成的狩猎小队,好狠,’

    接着施嘉慕又补充说明了一些施语彤的其他实际,但都无关痛痒,并不能让江北然读到什么需要的信息。

    “行,我知道了。”江北然点点头,算是初步了解了这个施语彤。

    “那就快来大战三百回合吧!”施语彤举着手中的卡牌说道。

    “我还得出去一趟,你们俩先玩吧。”江北然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

    “哎!”施语彤喊了一声后泄气般的重新坐了下来,看着小姨妈问道:“你说大叔是不是去找语彤了?”

    “有可能吧。”

    “奇怪……”

    “怎么了?”施凤兰奇怪道。

    “既然大叔认识语彤的话,上次去金鼎岛为什么不把她带上呢,害得我总是很有愧疚感。”

    “咦,你答应过彤彤要带她上岛吗?”

    “对啊,原本我想着她预知危险的能力在岛上肯定很好用嘛,谁知道……算了算了,不提了,也不知道大叔怎么认识她的,按理来说语彤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的啊。”

    “那可是小北然,能一样嘛。”嘚瑟的说了一句,施凤兰举起手中的卡牌道:“来来来,再打一局,这次我一定赢你。”

    “哈哈哈!不!可!能!来来来。”

    ……

    此刻已经离开万花谷的江北然并没有去寻找施语彤,而是来到了太乙馆。

    至于施语彤的事,江北然还是准备先看看能不能取到斩日琉,若是能取到,这个人情他自然会记在心里,若是取不到,就回来问问施语彤为什么说斩日琉在那,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下一步线索。

    刚走进太乙馆,江北然就听到楼上招呼道。

    “北然啊,快些上来,有好消息告诉你。”

    “噔噔噔……”

    一连串脚底与木地板特有的碰撞声后,江北然来到了二楼,并发现慎天华也在这里。

    “大师。”慎天华起身朝着江北然行礼道。

    江北然听完朝着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来,北然,快坐,这次老慎可是带着充足的诚意来了,我这回也沾沾你的光。”

    ‘沾光?’

    有些疑惑的江北然坐到了陆阳羽身边,同时和他一起看向了慎天华。

    将面前的酒碗向旁边推了推,慎天华郑重的开口道:“首先我对上次语言不当表示歉意,也绝无让大师无偿帮我的意思,只是在下身无长物,实在拿不出什么能让大师看得上眼的法宝,所以思来想去,唯一可能让大师感兴趣的也就只有这套古籍了。”

    慎天华说着从乾坤戒中拿出了八卷竹简,整齐叠好后推到了江北然面前。

    ‘又是古籍?你丫搞批发的啊?’

    在江北然印象中,这种远古时代遗留下来的书籍还是挺少见的,不然现代人也不会对远古时期有这么多疑惑,比如玄帝为何会消失,人类在有文字记录的觉醒究竟是不是第一次觉醒等等。

    而且这种古籍价值大多都不低,原因是这些古籍上记载的不论是招式还是阵法都十分强力。

    甚至还有不少未开封的古籍被当做“盲盒”来售卖,又由于曾经有人在这种“盲盒”中抽到过地级*的原因,所以古籍的价格一度被炒的很高。

    慎天华区区一个散修,身上竟然有两本古籍,也算是很不玄学了。

    看着江北然打量自己的眼神,慎天华不等被问,就主动解释道:“多年前在下学会了一种搜寻古籍的秘法,故而才能有这种收藏。”

    “搜寻古籍的秘法?”江北然饶有兴趣的说了一句。

    比起眼前的这套古籍来,他自然对这种秘法更感兴趣,再想起慎天华口中那些和他争夺古籍的人,江北然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新的群体。

    古籍猎人。

    慎天华当然也感觉到江北然对他如何找到古籍的秘法更感兴趣,便直接说道:“若是江大师对此秘法感兴趣,在下也知无不言。”

    江北然听完直接将那一摞古籍推回到了慎天华面前。

    “我确实很感兴趣。”

    ‘竟然真的这么不气吗……’

    寻找古籍毕竟是他吃饭的本事,一般人都会避讳一下,但这位江大师明显没有这个意思。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慎天华都说自己知无不言了,而且人家又把古籍推回来做等价交换,他也只好点头答应,然后看向陆阳羽道:“你这便宜可越占越大了啊。”

    陆阳羽优哉游哉的喝了口酒,笑道:“都是兄弟嘛,说这话就见外了。”

    对这没脸没皮的发不起脾气,慎天华收回眼神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罗盘道:“寻找古籍需要两大玄艺之术,一为阵法,二为乾坤,若是再精通风水,那便能事半功倍。”

    江北然点点头,“接着说。”

    “之所以要懂风水,是因为必须懂得如何分辨形势理气,龙沙穴水,如此才能鉴定出古籍有可能存在的地方,等确定了大概方向后没变要用罗盘金针定位,大师应该知道,罗盘上共分三百六十刻,每三十刻为一山,共二十四山,若要准确的找出古籍,就要在二十四山上再画出等分,共一百二十份,然后……”

    ‘嗯?’

    江北然总感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不停在他脑中回荡,并且越来越清晰。

    “慎大师所说的……莫非是盗墓?”

    终于,在慎天华讲的越发兴起时,江北然忍不住出言打断。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慎天华愣神片刻后,才朝着江北然拱手道:“莫非大师……也是同行?”

    ‘尼玛……’

    在确定了自己的猜错之后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喷了一句,什么要会阵法,要会乾坤术,还神神秘秘的吹的这么高大上。

    结果这伙人压根不是什么古籍猎人,而是正儿八经的盗墓贼啊!

    摆摆手,江北然回道:“略有耳闻,所以慎大师刚才所说的秘法便是盗墓之术?”

    “大师说的不错,但我们通常都称之为寻龙摸金。”

    ‘我摸你妈了个#¥@¥’

    来到这玄龙大陆这么久,江北然还真是第一次听说盗墓这个行业,也不知道它是太神秘呢,还是太高端,所以压根就没传开来。

    但听着一个个熟悉的词汇从慎天华口中蹦出,江北然实在忍不住吐槽的心。

    不过仔细想来,盗墓和古籍的确是有着密切的联系,也只有那些古老的墓穴中,才有可能隐藏着这些记载着他们那段历史的书籍。

    “所以慎大师这次是在寻找古籍时撞上了同行,所以才只抢到了残本?”

    “大师英明。”

    ‘菜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