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拿出你的诚意来

第三百九十一章 拿出你的诚意来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九十一章 拿出你的诚意来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三年前,施家小姐施芳蔼,也就是施舫主的发妻,在一场与异族的混战中身受重伤,差点就伤到了根基。战后所有人发现施舫主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的那种。“

    “就这样施舫主消失了整整一个月,就在所有人还在思考施舫主究竟去了哪里时,他突然就回到了内城,右手还提着一个异族的头颅。”

    说到这,陆阳羽问江北然道:“相信你应该猜到发生什么了吧。”

    “他去异界手刃了伤害她妻子的异族?”

    “没错!”陆阳羽用力的点点头“没人能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只身一人跟着撤退的异族去往了他们的大陆,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不仅宰了那个修为比他更高的异族,还能能活着顺利归来,简直不可思议。”

    “后来这件事传出去后不仅帮舫主立下了赫赫威名,更是人世人明白了一件事……”

    “绝对别伤到施焱的妻子!”

    “太恐怖了这个人,为报妻仇,竟然以身犯险到这个地步,更恐怖是的还让他做成了。”

    说完这些,陆阳羽又朝着江北然竖了个大拇指。

    “连这位煞神的女儿都敢泡,我陆某人愿称你为艺高人胆大!”

    没有理会陆阳羽的敬佩之语,江北然实在难以将故事中的这个煞神和天天像跟踪狂一样盯着自己女儿,时不时还用幼稚方法威胁一下自己的男人联系到一起。

    它不匹配啊!

    见江北然不搭茬,陆阳羽又道:“不过我以前常听闻施舫主的女儿总是行些叛逆之事,也不知道是舫主对自己的女儿没辙,还是常年在海上,所以疏于管教了。”

    江北然虽然知道正确答案,但他肯定不能说。

    不过说起这件事来,江北然至今还是没想明白,施凤兰既然可以长期待在施家,和其他亲戚见面时也丝毫没有避讳。

    为何唯独她的父母从来没来找过她?

    总不能那个恶煞缠体只针对她父母吧……

    思考片刻,江北然突然看向陆阳羽道:“不知陆馆主

    可否识得谷良人?”

    施凤兰这恶煞缠体一事,谷良人肯定是权威,所以江北然想来想去,施凤兰父母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应该是他交待过些什么。

    听到江北然的问题,陆阳羽愣了片刻才回答道:“要不是我瞎,我一定要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你一眼,三目仙翁谷良人的名号你都没听过?”

    “没听过。”江北然直接摇头。

    “你还真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感慨一句,陆阳羽继续解释道:“谷仙翁前知一百年,后知一百年,乃是……”

    “等等。”江北然打断了陆阳羽的话,“这不是形容缥缈宗弟子的吗?”

    “怪事,仙翁名号你都不曾听闻,反而知道这缥缈宗。”吐槽完,陆阳羽继续道:“没错,许多人都认定古仙翁就是缥缈宗出来的弟子,不然不可能有着如此通天的本领。”

    “不知是怎么个通天法?”

    “逢卦必准,只要是谷仙翁卜出来的卦,就从来没有不准过,这够不够通天?”

    “那确实厉害。”江北然点点头。

    见江北然仍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陆阳羽不禁强调道:“是从未算错过,从未!你能明白这有多可怕吗?”

    “嗯,厉害。”

    “……”

    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反应,陆阳羽也只好继续道:“所以你为何突然问起仙翁?”

    “有些事想问问,陆馆主可知我去哪能找着他吗?”

    “跟你有一样问题的人海了去了,但知道仙翁住所的地方也就这么寥寥数人,你真想知道的话,不妨去问问族圣,他也许知道。”

    这么神秘……

    点点头,江北然回答道:“多谢馆主告知。”

    聊天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太乙馆,陆阳羽说道:“仙翁的事晚些再聊,老慎在上面估计等急了都,我们还是快些上去吧。”

    “好。”

    江北然点点头,随同陆阳羽来到了二楼。

    “大师!”一见到江北然,慎天华便激动的走了过来,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

    “听陆馆主说,你寻找其他古籍残本的行动不太顺利?”

    “唉……”慎天华长叹一口气,“确实非常不顺利。”

    这时一旁的陆阳羽对着两人说道:“先坐,先坐,坐下来谈,我去拿些酒来。”

    坐上灯挂椅,慎天华看着对面的江北然开口道:“自从上次与大师一别,我便一直想方设法想要和另外几人达成合作,先将古籍凑齐,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了,他们不仅没有跟我合作的意愿,还差点通过我留下的信息杀掉我,若不是我留了后手,恐怕就没命回来了。”

    所以就是没得谈咯?

    听到对方都下了杀手,江北然就知道合作已经是不可能合作了,慎天华如今已成惊弓之鸟,绝不可能再去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所以现在慎天华想要得到所有古籍残本的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抢!

    “我说你现在跟我说话就非得藏半截是吧?刚怎么没听说你差点丢了性命?”抱着酒坛回来的陆阳羽看着慎天华问道。

    慎天华听完回答道:“丢人的事情我不想讲两遍,你这会儿不也听着了。”

    “行,这回算你有理。”将酒坛放到桌上,陆阳羽一边开封一边念道:“那几个人做的还真绝,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这一出手就要杀人也实在是过分了些。”

    “还不是仗着自家宗门厉害,做事横行霸道惯了。”慎天华怨声道。

    “你说的是绝地殿还是世尊谷?”

    “都是!”

    陆阳羽听完大笑起来,“看来你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是谁要对你下杀手,老弟,越活越回去了啊。”

    横了陆阳羽一眼,慎天华怒道:“我说你到底是来笑我的,还是来帮我出主意的。”

    “先笑完,再帮你出主意嘛,不耽误,不耽误。”陆阳羽说着先给江北然倒了一碗酒,然后问道:“江大师,您看这事如何办比较好?”

    看着慎天华立即向自己投来的眼神,江北然开口道:“再跟我说说另外几个古籍残本的拥有者吧,具体点。”

    见到大师似乎真愿意帮自己出主意,慎天华立马激动道:“回大师的话,现在持有古籍残本的一共三人,第一个是绝地殿的卿,第二个是世尊谷的内门弟子,还有一个应该是散修。”

    意识到江北然估摸着完全没听过这几个宗门,刚给自己斟满一碗酒的陆阳羽补充说明道。

    “这绝地殿是祁国的宗门,宗主是玄尊境*者。世尊谷则是嵇国的宗门,不过宗主弱了些,只是个玄宗,我之所以知道这宗门是因为他们宗里的高品阵法师颇多,与其说是个宗门,更像是玄艺会,但也因为如此,这个宗门的靠山不少,所以才能屹立不倒。”

    “牵扯的还真多啊……”

    意识到这还是个“国际”纠纷,而且主要人员靠山一个个都不弱的样子,江北然感觉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想到自己最近已经卷入不少事件,而且自己还有很多待处理的事情,江北然本有些不想再管此事,但一想到那古籍上可能记载着的超大型阵法,江北然还是将眼神望向了慎天华。

    “不知云华大师背靠的是哪个宗门?”

    不等慎天华开口,一旁的陆阳羽就替他回答道:“他原本是昇阳宗的卿,前些年闹脾气退出了,后来就一直是散修的身份,不然也不至于投奔我这来。”

    听到陆阳羽揭自己老底,慎天华本想骂他两句,但看了眼坐在对面的江大师,就决定还是先解决了这件事后再说。

    思考片刻,江北然看向慎天华道:“相信你已经明白,既然谈判已经破裂,合作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你来找我想办法,是想让我教你怎么把另外几人手中的残本抢过来?”

    “大师英明。”慎天华也没遮遮掩掩,直接拱手称是。

    “那你为何不直接通过陆馆主的关系寻找施家帮忙,而要来找我?”

    从刚才的描述中来看,另外三人的宗门都没有玄圣坐镇,用施家来压他们的话,要不残本收回来的难度并不高。

    “这……”端着酒碗的慎天华犹豫片刻,放下碗叹息道:“我既然会选择脱离宗门,就是因为不想被压榨,若是将古籍的事情告诉施家,取回古籍确实不难,但到那时古籍和我的关系恐怕也就不大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来求我的话,付出的代价会比较小?”

    慎天华听完连忙喊道:“在下绝无此意!”

    “那你倒解释解释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慎天华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江北然摇摇头,起身道:“等你想好怎么表达你的诚意再来找我,当然,留给你的时间不会太多。”

    说完便朝着楼下走去。

    “大师?大师!”追上去喊了两声的慎天华叹了口气,慢慢又走回了灯挂椅旁坐下。

    “吃瘪了吧。”正悠哉喝酒的陆阳羽笑道。

    “我说你还算不算朋友,这种时候还幸灾乐祸?”

    “早跟你说过别想在这位江大师这里占便宜吗,你不会真以为跑来这卖卖惨就会让他帮你吧?”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点点头,江北然回答道:“多谢馆主告知。”

    聊天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太乙馆,陆阳羽说道:“仙翁的事晚些再聊,老慎在上面估计等急了都,我们还是快些上去吧。”

    “好。”

    江北然点点头,随同陆阳羽来到了二楼。

    “大师!”一见到江北然,慎天华便激动的走了过来,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

    “听陆馆主说,你寻找其他古籍残本的行动不太顺利?”

    “唉……”慎天华长叹一口气,“确实非常不顺利。”

    这时一旁的陆阳羽对着两人说道:“先坐,先坐,坐下来谈,我去拿些酒来。”

    坐上灯挂椅,慎天华看着对面的江北然开口道:“自从上次与大师一别,我便一直想方设法想要和另外几人达成合作,先将古籍凑齐,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了,他们不仅没有跟我合作的意愿,还差点通过我留下的信息杀掉我,若不是我留了后手,恐怕就没命回来了。”

    所以就是没得谈咯?

    听到对方都下了杀手,江北然就知道合作已经是不可能合作了,慎天华如今已成惊弓之鸟,绝不可能再去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所以现在慎天华想要得到所有古籍残本的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抢!

    “我说你现在跟我说话就非得藏半截是吧?刚怎么没听说你差点丢了性命?”抱着酒坛回来的陆阳羽看着慎天华问道。

    慎天华听完回答道:“丢人的事情我不想讲两遍,你这会儿不也听着了。”

    “行,这回算你有理。”将酒坛放到桌上,陆阳羽一边开封一边念道:“那几个人做的还真绝,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这一出手就要杀人也实在是过分了些。”

    “还不是仗着自家宗门厉害,做事横行霸道惯了。”慎天华怨声道。

    “你说的是绝地殿还是世尊谷?”

    “都是!”

    陆阳羽听完大笑起来,“看来你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是谁要对你下杀手,老弟,越活越回去了啊。”

    横了陆阳羽一眼,慎天华怒道:“我说你到底是来笑我的,还是来帮我出主意的。”

    “先笑完,再帮你出主意嘛,不耽误,不耽误。”陆阳羽说着先给江北然倒了一碗酒,然后问道:“江大师,您看这事如何办比较好?”

    看着慎天华立即向自己投来的眼神,江北然开口道:“再跟我说说另外几个古籍残本的拥有者吧,具体点。”

    见到大师似乎真愿意帮自己出主意,慎天华立马激动道:“回大师的话,现在持有古籍残本的一共三人,第一个是绝地殿的卿,第二个是世尊谷的内门弟子,还有一个应该是散修。”

    ”

    百分之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