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八十八章 鬼修

第三百八十八章 鬼修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八十八章 鬼修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咕嘟嘟嘟嘟……”

    当侍女将酒坛上的封揭开,往江北然那边的酒碗里倒酒时。

    就见陆阳羽说眉头一皱,说道:“不是让你拿最好的酒来吗?”

    侍女连忙放下酒坛慌张行礼道:“馆主,这就是您酒窖里最好的酒了。”

    “怎么可能!?别说最好的酒了,这玩意儿也叫酒?”陆阳羽喝道。

    “馆主,这真是您最好的一坛了……”

    见江北然半天不接话,陆阳羽只好端起酒对他说道:“北然啊,你看我这就只有这种下等货色了,你就讲究着喝点吧。”

    江北然听完笑着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坛锦波春说道:“哥哥想喝好酒直说就是,我这有。”

    陆阳羽听罢高兴至极,抱过酒坛就将封接了开来。

    “吸~”

    表情浮夸的用力吸了一口,陆阳羽看着那侍女说道:“闻闻!这才叫好酒!快把我兄弟碗里的马尿倒掉,我要亲自给我兄弟斟酒。”

    “是。”侍女应了一声,拿起江北然的江北然的酒碗就往酒缸里倒了回去。

    “好了,这里没你事了,先下去吧。”

    等侍女走后,陆阳羽捧起酒坛就往江北然的碗里开始倒酒。

    看着陆阳羽殷勤的样子,江北然就知道他肯定是没酒喝了,但江北然清楚记得走之前还给他留了不少好酒的,这就喝完了?

    ‘酒蒙子不愧是酒蒙子。’

    将两碗酒都倒满,陆阳羽捧起其中一碗朝着江北然举了举说道:“来,兄弟,哥哥先敬你一杯。”

    端起碗与陆阳羽碰了一下,江北然开口道:“哥哥这可是又没酒了?”

    “哈哈哈,要不说兄弟你懂哥哥呢,没了,是真没了,自从喝了兄弟你酿的酒后,原本我收藏的那些酒是一口都喝不下去,不瞒你说,你要再不回来,哥哥我就真要馋死在这了。”

    “好说,好说,小弟过会儿就再给你松些来。”

    “哈哈哈!那我可就不气了,当然,做哥哥的也不百喝你的,你之前不是说少个趁手的转经轮嘛,我帮你弄来了一个。”

    陆阳羽说完便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个嵌着三块不同颜色宝石的转经轮递向江北然。

    “有劳哥哥费心了。”

    接过陆阳羽手中的转经轮,江北然稍微打量了一下便在心中下了定论。

    ‘好宝贝。’

    由于这个大陆上能看到鬼魂的*者极少,所以针对怨魂或者残魂的法器并不多。

    大多数法器的作用都是为了辅助阵法。

    而这转经轮就是一种完全为了超度而生的法器了。

    所谓转经即念经,经轮上刻着六字真言,每转一圈就等于念了一遍经,转的越快就等于诵念的越快,而诵念的越快,自然超度的也越快。

    江北然自从能看到灵魂后就一直在寻找这种法器,但一直没啥进展。

    顾清欢从各种寺庙替他搜罗来的转经轮都是凡俗之物,根本不具备任何真正的超度之力。

    所以来到六国后,江北然就一直想着在这能不能找到点真东西。

    毕竟晟国能看到灵魂的*者极少,不代表六国的也少。

    而法器从来都是和阵法息息相关的,所以陆阳羽作为江北然在六国认识的前最高品阵法师,江北然和他聊天时就谈及了想要找寻转经轮的诉求。

    当时正酒过三巡,听到江北然说想要转经轮,陆阳羽立刻拍着胸脯保证绝对给他弄个好宝贝来。

    原本江北然还担心他酒一醒就把这事忘了,如今看来他还挺靠谱。

    又捧起酒坛给自己倒满一碗酒,陆阳羽看着认真打量转经轮的江北然说道:“莫非兄弟也看得见那些脏东西?”

    听到陆阳羽这个“也”字,江北然顿时来了兴致。

    到目前为止,他认识能见到鬼的*者一共就俩,一个是已经被他拍死的田格,一个是他刚教会识鬼之术的墨夏。

    也就是说和算命卜卦一样,在对付鬼这件事上,江北然也是找不到任何人交流。

    如今听到陆阳羽似乎认识能见着鬼的,自然打算躲打听打听。

    端起酒碗与陆阳羽碰了一下,江北然回道:“若哥哥说的是那些怨魂,那小弟的确是能见到。”

    “嘿,你小子身上真是啥怪事都有,这世道天生阴阳眼的鬼修可不多,算是你,我也就认识三个。”

    ‘才三个吗……看来六国的鬼修也不多啊。’

    喝掉碗中酒,江北然拿起那转经轮问道:“这是哥哥你问其中一人要来的?”

    “对,说来那人在研究鬼魂这一事上也算个全才,法器,*,捉鬼那是样样精通。”

    “哦?”江北然顿时兴趣更浓了,“不知哥哥可否为小弟引荐一二,在鬼修这件事上小弟一直找不着同道中人,苦恼得很。”

    “行倒是行……就是那人性格有些孤僻,不爱见生人,为兄先帮你说些好话,再想办法将你引荐给他如何?”

    “那就多谢哥哥了。”江北然说着拿起酒坛给陆阳羽满上了一碗。

    “跟我你还气啥,我还怕你没事情麻烦我呢,那就这么说了,我明天就动身去找她,尽快给你回复,哦对了,还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老慎那本古籍有眉目了嘛,但前些日他又写信来说事情变麻烦了。”

    江北然也不搭话,就继续静静的听。

    又喝了一口碗中的酒,陆阳羽抹了抹嘴继续道:“老慎原本是想更另外几个残本的持有者合作,但现在看来他们都没什么诚意,而想要抢过来的话,那几个人背景都不小,本身修为也不低,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陆阳羽说到这顿了顿,发现江北然并没有要出主意的意思。

    于是沉思片刻后,陆阳羽突然换了个话题道:“北然啊,我听说这次金鼎岛是你带的队伍夺了魁,还没来得急向你道喜呢,来,敬你一碗。”

    听陆阳羽话题转的这么生硬,江北然也没去点破,只是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拿起碗与陆阳羽碰了一下。

    将碗中酒一饮而尽,陆阳羽继续道:“哥哥我一直知道老弟你不是池中物,能短时间内就在这施家混的这么好的也就见过你一个,老慎这件事上……要不你帮着出出主意?当然,报酬肯定少不了你的。”

    “既然哥哥都开口了,那这忙小弟自然要帮。”

    “好!那为兄就替老慎先谢谢你。”

    在陆阳羽给自己倒酒时,江北然问道:“那还请哥哥先给我说说,这事儿的具体经过,我才能分析一二。”

    “那我还是把老慎叫过来亲自跟你说吧,这老小子说话遮遮掩掩的,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他那本古籍究竟是怎么回事。”

    “也好。”江北然点了点头。

    ——————————————————————————————————

    “咕嘟嘟嘟嘟……”

    当侍女将酒坛上的封揭开,往江北然那边的酒碗里倒酒时。

    就见陆阳羽说眉头一皱,说道:“不是让你拿最好的酒来吗?”

    侍女连忙放下酒坛慌张行礼道:“馆主,这就是您酒窖里最好的酒了。”

    “怎么可能!?别说最好的酒了,这玩意儿也叫酒?”陆阳羽喝道。

    “馆主,这真是您最好的一坛了……”

    见江北然半天不接话,陆阳羽只好端起酒对他说道:“北然啊,你看我这就只有这种下等货色了,你就讲究着喝点吧。”

    江北然听完笑着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坛锦波春说道:“哥哥想喝好酒直说就是,我这有。”

    陆阳羽听罢高兴至极,抱过酒坛就将封接了开来。

    “吸~”

    表情浮夸的用力吸了一口,陆阳羽看着那侍女说道:“闻闻!这才叫好酒!快把我兄弟碗里的马尿倒掉,我要亲自给我兄弟斟酒。”

    “是。”侍女应了一声,拿起江北然的江北然的酒碗就往酒缸里倒了回去。

    “好了,这里没你事了,先下去吧。”

    等侍女走后,陆阳羽捧起酒坛就往江北然的碗里开始倒酒。

    看着陆阳羽殷勤的样子,江北然就知道他肯定是没酒喝了,但江北然清楚记得走之前还给他留了不少好酒的,这就喝完了?

    ‘酒蒙子不愧是酒蒙子。’

    将两碗酒都倒满,陆阳羽捧起其中一碗朝着江北然举了举说道:“来,兄弟,哥哥先敬你一杯。”

    端起碗与陆阳羽碰了一下,江北然开口道:“哥哥这可是又没酒了?”

    “哈哈哈,要不说兄弟你懂哥哥呢,没了,是真没了,自从喝了兄弟你酿的酒后,原本我收藏的那些酒是一口都喝不下去,不瞒你说,你要再不回来,哥哥我就真要馋死在这了。”

    “好说,好说,小弟过会儿就再给你松些来。”

    “哈哈哈!那我可就不气了,当然,做哥哥的也不百喝你的,你之前不是说少个趁手的转经轮嘛,我帮你弄来了一个。”

    陆阳羽说完便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个嵌着三块不同颜色宝石的转经轮递向江北然。

    “有劳哥哥费心了。”

    接过陆阳羽手中的转经轮,江北然稍微打量了一下便在心中下了定论。

    ‘好宝贝。’

    由于这个大陆上能看到鬼魂的*者极少,所以针对怨魂或者残魂的法器并不多。

    大多数法器的作用都是为了辅助阵法。

    而这转经轮就是一种完全为了超度而生的法器了。

    所谓转经即念经,经轮上刻着六字真言,每转一圈就等于念了一遍经,转的越快就等于诵念的越快,而诵念的越快,自然超度的也越快。

    江北然自从能看到灵魂后就一直在寻找这种法器,但一直没啥进展。

    顾清欢从各种寺庙替他搜罗来的转经轮都是凡俗之物,根本不具备任何真正的超度之力。

    所以来到六国后,江北然就一直想着在这能不能找到点真东西。

    毕竟晟国能看到灵魂的*者极少,不代表六国的也少。

    而法器从来都是和阵法息息相关的,所以陆阳羽作为江北然在六国认识的前最高品阵法师,江北然和他聊天时就谈及了想要找寻转经轮的诉求。

    当时正酒过三巡,听到江北然说想要转经轮,陆阳羽立刻拍着胸脯保证绝对给他弄个好宝贝来。

    原本江北然还担心他酒一醒就把这事忘了,如今看来他还挺靠谱。

    又捧起酒坛给自己倒满一碗酒,陆阳羽看着认真打量转经轮的江北然说道:“莫非兄弟也看得见那些脏东西?”

    听到陆阳羽这个“也”字,江北然顿时来了兴致。

    到目前为止,他认识能见到鬼的*者一共就俩,一个是已经被他拍死的田格,一个是他刚教会识鬼之术的墨夏。

    也就是说和算命卜卦一样,在对付鬼这件事上,江北然也是找不到任何人交流。

    如今听到陆阳羽似乎认识能见着鬼的,自然打算躲打听打听。

    端起酒碗与陆阳羽碰了一下,江北然回道:“若哥哥说的是那些怨魂,那小弟的确是能见到。”

    “嘿,你小子身上真是啥怪事都有,这世道天生阴阳眼的鬼修可不多,算是你,我也就认识三个。”

    ‘才三个吗……看来六国的鬼修也不多啊。’

    喝掉碗中酒,江北然拿起那转经轮问道:“这是哥哥你问其中一人要来的?”

    “对,说来那人在研究鬼魂这一事上也算个全才,法器,*,捉鬼那是样样精通。”

    “哦?”江北然顿时兴趣更浓了,“不知哥哥可否为小弟引荐一二,在鬼修这件事上小弟一直找不着同道中人,苦恼得很。”

    “行倒是行……就是那人性格有些孤僻,不爱见生人,为兄先帮你说些好话,再想办法将你引荐给他如何?”

    “那就多谢哥哥了。”江北然说着拿起酒坛给陆阳羽满上了一碗。

    “跟我你还气啥,我还怕你没事情麻烦我呢,那就这么说了,我明天就动身去找她,尽快给你回复,哦对了,还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老慎那本古籍有眉目了嘛,但前些日他又写信来说事情变麻烦了。”

    江北然也不搭话,就继续静静的听。

    又喝了一口碗中的酒,陆阳羽抹了抹嘴继续道:“老慎原本是想更另外几个残本的持有者合作,但现在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