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容易打听的消息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容易打听的消息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容易打听的消息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深夜,林诗蕴独自坐在海边发呆,回想着这次金鼎岛之行发生的种种事情。

    差点被自己最厌恶的人抓住时,那个人神兵天降,虽然林诗蕴那时已经晕了过去,却能想象到大师的英姿,毕竟曾经在祁国时她已经见过一次。

    之后差点命丧石灵之手,千钧一发之际又是那人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危机。

    林诗蕴很确定自己当时见到大师时是懵的,因为她根本没有想到过大师会出现在这座岛上。

    就如同上次在五里沟时不曾想过会有人来救她一样。

    但那个男人总是能在不可能的时间和不可能的地方出现。

    算上这次,已经欠了他三条,不对,四条命了。

    林诗蕴想着随手捡起一粒小石子朝着海里扔去。

    开着海水中泛起的涟漪,林诗蕴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报答这份恩情了。”

    “听小七说你已经打听到了皇蛊的消息。”

    就在林诗蕴叹气时,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

    “大……大师!?”被吓到几乎要跳起来的林诗蕴回头看着江北然喊道。

    “嗯,是我。”江北然点了点头。

    江北然在飞府中瞅着晚会应该已经结束,就想着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林诗蕴问问消息。

    毕竟现在离系统提示的三年之期只剩下了不到一年,那些宝材的搜寻必须赶紧提上日程了,不然万一再遇上像木灵气地脉那次一样的不可抗力,那就有大麻烦了。

    深吸一口气,情绪逐渐平复的林诗蕴点头道:“是的,我的确搜到了一些关于皇蛊的消息,但我不能确定是否是大师您口中的哪种皇蛊。”

    “但说无妨。”

    “因为蛊是禁忌之物,所以在找寻大师您说皇蛊时很多消息我也难辨真假,所以只能选出其中可信度最高的一条来告诉你。”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表示对林诗蕴话语的认可。

    在对蛊态度上,六国和晟国一样,都是坚决打击,正因如此,江北然一开始就想到过找寻皇蛊的难度,恐怕比另外几个宝材加起来还要大。

    所以在听小七告诉他林诗蕴已经找到皇蛊消息时属实有些意外。

    但现在听来,这只是一个还无法确定真伪的线索,但总比没有强。

    将一卷地图从乾坤戒中拿出,林诗蕴将它递向江北然说道;“在曾国的一处地下黑市中,曾经出现过皇蛊买卖的消息,具*置我已经标在了地图上。”

    曾国……黑市……

    听到是传闻中通商最发达,人员也最鱼龙复杂曾国,江北然一下就觉得林诗蕴的消息靠谱了起来。

    “曾经是指多久以前。”江北然问道。

    “三个月至四个月之间。”

    “有更具体的消息吗。”

    林诗蕴思索片刻,回答道:“告诉我消息那人认识曾国诸多黑市商人,也认识不少黑市幕后真正的掌权者,他告诉我曾经有人在黑市询问过一种叫做极乐花的东西,目的就是用来制作皇蛊。”

    极乐花……江北然在记忆库中翻找了片刻,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完全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林诗蕴摇摇头,“大师您说的皇蛊实在太神秘,而且我也不敢大肆宣扬着去寻找,所以直到这么点消息,还请大师原谅。”

    “不必道歉,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江北然这句话说的倒是真心实意,毕竟他原本压根就没想过林诗蕴真能找到皇蛊的消息。

    毕竟就如她所说的那样,皇蛊不仅是禁忌之物,而且极其神秘,同时还不能发动大量人员去找,搜寻难度之高可见一斑。

    看来她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的寻找福地洞天倒也不是全在玩,还是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这种人脉很多时候都特别好用。

    见大师能理解自己的难处,林诗蕴也是在心里松了口气,同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大师,回去以后我就能拿到两仪秘羽了,到时候怎么给你?”

    江北然听完从乾坤戒中掏出一叠符纸,在告诉了林诗蕴灵纸鸢的用法后继续道:“等你拿到后将信送来给我,我会找地方与你见面。”

    “好,我一定会尽快的。”

    想到马上就又有和大师见面的机会,林诗蕴内心顿时雀跃起来,刚才心中即将分别的苦涩也被冲淡了许多。

    “那就这样,我期待着你的消息。”江北然说完便消失在原地。

    见到大师离去,林诗蕴心中虽有些失落,但想到马上就又能见面,就又精神了起来。

    再去多打探一些皇蛊的消息吧,下次一定要让大师躲我刮目相看。

    离开海边,稍加思考的江北然决定先回施家的飞府去,虽然他还有些事情要交待小七和居子民,但今夜他们注定是最亮的那两颗星,身边估计早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想着自己要交待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江北然就果断回了飞府。

    “小北然!”

    回到飞府,江北然刚要去到自己房间,就见施凤兰已经朝他跑了过来。

    “有事?”江北然开口道。

    “嗯!有事!”

    “说吧。”

    施凤兰刚要开口,就看到施阳曦走了过来。

    “恭喜你。”

    一句没头没脑的祝贺语让江北然有些懵,也不知道这位施家当代家主是在恭喜他赢下了这次碧霄会呢,还是恭喜他当上了贤牌。

    没等江北然问问自己何喜之有,施阳曦便继续说道。

    “跟我来吧,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

    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之后差点命丧石灵之手,千钧一发之际又是那人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危机。

    林诗蕴很确定自己当时见到大师时是懵的,因为她根本没有想到过大师会出现在这座岛上。

    就如同上次在五里沟时不曾想过会有人来救她一样。

    但那个男人总是能在不可能的时间和不可能的地方出现。

    算上这次,已经欠了他三条,不对,四条命了。

    林诗蕴想着随手捡起一粒小石子朝着海里扔去。

    开着海水中泛起的涟漪,林诗蕴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报答这份恩情了。”

    “听小七说你已经打听到了皇蛊的消息。”

    就在林诗蕴叹气时,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

    “大……大师!?”被吓到几乎要跳起来的林诗蕴回头看着江北然喊道。

    “嗯,是我。”江北然点了点头。

    江北然在飞府中瞅着晚会应该已经结束,就想着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林诗蕴问问消息。

    毕竟现在离系统提示的三年之期只剩下了不到一年,那些宝材的搜寻必须赶紧提上日程了,不然万一再遇上像木灵气地脉那次一样的不可抗力,那就有大麻烦了。

    深吸一口气,情绪逐渐平复的林诗蕴点头道:“是的,我的确搜到了一些关于皇蛊的消息,但我不能确定是否是大师您口中的哪种皇蛊。”

    “但说无妨。”

    “因为蛊是禁忌之物,所以在找寻大师您说皇蛊时很多消息我也难辨真假,所以只能选出其中可信度最高的一条来告诉你。”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表示对林诗蕴话语的认可。

    在对蛊态度上,六国和晟国一样,都是坚决打击,正因如此,江北然一开始就想到过找寻皇蛊的难度,恐怕比另外几个宝材加起来还要大。

    所以在听小七告诉他林诗蕴已经找到皇蛊消息时属实有些意外。

    但现在听来,这只是一个还无法确定真伪的线索,但总比没有强。

    将一卷地图从乾坤戒中拿出,林诗蕴将它递向江北然说道;“在曾国的一处地下黑市中,曾经出现过皇蛊买卖的消息,具*置我已经标在了地图上。”

    曾国……黑市……

    听到是传闻中通商最发达,人员也最鱼龙复杂曾国,江北然一下就觉得林诗蕴的消息靠谱了起来。

    “曾经是指多久以前。”江北然问道。

    “三个月至四个月之间。”

    “有更具体的消息吗。”

    林诗蕴思索片刻,回答道:“告诉我消息那人认识曾国诸多黑市商人,也认识不少黑市幕后真正的掌权者,他告诉我曾经有人在黑市询问过一种叫做极乐花的东西,目的就是用来制作皇蛊。”

    极乐花……江北然在记忆库中翻找了片刻,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完全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林诗蕴摇摇头,“大师您说的皇蛊实在太神秘,而且我也不敢大肆宣扬着去寻找,所以直到这么点消息,还请大师原谅。”

    “不必道歉,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江北然这句话说的倒是真心实意,毕竟他原本压根就没想过林诗蕴真能找到皇蛊的消息。

    毕竟就如她所说的那样,皇蛊不仅是禁忌之物,而且极其神秘,同时还不能发动大量人员去找,搜寻难度之高可见一斑。

    看来她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的寻找福地洞天倒也不是全在玩,还是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这种人脉很多时候都特别好用。

    见大师能理解自己的难处,林诗蕴也是在心里松了口气,同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大师,回去以后我就能拿到两仪秘羽了,到时候怎么给你?”

    江北然听完从乾坤戒中掏出一叠符纸,在告诉了林诗蕴灵纸鸢的用法后继续道:“等你拿到后将信送来给我,我会找地方与你见面。”

    “好,我一定会尽快的。”

    想到马上就又有和大师见面的机会,林诗蕴内心顿时雀跃起来,刚才心中即将分别的苦涩也被冲淡了许多。

    “那就这样,我期待着你的消息。”江北然说完便消失在原地。

    见到大师离去,林诗蕴心中虽有些失落,但想到马上就又能见面,就又精神了起来。

    再去多打探一些皇蛊的消息吧,下次一定要让大师躲我刮目相看。

    离开海边,稍加思考的江北然决定先回施家的飞府去,虽然他还有些事情要交待小七和居子民,但今夜他们注定是最亮的那两颗星,身边估计早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想着自己要交待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江北然就果断回了飞府。

    “小北然!”

    回到飞府,江北然刚要去到自己房间,就见施凤兰已经朝他跑了过来。

    “有事?”江北然开口道。

    “嗯!有事!”

    “说吧。”

    施凤兰刚要开口,就看到施阳曦走了过来。

    “恭喜你。”

    一句没头没脑的祝贺语让江北然有些懵,也不知道这位施家当代家主是在恭喜他赢下了这次碧霄会呢,还是恭喜他当上了贤牌。

    没等江北然问问自己何喜之有,施阳曦便继续说道。

    “跟我来吧,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

    “嗯!有事!”

    “说吧。”

    施凤兰刚要开口,就看到施阳曦走了过来。

    “恭喜你。”

    一句没头没脑的祝贺语让江北然有些懵,也不知道这位施家当代家主是在恭喜他赢下了这次碧霄会呢,还是恭喜他当上了贤牌。

    没等江北然问问自己何喜之有,施阳曦便继续说道。

    “跟我来吧,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

    “嗯!有事!”

    “说吧。”

    施凤兰刚要开口,就看到施阳曦走了过来。

    “恭喜你。”

    一句没头没脑的祝贺语让江北然有些懵,也不知道这位施家当代家主是在恭喜他赢下了这次碧霄会呢,还是恭喜他当上了贤牌。

    没等江北然问问自己何喜之有,施阳曦便继续说道。

    “跟我来吧,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

    “嗯!有事!”

    “说吧。”

    施凤兰刚要开口,就看到施阳曦走了过来。

    “恭喜你。”

    一句没头没脑的祝贺语让江北然有些懵,也不知道这位施家当代家主是在恭喜他赢下了这次碧霄会呢,还是恭喜他当上了贤牌。

    没等江北然问问自己何喜之有,施阳曦便继续说道。

    “跟我来吧,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

    :。:x8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