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何方高人?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何方高人?

百分之七创作的《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何方高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看到林诗蕴面露绝望之色,蒙面人隐藏在面具后的嘴角微微勾起,伸手朝她抓去。

    然而就在大局已定时,林诗蕴突然猛地睁开双眼,周围那些被烧成灰烬的花瓣突然死灰复燃,重焕生机,化作一片片利刃朝着那七个蒙面人飞去。

    七个蒙面人没想到林诗蕴的反击会来的如此突然,一时间纷纷往后退去。

    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好几个人都被“花瓣”割的遍体鳞伤,只是他们第一时间都护住了要害,这才躲过一劫。

    另外花瓣割裂的不止是他们的身体,还有其中三人的面具。

    “是你!”林诗蕴看着那个带头的蒙面人喝道。

    那带头的蒙面人接住落下的一半面具,看向一个带着牛头面具的人说道:“不是让你先禁锢住她了吗?”

    那牛面人立即回应道:“我已经用十绝功封住她经脉和灵池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突破的。”

    领头人听完后摇了摇头,看着林诗蕴叹息道:“看来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游山玩水的大小姐了。”

    但这时候林诗蕴没有跟他叙旧的意思,再次操控着花瓣朝七人袭去。

    但这一回七个人都有了准备,一人再次焚毁花瓣,另一人用掌风将灰烬全部扇走,一人仍旧负责压制林双文。

    剩余的四人则从四个方向一起朝林诗蕴发起进攻。

    林诗蕴见刚才的突袭没有造成太大效果,双手立即化作两条荆棘树藤朝着冲来的四人甩去。

    其中带着蛊雕面具的一人直接拔出双刀将荆棘藤切开,刚要继续前进,却发现那节被他切下来的荆棘藤竟瞬间*成成数千根荆棘藤将他给捆了起来,而且在捆住他的瞬间,那些藤上的荆棘便刺入他的身体开始抽取血液。

    “哈!”

    雕面人爆喝一声,想用玄气震开这些荆棘藤,可他这一震虽然是震断不少荆棘藤,但这些荆棘藤的恢复速度要远比他破坏的速度更快,不一会儿又*出更多荆棘将他死死缠住。

    “救我!”

    这一下那雕面人是真的慌了,若是再不处理掉这些荆棘藤,他恐怕马上就会被吸成人干。

    领头人见状立即飞到了雕面人旁边,伸出手扯断了捆在雕面人身上的荆棘藤,并在荆棘藤要*的瞬间用一团黑火压制住了它。

    “多谢师兄。”有些惊魂未定的雕面人称谢道。

    握着手中的一截荆棘藤,领头人突然面露讶然之色说道:“竟是木灵气?难怪你能突破十绝功的禁锢,但你何时成了木灵气体质?”

    “与你无关!”

    林诗蕴说完再次凝聚出了漫天的花瓣。

    “计划有变,伤着她也没关系,只要留着她的命就好,迅速将她拿下!”

    “是!”

    另外几人说完全力爆出玄气,再次朝着林诗蕴攻了过去。

    在六个人全力进攻之下,虽然林诗蕴的木灵气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但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要不是木灵气一直在帮她修复身体,她早就撑不住了。

    “真顽强!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领头人说完凝聚出一团黑火朝着林诗蕴丢了过去,混战中的林诗蕴躲闪不及,被迎面砸中。

    这黑火就如同附骨之疽一般难以扑灭,很快便在林诗蕴身上蔓延看来。

    “啊!”

    林诗蕴痛叫一声,在这黑火的影响下,木灵气的恢复能力大大降低,瞬间就被另外五人连续击中多出要害。

    “姑妈!”

    地面上的林双文懊悔不已,平日里爹爹一直督促她要多锻炼玄识,但她总觉得这是旁门左道,作为*者,就应该堂堂正正的用玄气来分个胜负。

    然而这种天真的想法在今天付出了巨大代价,在玄识强大者面前她弱的就想一个小婴儿,连一点反抗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姑妈被人围攻。

    “轰!”

    在黑火的影响下,林诗蕴终于再也支持不下去,被人一掌打回了地面。

    领头人这时也从空中落了下来,看着坑里的林诗蕴摇头道:“何必呢,乖乖束手就擒多好,就不必受这种难了,若是烧坏了你那俏脸,我也是很心疼的啊。”

    “呸!萧毅然!你不得好死!”

    被啐了一口的萧毅然哈哈大笑,叹道:“我会不会不得好死不知道,反正你死的一定不会太轻松。”

    萧毅然说完猛地朝着林诗蕴挥出了一掌。

    原本就已经虚弱无比的林诗蕴本就是强打精神才没昏过去,这会儿被这暗藏玄劲的掌风一拍,顿时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带走!“

    萧毅然大手一挥,但等了半天却没等来任何反应。

    “我说你们聋……”

    萧毅然回过头刚想责骂两句,就突然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并且在空中不停的旋转。

    怎么回事?

    在一阵惊愕中,萧毅然终于感觉自己不再旋转,但往下看去时,却发现自己带来的那些师弟全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同时还有一具无头尸体站在那摇摇欲坠。

    那是……我的身体?

    而这,便是他的此生最后的一次思考。

    ……

    一盏茶过后,林诗蕴突然惊醒过来,猛地跳了起来,刚想再做殊死一搏,却发现萧毅然那伙人都不见了,身边只躺着已经晕过去的小侄女。

    怎……怎么回事!?

    林诗蕴朝着四处望去,发现她还在刚才挖出昭天晶的地方,要不是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她甚至都觉得刚才那一切都是幻觉。

    惊愕过后,林诗蕴连忙蹲到地上朝着小侄女喊道:“双文!双文!”

    同时将手按在林双文身上为她过渡玄气。

    “嗯……”

    片刻后,林双文醒了过来,并立即跳起来摆好了架势。

    “别怕,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听到姑妈的安慰,仍感到惊魂未定的林双文猛地扑进林诗蕴怀里放声痛哭!

    “姑妈!对不起都怪我平时没好好练功,才一点忙都没帮上,对不起!”

    “好了,好了,没事了。”林诗蕴安抚着林双文说道。

    哭过之后,林双文才抬起头喊道:姑妈你太厉害了!竟然把他们全都给收拾了!我太佩服你了!原来您才是爹爹说的那种扮猪吃虎之人,太能藏了!

    听着侄女的吹捧,林诗蕴连忙摇头道:“不是我打退的他们。”

    到这会儿,林诗蕴才终于能静下心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记得自己被那萧毅然一掌拍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就已经躺在这里,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双文,你是怎么晕过去的?”林诗蕴看着林双文问道。

    “我……”林双文回忆一番后回答道:“我就记得那时姑妈你被打落到了地面上,我喊了一声,然后……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得知了自家侄女晕的比自己还早,林诗蕴就知道从她这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如何,此地肯定不宜久留,林诗蕴扶着林双文站起来朝着前方拱手道:“不知是何方高义之士出手相救,祁国林家林诗蕴没齿难忘,来日若有机会,必当全力相报!”

    等了片刻,见还是没人出来,林诗蕴朝着前方再次行了一礼,便带着林双文匆匆离开了。

    另一处,已经一条龙把萧毅然等七人送走的江北然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唉,孽缘啊。”

    江北然刚才落到地面后还没搜索多久,就听到不远处又出现了耳熟的台词,只是这回说“台词”的声音他太熟了。

    和林诗蕴在地下生活了一年半,江北然哪里还听不出她的声音来。

    再想她作为林家人,修为又正好是玄王,来参加这碧霄会也实属正常。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好几个人都被“花瓣”割的遍体鳞伤,只是他们第一时间都护住了要害,这才躲过一劫。

    另外花瓣割裂的不止是他们的身体,还有其中三人的面具。

    “是你!”林诗蕴看着那个带头的蒙面人喝道。

    那带头的蒙面人接住落下的一半面具,看向一个带着牛头面具的人说道:“不是让你先禁锢住她了吗?”

    那牛面人立即回应道:“我已经用十绝功封住她经脉和灵池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突破的。”

    领头人听完后摇了摇头,看着林诗蕴叹息道:“看来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游山玩水的大小姐了。”

    但这时候林诗蕴没有跟他叙旧的意思,再次操控着花瓣朝七人袭去。

    但这一回七个人都有了准备,一人再次焚毁花瓣,另一人用掌风将灰烬全部扇走,一人仍旧负责压制林双文。

    剩余的四人则从四个方向一起朝林诗蕴发起进攻。

    林诗蕴见刚才的突袭没有造成太大效果,双手立即化作两条荆棘树藤朝着冲来的四人甩去。

    其中带着蛊雕面具的一人直接拔出双刀将荆棘藤切开,刚要继续前进,却发现那节被他切下来的荆棘藤竟瞬间*成成数千根荆棘藤将他给捆了起来,而且在捆住他的瞬间,那些藤上的荆棘便刺入他的身体开始抽取血液。

    “哈!”

    雕面人爆喝一声,想用玄气震开这些荆棘藤,可他这一震虽然是震断不少荆棘藤,但这些荆棘藤的恢复速度要远比他破坏的速度更快,不一会儿又*出更多荆棘将他死死缠住。

    “救我!”

    这一下那雕面人是真的慌了,若是再不处理掉这些荆棘藤,他恐怕马上就会被吸成人干。

    领头人见状立即飞到了雕面人旁边,伸出手扯断了捆在雕面人身上的荆棘藤,并在荆棘藤要*的瞬间用一团黑火压制住了它。

    “多谢师兄。”有些惊魂未定的雕面人称谢道。

    握着手中的一截荆棘藤,领头人突然面露讶然之色说道:“竟是木灵气?难怪你能突破十绝功的禁锢,但你何时成了木灵气体质?”

    “与你无关!”

    林诗蕴说完再次凝聚出了漫天的花瓣。

    “计划有变,伤着她也没关系,只要留着她的命就好,迅速将她拿下!”

    “是!”

    另外几人说完全力爆出玄气,再次朝着林诗蕴攻了过去。

    在六个人全力进攻之下,虽然林诗蕴的木灵气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但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要不是木灵气一直在帮她修复身体,她早就撑不住了。

    “真顽强!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领头人说完凝聚出一团黑火朝着林诗蕴丢了过去,混战中的林诗蕴躲闪不及,被迎面砸中。

    这黑火就如同附骨之疽一般难以扑灭,很快便在林诗蕴身上蔓延看来。

    “啊!”

    林诗蕴痛叫一声,在这黑火的影响下,木灵气的恢复能力大大降低,瞬间就被另外五人连续击中多出要害。

    “姑妈!”

    地面上的林双文懊悔不已,平日里爹爹一直督促她要多锻炼玄识,但她总觉得这是旁门左道,作为*者,就应该堂堂正正的用玄气来分个胜负。

    然而这种天真的想法在今天付出了巨大代价,在玄识强大者面前她弱的就想一个小婴儿,连一点反抗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姑妈被人围攻。

    “轰!”

    在黑火的影响下,林诗蕴终于再也支持不下去,被人一掌打回了地面。

    领头人这时也从空中落了下来,看着坑里的林诗蕴摇头道:“何必呢,乖乖束手就擒多好,就不必受这种难了,若是烧坏了你那俏脸,我也是很心疼的啊。”

    “呸!萧毅然!你不得好死!”

    被啐了一口的萧毅然哈哈大笑,叹道:“我会不会不得好死不知道,反正你死的一定不会太轻松。”

    领头人这时也从空中落了下来,看着坑里的林诗蕴摇头道:“何必呢,乖乖束手就擒多好,就不必受这种难了,若是烧坏了你那俏脸,我也是很心疼的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